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请柬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3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请柬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略显沙哑的低沉男声自车厢内传出,四周嘈杂的声音立时平静下来,车夫老王一甩手中鞭子,驾驶马车缓缓行进,卫二卫三护卫在马车两侧。

四周一片寂静,没人言语,也没人移动,显得有点怪异。

有人最终忍不住,低声询问声边的同伴,“这诗,到底如何?”

那些书生都在低头沉思,有的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似乎沉浸在春光美景的意境之中,那个叫阵要斗诗的戴书生则一副满脸羞愧的垂头丧气样,人家这一首咏春,直接把他秒杀了。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其中的一辆马车内,端坐一眉目如画的白衣少女,她反复低声吟念着诗句,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秀眸闪过一抹异彩。

“小娘子,此诗可好?”

端坐一旁的俏丽丫环轻声询问,自家小娘子可是嘉月城有名的小才女,诗的好坏,一听便能分辩得出来,今儿却是怎么啦?

“墨浓,意浓,景美,情却。”小娘子却象痴了一般,只顾喃喃低语,“鸟啼无意,落花有情,韵味无尽,好,好诗。”

“小玉,那人的声音……是不是很年青?”她问这话的时候,光洁的玉颊上浮起一抹红云,清澈秀眸里流露出几分的好奇与钦佩,还有几分难以言意的情愫。

小玉想了想,说道:“有点沙哑,低沉,好象……不是很年青,不过,小玉觉得,这声音挺好听,好象带着种……种……小玉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感觉好听。”

小娘子丹红的唇角露出一抹浅笑,她也感觉那位郎君略显沙哑的低沉声音似乎带着种莫明的魔力,让她的芳心没由来的狂跳起来。

嘉月城几时又出了一位文采出众的大才子?

她突然坐直身子,轻声吩咐道:“小玉,让人打听一下。”

如此文采出众,有情有义的大才子,自然要结识,过几日便是春园诗会,可以发请柬相邀,借机一睹他的风采。

车厢内,卫大衙内一脸的得意洋洋,别人什么反应他不知道,晴儿一脸的崇拜表情,凤眸里尽是无数的小星星在闪烁,名声就象建长城,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建成,得一点一点的积累,反正,他有时间和耐心。

当晚,卫大衙内毫不客气的索取自已的报酬,晴儿曲意迎承,把卫大衙内侍候得爽歪歪。

第二天的早上,晴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从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他拖起来。

“衙内,这是……做什么?”见衙内起床洗漱后,就绕着宽敞的院子慢慢的跑动,不禁好奇询问。

“跑步,锻炼身体。”卫大衙内边跑边喘气回答,这副躯壳实在太弱,才跑几下就开始喘气。

这样也行?

晴儿眨着灵动的大眼睛,心中充满疑惑,她不相信这么跑着就能变得强壮起来。

“行的。”叶重阳不知何时出现,站在她身边笑呵呵道:“其实就象练功,外练钢筋铁骨,内练一口气,内外兼修,方是真正的高手。”

“叶叔叔可会九阴真经?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葵花……呃……”卫大衙内一口气说出好几种武侠小说里最厉害的武功,突然记起葵花宝典只有太监才能修练。

叶重阳和晴儿面面相觑,衙内所说的这些武功,他们怎么没听说过?

“那有没有速成的内功心法?”

叶重阳和晴儿同时摇头,开什么玩笑,他们能有今天的成就,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汗,若有速成的捷径,那岂不是满大街都是武学高手?

卫大衙内对古代武功的兴趣与好奇一下跌至低谷,练功的那份苦,他受不了,也没有那份恒心和毅力,反正身边有高手护卫,打架神马的也轮不到他,何苦没事找事来折磨自已,这不是闲得蛋痛么?

他对成为绝世高手没兴趣,也知道自已成不了绝世高手,也不想锻炼成肌肉男,他的要求不大,就是把现在这副躯壳的体质稍稍增强一点就OK了。

卫大衙内慢跑了大约三十分钟,也可能只有十几分钟,反正他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如牛,随后由晴儿服侍沐浴更衣。

享用早餐的时候,青儿探头进来,对晴儿招了招手,一副很神秘的样子。

晴儿出到门外,轻声问道:“青儿,怎么啦?”

青儿把一张大红请柬和一张写着几行字迹的纸卷递给她,好奇道:“老爷的侍卫送来的,庄家的下人在外边等着呢,晴儿姐,这首咏春诗……”

晴儿匆匆扫了纸卷一眼,俏面上绽放开心幸福的甜蜜笑容,傲然道:“你不知道吧?这首《春晓》是衙内为姐姐所作的,嘻嘻。”

“晴儿姐……”青儿一副打死都不相信的表情,难道真象衙内所说的那般,是长生上神在梦里所授?

“这可是衙内当着姐姐的面所作,姐姐当时还用了激将法呢。”

晴儿得意洋洋的把当时的情形简略的述说了一遍,随即伸手,在青儿柔嫩的脸蛋上轻捏了一把,吃吃低笑道:“衙内变了,咱的好日子来啦,妮子,不是姐姐说你,你若再这般,到时可别后悔哎,别怪姐姐没提醒你。”

“我……”青儿的樱桃小嘴张了张,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晴儿喜滋滋的回房,把请柬和纸卷呈交正在享用早餐的卫大衙内。

“什么东东?”

卫大衙内拿起纸卷扫了一眼,上边写的是昨天在官道所念的《春晓》,不过没填上诗名,写请柬的人用意很明显,请君把诗名填上。

字迹娟秀柔美,显是出自女性之手。

请柬是邀请他去参加几日之后的春园诗会,主人显然是担心他不来,语气显得非常的诚恳与期望,让人不好意思拒绝,落款,庄睫。

卫大衙内笑得很开心,春园诗会必须去,这可是他一举成名,改变形象的一个好机会,岂能错过?

不过,他有点头痛,在古代,字是敲门砖,无数书生光是练字都练了N年,他的硬笔书法是不错,但毛笔字就象那啥,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

头痛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