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祸从天降1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02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6章:祸从天降1

出宫后,刘峰一路疾行几乎近跑步,由此可见心中的焦急之情。

来到知客楼,也不顾与别人多说,直接拉着一个书生打扮之人进入房间,一股脑将今日之事说了出来,最后询问:“博远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坐在刘峰对面之人是一个年约二十几许,面容算的上俊朗,有点书生气但更过的还是豪侠气息,在没跟随刘峰之前显然在天下间闯荡时间不短。

此人名叫田征,字博远,刘峰虽然没听说过三国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几次相谈觉得此人有大才,至于没有被载入史册只能说明其名声不大,可名声不大却不代表没有才能,相信三国时代这样的人才不在少数,故而刘峰多番邀请,终于将其收入麾下。

刘峰的话可把田征难住了,心想:“自己一没见过红绫园,二也决定不了主公离宫的时日,身处宫外能有什么办法。”不过话却不能这么说,主公现在已经够急迫的,如果自己再直接一摊手说没办法,可不得把主公给急坏了。

“如何找到宝藏暂时想不出办法,不过关于北地郡博远倒是略有耳闻,那里比较苦寒,正是这种环境造就了当地人民风彪悍,遇事喜欢用拳头解决,而且当地人非常排外,还有就是傅家、李家、马家等大氏族,尤其是傅家,早在战国时期就是望族,传承至今不论是底蕴还是根蒂遍布整个北地郡,在民间颇有威望,现任太守王季然之所以能在北地郡站稳脚跟全凭他的妻房,傅氏,她乃是傅家旁支所处,她的存在才拉近了王季然与傅家的关系。”

“两家联合后,整个北地郡有大半地方掌握在他们手中,到时就算主公拿着诏书前往北地郡,得到最好的结果就是阳奉阴违,且在宫中几位的授意下,这些士族之人定然要暗害主公,这次面临的困难不小啊!”田征长出了口气。

对于这些,刘峰早有心理准备,如果是好控制且富庶的地方,何皇后等人也不可能给自己,不过控制北地郡就算在困难也是后话,先解决眼前之事才是正题。

“这些且不说,我来问你,如果要在短时间且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一个庞大物件隐藏起来,地点是一个园子中,该怎么办。”刘峰想了想。

田征沉思片刻:“两个办法,一是藏在水中,然后洒上一层土,二是改变外形放在最不显眼且不隐蔽的地方,让所有看到的人都自动忽略。两种情况第一种最容易,第二种则需要外形与环境配合,有些困难。”

刘峰脑中豁然一清,以往遮挡思绪的迷雾似有化开的迹象:“水,一定在水中,第二种可能不太现实,毕竟是财物,不容易伪装,就算能伪装,那么大一堆王甫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可除了井中之外哪里还有水?”

刘峰仔细回想着红绫园中的景象,一处处地方不断从他脑海中掠过,最终在一处臭水洼画面上定格,那水洼大约方圆五六丈,水色浑浊发臭,水中有许多枯草,虫蝇乱飞,蚊子一群一群看着都恶心,很是杂乱肮脏不堪,那是一处年长且无法流动的死水,想必再过个一两年就会完全干枯。

“就是这里!”刘峰一拍大腿差点蹦起来,脸色激动的通红,先前的阴郁气息一扫而空,立即起身将随行侍卫找来:“你们谁在宫中呆的时间最长?”

一人立即上前一步:“殿下,属下在宫中当羽林军已经十三年。”

这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刘峰拍了拍对方结实的肩膀:“你可曾听说过红绫园在没有荒废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池塘。”

那人想了想:“红绫园中确实有个池塘,属下曾经听说十多年前红绫园的池塘里鱼虾等物一夜之间死了大半,后来被视为不祥,皇后娘娘便让人封了互通的水道,这些年没有新水补充只凭雨水,那池塘已经快干枯了。”

刘峰不动声色点点头:“你下去吧。”当侍卫离开后,刘峰拉着田征哈哈大笑起来:“找到了,我找到了,有了这些财物一切都有可能。”

田征露出开怀笑容,同样替主公高兴:“主公认为东西在池塘中?”

