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将计就计,送尔归西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588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将计就计,送尔归西

亥时三刻之时,告别了灵帝,刘峰将陈美人和‘准媳妇’华容送到遗华殿,便匆忙行出宫外,追星踏月,马不停蹄的奔向聚贤宅。

聚贤宅内燃着一盏小灯,比起富丽堂皇的皇宫,这里倒是要寒酸不少,田征与许嵩就着微弱的灯光伏在桌边,显然已经等候多时。

“田征,如今亥时已过,主公为何还没有来?”许嵩一只手托着脑袋,不断地眨巴着眼,困意十足。

“主公心中知道轻重,只是此番在宫中正陪皇上赏灯,恐怕是脱不得身,若是匆忙赶回,定是要遭别有用心之人猜忌,要知道宫中想要至主公于死地的人不在少数。”田征同样托着脑袋,不过眼中却是精光大盛,看着不断跳动,摇摇欲熄的火苗,田征心想:“主公之远见非常人所及,得此消息,恐怕心中已有计较了。”

许嵩点点头:“论起权谋计策,我不如你,更不及主公万分之一。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张让这几个阉人心狠毒辣,留着他们未免是个祸害,若是按照我的想法,自然是一刀结果了他们,以绝后患。”

田征略有埋怨的看了许嵩一眼,你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关乎主公身家性命,怎可如此鲁莽。

“我正有此意!”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冷言,田征和许嵩齐齐看过去,只见刘峰背着手从门外缓缓走进。先是冲田征和许嵩点头示意一下:“你二人久等了。”

许嵩连忙站起身来,将自己用屁股暖热了的板凳让给刘峰:“主公此话严重了,我与田征刚等一会,主公莫要放在心上。”

“主公,宫中的事已经办妥了么?”田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刘峰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灌了一口,顶着夜风策马狂奔多时,不免有些口干舌燥,喝完将杯子放下后,刘峰摆摆手:“没些个什么大事,只不过是父皇与我叙叙旧罢了。”

“哦……”田征轻哦一声,脸上若有所思,自刘峰进门便一直是冷着脸,还有先前的那句话,田征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主公,您刚才所说何意?莫非您真的要取张让几人的性命?”

“取!”刘峰冰冷的吐出一字。“张让这几个阉贼,见其年迈,我并不想为难他们,奈何这几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自寻死路,我倒不如成人之美!”

果然是这般,刘峰果然要做田征最担心的事了。“主公,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张让几个阉贼乃是皇上的宠臣,亦是弄臣,若是草率行事,恐怕会将此事愈演愈烈。”

刘峰一抬手打断了田征的话:“博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此事许嵩说得对,乱时当可一刀斩,乱麻岂能绕我心?张让不是想嫁祸于我么?那我偏要将计就计,铲此祸患!”

说罢,刘峰一指许嵩:“许嵩,你且带一百人马,前往除了张让、赵忠、封谞三人外,的其他七个十常侍的府邸周围埋伏,记得要携上两辆空箱马车!若是有人潜入那七名十常侍的府邸,大可放行,但是记住了,只准进不准出,若是他们出来,便直接给我拿下!带回聚贤宅!”

“诺!”许嵩一拱手,不问缘由转身离去。

田征想了一下,突然眼光大亮:“主公,莫非你是想……”

“没错!”刘峰冷笑一声:“张让不是想嫁祸我一个离宫之前灭其旧敌的罪名么?那我便将计就计,主动出击!借张让之流的手,干掉其他七名十常侍,然后再抓其把柄,灭其性命!”

“主公,此计虽好,可是主公可还记得那些宝藏?主公与张让等阉贼之间的争斗全都是起之宝藏,若是将张让等人逼急了,他们大可脱口而出,恐怕主公还要落个中饱私囊的罪名,虽不当死,却也是个不小的罪名。”田征担心道。

刘峰摇了摇头,看着田征感叹:“博远真乃我肚中蛔虫也,时刻提醒着我的不足,有你在身边,我何惧天下?”

田征微笑着行了一礼:“主公厚爱。”

刘峰和田征相视一笑,刘峰摸了摸下巴:“没错,不可让那三个阉贼见到父皇,到时候临死还要咬我一口,做事需做绝,博远你且亲点六十羽林军,一定要是最正式,在宫中任职过的,让他们全都准备好,待许嵩回来后,再让许嵩带着羽林军直奔张让府上。”

“然后来个,抓捕不力,张让拘捕,惨死兵戎之下?”田征笑道。

刘峰一愣,随即仰天大笑:“哈哈哈,好一个贼逆拒捕,听博远讲话,当如痛饮美酒!”

“吱呀……”开关时发出的刺耳声响已经成了这个时代房门的通病,哪怕是遗华殿里的房门,依旧逃不脱这种病症。门开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一方书桌,书桌只有两尺款,上面却堆着满满的一摞竹简,竹简旁点燃着一盏油灯,仿佛不久前这里还有人就读。书桌后是一张金鳞椒图木榻,榻上整齐的叠一床锦被,榻首放着一个玉枕。整个房间除了一方书桌,一张木榻,再无其他摆设。

“华容,今晚你便在这里就寝吧。”陈美人微笑看着华容,对于这个未来的准媳妇,陈美人显然是很满意。

华容乖巧的点点头,冲陈美人行了一礼:“让娘娘劳心了,只是这里好像不是女儿房吧?”

