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拳打张让,脚踢赵忠1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76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3章:拳打张让,脚踢赵忠1

赵忠一声令下,又是十几道弩箭射出,弩箭虽然射程不远,但近距离却威力巨大,而且穿透力极强,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的攻击设在粱功身上也只能进入小半截,没办法,粱功全身肌肉像是铁石一般坚韧将射来的弩箭死死夹住。

不过梁功毕竟是个人,没练过什么金钟罩铁布衫,除了腿上四肢的箭矢不说,单是胸腹上就中了五箭,顿时倒在地上,全身血流不止。

“兄弟,你先走一步,殿下定会为我们报仇。”陈到亲眼目睹这一切,此时早已双目通红,面部肌肉不断抽搐,但却没有徒劳的大吼大叫,只是心中默念。

铁九同样虎目含泪,对于梁功胆魄也很敬佩,但这样的后果却让铁九很后悔先前的言语,若不是自己激怒十常侍,说不定粱功不用死,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铁九疯狂挣扎,像是受困的狮子张牙舞爪,恨不得将眼前之人四成碎片:“你们这帮阉人,杀老子啊!杀啊!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等。”

“别急着死,咱家还有话问你们,等办完事再让你们黄泉路上作伴。”张让脸上温和笑意不减,言语中正祥和,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听到这话,陈到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露出一副谄媚笑容:“问吧,只要我知道定会全部告知,绝对不会隐瞒一丝一毫,只求你们放过我们几人。”

铁九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到,随即转成鄙夷,怒骂大骂:“你……你这软骨头,叛徒!你竟然背叛殿下!殿下带你如此厚重,你竟然背叛殿下!”

赵忠几人顿时大笑出声:“天下人都骂我等奸诈,奴颜婢膝溜须拍马,没想到你这看似铁铮铮的汉子比我等都不如,这就是所谓的风骨吗,好!只要你告诉我等,刘峰小儿将宝藏运往何处,咱家便发发善心绕你一条狗命。”

“殿下绝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祸乱国家残骸忠良恶狗,早晚有一天会将你们全部斩杀。”铁九疯狂咆哮,不断挣扎。

赵忠冷笑一声:“刘峰小儿现在自身难保,他昨夜虏劫宫女出宫定是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做出这种有失皇家威严且伤风败俗的事,皇后太后已经去找皇上禀明一切,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哈哈,还是乖乖说出宝藏在何处的好,说不定咱家还会给你们留具全尸。”

陈到铁九两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诬陷,不过在铁九心中,殿下是无所不能的。

陈到立即讨好似的恢复:“小人全都告诉各位公公,二殿下将宝藏全部藏在福禄区一座府宅中,我只知道那府宅有两栋青色的大石狮子,宅院非常大。”

“藏在福禄区,府门前还有青色石狮子?”十常侍几人对望一眼。

赵忠想了想,突然大怒,拿起鞭子不断抽打陈到:“你这狗奴才居然敢欺瞒咱家,整个福禄区只有大将军府门前摆着两栋青色石狮子。”

赵忠的弟弟赵醇与大将军的弟弟何苗乃是好友,所以曾经听赵醇提起过,说那狮子如何威武如何神骏,赵忠这才留了个心记了下来。

陈到一边惨叫,一边重复着先前的话:“宝藏真在那里,我没骗你们!”

口中这样说,可心中也焦急,陈到知道宝藏一定放在田征等人那里,十常侍虽然将自己等人抓来,同时肯定会派人出宫打探,原本陈到想将十常侍诓骗出去,让他们将人手全部派往福禄区,为殿下转移宝藏赢得时间的同时,说不定还能引起大将军与十常侍的矛盾,可惜,被赵忠拆穿了。

“看来不上酷刑你是不肯说实话了。”封谞从旁边火盆里拿出一块烧红的烙铁,带着扭曲的笑容上前狠狠吹了口气,顿时大片火星飘出。

赵忠将烙铁拿到陈到面前,一脸狞笑:“你撑着点,可别没几下就招了,那多没意思?”说着将陈到胸前的衣物扯开,直接烫了上去。

陈到竭斯底里的吼叫,甚至能够听到自己胸前皮肉焦糊的啪啪声。

然而,这还不算玩,封谞将折磨人当成一种娱乐,眼中投射出变态办得兴奋,又在刑架上去处一个刷子,只是这个刷子的毛是用铁丝做成。

将刷子在盐水中沾了沾,转而在陈到胸前被烫过的地方来回刷动起来,因为皮肉已经被烫熟,刷上去肉大片大片往下掉却不流血。

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下,陈到仍然说着刚才几句话,只是声音低的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一脸灰白浑身无力,若不是身子被绑着恐怕早就躺倒在地。

不止陈到在叫,旁边的铁九同样在叫,铁九虽然没有受刑,但却怒目狂睁,因为咬的太过用力,牙齿都出了血,双臂奋力挣扎,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痛苦哀嚎吧!再大声点,哈哈!”

