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逃婚

作者:笑轻尘 字数:272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逃婚

乐娘是舞姬,地位有时候连丫环都不如,她想出府,得卫老爷子首肯才行,当然,跟着卫大衙内出府另当别论。

为避嫌,出府时,她乘坐一辆马车,卫大衙内和晴儿乘坐另一辆马车,卫二卫三和“毒娘子”赵凤琴则跟步护卫在马车两旁。

马车在天香楼后门停住,林若颖亲自在后门迎接,请众人上楼入座。

“林姑娘,怎么啦?”卫大衙内发觉她表情怪异,一副心事重重样,不禁询问。

林若颖轻叹一声,道明原委,今天本是她和当家行首安素云一较高下的日子,谁想安素云突然不辞而别,转去云楼,让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认为是自已把安素云给逼走的。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安素云离开的原因,不想她因名利之争而被卫大衙内给祸害了,离开是为了成全她。

叉,这个女人……

卫大衙内无语挠头,哥本想借助此次行首之争扬名立万,改变形象,没想到安素云却玩了一出跳槽戏,让他的布置和希望全落空了,不过也不要紧,五月份就是花魁大会,林若颖可凭借《从军行》出其制胜,只是时间久一点而已。

开导了林若颖几句,又鼓励了几句,让她为五月份的花魁大会做好准备。

“若颖谢过衙内。”林若颖盈盈福礼,目送卫大衙内一行人从后门离去,俏面神情颇为复杂。

呆立良久,她才转身回楼,俏面上现出坚毅的表情,夺取花魁,是所有青楼当家行首的梦想,她会全力以赴,此刻,她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庄家,后院阁楼。

阁楼内,庄睫庄二娘子正端坐窗棂前,手托香腮出神,桌面上压着一卷纸,正是她之前所书的《春晓》,字迹娟秀优美,显示出她极厚的书法功底,不过,上首“春晓”两字极潦草,很是突兀,显得格格不入。

春晓两字肯定不是用毛笔书写的,好象是很硬很细的东西,书写出来的字迹才会那么细,咋看之下,感觉怪怪的,好象孩童随意涂鸦之作,可是,越审视却越让人动容。

字体虽细,但每一划都有如刀削斧劈,刚劲有力,看着潦草,却又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中透着磅礴大气。

很显然,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新字体,而且是用另一种笔书写的,那一刻,庄睫的芳心被震撼了,玉颊浮现激动、羞赧的潮红,美眸异彩涟涟,带着几分的崇拜,几分的好奇与期待,还有几分的痴迷。

这位文采出众的大才子住在太守府内,莫非是卫太守身边的谋士?

庄睫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想闯太守府的冲动,再过几日便是春园诗会,再多待几日,便能一睹其风采了。

想象着那位大才子的长相容貌,她的脸颊满是羞赧红潮,心头有如小鹿,乱蹦乱跳。

“小娘子,不好啦……”侍女小玉神色仓惶的跑进来,“小娘子,不好啦……”

“怎么啦,一惊一咋的?”庄睫俏面微沉,不满的瞪着完全失态的小玉,春梦被搅,换谁心里都不爽。

“小娘子,卫家来提亲了……”小玉一脸的仓惶担忧,她刚才在楼下,听好姐妹珠儿说的,卫家的人来提亲,老爷已经应承下来。

“你说什么?”庄睫猛的站起,这消息如晴天霹雳,惊得她俏面惨白无血。

卫姓在嘉月省只一家,传承了数百年的将门大家族,若是卫家的任何男丁也就罢了,偏到了卫煌卫太守这一代,只生了卫宝玉这么一根独苗,要命的是这位卫衙内胸无半墨,只会吃喝玩乐嫖赌,N毒俱全,坏到头顶生疮,脚底流脓,恶名显赫,嫁给这样的人,她宁愿削发出家。

“小娘子,这可怎么办?”

小玉同样俏面惨白无血,她是小娘子的贴身丫环,小娘子出嫁,她也得陪嫁跟过去侍候,成为郎君房里的通房丫环,也就是侍妾。

卫衙内的名声之坏,但凡稍有姿色的大姑娘小娘子,即便是已嫁为人妻的妇人,无不骇得花容失色,害怕碰到这位恶名鼎鼎的花花太岁而失了清白。小娘子要是嫁给这样的人,肯定生不如死,而自已的下场只怕更加凄惨。

“小玉,怎么办?”

庄睫也慌了手脚,庄家是书香门第,她从小博览群书,如所有的怀春少女一样,梦想未来的夫君才学出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有情有义,且如今,她整颗的芳心已被即将谋面的大才子所夺,就是嫁给阿猫阿狗,都比嫁给那个恶名鼎鼎的卫衙内强上百倍啊。

自已的父亲,她太了解了,小小的县丞根本不满足,整天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往上爬,如今卫家突然上门提亲,依他的性子,只怕乐得要发疯了,这是把女儿的往火坑里推啊。

“怎么办?”平时机灵的小玉此刻也是满脑浆糊,搓着手团团乱转。

逃婚?

庄睫在极度恐慌之下,反倒冷静下来,打死她也不愿意嫁给臭名彰著的卫衙内,可终身大事由不得她,父母之命不可违,除了逃婚,她别无选择。

“那……诗会怎么办?”

小玉愣了好半晌,也觉得唯有逃婚,或许方能逃过此未世大劫,只是,春园诗会过几天就要举办,自家小娘子可是对那位才学出众的大才子可是充满了期待,弄不好已是芳心暗许,逃婚岂不错过了?

庄睫低头想了想,丹红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她想到自已的闺中蜜友,春园诗会的创始人之一,同样有着嘉月城小才女之称的斐五娘子,有她帮忙,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当下,主仆俩匆匆收捡行囊,借口出门访友,筹备诗会,乘坐马车,大摇大摆的出门。

庄睫先拜访了闺中蜜友斐五娘子,交待了一通,然后以逛街为由,把车夫赶走,再从后门溜进斐家,换了一身男装,主仆俩租了一辆马车,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嘉月城。

而此时,太守府上下一片忙碌,夫人苏月皎亲自指挥,为卫大衙内紧锣密鼓的准备婚事。

卫大衙内出了天香楼,不想在街上碰到了大姐卫璧。

卫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如今娶妻这么大的事,她这个做姐姐当然得回来道贺,二姐卫真正在回来的路上,两三日后就到家。

大姐夫谢欣为东南关宁道守将,镇守关宁重镇,二姐夫唐天和负责镇守东北险关百武关,目前唐帝国军队院校调动异常,边关笼罩战争阴云,他俩必须坐镇,不能回来给卫大衙内道贺。

便宜老爹手下还有一员文武双全的心腹大将孙颌,目前镇守与红枫、青川三省交界处的险关崇阳城,和他的两个姐夫并称嘉月三擎将。

便宜老爹的手下还有不少能征惯战,武力值极高的著名战将,冲锋陷阵胜任,独挡一面或镇守一方还略显不足。

除了武将,便宜老爹手下还有一群出谋划策,坑死人不偿命的谋士,卫家之所以能够雄霸一方,少不了这些人的鼎力帮助。

将近家门,卫大衙内发现附近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卫兵比平时多了几倍,戒备森严,不禁皱起眉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