“嗯,华容倒是聪慧,这里本是二殿下的住处,以往二殿下来探望我,忘了时间,出不去宫门,便会在这里就寝。我这遗华殿平常也没个生人来,而华容日后要服侍二殿下,自然是住不得侍女房。恰巧今夜二殿下没在宫中,你便在这里歇息吧。”

华容虽久居深宫,磨练出一副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的心性,可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在听到陈美人说到自己日后要服侍刘峰的时候,小脸不由微微一红。华容懂的规矩,既然陈美人说的话,华容又怎敢违背,只是这三纲五常的礼仪,着实让华容有些心惊肉跳。

看着房间内简朴雅致的装扮摆设,昔日听闻“二殿下游手好闲,哗众取宠,不堪大用。”而今日看到刘峰的住处时,华容却对刘峰有了另外一种看法。

给陈美人跪了安,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再次细细的打量一番屋内,眼睛最终落到了那方书桌之上,款款行至桌前,取一本竹简,竹简上写着三个墨漆大字“凤头钗”。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轻轻的吟着竹简上的诗句,待吟完后,华容震惊的看着手中的竹简,却不曾想宫中无人待见的二殿下,竟然能写出如此诗篇。

诗中带着无限情伤,感慨,没想到二殿下也有如此真性情。

将竹简合上,华容看着刘峰曾经睡过的木榻,喃喃自语:“二皇子,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刘峰和田征在聚贤宅等候了小半个时辰,就听院外传来一阵琐碎的脚步声,随后是密密麻麻的火把。

“许嵩回来了!”田征大喜:“主公,听着脚步声,应该是有所斩获!”

“许嵩办事我放心,博远快与我迎上去,看看许嵩抓到多少张让阉贼的党羽!”说罢,刘峰便起身出了屋,此时院子里都被人头给挤满了。

见刘峰出来,许嵩将火把递给身边的一个手下,走上前来一抱拳:“主公,张让派的刺客已被我尽数擒住。”

“好!”刘峰拍了拍许嵩的肩膀,绕过许嵩,看着被明晃晃大刀架在脖子上,跪在地上的三十多个黑衣人,不由得冷笑一声:“快说!尔等深夜潜入十常侍府邸,是何居心?”做戏就要做足,等明日张让等人赴了黄泉,这些个刺客也好给刘峰当个凭证。

面对刘峰的质问,一众刺客没有一个说话的,全都低着头,身上的鲜血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地上,除了在抓捕的时候留下的伤口,其中大半是十常侍的血。

此时此刻对于这班刺客来说,说不说都一样了,不说则落个刺杀十常侍的罪名,说了则证明自己承认了刺杀十常侍,横竖都是一死。

刺客一个个的都玩起深沉来,刘峰却毫不在意:“你们应该知道自己罪无可恕,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十常侍乃是我父皇的左膀右臂,你们竟敢胆大包天残害重臣,死对你们来说已经是一种赏赐了。”

刘峰摆了摆手:“将这些贼子带走,严刑逼供,务必让其供出幕后主谋!”

刺客刚被带走,许嵩便是凑到刘峰耳边:“主公,此次擒拿的这些刺客之中有一个人,我好生奇怪,不知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

“哦?是什么人?”

“不知主公刚才可见到一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之人?略有点高低眉。”

经许嵩这么一说,刘峰倒是有点印象,刚才的一众刺客之中还真有这么一个人:“看见了,那又如何?”

“回主公,此人名叫张恒,原本也是一名羽林军,亦是张让阉贼的旧仆,张让十分器重他,要说到我与这个张恒还有些交情,两年前这张恒突然暴毙,被带回家乡草草的掩埋了,难不成人死了还可复生?”其实自打抓住这些刺客,将其面纱取掉之时,许嵩便认出了张恒,只是害怕其中有变,便一直装作不认识他。

刘峰和田征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田征冲刘峰拱了拱手:“真乃天助主公也,此番张让必死无疑了!”

本来刘峰还害怕这些刺客不足为信,有心之人大可说刘峰随便找了些死士,栽赃张让。可是这突然冒出来的张恒,却成了张让的致命之伤。“呵呵,张让阉贼太过刚愎自用,太过小瞧了我,如此敏感之事竟然让自己的亲信来做。”

“说到底,张让终究是死在自己手里!”

