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三国重生

作者:浴火重生 字数:389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章:三国重生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周围住户全部点起灯火,透过窗户能够看到人影绰绰,一派团圆景象,不论生活多么艰苦,可此时这些人充满了欢声笑语。

月光洒落将道路照的凄白,这种冷光泛着凉意让人心中感觉空落落的。

这一刻刘峰突然觉的孤独,一种行走在异世的孤独。

刘峰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满月,眼中泛起盈盈泪光:“算算时间,马上就要八月十五了,原本是一家团圆的时刻,我却独自一人穿越时光漂流在异界,爸妈!你们还好吗?”

刘峰声音哽咽,心中充满思念与哀伤:“离家已经八年,原本满头黑发的爸妈现在恐怕已经两鬓斑白,年愈知命之年,没有儿子陪伴在身边,你们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念儿子,儿子……很想你们。”

每年的这几天,刘峰心情都十分沉重,双目无神抬头看向圆月:“不知道这个月亮与家乡的月亮是不是同一个,如果你有灵,请将我的思念带给父母。”

“殿下,您没事吧?”粱功试探的叫了一句,自从月亮出来,殿下就神神叨叨不知在说些什么,搞的身边几个护卫很是莫名其妙。

“殿下!”刘峰微微一笑,脸颊上却留下两行清泪:“是啊,我现在是二殿下,爸妈你们替我开心吗?你们的儿子有出息了,或许……或许有一天你们会在史书上看到儿子的身影,那时,儿子会是一代帝王,千古明君!”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好诗好句,一句话点透离乡人的苦与愁。”刘峰没有理会旁边梁功的问话,只是一个人默默前行。

当刘峰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进入皇宫,粱功等人有些担心二殿下,将刘峰一路送回寝宫才转身离去。

八月十五,原本是团圆之夜,可刘峰却独自一人徘徊在异世,那种孤寂的心境下哪有丝毫睡意。与这个时代的母亲打了声招呼后,便一个人来到后园,半躺着靠在桃树上,眼神痴痴呆呆看着天空圆月。

刘峰脸上时而开心时而悲伤,童年的一幕幕不断在他脑海中闪现。

刘峰,原本是二十一世纪再普通不过的公民,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虽然辛苦却也充实,有点小野心,也只是在无聊的时候畅想一下,幻想自己带领军队在战场冲杀,所向披靡横扫一切阻碍。

可惜造化弄人,老天跟刘峰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一次意外车祸,刘峰居然灵魂穿越到了乱世三国,也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悲哀,刘峰居然变成了二皇子,可惜,这个二皇子并不受人待见,除了一个皇子的名分几乎一无所有。

那时,被刘峰附身的时候,二皇子只有五岁,与其亲身母亲相依为命,处境很是凄凉,在那五年的记忆中,这位二皇子见过父皇不到三次。

刘峰起初接收这段记忆后觉得很不可思议,不明白世上为何会有如此狠心的父亲,然而几年过去,亲身体会到帝王的无情,一切也就见怪不怪了。

据说这其中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好像与王美人之死有关,使的灵帝差点将二皇子的生母打入冷宫,最终还是看在出身不久的二皇子面子上赦免,可就算如此,对这母子两再不理会,如同断绝关系一般冷漠。

说起来,刘峰穿越以来,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瘦小的体质渐渐变得茁壮,而且力气颇为惊人,尤其是行动速度,如同敏捷般猎豹。

身为皇子,尤其是不被看重的皇子,刘峰很是清闲,六岁那年请了个武师学武,十岁之时经常在宫外晃悠,看似闲逛其实是在寻找一些可用之人。

刘峰熟知三国发展过程,189年就是董卓进洛阳之时,刘峰打定主意,189年之前一定要离开洛阳另谋发展,董卓入洛阳,这可是要命的事,那家伙祸乱宫廷滥杀百姓,朝中不少高官死在董卓手中,尤其是皇室遭到了灭顶之灾,当时身为皇帝的刘辨都被鸩死了,刘峰若是不离开下场绝对比刘辩还要凄惨。

而要离开皇宫另谋发展,就需要值得信任的人手,这些年,刘峰不但在宫外招揽了三百多客卿,还招揽到一个非常有名的虎将陈到。

就连宫中也招揽了一些信得过的羽林军当做出宫时的护卫亲信。

转眼间八年时间过去,如今刘峰已经十三岁,而今也已经是188年,刘峰以成年人的心性经过多年经营,终于得到刘辩的信任,又通过刘辩渐渐接触灵帝并刻意讨好,这些年终于让这个被所有人忽视的二皇子再次出现在人前,有了一定的威望。

可凡事总不能完美顾全到,随着刘峰渐渐被灵帝关注,也渐渐引起了何皇后与董太后的重视,将刘峰当成了争夺太子之位的敌人,很是敌视。

就在刘峰伤感之时,一个人影静静站在角落看着刘峰,眼神中透着疼爱与慈祥,却是陈美人,她先前就觉的儿子有心事,可儿子既然不想说,她自然也不会问,只是静静跟在儿子身后,静静看着儿子成长,如此便满足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月上中天,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娘亲,儿子好累,好想安安心心睡上一觉。”刘峰转头看向墙角。

