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当家行首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8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当家行首

“大胆?”

卫大衙内的忠实跟班张东阳厉喝一声,安素云竟然敢当众抽衙内的脸,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许俊等一众纨绔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阴沉吓人,目光全集中在卫大衙内的脸上,只要他一呶嘴,他们立时一拥而上,把安素云当场抽死。

卫大衙内脸上的笑意更浓,手中的描金折扇扇得更急,“安小姐说得不错,此诗确实还有下阙。”

他称安素云小姐,而叫林若颖姑娘,称呼上看似随意,但意思有着明显的差别,他不爽安素云。

“小女子一时情急,万望衙内恕罪。”安素云盈盈福礼,她仍沉浸于意境之中,急于知道下阙,无意中把卫大衙内给得罪狠了,纵是心高气傲,也不敢不赔罪。

“安小姐客气了。”卫大衙内心里纵是非常的不爽,也得装出绅士的风度,他右手虚引,也不知是拒绝安素云的道歉还是接受。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他双手负后,在走廊上踱步,一副高深莫测的深沉样,很成功的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身上。

“文章本天成,妙偶得之。”

安素云在心中反复默念,凤眸亮晶晶的,异彩涟涟,她虽然给卫衙内赔罪,但心中仍认定此等佳作绝对不是胸无半墨的卫衙内所作,自然连这画龙点晴的精辟之话也不是他的原创,对那位惊才绝艳的大才子更是倾心不已。

大厅内一片寂静,所有士子生员都在低头沉思,反复默念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以理解感悟其中的深奥精妙。

卫大衙内手中的描金折扇倏地一合,啪的敲打左手掌心,“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顿了顿,他接着摇头晃脑吟道:“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此阙一出,大厅之内仍然是一片寂静,安素云、林若颖的凤眸越发晶亮,两人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吩咐侍女拿来文房四宝,提笔抄录。

抄录之后,两人的凤眸又投注到卫大衙内身上,此阙似乎仍是余意未尽,想来应该还有下阙,只希望那卫衙内不要吊人胃口才好。

卫大衙内极潇洒的一撩下摆,回到座席,林若颖忙酎满水酒,轻声道:“奴敬衙内一杯。”

美人敬酒,却之不恭,卫大衙内客客气气的喝光杯中水酒,他就这性格,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恩怨分明。

“衙内,此诗是否还有下阙?”林若颖轻声询问,待人处事方面,她比安素云精多了。

卫大衙内咧嘴一笑,“确有下阙,此诗既是为林姑娘所作,就只吟与你一人知吧。”

他不管林若颖是何反应,把《清平调》的下阙低声吟念出来。

林若颖在心中默念两遍,展颜一笑,盈盈福礼,“奴谢过衙内。”

此佳作是衙内买枪手腹稿,借花献佛也罢,剽窃也罢,目前市井尚未流传,她独得此诗,也是一大荣幸,对卫大衙内的印象稍稍改观那么丁点半毫。

许俊等一众纨绔狂拍一通马屁后,识趣的没有打搅老大和林美人儿谈人生理想。

安素云仰头望着楼上好长一阵时间,见卫衙内饮酒作乐,不禁幽幽叹息一声,心中充满了强烈的失落感,此等佳作,难道竟没下阙?

闹了这么一出,安素云象丢了魂似的,哪还有什么心思静候入幕之宾,一群士子生员纷纷散去,他们都有自知之明,这《清平调》一出,谁还敢献丑?留下来的少数都是真正花银子买风流快活的嫖客。

“姓安的竟敢如此无礼?”许俊第一个坐不住,腾的站起身,就要找安素云麻烦。

刚姓安的不是宣布,谁作出佳作,便可作她的入幕之宾?衙内作出来了,她竟然这么走了,这不是出尔反尔,抽衙内的脸么?

一众纨绔也纷纷站起,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抱打不平样,老大的马屁,那是必须拍的。张东阳等一众家奴更是卷衣袖抽家伙,只要衙内一声令下,立时把安素云那贱人大卸八块。

“算了,都坐下。”卫大衙内挥了挥手,他心里对安素云是颇不爽,但还不至于动手打人,何况是打女人。

老大发话,一众纨绔哪敢不遵从?他们老老实实的坐下,动手打架的事,哪轮到他们,当着老大的面,做个样子是必须的。

“衙内,就这么放过那贱人?”

“人家安小姐吃这一行饭也不容易,算了,你们都不许找她麻烦。”

“是,衙内。”

“喝酒,喝酒,衙内,敬您一杯。”

一众纨绔搂着粉头继续喝花酒,刚才的事儿早抛之脑后,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衙内胸无半墨,不可能作出什么名篇佳作,更奇怪衙内大病一场之后,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只是,没人敢询问而已。

卫大衙内吃饱喝足,觉得古代的青楼也不过如此,正欲摆驾回家,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这行首之争,可有什么规定和时间?”

一楼的当家行首,身价之高,待遇之好,一般的红姑娘根本没法比,那是天与地之差,也是老板手中的摇钱树,哪个姑娘不眼红?

象林若颖这种有潜力的红姑娘自然要拼上一拼,各方面,她不弱于安素云,可惜,最后的歌舞比试,她输了,她的声音天生有点沙哑,这是她的致命弱点。

楼内的任何一个清倌姑娘都有向行首挑战的资格,前提是你觉得自已各方面的能力都不弱于行首,有着强大的自信心才行,否则,一旦失败,极可能因此坠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所以,没有人敢轻易挑战一楼之当家行首。

魁首,是各大青楼行首之间的巅峰对决,胜出者获得无上荣耀,甚至能找到一个好归宿,落败者也没什么损失,反提高知名度,真正赚大钱的是那些青楼的老板们。

两年一度的花魁大会将在五月中旬开赛,到时候,达官贵人、文人士子、商贾名流等必云集嘉月城,盛况空前。

卫大衙内看着林若颖,微笑道:“若颖姑娘天姿国色,聪颖慧洁,不去竟选花魁,真是太可惜了。”

“衙内说笑了……”

林若颖凤眸一黯,发出一声轻叹,心中幽怨增了几分,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赤裸裸的打脸么?

卫大衙内笑道:“若颖姑娘,我有办法助你夺得天香楼的当家行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