密室中,除了哀嚎还有扭曲的狂笑声。

刘峰回到皇宫,刚进宫门便有一个羽林军急匆匆跑来:“殿下,不好了,出大事了,粱功、陈到、铁九三人被十常侍的人带走了。”

“不好,一定是为了昨晚之事!”刘峰面色大变,十常侍是什么手段刘峰自然知道,找粱功等人去自然是严刑逼供:“该死,没想到十常侍居然会向他们下手。”

随即急忙:“粱功等人什么时候被离开的,去了哪里。”

“有小半个时辰了,好像是前往赵中常的宅院。”

刘峰转身就跑,咬着牙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心中发狠:“陈到三人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赵忠!张让!你们几个阉人老子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虽说成大事者就得冷血无情,遇事决不能意气用事因小失大,但刘峰还听说过一句话,君以国士视臣,臣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视臣,臣以路人报之;若君视臣如草芥,臣当以仇寇报之!而刘峰则视粱功三人为心腹。

转过五六个路口,前面突然迎来一个太监,看到刘峰急忙拜见:“二殿下,皇上召你觐见,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这太监刘峰见过,也给过对方一些好处,而且如今刘峰地位不同往日,这太监自然出言提醒卖个好给刘峰。

刘峰停顿了下,面色有些犹豫,可一想到粱功几人此时的处境,心中一横:“公公且去回复,我马上就到。”

说罢继续蒙头狂奔,不大一会儿便来到赵忠宅院。

守门的几个太监见二殿下赶来不由得神色一变,赶忙迎上去。

“不知殿下所来何事,赵公公此时并不在府上。”

刘峰没时间和几人废话,照着说话之人就是一拳:“赵忠在哪管我屁事,告诉我,我的几个侍卫在什么地方?”

刘峰这一拳很重,那太监毫无防备下差点被打的飞出去,身子顿时弯成了虾米状,喘气都不利索了,一脸惊恐看着二殿下,不知该说什么。

“快说!”刘峰咬着牙,一脚踢在小太监下颚。

小太监直接来了个铁板桥栽在地上,而且是头朝下,顿时出气多进气少。

“说!”刘峰转头看向另一人,眼中杀机重重。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奴才真不知三个羽林军去了何处。”小太监顿时软倒在地不断磕头讨饶,同时偷偷斜眼看了看同伴躺在地上,嘴角不断冒着血沫吓的此人差点灵魂出窍,不过心中明白,如果说了,赵忠等几个心狠手辣的太监绝不会放过自己。

“还敢嘴硬,你如何知道是三人?”刘峰上前一步,右脚脚尖微微一挑,那小太监的手臂顿时抬起,右手一抓,罩着一个方向连续拧了物流圈,并狠狠一脚踢在其关节之处,只听咔嚓几声,传出让人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声,而小太监的小臂像是面条一样耷拉下去。

小太监瞪大眼睛,接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从手臂传来,果然是大痛无声,这小太监张大嘴巴几乎下巴脱节却发不出多大声音,只能听到喉咙处发出“咯咯”的卡壳声,一张脸白的就像纸一样毫无血色。

过了片刻,小太监才发出竭斯底里的哀嚎声,不过已经变调了,像是夜枭啼哭一样,如果此刻是在夜晚,还真能吓死人。

刘峰直接向里面走去,顺手抓过一个惊慌失措的太监,还没等询问,那小太监便主动招了:“殿……殿……殿下,他们在……在密室。”

“带我去!”

仅仅三个字却充斥着浓浓杀机,让小太监如临寒冬,几乎心脏停止跳动。

小太监战战兢兢全身都在打颤,身上像是背了千斤重物,每迈一步都要使出吃奶力气,不是想磨蹭时间,而是刚才目睹二殿下狠辣的手段给吓得。

“快走!”刘峰皱了皱眉,不由冷喝。

小太监顿时一个激灵,尖叫一声向前跑去,只见所过之处身下都会留下一道水迹。

刘峰立即向前跟去,小太监虽然快吓破苦胆了,不过潜意识中还是按照刘峰的命令向密室跑去。

不大一会儿,两人几乎同时到达密室,这是一道翻转的墙壁。

刘峰瞬间聚集起全身力气,大喝一声猛的踹向墙壁。

“轰!”如同被巨石撞击一样,本就虚设的墙壁轰然破碎,碎片四处乱飞,这墙壁只是普通石料家木板,哪里能经得住刘峰全力一击。

这一击非常突然,当尘土散去时,刘峰终于看到里面的景象。

只见里面粱功浑身是血躺在地上,陈到同样面无人色被绑在刑柱上,而铁九则全身刀痕,显然被十常侍当做凌迟的对象练过手,更加让人无法忍受的是,此时赵忠正拿着一根铁钎子横在铁九面前,不过因为身后传来的巨响,暂时停止了动作,赵忠是想将眼前这家伙的舌头穿个洞,没办法,谁让铁九此时此刻任然大骂不止。

刘峰看着眼前一切,双眸顿时血红,面色几乎扭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