“没错,整个红绫园几乎都搜遍了,只有那个臭水洼没人动,鱼虾死亡定是王甫所为,为的就是营造一种鬼怪作祟的假象。”刘峰说的非常自信。

“走,我们去看看叔至的兵练的怎么样了,比以前进步如何?”想通了宝藏一事,刘峰再次活跃起来,就像打了鸡冠血一样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至于如何取走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大白天的肯定不行,只能再想办法。

来到后院中,八十多人正在训练,武器都是木制刀具,彼此分为几队互相配合攻击,打的有模有样,这些日子在陈到严格要求以及近乎冷酷的训练下,所有人进步非常快,再不似以前那样各自为战只顾自己打的痛快的游侠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刘峰满意的点点头,不由出声夸赞:“进步非常大,辛苦叔至了。”

陈到同样很自豪,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将这些散兵游勇训练成正儿八经的军士确实不容易,陈到躬身一礼:“谢主公夸赞,这些人的进步空间还很大,叔至敢向主公保证,只要再过三个月,必定能让这些人成为超越羽林军精锐的存在。”陈到豪气万丈,对于刘峰的夸赞欣然接受。

“就凭这些人?绝不可能!”听了陈到的话,粱功等人不乐意了,就凭这些土鸡瓦狗也想超越我们?就算再给你一百年都不行。

陈到笑了笑:“梁兄,不如今日我们就打上一场。”

粱功连连摇头:“不不不!俺不跟你打,俺现在还打不过你。”

刘峰笑了起来,别看粱功傻头傻脑的,其实也不算太愣,真放开手脚最起码五个他才能抵得住陈到,这还得拿上巨型武器才成。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刘峰已经颇为了解陈到,陈到是个说一是一从不懂虚伪且不会拐弯抹角的真汉子,只要认准的事绝不后悔,对于这种耿直之人,刘峰一眼就能看到底,所以非常信任陈到。

刘峰今日开心,也想找点热闹,于是直接开口:“打自然要打上一场,不过不是你与叔至对阵,这样吧,许嵩带领五名精锐与高平这头狂牛带领五人,赢得一方赏一金,你们选人吧。”

在羽林军一方,许嵩已经隐隐成为副队长,而在游侠军士中,除了陈到外就数高平威望高,功夫最好。

不大一会儿,许嵩选出四人,加上自己正好五个,而高平也已经选好,几人换上木制刀具,又在刀具上绑了布条,这才在刘峰一声令下大战起来。

游侠一方配合一般,不过胜在他们曾经都是江湖中有名的人物,个人功夫过硬,而羽林军一方配合行云流水浑然一体,短时间内只是稍稍占了点上风。

随着时间流逝,许嵩五人的攻势越来越猛,有的防守有的主攻,直至将高平五人完全冲散,最终各个击破,以一伤亡的代价获取胜利。

刘峰大笑着上前,掏出一个金饼子:“拿着,分给兄弟们买酒喝。”

许嵩也不推迟,道了声谢:“其实这些人的进步非常惊人,不过差距还很大,这次是五对五,他们占了很大便宜,如果是十对十,属下绝对有信心保持零伤亡。”

刘峰点点头:“许嵩说的不错,五个人对战对彼此配合要求不是很高,一旦人数多了起来,配合不够熟练的一方必然会出现混乱。”

说到这里,刘峰转头看向对面数十个游侠军士:“都看到了吗?这就是配合与互相协作所带来的好处,如果单对单,你们有六层可能胜利,然而现在对方只以一人的代价斩杀你们五人,差距何其大?”

要事以前听了这话,这些散漫惯了的游侠未必会放在心上,可此刻,所有人都露出沉思,现实总是比理论更有说服力,这一刻所有都亲身体会到了团体的力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