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太监的遗宝2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07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4章:太监的遗宝2

带着无限动力,刘峰再次搜索起来,期间让人拿着钱去城中买了些食物就地解决,可就是这样,一直到太阳落山都再没有任何发现。

“没道理啊,整个红绫园有成多大点,三十多人一天时间足以将这里翻个遍,而且这批财物绝对体积庞大应该不难找到才是,为什么现在却毫无线索。”刘峰皱着眉头沉思起来,说着将目光转向楼阁:“难道宝物在楼阁内不成。”

随后刘峰独自一人走了进去,这楼阁中很空旷,几乎一目了然,甚至大部分地板都被十常侍带人翻了个遍,墙上也有撬开的痕迹,显然没什么发现。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似乎忽略了什么地方。”刘峰一路沉思来到楼格外,不经意间目光扫过一处进口,心中豁然一亮:“对啊,怎么把这茬忘了。”

想到这里,立即来到井边,低头一看,井中光波粼粼,显然还有水,随即把所有人找来:“有没有会水的,来个人去井底看看。”

其中一人立即将外衣脱掉,又有人去找了条绳子,一切准备妥当后,这人将绳子绑在腰间纵身跳了下去,水花溅起,那人转眼间便沉了下去。

过了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那人从水中钻了出来,抹了把脸上的水朝上大吼:“殿下,属下已经探到水底,除了泥沙什么都没发现。”

刘峰原本满心的期待被泼了一盆凉水,拔凉拔凉的,随即又不死心命令那人:“再下去一趟,试着将泥沙挖开看看。”

那人二话没说再次沉了下去,片刻后又浮了上来,结果依旧,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下刘峰不得不死心,摆摆手示意将井中之人吊上来,看了看天色,这才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将园子中整理一下我们离开,要不了多久十常侍的人就会到来。”

离开之前,刘峰又留下几名刺侯兵,让几人注意十常侍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发现立即向自己汇报,随后带着两人来到遗华殿。

先前几名刺侯兵进红绫园中抓住了三个留守太监,刘峰让人将几个太监全部关押在遗华殿的柴房中。

见到三个太监刘峰也不说话,手指闪电般在他们身上几处动脉穴位点过。

三个太监立即感觉心跳加速,呼吸有些困难,其他到没什么。

“翻起你们得衣衫,看看胸口与手腕动脉。”刘峰冷冷盯着几人。

几个太监慌忙扯开衣襟,看到的画面吓几人差点大叫出声,只见胸口心脏位置上血红一片,而手腕上更是出现了几条青筋,那是血管充血膨胀了起来。

“我封住了你们全身几处动脉,如果十二个时辰内不解开,你们的心脏就会充血炸开,那等景象相信你们一辈子都没见过。”刘峰露出恶魔般的微笑。

“殿下饶命!奴才们只是奉命行事,殿下饶命啊!”几个太监连哭带叫吓得不轻,几人虽然从来没听说过被人在身上点几下就会心脏爆炸这种不可思议的事,然而此时身上的不适与异状告诉几人,这一切未必是假的。

刘峰所说自然是假的,一切不过是假象,只要几天时间几个小太监身上的异状就会消失,这些制造假象的小技巧不过是当年刘峰从一个游方术士身上学的。

“你们可以离开了,如果想活命,这件事最好跟谁都别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明白我的意思吗,明日我自然会为你们解除体内祸患。”

“明白!明白!奴才们今日什么都没做,一直在红绫园看着,更没见过殿下。”一个机灵一点的太监立即谄媚讨好,其余两人也反应过来,连忙应和。

说完后,几个太监一脸恐惧看着手腕处好像随时可能爆开的血管,仓惶离去。

当天色完全暗下之时,满头大汗的安公公跑到遗华殿。

“殿下这是您吩咐奴才买的东西,您点算一下。”安公公上气不接下气。

刘峰笑了笑:“不用了,安公公办事我放心,麻烦了,你去忙吧。”

