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巧用谍中谍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87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8章:巧用谍中谍

听那将领说完,何皇后脸色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先转头看向刘辩:“辨儿都听到了吗,对于这种人面兽心的畜生你还要维护着他?”

刘辨看了眼刘峰,狠狠点点头,眼神依旧坚定:“儿臣相信刺客绝对不是二弟派的,我们是兄弟,血液中有割不断的亲情,儿臣信任二弟。”

刘辨的话让刘峰很感动,可何皇后那句畜生却让刘峰心火噌噌往外冒,勉强压住怒气,沉声闷哼:“皇后娘娘认为如果是儿臣派的刺客,刺杀失败后还会领着官军前往聚贤宅吗,没人会傻到做出这种事,这明显是栽赃嫁祸。”

何皇后冷笑一声:“这正是你的高明之处,利用人们的思维惯性反其道而行。”

刘峰几乎被气笑了,这种反其道而行有必要吗,如此作为不但没能排除怀疑,反而将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真亏得何皇后能想到这一点。

“再问皇后娘娘,儿臣三天后就要离宫注定无法争夺太子之位,为何要做出此事,又有什么好处,得利的是谁。”刘峰憋住一口气,耐着心开导。

“得利的当然是你,你图谋篡权,辨儿已经十四,所以你想先除掉他,剩下只有七岁的刘协便好办多了,同时你还想借机挑拨哀家与太后的关系,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也不是?”何皇后冷冷盯着刘峰。

刘峰真想找块豆腐撞死,不论自己想出如何不合理之处,何皇后都能让他瞬间变的合理,看来心中已经认定自己就是幕后主使。

想明白这一点,刘峰再懒的多说什么,一拱手:“既然如此,儿臣便不再多言,一切是非就由宗正寺来判决吧,儿臣告辞。”

说完甩袖就走,刘峰确实是生气了,面对这种讲不通道理反而拿出许多歪理反驳的人,真能让人活活憋死,可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只能独自生闷气。

何皇后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她虽然掌管后宫可对方毕竟是皇子,身份特殊,只能由宗正寺判决后才能逮捕:“找几个人,将二殿下严密保护起来。”

那将领犹豫了下随即应声,起身后立即指派了几人,追着刘峰而去。

刘峰虽然生气可绝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真向方才说的静等宗正寺判决下来那是坐以待毙,以刘峰的性格根本不可能任人宰割,同时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算何皇后明白自己是被人嫁祸,想必也会将错就错狠下心除掉自己吧。

想通了这一点,刘峰脑中急速旋转,一条条计划被排除,同时新的计划又诞生,片刻后,刘峰眼睛一亮,转变方向来到守宫署。

找到许嵩后低低说了几句:“记住,一定要隐秘,明白吗?”

许嵩面露震惊,随即立即收敛起来,郑一脸的郑重:“殿下放心,属下誓死完成。”

做完这些后刘峰向遗华宫行去,路上正好碰上几个羽林军。

“殿下,我等是皇后娘娘派来保护殿下的。”其中一人开口。

“保护?监视才对吧?”这话刘峰没有说出口,只是点点头便不再理会。

来到遗华殿,几个羽林军守在园外,刘峰则来到陈美人香阁中。

侍女蓝屏乖巧的退到一边,虽有似乎想到了什么:“要不要奴婢去看着翠红?”

刘峰摇了摇头,没有接话,反而转头看向陈美人:“今日皇兄被人刺伤,娘亲可知道?”

陈美人早已心中一团乱麻,听闻此话急忙点头:“听说了,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了峰儿你,和娘亲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大殿下被刺怎么会和我儿有关联?”

刘峰耳朵一动,眼神瞟了门外一眼,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娘亲不必担心,皇后娘娘其实心里明白的很,知道这事与孩儿没什么关系,方才我前往长乐宫与皇后娘娘一番商议,最终确定是董太后派出的刺客,当时皇后娘娘还咬牙切齿说‘打不着大的哀家就打小的,出出心中这口恶气,辨儿绝不能白白受伤。’”

陈美人立即松了口气:“这就好,眼看着我们就要离宫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不好!”刘峰一拍脑袋,连忙吩咐:“蓝屏,你快去看着翠红,刚才的话千万不能传到她耳中,否则被董太后得知,案子查起来将困难不少。”

蓝屏原本还有些发愣,先前自己说要出去看着翠红殿下却摇头,现在话都说完了却要让自己去监视翠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刘峰对着蓝屏眨眨眼,蓝屏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乖乖听话立即向门外走去。

刘峰目光敏锐,在蓝屏动身时,清晰看到一个身影从窗下匆匆走过,这才笑了笑,心想:“翠红知道的都是我想让她知道的,这种事若是换个身份去告诉董太后,她必定不信,可现在如果是内应传出的消息,效果就截然不同了,况且我也准备了让她不得不信的理由。”

