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她想弄死他

作者:森森 字数:244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她想弄死他

有请?

玉清落神情一顿,瞥了一眼身后的管家,慢条斯理的收拾好手中的东西,款款站起身来,“给结账了吗?”

管家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位玉姑娘,果然不是容易打发的角色。

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做了个请的姿势,率先朝着门口走去。

玉清落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交代了一阵,“要是还想保住他的命的话,就最好亲自在这里守着,我可没有第二颗冰露丸了。”就算有,死也不会拿出来的。

沈鹰忙不迭的点头,很慎重的端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床头。

玉清落眼皮子挑了挑,头也不回的跟着管家走了。

莫府实在是大,管家领着她七弯八拐了好几条路,她才算是站在了一栋看起来特别冰冷清净的屋子前。

“主子在里面,玉姑娘,您请。”

管家的步子已经停了下来,似乎并不打算再往前了。

玉清落只得耸耸肩,独自踏上了台阶,仰头看着头顶上的‘独轩’两字。夜修独还真是应景,自己名字有个独,住的院落也用上这么个字,还真显得……特别凄凉的感觉。

她抬起手,本想叩击几下。转念一想,她是来要债的,要债的是大爷,不用如此客气吧。

因此,她当下换上了一副别人欠她许多钱的模样,二话不说将门给推开了。

刚打算离开的管家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往前栽去。随后二话不说立刻踩着小碎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他总有预感,这个玉姑娘……不好惹啊。

门一开,玉清落的视线已经如狼一眼扫向了右边榻上的位置,嘴边的话脱口而出,“终于见到庐山……”真面目了。

后面的几个字,在看清楚夜修独的模样时,被她给硬生生的给吞了回去。

尽管整个房间都显得冰冷寂静,尽管夜修独身上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进的气势十分的惊人,可是玉清落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她活了两辈子,也嫌少见到像夜修独这样的绝色,这样能将自己的样貌和气质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男人,这样让她很想变态的上前把他的脸给拓下来的男人。

暗暗的深吸了一口气,玉清落努力的平复自己澎湃的情绪,努力的不让自己变态,好半晌,才收紧了垂在身侧的双手,往前走了一步,定定的看向夜修独。

“你找我有事?打算支付我那一万五千两银子了吗?”她很怕他赖账。

夜修独只是缓缓的掀了掀眼皮子,这也是他第一次如今近距离面对面的打量玉清落。他想,这女人的性子倒是和她的模样天差地别,模样分明是温婉清新的,可是说话动作却果断狠戾,半点犹豫之色都没有。

但是不得不说,她有这样狠戾的本钱。

“右边胸口。”闲散的打量了玉清落几眼后,夜修独又闭上了眼睛,只是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字。

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微微一愣,什么意思?右边胸口?谁的?

“我需要在四天之内痊愈。”夜修独又加了一句。

玉清落这次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是,他右边胸口受伤,需要她医治,而且要在四天里医治好?

拜托说说清楚好不好?她和他才刚认识不是很熟还没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地步好吗?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是她什么人呐,凭什么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命令她做事?她只是个迷路的小羔羊又不是他奴才更不是乌冬那个小贱蹄子。

玉清落轻哼了一声,瞥了他一眼,十分干脆的用脚勾了一张小圆凳,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润嗓子。

房间内一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玉清落不急不缓,夜修独也不骄不躁。一个觉得既然要她医治那就必须拿出点诚意来,就算没个三五百两银子,语气也得诚恳一点让她听着舒服一点说不准就日行一善了。一个觉得这女人脾气果然很狂傲,在他的地盘上依旧那么嚣张不可一世。

夜修独的手指开始轻轻的敲击着榻上的扶手,半晌,略显得低沉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乌冬走了。”所以府里没了大夫。

玉清落喝茶的手微微一顿,额角滑下三条黑线,那女人走了关她什么事?

“因为你,我把她赶走了。”

“噗……”玉清落被茶水给呛到了,瞪直了眼睛回过头来,这人知不知道这话存在很大的歧义?她瞪了一眼夜修独,却见他依旧还是原先的那副模样,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经不住冷笑一声,“因为我?她走了,关我什么事情?她要毒害的是你的手下,你赶她走也是你的自由,怎么就能扯到我的身上来?”

“你要不出现在莫府,乌冬不会嫉妒,也就不会对彭应下手。她的目标是你,你和她的较量,我站在了你这边,所以……”归根究底,还是她的原因。不过听管家说,她走的时候脸上长了两颗黑色的痘,有发脓的迹象,他想,大概是面前这个女人做的手脚吧。

“真是谢谢你啊,居然站在我这个才见一次面的陌生人这边。”玉清落真想喷他一脸口水。

“恩,你应该感到荣幸。”

她想一根针送他上西天可不可以?玉清落以为这世上最厚脸皮最不要脸的是他儿子,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啊,他居然还能如此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她也是醉了。

搁下杯子,玉清落不想和他耍嘴皮子,反正横竖她是不可能帮他医治的。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事情,她是傻了才会去自讨苦吃。

拍了拍裙摆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她扭头就朝着门口走去。

榻上的夜修独微微挑了挑眉,沉默,然而等到她的手碰到门框打算开门时,那道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一千五百万两……”

玉清落的手倏地收了回来,立正往后转跑步走,表情冰冷的站在了夜修独的榻前,“你想赖账?”

夜修独笑了,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起来,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勾起,仿佛要将人的魂给勾走了一般,惊得玉清落心跳开始不规律了起来。死男人,没事笑个鬼啊,不知道自己是祸水吗?

“不,我没想过赖账。”

“那你打算现在给我?”

“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