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愤而装B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2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6章:愤而装B

“去,把老鸨给老子叫来!”

几杯水酒下肚,许俊不爽了,今儿为讨好卫衙内,他可是下了血本,安素云竟然不识相,没上来给卫衙内敬酒,这令他非常的不爽。

“哟,衙内可要尽兴,奴敬您一杯。”徐娘半老的老鸨进来,殷勤的敬了卫宝玉一杯酒,“女儿们,可要好好招待衙内,让衙内尽兴。”

许俊冷哼一声,安素云端的大架子,真敢不给本少一点面子?

老鸨接触到他阴冷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哆嗦,这群纨绔在嘉月府都是数一数二的官二代,她一个都惹不起。

“衙内,奴敬您一杯。”林若颖娇笑举杯,心中却幽幽叹息一声,她若是天香楼的行首,何至于沦落到这陪酒的地步?

老鸨借机告退,匆匆下楼,来到安素云身边,低声说了一通,哀求与威胁,方说动安素云移驾。

“奴敬衙内一杯。”安素云上楼,跪坐卫宝玉身边,端起酒壶,倒了一杯水酒,容色显得极沉静。

许俊这才释怀,至少,他面子过得去了。不过,卫宝玉却心生不爽,安素云表面是恭敬,晶亮的眼眸里却闪过一抹鄙夷神色,虽然一闪即逝,却让他捕捉到了。

叉,哥又没强迫你,竟然对哥有这种眼色?

卫宝玉心中不爽,但克制着没发作,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挥了挥手,转身与林若颖说话,看都没看安素云半下。

安素云神色淡然的下楼,接下来,节目进入高潮,谁若能作出一首让她满意的好诗词,就能进入她的香闺,独享她动人的歌舞。

这是一个重文轻武,文人横行的年代,士子以流连青楼为风雅趣事,其中也演绎出不少动人的故事,才子佳人的爱情故意更为民间所津津乐道。

大堂内之人多为士子,不管是年青的,还是年老的,为博美人一笑,一个个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拼命的卖弄文才,作出一首首自认生平最为得意的好诗词,大赞安行首才艺双绝,可惜,都不入安素云的凤眼。

楼上雅间内的一众公子哥虽然一个个都挂有秀才的名头,可全都是胸无半墨的大草包,一个个都有自知之明,根本不会淌浑水。

卫宝玉站起身,走到栏杆旁,饶有兴趣的往下观看,不想安素云也正好抬头往上望了一眼,两人目光相遇。

再一次捕捉到安素云眼眸里闪过的鄙夷之色,卫宝玉大怒,尼玛哥欠你银子不还了?还是XXOO了你老母咋的?

描金折扇唰然张开,卫宝玉拼命的猛扇,极力克制心中的怒火,不就一首诗么?哥肚子里有的是流芳百世,名传千古的名篇佳作,哼哼!

穿越到这陌生的苍云大陆,啥都不了解,牛人认不得一个,不过,好处也不是没有,至少无人知道神马唐诗宋词,更不知诗仙李白等诗坛牛人,哥可以信手拈来,大剽特剽,嘿嘿。

卫宝玉极潇洒的转身,对着端坐席旁的林若颖微笑道:“林姑娘,本衙内不才,便当场作诗一首,献与林姑娘。”

他说话的声音颇高,楼下大堂内的大半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包括安素云在内,都齐唰唰的抬起头,一看是他,脸上皆露出古怪的表情,这个心无半胸,坏得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花花太岁竟然要作诗献给林若颖?

也罢,惹他不起,看他大出洋相,也是人生一大快事,当浮一大白。

“奴……谢过衙内……”

林若颖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心中哭笑不得,但不敢表露出来,唯有硬着头福礼道谢。

万众瞩目之下,卫大衙内努力的调动面庞的肌肉,表露出一副皱眉沉思样,脚下迈着步子,一步,两步,三步……

既然装B,那就得装得象点!

迈到第七步的时候,卫大衙内突然挺起胸膛,还算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充满自信的淡淡笑容,摇头晃脑的吟念起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脸上表情非常丰富,他们皆被这首诗震慑住了。

在场的不泛才子名士,肚子里多少都有点墨水,自然能够分辩得出此诗是好是坏,虽然把林若颖的容貌描绘得有些夸张,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如此雍容华贵,语语浓艳,字字流葩的佳作竟是卫大衙内所作,这未免太吓人了,白天撞到鬼都没能吓成这样啊。

“好诗,好诗啊!”许俊率先鼓掌叫好,诗是好是坏,他分辩不出来,但既是卫衙内所作,即便烂得一塌糊涂,也得叫好,这马屁是必须拍的。

“好诗,衙内高才。”一众公子哥拍掌叫好,他们也和许俊许大公子一样,根本分辩不出诗的好坏,反正,老大的马屁,狠狠的拍,准没错儿。

卫大衙内含笑屹立栏杆前,颇有鹤立群鸡之态,饶有兴趣的观赏众人的表情。

众人的反应,早在预料之中,大唐诗仙李白狂拍唐玄宗和杨贵妃马屁所作的《清平调》,可是千古绝唱,大杀器一祭出,不把你等震慑住,本衙内的名字倒过念,嘿嘿。

良久,沉浸于意境中的安素云眨了眨晶亮动人的眼眸,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妙目投注到卫大衙内脸上,轻声问道:“衙内,奴觉此诗似乎余意未尽,是否还有下阙?不知何人所作?”

此诗一出,把之前所有赞美女子姿容的名篇佳作全部绝杀,可谓是千古绝唱,卫衙内胸无半墨,能作出这样的传世之作才怪。

她心里认定了这首佳作绝非卫衙内所作,但不知出自哪位名士大儒之手,只是感觉余意未尽,应该还有下阙,她很想知道答案,亦想知道是何人所作,更想结识那位惊才绝艳的名士大儒。

跪坐矮几旁的林若颖凤眸异彩涟涟,光洁玉颊满是动人红晕,有惊喜、激动,又有几分的羞赧,总之,表情颇为丰富。

她心中也存有和安素云同样的想法,这等传世之作绝对不可能是胸无半墨的卫大衙内所作,但不知出自哪位名士大儒之手?诗中所描述的绝色女子又是何方人氏?让人好生羡慕。

不过,她不敢询问出声,如此一来,把衙内得罪狠了,后果,不敢想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