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玉清落下毒

作者:森森 字数:238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玉清落下毒

“主子,彭应醒过来了。”沈鹰脸上有着难以抑制的欣喜和轻松。

夜修独一挑眉,嘴角的弧度柔和了下来,低声道,“那个女人,倒是有些本事。”

“是啊,玉小姐厉害着呢。”沈鹰话里话外全是对玉清落的崇拜和信赖,“彭应半夜里伤口突然开始恶化,玉小姐拿着一把小小的轻薄的刀子就在他身上动来动去,那手法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的,我看乌冬都没这样的本事。还有啊,她给彭应吃的药,让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那些乌黑之色已经全部没有了,我相信,她很快就能研制出解药来,彭应也很快就会没事了。”

夜修独怔了一下,原来,那女子姓玉。

“主子,我看玉小姐也不像是坏人,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尽心尽力的救治彭应的。说不定,她还真的只是不小心闯入莫府的,最重要的是……她有一身的好本事,主子你看……”

夜修独瞥了他一眼,问,“你查过她的身份了?”

“那倒没有。”沈鹰轻咳了一声,笑道,“不过闻天去查了,我看,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才对。”

这方面,闻天才是高手。

“既然如此,那就等查清楚她的身份再说。”

沈鹰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是真的满心满眼都觉得玉清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她医术高明又长得好看,最重要的是,没有乌冬那么的自以为是。

以他二十几年的专业眼光来看,玉清落满身正气,一点都不像是奸邪之人。

“你照顾彭应一整天了,去休息吧。”

沈鹰点点头,抹了一把憔悴的脸,转身回了自己的院落。

他一走,夜修独的视线便微微转移,看向不远处的那根柱子,什么话都没说,径自回房拿起闻天昨日给他的一个小盒子。

那是闻天从他母亲派来的那些杀手的手里夺过来的东西,盒子还是密封的,上面有个小小精致的锁眼,看起来做工十分的考究。

他看了片刻,便听到门外响起的脚步声,将盒子放在了桌子底下,乌冬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主子。”

“进来吧。”

乌冬提着一个小小的药箱子,深吸了一口气,脚步有些沉重的走了进去。

“主子,我是来给你换药的。”也顺便……听到了方才沈鹰说的那些话。

她没想到,那个姓玉的女人不过才来一天,便让沈鹰有了这么大的评价。听主子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也对她的能力颇为赞赏,若是查出那个姓玉的女人没什么不良的目的,恐怕……

到时候,整个莫府里面,哪里还有她乌冬的立足之地?

不行,她是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她绝对不准那个姓玉的女人呆在莫府,呆在主子的身边。她能治好彭应是吗?她倒是要看看,她如何能够让彭应活下来。

夜修独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看了她手中的小药箱一眼,却转身站了起来,“药我已经自己换了,你回去吧。”

乌冬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身子陡然一僵,“主子,你身上的伤十分的严重,自己动手有可能拉扯到伤口,会……”

“伤口没有裂开,你回去吧。”夜修独已经背对着她了,看样子不愿意和她继续交流下去。

乌冬脸色顷刻间变得十分的难看,主子向来不愿意女人接近他的身子,自打她跟随主子以来,主子也从未向昨天那般受伤惨重。因此昨日,是她唯一一次近了主子身子的机会。

本以为接下来每日的换药时间,可以让自己和主子多亲近几分,没想到这才第二天,主子居然自行动手。那她这个琼山医老的徒弟,在整个莫府里面,还有什么用处?

乌冬心有不甘,却又不能多说什么,只能咬咬唇,带着僵硬离开了夜修独的房间。

夜修独捂了捂胸口,漠然的站起身来。

日头越发的毒辣起来,夜修独吩咐暗卫准备几日后启程回帝都的准备后,便径自去了书房,在里面呆了一上午才出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刚走出门,就看到莫府的管家脸色焦虑的走了过来,“主子,出事了。”

夜修独皱了皱眉,“怎么了?”

“彭爷……情况不太妙,好像是昨天那个姓玉的小姐给彭爷另外下了一种毒。”

另下了一种毒?

夜修独脸色微变,往台阶下了一步,沉沉的问,“怎么回事?”

“小的也不知道,只是方才彭爷忽然大口大口的开始吐黑血,脸色也黑的厉害,一看就是病情加重的状态。伺候彭爷的丫头吓坏了,就赶来找小的,小的赶过去的时候,路上正好碰到乌冬和闻爷。乌冬给彭爷看了一下,说这是中了另外一种更为复杂的毒,若是半个时辰没有解药的话,恐怕……”

管家脸上全是汗水,方才跑得极了,现在那口气还没喘平稳,“闻爷大怒,问丫头怎么回事,那丫头说早上还好好的,中午吃了玉姑娘熬得药后,人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夜修独脸色难看,转过身大步的往彭应所住的院落走去。

玉清落下毒?

夜修独冷笑,他不认为那女人会这么愚蠢,在莫府也敢对彭应下黑手。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未免太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管家一愣,也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走到一半时,正好碰到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沈鹰。三人谁都没说话,只是脚步也更加急促了。

“彭应一直是你在医治,现在出了事,你还能逃脱的了关系?”

几人还未走进,就听到闻天愤怒暴躁的声音,显然,他怒吼的对象……是玉清落。

沈鹰眉心拧了拧,偏头看了一眼夜修独,见他面无表情的,便也没多说什么。

可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玉清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不说她和彭应无冤无仇,即使她真的有心想让彭应死去,当初根本不用出手相救,也没必要挑选在这个时间段下手,这样的行为,完全是自掘坟墓。

一向沉稳的闻天会这般愤怒,大抵是关心则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