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舌如刀锋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22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舌如刀锋

刘峰这一番话说的皇后与太后差点蹦起来,此刻两人才知道这二殿下的口才是如何锋利,简直能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暗含杀机,可所说言辞却半真不假一时间也挑不出毛病,变相杀皇子?好家伙,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谁受得了,更加让人心跳的是,这是儿子在向父亲诉苦,父亲会死揪着儿子的把柄不放吗?

如果是以往谈不上什么父子之情的时候,皇上或许能理智一些,可如今,刘峰在灵帝面前一次次表现出远超常人的才智与聪慧,对其喜爱之情几乎不下刘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灵帝如何能狠下心。

皇后与太后眼皮直跳,想反驳却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两人并不能完全肯定十常侍所说是真的,自然不想这个时候在进去插上一脚,只能心中暗叹:“此时的刘峰已经完全脱离哀家的掌控,已经成了气候,唉!翅膀硬了。”

“你所言可属实?”灵帝握紧拳头,心中异常复杂,如果皇儿所说属实,孤该怎么办,杀了阿父等人?绝对不行,他们如同孤之臂膀腹脏,挖腹脏斩臂膀,孤还能活否,或许阿父等人只是无心之失。

“儿臣所说若有半句虚妄愿受天打雷劈!”刘峰毫不犹豫伸出三根手指指天起誓道,心中却想,反正被劈了无数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灵帝叹了口气,皇儿都发誓了,这事还能假的了?

“看来是孤错怪皇儿了!”灵帝转头看向皇后两人:“这事定是有人搬弄是非,皇后母后回去后定要严查,宫中是非多,这种有损体面的事定要禁止。”

“皇上说的是。”皇后盈盈一礼,话音一转:“劫掠宫女一事或许不实,可峰儿太过无法无天,竟然在宫中堂而皇之斩杀十三个羽林军,张让公公等人更是被打的体无完肤,这事传的沸沸扬扬,若不能依法严惩,法令岂非形同虚设,责众而不责贵,罚民而不罚官,天下必有怨言。”

“皇后所言不错,还有一点,宫中之物岂能随意运出宫外变卖,这不是给宫内所有贪墨人之做榜样吗,望皇上慎重考虑。”太后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灵帝眉头又皱了起来,转头看向刘峰:“宫中自有法纪,就算阿父等人无故关押你的近卫,但你做事太过冲动,竟下重手斩杀数人重伤重臣,罔顾人命不得不罚,仅此一罪便足以送你入宗正寺,私自贩卖宫中之物再一罪,孤原本念在你不日就将离宫,然法不容人,你可服气。”

刘峰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父皇要责罚儿臣,儿臣毫无怨言,但有一事儿臣不吐不快。”说道这里,刘峰看了眼皇后与太后,眼神居然暗含挑衅。

“父皇可知儿臣的封地北地郡的具体情况?”

灵帝有些糊涂,不知道皇儿为何突然说起此事,凭着记忆开口:“北地郡乃是极为富饶之地,虽地处西凉边域,却是汉朝与蛮夷经商之路,来往客商繁多又未被黄巾贼祸乱,田赋与税收比其他地方多出两层不止。”

听了这番话刘峰恨不得破口大骂,这他妈简直是信口胡诌,刘峰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也知道整个凉州就没有灵帝形容的这种富裕地方,富裕的只有当地大氏族与官员,百姓苦不堪言饿死之人数不胜数,田地荒废大都无人耕种,有个毛的田赋,再说客商,来往客商几乎都有各大氏族的身影,他们进出会交税吗,拿刀架着都逼不出一个铜子。

刘峰真怀疑灵帝脑袋是怎么长的,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父皇,这些是十常侍说的吧,可儿臣所知的北地郡完全与此相反,那里苦寒无比,且各大氏族林立,彼此盘根错节,当地官员都要看他们脸色,如今天下乱起,他们彼此勾结沆瀣一气,儿臣只是个有名无实初来乍到的王爷,在那里毫无根基又没有自己的兵马,说是王爷,其实去了就是受气,说不定他们那天贼心一起就将儿臣偷偷杀了。”

刘峰越说越可怜,说道最后泪眼汪汪,声音颤抖:“儿臣这些年在宫中又没什么钱财,宫中有父皇照顾,可出去后谁会在乎,因此儿臣只能筹集些钱财出去后好招兵买马以求自保,这才想到将遗华殿的财物拿出去变卖。”

