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坚决不见娘亲

作者:森森 字数:229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坚决不见娘亲

随后便见到莫弦匆匆的跑了进来,走进大厅看到不远处的南南时,终于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又豁然一缩,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家伙抓着夜修独衣袖的手,半晌说不出话来。

主子的身旁嫌少有人近身,更别提这么一个陌生的孩子。虽然主子先前也抱过他,可那也是在这孩子喝醉酒的情况下啊,怎么这会儿,居然没把这孩子给丢出去?

莫弦摸了摸脖子,速度放缓,慢慢的走了进去,低声颔首,“主子,他……”

“恩?”夜修独缓缓的抬了抬眸,看了他一眼,似乎等着他的解释。

莫弦又摸了摸脖子,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主子推断的没错,这孩子跟上我确实是因为闻到了我身上的酒香味。”虽然他很诧异这孩子鼻子的灵敏度,他明明已经洗过澡换了身衣服一点味道都闻不出来才对。

夜修独点点头,便听到莫弦接着说道,“我本来打算带这孩子来见主子的,刚走到前边墨轩时碰到了乌冬,她好奇我身上的毒便给我把了下脉,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恩,溜到这里来了。”

他说着,便开始拼命的朝着南南使眼色,后者极其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摇摇头,语重心长的开口,“莫大叔,不是我说你,人做错了事情就要改。你明明就是重色轻友看到漂亮女人眼睛都直了,想也不想的丢下我就扑上去,居然还把责任全部推到我的身上,你这样……你这样人品不行的。”

莫弦瞪直了眼睛,一口血差点没喷上来,“你,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扑上去了?分明就是你……”

夜修独抬眸看了他一眼,眸子深幽暗沉,莫弦话说到一半便再也开不了口了,只得微微垂着眸子。可是心里却恶狠狠的把南南给削了一遍,回头一定要把新仇旧恨都合起来算一遍。

夜修独这才垂眸看向身边的孩子,见他依旧忽闪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忍不住暗暗的赞了一句。

这孩子无论胆色能力才智都十分的不同寻常,若是好好培养,日后必定成为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倒是起了想要收为己用的想法,只是……这孩子来历不明,放在身边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坏。

抬眸,他又看了莫弦一眼,多年来的默契让莫弦很快明了主子眸中的想法,心中诧异,却又觉得理所当然。看来,主子是要让他去查清楚这孩子的身份来历了。

只是,若真要查的话,必定得先去会会南南口中的娘亲才是。

想了想,他便又上前一步,低声道,“主子,属下擅自将这孩子带回来,孩子的父母一定十分的焦虑。既然属下身上的毒已解,现在理该把这孩子还给他的父母,免得他家人担心。”

夜修独微微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莫弦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上前想将南南给带回来。

不想南南已经一个翻身便站了起来,身手十分的敏捷轻巧,夜修独微微一挑眉,便听到他义正言辞的开了口。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么?”莫弦蹙眉。

南南抿了抿唇,视线小小的往黑豹的身上瞥了一眼,立刻又收了回来,紧跟着很是慎重的开了口,“莫大叔,虽然我已经给了你解药,不过你中毒时间太长,身上的毒其实还没有解干净。所以为了替我做过的事情负责任,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留下来,恩,我是为了你好。”

像是为了验证他话里的严重性,南南还十分用力的点了点头。

莫弦嘴角一抽,“乌冬已经替我把过脉了,我身上没有残留的毒素。”

那个什么什么乌冬的真讨厌,南南立刻便把人给记恨上了。只是小小的脸蛋依旧皱成了一个包子,很严肃的模样,“哎呀,我都给你说了,那是因为你刚刚吃了解药的关系,所以脉象正常。但是过了两天,不对,过了明天你就会复发,到时候你都找不到我了,你就要死的。会死哦,死了你就不能吃好吃的,不能喝好喝的,不能扑倒美人了。”

莫弦咬牙切齿,“我都说了我没有扑倒……算了,我真是傻了才会跟你辩解这个。”

莫弦挥了挥手,压根就不把他的危言耸听放进耳朵里,又想上前几步,“我先带你回去,正好见见你的娘亲,说不定她能解了我身上的毒素。”

见娘亲?南南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小小的身子开始拼命的往夜修独身上缩。

开玩笑,要是娘亲知道他为了喝酒差点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代出去,绝对会当成不认识他这个蠢儿子的,所以,绝对不出去。

夜修独很快发现他抗拒的情绪,眸子在他小小的身上微微一扫,随即抬手阻止了莫弦的脚步,“既然如此,那就让南南多呆几天吧,等到他觉得你身上的毒全部解了再送回去。”

南南一愣,扭过头便看到夜修独打量的视线,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狠狠跳了两下。他不会已经发现了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了吧?不会吧,他明明掩饰的很好啊,不会吧,恩,肯定没有发现,不要自己吓自己。

莫弦张了张嘴,到底没开口说什么。

倒是夜修独饶有兴味的看着已经整个身子都趴在自己身上的南南,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孩子拼命的留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是不是真的单纯只是为了喝酒而已。

然而,夜修独心里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当天晚上,南南已经悄悄的摸进了他的房间。

听到外面轻轻的脚步声时,夜修独正坐在内室将胸前的纱布重新缠好。

外面的声音蟋蟋洬洬的,没有半点练武之人该有的沉稳小心。反倒是透露出一丝做贼心虚的味道,以及……对环境不熟悉的跌跌撞撞声。

夜修独眉心一挑,俯身吹熄了桌子上的烛火,静默的等待着那道脚步声越逼越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