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出事了

作者:森森 字数:250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0章:出事了

玉清落瞥了他一眼,依旧没理会他。只是微微抬头看向坐在上首的男子,问道,“院子里的那个阵,是你布下的?”

“住口,谁准你对主子这么无礼的?”榻上的男子还未说话,旁边柱子后面却忽然传来一道低斥声,凌厉冰冷。

玉清落扭过头去,这才发现沈鹰的左手边居然站着一个女人。唇红齿白娇艳欲滴身姿柔软,宛如一颗灿烂闪耀的明珠一般的女人。

如若不是她出口的话锋太过犀利,玉清落想,她会将她当成弱不禁风乖巧可人的花瓶吧。

玉清落收回打量她的视线,重新看向榻上的男子,笑道,“我对阵法很感兴趣,你教我如何?”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居然要主子……”

“乌冬,住口。”榻上的男子终于开了口,手指微微一抬,便让眼神凶恶的乌冬闭上了嘴,只能心有不甘的瞪了玉清落一眼。

沈鹰额头上有着细微的冷汗,他知道主子有些不耐烦了,更加明白,面前的这个女人若是再说出一点让主子心生不悦的话,下一刻可能就会成为主子身边黑豹的食物了。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胆子太大,还是真的无知无畏,还从来没人敢对主子说出这些话来。就算是他和莫弦甚至是出门办事的闻天彭应都不敢让主子教他们五行八卦,她不回答主子的问题也就罢了,还得寸进尺了。

沈鹰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尽量和她保持距离才好。

玉清落眼尖的瞄到他的动作,心里暗哼一声,还来不及出言讥讽,就听到榻上的男人冰冷的声音,“教你?你烧了我的百花阵,你该求我不杀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教你这些东西?”

玉清落眸子一亮,只觉得他的声线分明冰冷气势逼人,听到她耳朵里,却显得异常的磁性慵懒,性感撩人。

“凭什么啊?”她挑了挑眉,又笑了起来,“凭我能治好你身上的伤。”

沈鹰和乌冬同时脸色大变,眸光锐利的射向她,好似她只要动一下,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解决了她。

看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玉清落就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两下。

有点出息可以吗?她看起来像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小人吗?太冤枉她了。

“你怎么知道我受了伤?”榻上的男子也愣了一下,他自认呼吸平稳动作轻缓,没有任何能昭示出他身受重伤的地方。这女人进门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怎么能看得出他受了伤呢?

“哦,也没什么,就是刚一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那么一丝丝的血腥味。”

血腥味?

不止榻上的男子,就连沈鹰和乌冬也皱起了眉。大厅内摆了檀香,就算真的有味道,那飘入鼻尖的也是檀香味,他们可没有闻到半丝血腥的味道。

这女人的鼻子……真那么灵敏?

乌冬冷笑一声,“信口雌黄,主子的伤口是我亲手包扎的,他身上根本没有半点血渍,哪里来的血腥味。我看,你闯入莫府根本就是别有用心,或者,你跟伤了主子的人是同一伙的,你……”

“乌冬!”沈鹰冷冷的呵斥,眸中闪过许多的不赞同。这话是能随便说的吗?根本就是不打自招了。

玉清落挑了一下眉,终于将视线定在了乌冬的身上,笑道,“原来你主子受伤是你治疗的啊,怪不得到现在还这么虚弱,庸医误人啊。”

她说着,还十分配合的摇摇头,满心满眼的感叹。

这一番话,惹得乌冬脸色涨红愤愤难平,差点就要动手去扇她脸蛋了。只是她跟前有沈鹰挡着,她半步都挪不了。偏偏主子一句话都不说,甚至连出口怪罪这个女人都不曾,这让她心里的暴躁更加浓烈了,不由的冷笑出声,“你说我是庸医?那你又是什么东西?你现在是胡乱闯入莫府还烧坏主子百花阵的罪人,按照莫府的规矩,是要直接拖出去喂黑豹的。呵,你还有工夫在这里评判我的医术,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免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玉清落不由的佩服起了她,这女人是在拐弯抹角的提醒她的主子,可以处死她了吗?

看她这么激动这么敌视自己的模样,该不会是对她家主子有意思,怕她横刀夺爱吧。啧啧,若真是这样,那她的眼光未免太狭隘了吧,她像是那么饥不择食随随便便看到个男人就扑上去的人吗?

怎么说,她也是有儿子的人,是个贤妻良母啊。

“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是因为恼羞成怒了吗?还是心虚自己医术确实不行?”玉清落也不见半点怒意,语调平平,轻轻脆脆的异常动听。

榻上的男子微微挑了挑眉,看她镇定的模样,居然难得的勾了勾唇角,有了那么一丝欣赏的意味在里头。

乌冬却越发的暴躁,尤其此时此刻大厅内还有主子和沈鹰,她偏偏还落了下风,被人奚落面色无光。

身侧的拳头狠狠的捏了捏,她目光略带了一丝毒辣在里面,“我医术不行?我可是琼山医老唯一的弟子,这天下间,还没人敢置喙琼山医老弟子的医术,你算个什么东西?”

琼山医老?玉清落眨了眨眼,只觉得这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她扭过头去看沈鹰,很真诚的问,“这个什么什么琼山医老,很出名吗?”

沈鹰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心想这女人到底是哪个山洞里出来的?连琼山医老都不知道。顿了顿,他也很真诚的回答,“琼山医老的医术举世无双,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将他奉为华佗再世。只是他归隐山林,嫌少露面,很多人得了重病去寻他,也很难寻到。乌冬是他唯一的弟子,医术尽得琼山医老的真传。”

这么厉害?玉清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么说来,改天要去见见这个琼山医老了。探讨医术什么的,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不过,这般厉害的人物,怎么就收了个这么不济事的徒弟?居然还是唯一的?

如果这个乌冬真的尽得琼山医老的真传的话,那这个被奉为华佗再世的人,也不过是浪得虚名了。

乌冬见她沉默,心里总算是暗暗的出了一个口气。她就不相信有抬出她师父的名号,还镇不住这个只会耍嘴皮子的女人,现在她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然而她正在期待着狠狠的奚落她一顿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急切的声音。

“主子,主子,出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