“什么?”灵帝勃然大怒,转头狠狠看着皇后与太后,她们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相反,她们将北地郡形容的如同天堂,堪比洛阳城的富裕程度,而且当地氏族虽然强大却是忠绩守法对朝廷有着强烈的敬畏之心,皇儿去了很快就能掌握当地的军政大权,可现在情况却完全反过来了。

“你们这是害孤皇儿得性命!”灵帝声音豁然提高,多年帝王积累下的威严可不是开玩笑,几乎瞬间,殿中气压下降到零度以下,所有人都感觉呼吸心跳加速,在一个暴怒的君王面前,任何人都可能随时丧命。

伺候在门口的几个太监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喘,头上冷汗直冒,灵帝性情温和,而且很怪异的喜欢经商,平日里有十常侍哄着开心,很少出现如此愤怒的时候,可每次爆怒基本无法保持理智,如果不能精准把握皇上的心里铁定要倒霉。

“来人!将十常侍给孤带来!”灵帝语气森寒,以往唤十常侍不是阿父便是阿母,可此时却直呼其名,由此可见愤怒到什么程度。

几个太监立即战战兢兢退了出去,一出殿门转身就跑。

皇后太后两人脸色也不好看,对于皇上的脾性她们很了解,此时此刻哪敢随便开口,万一将怒火引到自己身上少不了一顿痛骂。

而此时最开心的莫过于刘峰,虽然依旧一脸悲戚可心中却笑开了花,同时此时此刻才感受到这位父皇对自己的疼爱,心中微微有些叹息,灵帝能算得上一个好父亲,可惜太过感性心思太软,注定做不了好皇帝。

不大一会儿十常侍急匆匆赶来,各个鼻青脸肿,伤势最重的赵忠更是被两个太监抬着来到安德殿,进来后颤颤巍巍站起来,就像个风烛残年的将死之人。

刘峰转头看了眼,心中叹了口气,不用想,结果肯定是不了了之。

果然,灵帝见到十常侍等人的模样怒气顿时降了小半截。

“告诉孤,北地郡到底是一副什么景象?”

十常侍互相看了眼,早在来之时便通过小太监的口知道发生何事,此时齐齐跪地放声大哭,真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奴才等罪该万死,没想到被奸人蒙蔽差点害了二殿下性命,北地郡之事奴才等人虽是无意却以犯下大错,甘愿一死以报皇上错信之恩。”

灵帝将手掌高高举起想要重重拍下去却始终下不了手,他们已经被皇儿打成这副模样,孤还能怎么办,杀了他们?

灵帝看了看刘峰,迟疑了下:“皇儿,你觉得孤要如何处置他们?”

灵帝的心思刘峰再清楚不过,这是为自己为十常侍找台阶下呢,就算刘峰说将十常侍砍了,灵帝也会找其他借口,最终将几人放了。

与其让灵帝为难还不如直接给个台阶,自己也能从中讨些好处,想及此处,刘峰面色黯然:“既然各位公公并非有意,此事不如就此结过,怨只怨儿臣福薄,明日前往北地郡便是了。”

听了这话,灵帝心中愧疚,和声和气:“既然已知那北地郡乃是非之地,岂可再去,孤这便重新下一道诏书,为皇儿重选封地。”

十常侍与皇后太后齐齐变色,若是将刘峰放到富裕地方,岂不是如猛虎归山腾龙出海?日后若是真有什么不轨之心,非得弄的天地变色。

可这时候根本不敢开口,只能诺诺连声称赞皇上英明。

“父皇不可!”

然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刘峰竟然主动开口阻止,所有人不可思议看着这位不走寻常路的二殿下,感觉越发高深莫测无法琢磨,经过这些日子的了解,二殿下心智奇高,绝对不会因为一时义气做出不智之举。

“父皇乃天下之主,诏书以下岂能擅该,如此难免被天下臣民议论,儿臣就算经历一番磨难也不能让父皇遭受他人议论。”刘峰脸色慎重。

这番话让灵帝愧疚之心更重:“皇儿如此明理事事都为孤着想,孤以前愧对皇儿不说,今日更是亲手将他送入险地,这如何能安心?”

“不行,孤必须要让皇儿安然无恙,在那等险恶之地岂能没有兵权与打量财物,既如此,孤便给皇儿两千虎贲军……不,三千虎贲军,助皇儿一统北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