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主子有请

作者:森森 字数:355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主子有请

玉清落顿觉无趣,不管是这丫头还是乌冬,两人都是生手,做了坏事也不知道好好的掩饰掩饰。这样明显的陷害,沈鹰和闻天这两个精明的男人,肯定是看出端倪的了。

接下来,估计已经用不着她了。

果然,那小丫头细微的动作,立刻惹得闻天脸色铁青,他豁然抬头看向乌冬,沉声问,“这事和你有关?”

“闻天,你什么意思?”乌冬冷笑连连,“你的意思是,彭应身上的毒是我下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呵,你们太好笑了,我在莫府呆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们居然宁愿是相信一个刚来莫府的陌生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好啊,你们有本事,以后出了什么事情别再找我,免得被我毒害了。”

她一说完,狠狠的瞪了那个小丫头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等到她跑的远了,暗处的夜修独才悄无声息的走出来,眸色深幽的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冷漠的开口,“让她离开莫府。”

管家怔了一下,微微蹙眉,“主子,乌冬到底是琼山医老的弟子,医术高超,要是就这样送走了,那主子的伤……”

夜修独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那扇门,突然低低一笑,道,“这里不是还有个医术更好的人存在吗?”若不是看在琼山医老的面子上,乌冬设计彭应的事情,就足够他取她性命了。只是把她送出府而已,是他给琼山医老仅存的一点面子了。

管家猛地张大了嘴,默默的顺着主子的视线看去,半晌,又把嘴巴缓缓阖上,镇定的点了一下脑袋,“小的明白了。”

说罢,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屋子,默默的替这位被主子擅自决定命运的玉姑娘默哀。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不太听话的玉姑娘知道了这事会是什么反应。

但愿……不要恼羞成怒了。

“砰”

管家才刚这么想,屋子里面立刻传来一道凳子翻倒在地的声音,他心一跳,紧跟着听到玉清落有些清冷的声音,“现在这个情况,你们说吧,怎么处理?”

沈鹰干笑一声,狠狠的扯了闻天一把。后者脸色有些尴尬,就刚刚这么一出,他也算彻底知道自己冲动了做错了事情,如今听到彭应有救,也终于冷静下来。看玉清落脸色不善,忙上前一步,垂着脑袋说道,“对不起,玉姑娘,是我冲动了。”

“然后呢?”

然后?闻天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道,“玉姑娘放心,我们定不会饶过这丫头的。”

“还有呢?”

沈鹰又是一声干笑,在她耳边小声的解释道,“玉姑娘,这个乌冬是主子的人,我们动不了。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原原本本的禀报主子,我相信主子一定会狠狠的处置乌冬的,给你出气。”

给她出气?玉清落似笑非笑了起来,这话说的,好像她有多大的地位似的。乌冬要害的是他们莫府的人,关她什么事情。她要问的可不是这个……

“还有呢?”

还有?沈鹰和闻天对视一眼,心里开始忐忑起来,处置了两个人还不算,难道……

闻天猛地上前一步,“是我冤枉了玉姑娘,玉姑娘若是心里还是不痛快,我任凭你处置。”

玉清落嘴角抽搐了一下,暗暗扶额,他们两只还能再蠢一点吗?

门外的夜修独微微挑了挑眉,半晌才在管家耳边低低的说了两句。管家闻言,眸子都瞪直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吞咽着口水走进了门内。

屋子里的几人看到进门的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玉姑娘,我们主子知道您受了委屈。这是一百两黄金,希望玉姑娘收下,心平气和的替彭爷解毒。当然,只要彭爷安然无恙以后,主子还会有重谢。”至于什么样的重谢,咳咳,希望玉姑娘知道以后,不会暴跳如雷。

玉清落眸子微微的亮了亮,玉手一翻,管家手中的金锭已经被她收了回去。手指在上面摩擦了几下,感受了一下手感,这才轻哼一声,冷艳高贵的点了一下头,“恩。”算是对这样的甜头还算满意。

沈鹰和闻天傻眼了,眼睁睁的看着她收好金子,看着她面无表情的站起身,看着她走到那个跪在地上还在瑟瑟发抖的小丫头跟前,看着她一脚踹翻那丫头的身子,看着她一脚踩过丫头的手背走到闻天跟前,看着她拿了一颗药丸喂入他嘴里……