陈美人轻轻走出来到刘峰身边,一手抚摸着儿子脑袋,面容柔和:“睡吧,有娘亲在身边,没有谁能打扰你,娘亲一直会守着你。”

刘峰在她怀里拱了拱,果然安心睡去。

每日提心吊胆担心被人算计,刘峰很累很疲惫,这一刻,思乡情切下内心软弱的一面终于显露出来,需要一个臂膀为刘峰撑起一片天,能够放心安睡。

“呜……呜!”哀怨凄惨的哭泣声传来。

刘峰猛的抬起头,稍稍放松的神经瞬间紧绷,原本躺在母亲怀中的刘峰却发现,母亲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变了,从素兰色变成了血红色。

刘峰慢慢转头看去。

“啊!”

这一刻刘峰惊骇发现,眼前之人根本不是母亲,而是一个陌生女子,这女子一身红衣面色惨白七窍流血,口中传出呜呜哭泣声。

刘峰顿时全身寒毛根根竖起,吓的大叫起来,可喉咙中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根本叫不出声,刘峰想爬起来可全身没有一丝力气。

那女子瞪着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看着刘峰:“我死的好冤……好冤!”

“我不认识你!我没见过你!你别来找我!”刘峰双手不断乱舞大声叫喊。

“峰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快醒醒!”

刘峰缓缓睁开眼睛,面色发白,额头上全是冷汗,仓惶抬头看去,却见陈美人正焦急的看着自己,一手不断擦拭刘峰脸上滚落的冷汗。

“呼!”刘峰长长吐出一口气,不由苦笑起来:“娘亲,孩儿做了个噩梦。”

“没事,只是做梦。”陈美人轻柔一笑,心中却暖暖的,儿子越来越成熟,她已经许久没将儿子当成幼童来看待,没想到这一刻儿子会因为一个噩梦而吓成这样,这让陈美人保护儿子的母爱再次燃烧起来。

“呜……呜!”

刘峰竖起耳朵,梦中听到的声音隐隐再次听到,不由浑身发毛,刘峰压低声音说:“娘亲,你听到了吗,孩儿怎么听到好像有女子在哭。”

陈美人闭住呼吸静静聆听片刻,最终摇摇头:“哪有人在哭,峰儿别瞎想了。”

刘峰体质强健,听力远超常人,自己也只是隐隐听到,陈美人就更加听不到了,也不再多说,劝慰陈美人:“都快丑时了,娘亲回去睡吧。”

将陈美人送回香阁,刘峰站在院中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面露挣扎之色:“到底要不要过去看看,他妈这鬼声音吓得老子差点失了魂,不查清楚实在是不甘!”

刘峰不相信真有冤魂什么的,可心里就是有些发毛。

迟疑了半天,刘峰一咬牙缩手缩脚向声音方向行去,当走出一段距离后终于能确定声音是从哪里发出,那方向正是红绫园,要知道那里根本没人居住,就算白天也是偶尔有几个太监去打扫一下,更不用说晚上了。

这时刘峰突然想起,以前有人说每当月圆之夜,红绫园中就会传出女子哭泣的声音,原本以为只是宫中那些无聊的宫女太监以讹传讹,没想到这次居然被自己撞见了:“怎么办,红绫园那地方确实阴气森森的,可别真有那个啥?”

“草他,老子还真不信这个邪,这几天快接近八月十五,月亮应该一直是圆的,等明天带上粱功几个人一起去看个究竟。”说完这句,刘峰转身回去了,说起红绫园确实有点胆怯,只能明天找些人给自己壮胆。

第二天,刘峰将家中所有财物集合起来带往宫外供养客卿的地方,那地方是刘峰存钱买下的一片府宅,叫做聚贤宅,说实话,刘峰很穷,凭着自己那点份子钱根本养不起几百客卿,全凭时不时逗灵帝开心得点赏钱,如此才支撑了下来。

这次聚贤宅的资金又花完了,刘峰只能东拼西凑,虽说是全部,其实折算下来只有五十两黄金不到,只能勉强够支持聚贤宅半个月的用度开销,不过刘峰实在是穷的没办法,只能拖一天是一天,日后慢慢想办法。

刘峰带着几个羽林军亲信在聚贤宅看了一圈,直到天色将黑才离开。

回到皇宫后,刘峰突然叫住粱功许嵩等五人:“你们觉不觉的日子过的有些平淡。”

粱功是个傻头傻脑身形彪悍魁伟的大块头,听闻二殿下的话,不由挠了挠头:“殿下说的是,都淡出个鸟了,浑身难受。”

刘峰顿时笑了起来:“好!本殿下今晚就带你们去找刺激,保管你们过瘾。”

许嵩比较机灵,今夜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二殿下都有点诡异,情不自禁询问:“不知殿下要让我等去干什么,我等也好提前有个准备,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刘峰露齿一笑:“红绫园听说过没,本殿下今晚带你们去抓鬼。”

听了这句话所有人全身一抖,战场拼命都未曾出现的胆怯却在此时露了出来,唯独反应迟钝神经大条的粱功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