见刘峰和田征在听到张恒的名字后,突然开心起来,许嵩挠了挠脑袋表示不解:“主公,田征,你们俩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哈哈哈,听不懂也无妨,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你立了大功!”刘峰拍着许嵩的肩膀笑道。

田征也是夸了许嵩两句,抬头看了看天空中被云半遮住的月亮,提醒刘峰:“主公,时辰差不多了。”

“什么时辰了?”刘峰问了声。

“已经子时了。”

“都子时了么,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刘峰微微一顿:“再过两个时辰我便要离开生我养我的土地了。”

刘峰在真正意义上虽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可是在洛阳城生活了十几年,还是对这片土地有感情的,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一时间刘峰却有些感伤:“罢了罢了,幼鸟总有离巢时。”

刘峰一扫刚才落寞略有点小悲伤的眼神,取而代之是无比的坚毅:“既然时候差不多了,那便去取了张让的性命吧,让这厮准时上路,不枉他侍奉我父皇半生。博远,你且带许嵩去领待命多时的羽林军,即刻出发,直奔张让府邸。”

“许嵩,进了张让府邸,但凡是能拿刀反抗的,一律斩杀殆尽,另外我要你提着张让、封谞、赵忠三人的脑袋回来见我。”封谞和赵忠倒是不足为虑,唯独张让这厮诡计多端,刘峰必须确定这厮真真正正的死了才能放心。

“诺!”

田征眼神复杂的看着刘峰:“主公,您刚才说能反抗的杀,可是那些老弱妇孺,仆人贱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呢?”

虽说成大事需不拘小节,可刘峰受过高等教育,实在是无法将屠刀伸向那些弱者。刘峰叹了口气:“将那些人连夜赶出洛阳城,命其不得在踏入洛阳城半步。”

“主公,我有句话不值当讲不当讲。”田征话虽如此,可是从话音中可感觉到田征是非讲不可。

“你不当讲……”刘峰出人意料的回了句,拉过田征的手,看着田征因为自己刚才那句话而有些战战栗栗的身体,刘峰安慰性的拍了拍田征的手掌:“博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妇人倒可不提,那些幼子日后定会视我刘峰为仇敌,若是他们日后找我报仇,我刘峰随时奉陪。”

“主公……”

田征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刘峰打断:“博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问你一句,张让府上的那些侍从仆人,可曾加害过我?可曾挡过我的路?既然没有,我何必要杀他们?这样我刘峰岂不是要遭世人唾骂?”

“没错,我刘峰是要得天下,可是得天下需得民心,不得民心何谈天下?若是我今日不拘小节,杀了那些妇孺,岂不成了残暴无人性之人?试问天下间谁人会服我?”

听完这话,田征惭愧的低下头:“田征该死,差点误了主公的名声大计。”

“诶,博远莫要说这番话,你乃是我的左膀右臂,心腹也。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怎会怪罪你?时候不早了,你快与许嵩去提那六十羽林军,擒杀张让阉贼!”

“诺!”

田征和许嵩离开后,刘峰将院门关上,脚踩青石板,向聚贤宅中的一处密室走去。密室隐与聚贤宅后宅内,是一处地下室,密室的门与墙面是一种颜色,门上镶着一盏灯台,若是不知此处的人是万万无法发现其中的巧妙。

刘峰轻轻一转灯台,只闻一阵“嘎啦”铁链的摩擦之声,原本好端端的墙突然动了起来,片刻之间墙面便出现一个仅供一人进入的缝隙。

缝隙下是一条走廊,走廊的墙壁和楼梯都是用青石板打造,无论稳定还是承重都是极佳,即便是外面炮火震天,这密室也不会被撼动分毫。走廊两边每隔五步便有一个灯台,燃着一撮火苗,火光虽弱,数量却是众多,到也将整个密室照亮。

密室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一浪一浪的声波仿佛要将灯火吹灭,仿佛是修罗宝殿,又像是人间地狱。

“额……啊……额……啊……”

一个刺客被绑在木架上,两个壮汉拎着牛皮鞭不断的抽打在其身上,皮鞭所到之处,皮开肉绽,每抽打一次便要迸发出一阵血花。刺客的整个身体都被浸透了,不时的散发着恶臭,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尿液,或是鲜血。

“说!是谁指使你残杀十常侍的?说不说,你说不说!”壮汉一边问,一边抽打,极为卖力。奈何那刺客却是极为嘴硬,咬紧牙关,只是哼哼,却是只字不提。

“主公!”其中一个壮汉正抽着空挡歇歇手腕,看见正好从走廊走下来的刘峰,连忙行了一礼。

刘峰摆摆手示意其无需多礼,看了看绑在木架上被打得不成人样的刺客,以及被绑起来丢进铁笼子里的其他刺客,从那壮汉手中接过皮鞭:“住手,别打了!”

两个壮汉得令退下,被绑在木架上的刺客微微睁开眼看了一眼刘峰,本以为刘峰大发慈悲,准备赏自己一个痛快的时候,却见刘峰将皮鞭扔到一边:“把这厮的衣服扒了!”

两个壮汉一愣,却也照办,待那刺客被拔得一丝不挂后,刘峰白了那俩壮汉一眼冷笑:“你们俩是在用刑,还是在给他挠痒痒?这些人都是张让阉贼的亲信,忠诚的很,哪里会轻易就范?你二人去取一柄解腕尖刀,再拿些针线来,今天本殿下便给你们上一课,如何逼供!”

二人相视一眼,忙不迭的跑开了,不多时便拿着东西回来交给刘峰,刘峰拿着刀和针线走到刺客面前,将尖刀在刺客面前晃了晃:“你可知这把刀有什么用?”

刺客目光呆滞,惊恐的看着刘峰,没有回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