刘峰很早就知道翠红是董太后派来监视自己的,却并没有挑明了出来,一是顾全董太后的面子,二则是防止对方另外换人,如此一来平添了许多麻烦。

平常若是办写机密之事,刘峰会将翠红远远调开,但今次不同,刘峰就是要让董太后听到方才那一段话。

“董太后,你不是想渔翁得利吗,我们现在可以换个身份了,我要将洛阳城这潭水搅的浑浊不堪,让你们所有人都再难顾全我,不过这十常侍却是个麻烦,怎么才能将这些死太监牵扯进去呢?让其无法分身干扰我的寻宝计划。”刘峰眼中泛着冷光,不断思量起来。

“这些死太监人钱不认人,要想让他们上钩就得抛出足够分量的鱼饵。”想到这里,刘峰向十常侍之一赵忠的宅院走去。

这些太监在宫中位高权重,根本不与低等杂役住在一起,十常侍在宫中的待遇很高,不但有独门独院,就连装饰也比遗华宫这样的住所高了几个档次。

刘峰来到门口也不让人通禀直接就走了进去,对于这些祸国弄权的死太监,刘峰没心思也没必要与对方虚与委蛇。

而跟在刘峰身后的几个羽林军却有些纳闷:“二殿下不是与十常侍关系很僵吗,怎么这种关键时刻却跑来了这里,不行,这是得告诉皇后娘娘。”

刘峰说明来意,转头看了几个羽林军一眼:“你们等在这里。”接着在一个太监带领下直接来到客厅,这地方很宽敞明亮,刘峰却总觉的有股子阴气。

不大一会儿脚步声传来,刘峰转头一看正是赵忠。

赵忠客气的抱拳:“不知二殿下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刘峰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所有人退下,本殿下有事和你说。”

赵忠摆摆手,周围几个太监全部退了出去:“殿下有何事但说无妨。”

刘峰冷冷一笑:“想必你们也知道我已经知晓红绫园一事,俗话说见者有份,我在宫中还有最后三天,在这三天中你们不得干扰我寻宝,如果寻到了那是我运气好,如果寻不到此事将永远埋在我心里,宝藏还是你们的。”

赵忠面无表情听着这些话,语气平淡:“如果咱家不答应呢。”

“也好办,反正本殿下与这批宝藏是没缘了,不如就将这件事告诉父皇皇后太后等人,想必父皇一定很感兴趣。”刘峰一脸无所谓。

两人互相盯着看了许久,场面有些压抑沉静,这种时刻最容易让人表露出内心想法,可两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都没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紧张。

最终,赵忠权衡再三,已经有了妥协之色:“这件事咱家做不了主,还要商议一番,天黑之前会给殿下一个准信。”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不过心中已经倾向刘峰的提议,毕竟自己等人找了大半年都没找到,根本不信刘峰能在两天半内找到,其实十常侍几人之前还担心二殿下会将这件事告诉他人,没想到好事自己上门了。

出了门外,刘峰不由松了口气,先前与赵忠对望之时如果让他看出自己非常紧张那笔宝藏,泄露宝藏秘密一事便不能成为要挟的筹码,到那时他可真没什么办法了:“几个死太监,只要你们爱钱还怕不上当?”

不久之后,翠红偷偷摸摸来到太后那里,将听到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峰儿时时刻刻防备着你,怎的今日却偏偏没防备,还巧合听到了对哀家很重要的部分,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听完这些,董太后突然询问。

“这……大概是二殿下疏忽了,听二殿下说完后突然大叫不好,说这些话不能被奴婢听到。”翠红起先不知该说什么,随后突然响起刘峰最后的反应。

董太后依旧半信半疑,给了翠红赏钱让她退下。

“难道是刘峰故意让翠红听到?可又有什么目的,想让我防备皇后?怎么可能如此好心?”董太后看着窗外自言自语。

大约一个时辰后,宫外突然传来消息,说国舅懂重在府中被人行刺,只剩下半条命,刺客速度很快,甚至所有人都没看清其长相,更没有抓到。

又是半个时辰后,士大夫懂圃被人行刺,掉了一只耳朵,刺客依旧没有抓住。

董太后听到这些消息后气的将点心等物仍的到处都是,没办法,被刺伤的两人都是自己的亲人,都是董家的嫡系子弟,这让董太后如何能不生气?

这一刻,翠红那句话不由在耳边回荡:“打不着大的哀家就打小的。”这一下由不得董太后不相信翠红探听过来的消息,因为消息里的事已经应验了。

“好好!好你个屠夫之女,哀家有亲人,难道你就没有吗?”说到这里,拿出手谕,派了个亲信之人去给他嫡系人马传话。

几个时辰后,遇刺事件再次发生,何家几个重要人物被刺伤,就连何进的亲弟弟何苗都受了重伤,甚至有一人直接死亡。

而何系一方则不知通过什么方式得知刺杀他们的人居然是懂系,这还了得,何进再也听不进别人劝阻,一声令下:给我报复!

至此,情况愈演愈烈,双方彻底打出了真火,而始作俑者却已经悄悄退至幕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