“奴才告退。”安公公抹了把汗,告退离开。

“日后如果有事本殿下会再找你的。”刘峰对着那个仓惶的背影大喊一声。

安公公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也不答话飞也似的狂奔而去。

当月上中天,十常侍派了十几个太监前往红绫园中搜查,自己等人则在楼阁内等着消息,然而刚一进门,张让脸色不由一变。俯身看了看门角处得土块,此时已经变成了碎土。

“有人来过这里。”张让面色阴沉,昨日离开之时,张让留了个心眼,将一个土块放在了左边门角处,只要左边的门扇一开,土块就会被挤碎,他刚才进入时推开的是右边门扇,可土块却碎了,显然,在自己等人离开后有人来过这里。

其余几人也是面色一变:“难道这件事已经显露了出去?”

“这件事必须查清,将今日守在园内园外的太监全部找来,给咱家严刑拷问。”张让脸上依旧温和,但话语中却充满了杀机。

大约一个时辰后,赵忠返回来,只说了三个字:“二殿下。”

与此同时,阁楼外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在没有任何动静。

此时,刘峰依旧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翻来覆去考虑一个问题。

“王甫老太监的家私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不在井中、不在房内也不在标有几号的地底,那么大的一堆财宝如何才能快速掩藏起来,毕竟当年红绫园虽然不住人却也偶尔会有人路过,他如果敲敲打打挖出一个大坑不可能没人听到。”

“用最快的方法掩藏体积庞大的宝物,如何才能做到?”刘峰总觉得有了点头绪,可总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脑海中朦朦胧胧的一层雾老是散不开。

“嗯?”刘峰突然站起身,侧耳倾听,一连串脚步声隐隐传来。

“难道是刺侯兵发现了什么?”刘峰立即下地向外走去,刚一开门便迎上一名羽林军士兵,此人刘峰识得,正是留在红绫园中的一名刺侯兵。

那人立即单膝跪下:“殿下,十常侍已知道殿下去过红绫园。”

刘峰眉头一皱,怎么会这么快,难道是那几个太监跑去告密了?他详细询问,然而这名刺侯兵同样不知道,只是听一名大太监说了二殿下三个字。

刘峰挥挥手让刺侯兵退下,独自回到房中,脑中思绪更乱:“这下麻烦了,十常侍诡计多端,知道有我搀和进去不定要相处千般诡计,幸好这事不可告人,他们必定不敢明着来,可对我取宝的计划总归是个隐患。”

“不能轻举妄动,万一逼急了几个老太监,将这事告诉灵帝,我便一点好处都捞不着了,该死,如果能直接干掉几个死太监该多好,可惜,如果真这么做了,我这个王不但封不成,恐怕还有给几个阉人陪葬。”刘峰手扶额头,一脸痛苦,现在真的是没办法了:“算了,明日找人商量一下。”

第二天一早,赵忠急匆匆来到长乐宫,亲自找何皇后商量事。

“皇后娘娘,老奴发现了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赵忠侍立在一旁。

何皇后瞥了对方一眼:“公公什么时候跟哀家如此客套,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老奴最近听人说,二殿下在城中养了一些客卿,多达两百人,也不知要干什么,这要是想干点什么事,嘿,说这些干什么,老奴过来是想问问皇后娘娘,再过十几天就到了秋猎的时候,不知大殿下去不去,这可是在皇上面前露脸的好机会。”赵忠微微一笑,看似为刘辩着想,其实话中另藏玄机。

十常侍在洛阳城的势力根深蒂固耳目遍布城内各处,刘峰那点事自然逃不过几人的耳目,可刘峰却万万想不到,十常侍居然将这件事与秋猎联系在一起,简直是其心可诛。

“秋猎!圈养客卿,难道想刺杀不成?”何皇后眉头一凝:“竟有此事?峰儿的心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帮哀家安排一下,哀家现在就去给皇上请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