“这样,我的气才稍稍的平顺了一些。”玉清落笑了一声,总算是心满意足的走到彭应的床前,款款坐下。

闻天捂着脖子用力的咳了起来,整张脸都憋得通红通红的,手指有些颤抖的指着玉清落问,“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玉清落瞥了他一眼,“你刚才不是说任由我处置的吗?怎么,现在又不乐意了?”至于那个乌冬嘛,自然也不会那么简单的在陷害了她以后还能安然无恙的。

闻天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手去扣喉咙,但是那药早就化成口水咽进他肚子里了,怎么可能还吐得出来?也不知道玉清落给他吃了什么,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他想的严重,直至肚子里传来一阵阵不舒服的咕噜声,他才脸色一白,立刻明白过来,转过身就跑出房门,去找茅厕去了。

沈鹰看的冷汗森森,对玉清落更加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了。当即让人押着那个小丫头下去,自己迈着小碎步走到她跟前,笑的谄媚了起来,“玉姑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吗?”

管家表示很鄙夷他,沈爷连对主子都没这么谄媚过。

玉清落看了一眼彭应的情况,确实十分的严峻了。他这样的情形,估计也只有她的冰露丸能解了。只是,她的冰露丸只有五颗,到现在都没舍得用一颗,就这么给他用了,自己不是很亏?

一百两黄金,可买不来她一颗药丸啊。

沈鹰在旁边看的焦急,见她还有空在这边发呆,忍不住出声问,“真的那么难解吗?”

玉清落抬眸瞥了他一眼,问,“知道冰露丸吗?”

“知道,那是能解百毒的药丸,玉姑娘,难道要救彭应,只能用上冰露丸?可是,我听说这药丸极其珍贵,总共也不过十五颗,这,不好找啊。”沈鹰开始抹汗了,这个节骨眼,还真的把乌冬给恨死了。

“知道冰露丸的市场价吗?”她当然知道不好找,要是好找的话,她用得着这么舍不得吗?

沈鹰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倒是有个人拿出来卖过,据说拍卖到三千万两。”那可是国库大半年的收入啊,也只有帝都首富皇商单家能买得起了。

玉清落惊了惊,这么贵啊?这么说来,她身上有五颗冰露丸,岂不是携带巨款到处行走?乖乖,幸好她平常没拿出来显摆过。

“这样,我也不需要三千万两,给你打个对折,一千五百万辆,你给我写张借据,我给你冰露丸。”

沈鹰瞳孔猛地变大,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玉清落,连话都说的不太完整了,“你,你说,你说你有冰露丸?”

不止是他,就连站在门口的夜修独,也不免诧异的挑了挑眉。这个玉清落,好大的来头,就连皇宫都没有的东西,她也拿得出来,而且还如此‘便宜’的卖给他。

玉清落很是鄙夷的瞥了沈鹰一眼,她有冰露丸很奇怪吗?用得着一副她到底是从哪里偷来的模样吗?

“你到底写不写,再不写借据的话,这个彭应我可就不管了。”若是可以的话,她倒是想直接问乌冬拿解药,只是现在两种毒素混合在一起,就算乌冬的解药也不管用了。

沈鹰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好半晌才干巴巴的开口,有些欲哭无泪的样子,“玉,玉姑娘,就算我写,我也没这么多的钱还给你啊。”一千五百万两,他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啊,请看在他是一个小小小小小的护卫的份上,能不能打折再打折再打折一下?

玉清落轻哼一声,那她就无能为力了,总不能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吧。

“玉姑娘,请您尽力救治彭爷吧,只要彭爷安然无恙,一千五百万两,我们家主子定会双手奉上。”不知何时出去又进来的管家,恭恭敬敬的往前走了几步,将夜修独的话传达给了玉清落。

沈鹰闻言,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一千五百万两,也不是小数目啊。主子为了彭应的命,也是大出血了,他……好感动。

玉清落挑了挑眉,也有些诧异,想不到那个男人竟然如此看重属下的命。既然如此,她也可以安心了。

玉清落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捻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白色药丸子。

沈鹰咽了咽口水,往前走了一步,想看看那个稀世之物。可惜玉清落动作十分的快,药丸子一拿出来,小盒子已经盖上,白色的小颗粒也已经喂入了彭应的嘴里。

冰露丸确实是个不可得多的好东西,这才不过片刻,彭应的脸色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

沈鹰看的欣喜不已,看着玉清落的眼睛就如同泛着光一样。

宛如幽灵一般的管家,却在彭应脸色好转之后,再次出现在了房间里,对着玉清落低声说道,“玉姑娘,我家主子有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