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祸从天降2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46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祸从天降2

“今日小爷我开心,所有人去酒楼中喝酒吃肉,记住一点,这是对你们训练刻苦的奖励,绝非纵容你等成为酒肉之徒,日后没我命令敢擅自饮酒者杖打三十,因贪酒误事者杀无赦!”刘峰目光冷冷扫过所有人。

随即转口:“该放纵的时候尽情放纵,本殿下也不是不通人情之人。”

“主公英明,哈哈,我等喝酒去!”

“对!主公放话,今日我等不醉不归,喝个痛快,将日后落下的全都补上。”

刘峰笑了笑,也大叫着说要与众人喝个痛快,然而还没等走出院落,就见墙上突然跳进一人,这人身上带着几只弩箭,血流不止。

呼啦一下,没等刘峰命令,所有人立即围了上去将这人瞬间制伏,同时粱功与陈到第一时间挡在刘峰身前,各自握紧武器目光扫向四周。

刘峰摆摆手,这人伤的如此重,根本没什么危险,随即拨开众人来到那人身边,仔细打量起来,面无表情询问:“你是何人,为何会跑到这里?”

哪知这人瞥了刘峰一眼,嘴角抽动露出一抹冷笑,接着头一歪倒在地上。

起先注意到这人怪异的表情,刘峰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以为此人是此刻,可紧着接这人突然倒在地上,搞的刘峰一愣一愣的:“这他妈什么意思?整的像个刺客,结果还没等我动手自己就躺下了,那种临死前的冷笑似乎并不简单。”

这时许嵩上前,先按了按那人的动脉,接着看向其身上的弩箭,表情不由一变:“不好!殿下,这人是个逃犯,身上的弩箭乃是羽林虎贲专用制式弩箭。”

刚才那人临死前的异常一直在刘峰脑海中挥之不去,此刻听到许嵩的话,心中顿时有种中计的感觉,可就是想不明白哪里不对。

而一旁的田征先是皱眉沉思,紧接着面色大变,也顾不上与刘峰解释,立即下令:“快,将这具尸体抬上,所有人从暗道离开。”

田征又来到刘峰身边:“主公,如果有事,可去城西秘密地点找我等。”说罢立即开始行动。至于密道则是刘峰以前为防止不测,让人挖的。

刘峰到现在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在这时,院墙外传来大喝声。

“将这里围起来,不准放走一人,否则军法处置!”

一听便知道是军队中人,刘峰皱起眉头,这聚贤宅是自己的地方,虽然没有挑明但洛阳城内有点势力的人都心里明白,平日里没谁敢在这里惹事,可现在居然有军队将这里围了起来,还不准放走一人?想翻天不成!

“快开门投降!否则攻进去鸡犬不留!”此时门外再次传来大喝声。

刘峰脸上怒气越来越盛,不过还是保持理智,过了片刻,等所有游侠军士离开后,这才转头吩咐梁功:“将门打开,本殿下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在这里逞威风,连本殿下都敢不放在眼里,鸡犬不留?很好!”

粱功立即上前将院门打开,只见门外一大片羽林军堵在门前,一支支弩箭对准门内,刀甲出鞘寒光逼人,整支军队充满了血煞之气。

刘峰面无惧色直接走到门外,冷冷盯着领头之人:“你方才说什么?”

“二殿下!您……”这人看到刘峰面色大变,可随即想起什么,立即郑了郑神色,抱拳赔罪:“末将甲胄在身不便行礼,望殿下恕罪。”

刘峰紧紧盯着对方,目光越加冰冷:“你方才说冲进去鸡犬不留是不是,本殿下就站在这里,你可以动手试试!”

在刘峰逼视的目光下,这将领额头渐渐渗出汗水,最终不由低下头:“二殿下见谅,先前并不知殿下在里面,末将职责在身多有得罪。”

刘峰也不愿逼人太甚,看了看周围大量的羽林军:“到底什么事,为何包围这里。”确实有些奇怪,就算捉逃犯也不用出动宫中的羽林军吧。

“回禀二殿下,大殿下今日出宫被人行刺,我等是追踪其中一名刺客来到这里,末将这才下令包围此地。”这将领抱拳恭敬回答。

刘峰眉心一跳,现在要是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真是傻逼了,这是有人在陷害自己啊!怪不的博远立即下令所有人从密道离开,被这些人逮起来,就算明知是冤枉的,以何皇后对自己的态度,也绝对不会放出任何一个人。

“什么!大哥遇刺?有没有受伤?”刘峰焦急询问,表情自然流露,虽然其中有一点是装出来的,可更多的还是发至内心,毕竟在这皇宫中,除了母亲外,刘辨是对自己最好的一个人,当然灵帝也有那么一点血肉之情。

