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一夜暴富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55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一夜暴富

看着小校满脸不知所措的表情,刘峰眼中微不可查闪过寒光。

刘峰之所以能瞬间看出小校是被人特意派来的,原因很简单,小校先前表现的强硬姿态,要么是个天性死板且不畏权贵不懂变通之人,要么就是背后有人撑腰,然而当他看到刘峰的时候,却吓成这个样子,显然,此人必定是第二种人,可就算有人撑腰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得罪二殿下,除非有人给他下了死命令。

刘峰自然不是心软之人,在确定对方身份的瞬间便起了杀心,这才有了先前一幕,而周围十几个羽林军则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

所有人只看到二殿下平易近人,不但将小校亲手扶起,还帮对方把佩刀捡起,这是何等的荣耀啊,可那小校竟突然抽出长刀想要行刺二殿下,幸好二殿下身边有能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峰拍了拍胸脯,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随即发狠似的上去狠狠踢了小校几脚,这才沉着脸:“还有谁检查,没有的话赶紧开门,妈的,这里太危险了。”

刘峰这话一出,十几个羽林军不免有些后怕,二殿下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等人都得跟着陪葬,索性不再废话,立即开门放行,而陈到等人则险些笑出声,如果皇宫危险的话,那天下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临出门时,刘峰指着小校尸体:“有人问起的话就说此人刺杀本殿下失败被诛。”

刘峰已经想好了,既然事情已经败露,还不如干脆将事情闹大,虽然自己大半夜随同杂役一起出宫有些诡异,但只要宫中没丢什么东西,一切都无关紧要。

而且大殿下刚被行刺,事情还没查明便传出二殿下遇刺,以及朝中多次刺杀事件,这一下,洛阳城真要完全乱了,恐怕只有灵帝站出来才管用,而灵帝又是个心慈手软优柔寡断之人,一想到幕后指使不是何皇后就是董太后,而且大皇子与二皇子都没受多大的伤,多半会将一连串事情完全压下,或者干脆找个倒霉蛋出来将一切罪过揽下,事情就此平息。

刘峰打着如意算盘,一路跟着车队来到一家普通居民房前,十几个人动手将五个大箱子搬入房内,原本宽大的房间顿时变的狭小起来。

此时田征迎了出来,先给刘峰见礼,然后命人将木箱内放满石头,绕着洛阳城走上半圈,等天亮后,城门一开便赶车四散离去。

刘峰一听便知道博远的用意,确实,车内之物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十常侍,那些死太监虽然不敢明着来,背地里肯定要动手动脚,至于什么约定,谁会在乎。

刘峰当初去跟赵忠摊牌,为的不是自己得到宝藏后对方真能放手,而是为了动手时少些麻烦,谁让这几天都是月圆之夜正是群魔乱舞的时候呢。

来到屋内,此时只剩下刘峰陈到与田征,许嵩等侍卫并没有跟出皇宫。

刘峰激动的手都有些颤抖,心中有期待、激动、还有一丝担忧,担心万一里面不是宝物怎么办,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下都有些不敢开启铁箱。

田征微笑着看着刘峰也不催促,此时似乎明白主公的心情,眼前这些东西不只代表着大量财物,更代表着未来与希望,这种时刻任何人都难以把持自己。

陈到只是手握长刀站在窗前,如果有人敢偷窥定会毫不犹豫一刀劈下去。

刘峰深吸了口气,双手用力猛的上推,沉重的铁改豁然翻起。

同一时间,一层蒙蒙金光散射而出,在火光跳动中显示着迷人的色泽。

“黄金!满满一大箱子黄金。”刘峰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辛苦这么长时间总算没有白费,“都是十斤重的马蹄金,这么一大箱恐怕有三千金。”

刘峰压抑不住的兴奋:“这才仅仅一箱,还有四大箱。”说着迫不及待开启另一箱,同样是黄金,第三箱亦是如此,然而当开启第四箱时,整个房间中顿时珠光宝气色彩斑斓,里面盛放着各种罕见奇珍,比如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血玉玲珑等等,更多则完全叫不上名字,这个铁箱中东西不算太多,只有二十几件,但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随便拿出一样都能比得上一箱黄金。

最吸引刘峰注意的有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套软甲,通体紫黑色,也不知道用什么打造而成,摸上去非常柔软,比起丝绸都不遑多让,大概有十斤重。

刘峰拿起来比划了下,对于自己现在的小身板来说还有点大,随即打量了下陈到,把宝甲扔过去:“试试看合不合身,你是武将有这件软甲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陈到眼中充满感激,不过还是摇头拒绝:“主公快快收回,叔至投效主公麾下一直寸功未立,怎能厚颜收下如此重宝。”说着将宝甲双手奉上。

