第1章:左勾拳

作者:妖夜 字数:493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左勾拳

炎龙大陆,战神府,苍城。

苍城地处战神府南方,是府里的六大主城之一,也是战神府五大家族之一夜家的领地。

此时已过深秋,虽然苍城地处南方,但也有了一丝寒意。

城主府前一条大街上,一个青衣少年匆匆而来。少年大概十五六岁,清秀的小脸上充斥着冷漠焦急之色,手提着两个药袋,丝毫不顾及路人惊愕的眼神,竟然径直朝城主府走去。

“娘亲,娘亲,轻寒给你买药回来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少年一边行走着,一边呢喃着,望着不远处城主府前的两尊硕大的石狮子,不禁脚步更加匆忙起来。

城主府前,站立着八名刀甲在身的彪悍武者,这八个人,个个高大威猛,脊背挺直,表情严肃,如同一尊尊屹立的门神,威严而又霸气。

八人今日轮班守卫城主府大门,虽然门房一直不是件体面的活儿,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种爬行类看门的动物。但八人却一点不在意,严肃的脸上俨然还有些淡淡的骄傲,因为……他们看的这门,是夜家的大门。做为战神府南方实际的统治者,五大家族之一的夜家,想然还是很容易让他们这些下人,在某些方面得到某些虚荣……

于是八人觉得看门这事很有范儿,也倍有面子。再于是,八人扫视街上路人的目光,有点高傲,也有点俯视的味道。

沙,沙!

额!有人过来了!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八人心中利马一紧。要知道这里可是城主府,平常的人可不能,也不敢靠近这大门。所以来得肯定不是平凡人。于是八人挺了挺脊背,嘴角上扬,很温柔的笑着朝那边望去。

可就在他们看到,一个提着药袋,穿着青衣的清秀少年时,脸色瞬间变。转眼又恢复了刚才冷漠而又威严的表情,变脸之快叫人叹为观止。

“我道是谁?原来是连买药这种小事,都只能自己去做的废物七少爷……”

八人其中一人低声说了句,眼神的鄙夷之色,溢于言表。

“老六,别多说,再怎么说都是位少爷,让家族知道了可要责罚的……咦!那是?大家准备迎接,二少爷回府了!”

八人心里再次一紧,望着远处疾驰而来的豪华马车,八人的目光顿时柔和起来了。而当目光停顿在马车那把黑色的旗帜上那个大大的“夜”字下,一个小小的“闲”字时,他们的眼神更加温柔起来,似乎还带上了……少许妩媚。

“恭迎二少爷回府!”

八个洪亮的声音同时响起,把行走的路人都惊了。穿着青衣,提着药袋的少年,也是一顿。目光扫了扫,那辆豪华的马车,以及那八张妩媚的脸,微微自嘲一笑,继续朝大门走去。

夜轻闲心情很不好,做为夜家的二少爷,家族的核心子弟。他总是想,这个世界应该很少事情能让他生气,让他不痛快。只是……昨夜醉烟阁的那个婊子,却实在让他很生气,也很不痛快。

他是谁?他可是夜家二少爷,夜轻闲啊!

夜家是什么?夜家可是战神府五大家族,府域南方实权统治者。这个婊子竟然拒绝他?清倌!清倌!你大爷的清倌,醉烟阁这个苍城第一大妓院能有清倌吗?卖艺不卖身?去那个地方的人谁是搞艺术的?个个都他妈的,人体艺术倒是研究的很不错……

“嗯!要不是怕家族刑堂知道,要不是昨夜有许多苍城名流在那里,要不是想保持我良好的风度,要不是……我一定强上了这个婊子,拆了那个鸟醉烟阁。”

夜轻闲跳下马车,快步朝大门走去,脸色阴沉,心里却一直在找着某些理由不断安慰着自己。当他目光扫向大门时候,看到那八双献媚的眼睛时,差了许久地心情又好了一些……这八人还真是“很有爱”,很难想象,八个高大威猛,犹如几尊杀神般的巨汉,居然能笑得如此……妩媚?

于是,他伸出手,在一个门神肩膀拍了拍,示意他们表现得很好。轻声笑了笑,昂着头大步走入里面。

可是,他的好心情只是维持了十几秒,就让他彻底非常不好起来。

大门侧边突然快步走来一个青衣少年,少年手提着两个药袋,脸色焦急,步履如风的往大门走去。可能是由于走得太过匆忙,也可能是由于心情太过焦急,竟然没有看到前面的夜轻闲,竟然……直接从后面撞了他一下。

“厄!”