“回禀二殿下,大殿下手臂中箭,现在已经回宫治疗,末将乃是奉命捉拿凶手而来,还望殿下通融,容我等捉出刺客交差。”

“本殿下一直在这里与几名侍卫练武,并未见到什么刺客,你是不是看花眼了。”刘峰淡淡看了这名将领一眼,目光平静。

“这……殿下莫要为难末将,方才所有人都看到贼人从墙上跳了进去,此时墙上还有未干的血迹。”这将领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讲理,毕竟大殿下遇刺自己责任重大,如果不能给皇后以及众人一个满意的交代,自己定会人头不保。

“哦?或许本殿下看错了,不过你们进去搜查刺客可以,但是不准破坏里面的东西,明白吗?”刘峰瞥了那将领一眼,说完便急冲冲向皇宫走去。

那将领看着刘峰离去的背影,眼中出现挣扎,最终叹了口气,一挥手:“搜!”

所有羽林军一拥而入,不过这里毕竟是二殿下的地方,这些羽林军不敢乱砸乱翻,许久之后所有人空手而出。

“地面与墙上明明有新鲜血迹却始终找不到刺客,难道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那将领虽然不甘,却只能退出,回去将这里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皇后。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知客楼后院食堂内,一口大锅突然翻了起来,从下面钻出一人,这人满身炭灰几乎看不清面色,只听喃喃:“博远先生设计的密道果然独树一帜,居然将暗道口设在了锅灶下面。”

另一边,刘峰急冲冲向皇宫行去:“到底是哪个混蛋陷害我,眼看着再有三天我就要离宫,到了这个时候都不想让我消停,难道是十常侍?这些阉贼为了让我在这三天中去不了红绫园,所以陷害我?”

“不可能,灵帝建在,几个太监犯不着如此冒险。”刘峰立即否决这一推断:“那么就只有保刘协一派的人了,可如果得不到太后首肯,也绝对不敢妄动?”

“老妖妇!好狠的心,怪不得今日在安德点外问我是否养了两百客卿,她不是问我而是说给何皇后听,更加阴狠的是让刺客直接跑到了聚贤宅,这样做虽然漏洞百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无疑成为了主要怀疑对象。”

“幸亏博远机敏,让人将刺客尸体搬走,否则要是再从那刺客身上搜出点什么罪证,我真是百口莫辩了。”刘峰越想越是心惊,不自觉流出一身冷汗。

不大一会儿,刘峰来到长乐宫,看着周围大量羽林军来回巡逻,明显何皇后是动了真怒,微微叹了口气:“希望皇后还能保持一些理智。”

经人通禀,刘峰进入长乐宫,行礼完毕后关切看向刘辨:“皇兄的伤可要紧?”

刘辨苍白着脸笑了笑,正要说话却见一旁的何皇后突然上前一步,怒目而视:“刘峰,收起你伪善的嘴脸,恐怕辨儿发生意外才是你最想看见的吧。”

刘峰摇了摇头,这还是那个精明的皇后吗,以前不论在什么时候,伪装都是强项,可现在却直接弃之不用,由此可见此刻何皇后的理智恐怕完全被惊怒冲垮,可以说已经钻进了一个牛角尖,自己就是说破了天都不管用。

刘峰想的不错,刘辨遇刺的消息一传入宫中,何皇后的第一想法就是刘峰养的那二百客卿,再加上赵忠将这些客卿与秋猎联系在一起,所以何皇后理所当然认为刘峰等不到秋猎就要离宫,所以干脆提前下手,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让何皇后认定,刘峰就是幕后主使。

“母后,儿臣相信二弟绝不会做出伤害儿臣的事。”刘辨一脸坚定挣扎着起身,另一只手拉着怒气横生的何皇后。

何皇后平息了下波涛起伏的胸脯,转身和声和气教导刘辩:“辨儿还小哪里懂的人心险恶,别看他平日里对你百依百顺其实是心中暗藏想法。”

刘辨摇了摇头,一脸执着:“我相信二弟,就算天下人都害我,二弟也只会帮我,这一点从三年前我就知道。”说道这里见何皇后脸色有些不对,立即补充:“当然母后是儿臣最亲的人,我说的天下人自然不包括母后。”

何皇后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不过当看向刘峰时,变脸就像翻书一样痛快,慈祥和蔼早已踪影全无,有的只是仇恨,恨不得将其抽经剥皮。

不大一会儿,一个羽林军将领前来汇报,这人正是下令搜查知客楼的将领,此人将先前所发生之事一丝不差当着刘峰的面向何皇后说了一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