刘峰知道陈到的性格,如果陈到觉得自己拿之无愧,一定会毫不犹豫接过,否则再怎么劝说也没用,当然,命令除外。

刘峰又看向田征,对方则直接摇头:“博远也不上阵要宝甲何用,还是留着以后主公自己用吧,您的身上可是牵扯这我们所有人的性命。”

刘峰无奈一笑:“这么好的宝贝要是我能用上还舍不得送你们呢,既然如此,那就再等上个两三年吧。”说着看向箱底用镶金红木长盒,这件东西是这个铁箱内唯一一件有包裹的物品,可以看出,就算王甫当初装箱匆忙,为了节省空间,王甫老太监撤去所有宝物的装饰锦盒,唯独这件保留了,可见此物的不凡。

刘峰一脸慎重将那长条锦盒拿起,此物不重,大约二十斤,不知为何,拿起此物的瞬间刘峰居然有种圣洁的感觉,同时从手中传出一片寒意。

锦盒打开,昏黄的房间内立即多了一层白光,里面居然是一柄宝剑。

这宝剑被水浸泡了十多年,剑鞘上不但没有任何锈迹,反而光泽明亮,如同寒铁铸成般放射着冷芒与圣洁。

刘峰激动万分,口中喃喃自语:“我终于找到武器了,绝佳的武器!”

这柄剑不同于这个时期笨重且厚实的双手剑,更像如装饰一样的佩剑,纤细修长,加上剑鞘大约有两寸宽一寸厚,长度也有一米五左右。

“铮!”宝剑出鞘,冷气四溢,所有人都感觉眼前一抹寒光闪过,浑身凉飕飕的,陈到更是下意识的握紧长刀,全身肌肉紧绷,察觉杀机乃是那口宝剑放射而出这才放松下来。

“好剑,这柄剑正适合我。”刘峰一脸赞叹,单手持剑在眼前仔细端量,刘峰动作灵巧,速度极快,这里时代要么是粗大笨重的双手剑,要么是脆弱到不堪一击的饰品,就算有单手剑也同样很厚重,剑法首重灵巧与快捷,那种笨重武器他用不惯,所以这么长时间刘峰一直没有一把趁手武器可用。

“上面写着什么?”

光芒一闪,刘峰隐隐看到寒光凛冽的剑身上如同天然形成两个古篆,就算用手摸都不一定能感觉出痕迹,可眼睛却能真实看到,他将宝剑翻转,同样的,另一面也有两个古篆,字体飞扬,正义之气凛然而现。

刘峰认了半天都分不清写着什么,于是拿给徐田征:“博远,你博学多闻,看看上面写着什么,说不定是这柄宝剑的名字,或者铸剑之人。”

田征仔细端详片刻,略有所思:“龙渊……七星!”

“龙渊?”刘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这不是传说中的十大神剑之一吗,竟然真的存在,而且被我得到了,呃……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柄。”

田征不解的看了刘峰一眼:“龙渊宝剑博远听说过,不过十大神剑是什么?”

刘峰呵呵一笑:“我是从野史上偶然看到,当不得真,你且说说这柄利器的来历。”当然不能说是上一世从网文中看到的。

田征笑了笑:“七星龙渊又名龙泉,是战国时期铸剑大师欧治子所铸,传闻他走遍名山大川,最终在茨山下采得铁英,拿来炼铁铸剑,在龙泉的秦溪山旁,两棵千年古松下找到上等寒泉,凿池储水即成剑池。”

“欧冶子又爬山越水,在一处阴森逼人寒气刺骨的地方取出一块坚利的亮石,用来慢慢磨制宝剑,经两年之久,终于铸造出三把名剑,第一把叫做龙渊,第二把叫泰阿,第三把叫工布。”

刘峰脸上乐开了一朵花,这龙渊剑来历越不凡越开心,毕竟以后这神兵利器就是自己的贴身宝剑,助自己劈波斩棘逐鹿天下的伙伴。

陈到露出羡慕之色,身为武人,平生最爱之物无疑是宝剑名驹,有了这两样吃饭的家伙才能建功立业财权双得,其他的自然不在话下。

刘峰接过宝剑,手臂一颤,身前顿时出现道道残影。

“噌!”宝剑入鞘,刘峰紧握龙渊来到最后一口宝箱前。

而身后传出“叮叮咚咚”铁片掉落之声,却是刚才剑影所过处,前方的宝箱被切下五块一寸大小的方片,此时才掉落下来,其内部的马蹄金丝毫无损。

“主公好剑法!”陈到眼睛一亮,由衷赞叹。

刘峰微微一笑,并不答话,抬手一推,将最后一口宝箱开启。

然而里面的景象让三人大为吃惊,宝箱中不是黄金也不是珍宝,居然是满满一箱蜡纸,这蜡纸裹成一团,似乎里面包裹着极为重要的东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