夜轻闲虽然不怎么喜欢修炼,昨夜心情差也发泄般,接连御了几女,让行走都也些打颤。但好歹是家族核心子弟,统领境高手,被青衣少年猛然一撞,也只是往前踉跄跨了两步便稳住了身子。他有些惊了,愕然的转过身子,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可当他看到青衣少年,苍白脸庞带着一丝惭愧歉意的表情时,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心情顿时晴转多云起来。张嘴就骂:

“夜轻寒你个杂种,你眼睛瞎了?”

“对……对不起,是我走的太快了。”叫夜轻寒的青衣少年明显有些不好意思,略带羞愧的脸上有着一丝慌张和不安。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的话,炎龙大陆每天就不需要死那么多人了!”夜轻闲冷冷一笑,想着昨夜醉烟阁的那个婊子,也是用这种语气和他说“对不起”。他心情更差了几分,不禁骂的更凶更毒起来:“怎么?走那么急,回去给你娘奔丧啊?”

“你……夜轻闲,只是撞了你一下,我都说过对不起了……你别太过分了,我娘好歹也是你的长辈。”夜轻寒本来有些惭愧,但听到夜轻闲最后那句话,心里不禁怒了起来,鼓起他那双并不大的眼睛顶了起来。

“长辈?”看着夜轻寒微微发怒的表情,夜轻闲心里略微有丝痛快了起来,但却似乎还不过瘾,又继续调笑道:“我可没有这种曾经做过……妓女的长辈。”

“夜轻闲!”看着旁边,围过来看热闹的八位门神眼神中不经意的笑意,夜轻寒彻底怒了,大声辩解怒吼道:“我娘当年是清倌,不是妓女,你再侮辱我娘,别怪我不客气。”

“我呸!”

再次听到清倌这字眼,夜轻闲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夜那张绝美的容颜,以及那冷漠的拒绝。他脸上顿时羞怒起来,大吼道:“清倌?老子昨夜就上了一个清倌,侮辱?侮辱了你又能怎么样?废物!妓女生出来的废物,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你……”随着一声声“废物”和“妓女”夜轻寒彻底暴走了,把手中的药袋往地上一放,后腿一蹬,整个人就如同利剑一样往夜轻闲奔去。

“夜轻闲,我要和决斗……左勾拳!”

“怎么了?怎么了?”

这边的热闹早已引起城主府的无数仆人的注意,眼看要动手,众人更加快速赶了过来,围在那八尊门神旁边询问了起来。

“哦!原来这样……我说平时老实木讷的七少爷怎么赶和二少爷决斗!原来是二少爷骂了他娘。”

“哼!骂了就骂了呗,他娘原本就是个清倌,夜轻寒父亲夜刀死后,他们二房就剩他一个独苗,还是个修炼废物,我看过不了几年,他们二房就要被赶出城主府了……”

“嘘,小声点,这些事情还是别议论了,被刑堂知道了责罚的,我们来赌夜轻寒在二少爷手下能走几招。”

“我呸,夜轻寒那个废物就精英境一重,二少爷虽然平时爱玩,但别人天赋好啊,统领境一重对精英境一重,相差一个级别整整三重,我看三招就能把他打趴下。”

“快看,二少爷一拳就把七少爷打飞了……”

众人停止了议论,转头朝那边看去,刚好看到夜轻寒在空中倒飞的场景。

“砰!”

夜轻寒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没有扬起一丝灰尘。城主府大门可是重要的地方,每天都要打扫几次,怎么会有灰尘?

“大家看到了,这可是夜轻寒自己提出的决斗,我正式宣告同意和他决斗……日后他要告上刑堂,诸位可要为我作证。”夜轻闲拍了拍手,毫不在意的说道,对于夜轻寒这种精英境一重的垃圾,他随便能打七八个。当然,在他心情差的时候,刚好又有人送上门来出气,他倒是乐意的很。

“额!”夜轻寒揉了揉膝盖,低头闷哼了一声,眼睛死死盯住得意洋洋的夜轻闲,后腿一蹬,又快速扑了上去:“左勾拳!”

夜轻闲轻蔑一笑,身子微微一侧,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右腿一个上顶,左拳快速挥向夜轻寒的小肚。

“砰!”

