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怀抱琵琶,出冷宫

作者:蓝家三少 字数:184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怀抱琵琶,出冷宫

指尖轻弹,一曲琵琶怨,一曲离人殇。修长而精致的指甲在琴弦间恣意跳跃,幻化做一声声天籁,如梨花绽放,如雪花飞逝,若寒风刺骨,似万马奔腾。收缩自如,宛若与性命连为一体。

俞太妃愣愣的站在原地许久,眼前的叶贞像极了当年的自己,天分极高,悟性极好。便是轻轻点拨,她的造化便可胜过自己百倍。

四弦裂帛拢静音,却似羌笛别杨柳,就此停歇不复转。

叶贞徐徐起身,怀抱琵琶冲着俞太妃恭恭敬敬的行礼,“师傅。”

“你学得很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俞太妃目光清浅,幽然背过身去,看着遥远的天际,若有所思,“本宫已无可教授,贞儿你走吧。”

叶贞微微一怔,鲜少见到俞太妃如此悲怆的模样,却让她想到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她看着俞太妃,隐隐觉得好似有种绝望的萦绕,仿若她此生已经别无所恋。

对上俞太妃空空荡荡的眼神,叶贞的脊背好一阵发凉。

“娘娘让贞儿去哪?”叶贞垂下眉睫,却死死握紧了手中的琵琶。

“既非池中物,何必自欺欺人?”俞太妃扭头看了她一眼,散去精芒的眼睛,还残留着沧桑过后的悲凉,“本宫此生困守宫闱数十载,昔年若非一念之差,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叶贞颔首,伏跪在地,“贞儿必定为师傅完成所愿。”

“谈何容易。”俞太妃站在门口,叶贞看着她的手几乎要捏出血来,指甲深深嵌入门棂中,“贞儿,你可知本宫所求何事吗?”

“莲(怜)子心中苦,梨(离)儿腹内酸。”叶贞也不说破,却让俞太妃整个人颤了颤。

半生厮杀的女人回过头看她,瞬时老泪纵横,“若她还活着,也该有你这般大。当年若不是本宫鬼迷心窍将她送出宫,也许今日……”奈何一朝狸猫换太子,也没能给她换来毕生荣耀。

寂寂冷宫,骨肉分离之痛,让她思念成疾。

叶贞看着俞太妃,只觉宫中的女子可怜可悲却又可恨。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只是若然轮到自己,是否也会这般……弃亲子,以求荣华。

宫外一声低喝,伴随着一阵吆喝,月儿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上气不接下气,“不、不好了,掖庭来人了!”

掖庭?

俞太妃一怔,“来的是何人?可是刘贵?”

“是。”月儿生生咽下一口气。

刚缓过气来,来人已经齐刷刷的上了门,掖庭掌事刘贵素来不大管掖庭之事,何以今日上门?况且冷宫寂寂,寻常人尚且不至,刘贵身为掖庭掌事,必定不会无故来此。

叶贞扭头与俞太妃对视一眼,心里泛起凉薄的不安。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参见刘公公。”叶贞急忙携了月儿向刘贵行宫礼。

俞太妃冷睨一眼,哼哼的别过身去。

那刘贵见着俞太妃,也不过瞧上一眼,眸色满满不屑与嗤冷,低眉看一眼行礼的二人,“你便是叶贞?”原先入宫见过一次,然半月不见,叶贞脸上伤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而且……整张脸有一种说不出的错觉,好似五官皆以重铸,与原先憔悴消瘦的女子判若两人。

若非伤痕淡淡犹存,刘贵真认不出眼前此人便是昔日的刀疤宫婢叶贞。

但见她犹抱琵琶半遮面,脸上不改恭谨之色。

叶贞俯首,“奴婢叶贞。”

冲月儿使了个眼色,月儿忙道,“奴婢月儿。”

“跟着走吧!”刘贵不容分说,转身就走。

“你要带她们去哪?”俞太妃冷然厉喝,傲然走到刘贵跟前,丝毫不减当年凌厉之气。

刘贵看了俞太妃一眼,唇角勾起冷冽之笑,“太妃娘娘还是不要问的好,如今您都是落了难的,何必跟自个儿过不去呢?世间之人各有各的命,各有各的熬头,您啊,还是好好做你的冷宫太妃。”

冷睨二人一眼,刘贵冷哼,“带走!”

“你……”俞太妃刚要作势,谁知叶贞眸色一转随即跪在地上,“奴婢叩谢娘娘多日照拂,此生必不忘娘娘大恩大德。”说着重重磕了个响头。

俞太妃顿时明白了叶贞的意思,她这是不让自己踏这趟浑水。这孩子心细,偏是个倔强无比的,任谁也猜不透心中所思。

也罢,俞太妃摆了摆手,“福祸各安天命罢!”

叶贞深吸一口气,抱着琵琶看了月儿一眼,随着刘贵走出冷宫大门。及至门口却顿了顿脚步,终归没有回头。

眼底的光,清浅不定,手中琵琶紧握,心中隐隐不安。

他们到底要带她和月儿,去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