夜轻寒蜷缩着肚子又是倒飞出去,却挣扎了片刻,继续站了起来,后腿一蹬,又扑了上来。

“左勾拳!”

“砰!”

“还是左勾拳!”

“砰!”

“左……勾拳”

“砰!”

望着一次次扑上来,一次次倒飞回去的夜轻寒。围观的仆人和护卫不禁有点可怜他来了。不过……这七少爷也太差劲了点吧,竟然不是二少爷的一招之敌,而且他只会一招吗?这左勾拳虽然用的不错,可是你老是左勾拳,左勾拳的。你用的不累,我们看得累啊。

“哈哈,小杂种,还能行吗?不行的话,小爷可就要走了,晚上继续找个清倌服侍小爷,哈哈……”

不远处,夜轻寒蜷缩的倒在地上,眉头痛苦的紧皱着,脸上血迹斑斑,青肿交汇,没有一块好肉。可是听到夜轻闲又一次的辱骂,他怒吼一声,双手在地面乱抓一把,艰难的站了起来,面目狰狞,怒声狂吼:

“夜轻闲,今天我要让你永生难忘!”

说完,夜轻寒便化作一只暴熊,高高扬起他的左拳,如同炮弹般轰向夜轻闲。

“哈哈,今天我也让永生难忘!”

夜轻闲哈哈大笑,大话谁都会说,就你那破调子左勾拳,小爷闭着眼睛都能把你击飞。恩!这回出重手吧,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了,虽然欺负人也挺好玩,可是昨夜的连御几女,让他体力和精力也消耗了许多,该回去补个午觉了……

“左勾拳……”

看着快速冲过来的夜轻寒,以及他那高高扬起的左勾拳,夜轻闲微眯着眼睛。听着那熟悉的“左勾拳”,他冷冷一笑,身子下意识的往右边快速一侧,然后右腿上顶,左拳快速挥出。

咦?怎么没击中?夜轻闲疑惑的抬头望去,看到的却是一张冷笑的脸,以及一块巨大的板砖。

“左勾拳……加右板砖!”

“轰!”

巨大的石板砖重重的拍下,夜轻闲感觉脑袋一阵剧痛,紧接着双眼一黑,昏迷了过去。只是在昏迷的前夕,他脑海里却还在不停的思索着,怎么不是左勾拳了?怎么变成右板砖了?做人怎么能这般无耻?

厄!

看着慢慢倒地的二少爷,和手拿石板砖满脸狰狞的七少爷。在场围观的众人也傻了,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安静,精英境一重的武者竟然拍晕了统领境一重的武者。这让人颠覆了以往武者理论的认知,虽然七少爷敲闷棍的手段有些卑鄙,但怎么说,他赢了不是?在地上站着的是他不是?能敲闷棍,懂得敲闷棍,这本身就是种实力不是?

可是接下来的事却让他们更加吃惊,平时老实木讷的七少爷,竟然把板砖一丢,横跨坐在了二少爷身上,左右拳同时开工,朝着夜轻闲那张英俊的脸狠狠挥去。

“我说了让你今天用生难忘的……”

“七少爷,别打了,会出事的!”

旁边众人一看急了,八尊门神快走两步,一人开口说道。

“站住!”夜轻寒转头目光狠狠一扫,大喝一声:“怎么?你们想以下犯上?你们想流放三千里?这是我和夜轻闲的决斗!我二房虽然地位低微,但好歹也是位少爷,你们不想明天被流放就过来吧!”

八尊门神利马站住了,夜家的族规可是很清楚,明面上他们可不敢违背,只能站在原地焦急的解释道:“厄,我等当然不是想以下犯上,只是想劝阻七少爷,毕竟出了事也不好。”

“哼!”夜轻寒冷笑一声,挥起拳头狠狠捶了下,恨恨的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走到旁边捡起地上的药袋。

“哥……”

而就在那时,远处快速走来一名白衣少女,少女步履匆忙,甚至有些踉跄,浑身微微颤抖着,一边走还一般喊着,喊声充满着悲伤,充满着无措。

“额?”夜轻寒听到呼声中的悲凉气息,转头望去,看着远处疾奔而来的少女,心中莫名感到一丝不祥的预兆。

“哥,娘亲,娘亲她去世了……”

啪!刚刚拾起的药袋重重的落到地上,外层的纸皮一下裂开,犹如树根般的草药,洒满一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