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莫明的麻烦

作者:笑轻尘 字数:245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6章:莫明的麻烦

晴儿称得上内家高手,但缺乏江湖阅历和实战经验,还有待磨练,这难不倒卫大衙内,他让叶重阳夫妇轮番上阵,给晴儿喂招,顺便传授她江湖经验。

高手之间相互切磋,彼此都获益,叶重阳夫妇当然乐意,晴儿除了在卫大衙内沐浴的时候服侍,还有晚上暖床外,算是脱产接受叶重阳夫妇的调教。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正是踏春的好时节,男男女女,三三两两的携伴出游,观赏大自然的风光美景,文人墨客更是诗兴大发,一展文采,吟风弄月,有出名的机会,他们绝不会错过。

卫大衙内也出城观光赏景,不过,他不是附庸风雅,只是乘着好天气随意出城走一走,看看嘉月城的地理位置什么的。

这一次,他很低调,只带晴儿跟随,卫二卫三随行护卫。

他不会骑马,只能乘坐马车,官道上随处可见一队队结伴郊游的人,小娘子们把自已打扮得花枝招枝,郎君们也身挂香囊,拼命的把自已整个香喷喷的,才子们身着长衫,手持折扇,一步三扇,潇洒又风流,见着漂亮的小娘子,就上前作揖施礼,报上名号,XX书院的学生,同时拼命的卖弄文采,想要俘获小娘子们的芳心。

还别说,重文轻武的苍云大陆,文采出众,长相英俊的才子最受小娘子们的青眯,白吃白喝不算,运气好的,还能登堂入室,干那偷香窍玉的风流快活事儿。

卫大衙内是从东城门出去,任由车夫老王驾车在平坦的草地上缓行,卫二卫三骑着战马跟在后边,两人腰悬铁剑,马鞍两侧悬挂强弓和箭壶。

车厢内,卫大衙内倚靠在锦垫堆上,从车窗观望外边的景物,晴儿挨在他身边,手上捧着一本书册,轻声念读。

卫大衙内懒得自已翻看,是以想出了这一懒招,他还年轻,记忆力本来就蛮好,前世又学过快速记忆法,让青儿或晴儿反复多念几遍,就算不能全部记住,多少也有些印象。

除了《大秦律》及一些有关苍云大陆的发展史、人文地理等书,他对《诗经》、《礼记》等有关科考类的没有半点兴趣。

车夫老王依照卫大衙内的吩咐,驾着马车绕城转了大半圈,然后在城西停车,站在险峻的雾云山旁,眺望嘉月城。

雾云山陡峭险峻,高不可攀,占地达六十多平方公里的嘉月城城西就是紧挨着雾云山,城墙高达八米,全是用巨石叠建而成,坚固结实,容纳人口高达五十万之众,除都城长安外,堪称大秦帝国的第二大城市。

卫大衙内翻过族谱,嘉月城是卫氏发展壮大的根基,他那些名义上的前辈先人们苦心经营了二百多年,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大秦帝国的每一代君王即便忌惮,也不敢胡来,只能任由卫氏一族独霸嘉月省,没有卫氏的支持,他们的皇位也同样坐不稳。

卫氏一族出过不少人才,其中不泛战功显赫的名将,可惜不是战死沙场,就是病死老死,到了卫煌这一代,卫氏人丁凋落,只生出卫宝玉这么一个延续香火的独苗。

走了没多远的路,卫大衙内就气喘出汗,两腿酸痛,他发誓从明天起,一定要锻炼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身体,纵是能纨绔一辈子,也只能是老望B空悲叹。

“晴儿,从明天起,你一定要叫我早早起床。”卫大衙内咬牙切齿道:“如果……我起不来,你一定要赶我起来……”

“是。”晴儿低应一声,衙内平时都是睡到自然醒,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早起,不过,不该问的,她不会问,这是本份,再是得宠也不能忘记。

回去的一路上,卫大衙内哼哼哈哈的享受晴儿的按摩揉捏,身边有这么一个贴心可人的丫环就是爽。

车夫老王把马车驶上官道,此时距离傍晚还有一段时间,不过,踏青的人陆续回城,宽敞的官道上尽量车辆行人。

将近城门,朗朗之声突然传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所谓依人,在水一方……”

卫大衙内好奇的掀起车帘往外瞅,看到几个书生跟在一辆马车后边,其中一个摇头晃脑的卖弄文采。

看情形,那辆马车的车厢里应该坐着某位小娘子,那书生突然诗兴大发,是想引起小娘子的注意。

这桥段如此的熟悉,令卫大衙内忍噤不住,失笑出声。

“什么人?”

没想到那书生耳朵挺尖的,而且脾气颇暴,竟听到了卫大衙内的嘲讽笑声,顿时气得脖粗耳红,手中折扇指着卫大衙内的马车,大声叫道:“阁下想必文采过人,戴某不才,倒要讨教讨教。”

“对,有种下车,别藏头缩尾的当个缩头乌龟。”

不少书生立时跟着大声嚷嚷起来,文人斗诗,就象武人决斗,在当时不仅是时尚,更是成名的捷径,天下间没有一个文人不想出名。

卫大衙内苦笑摇头,笑一下都能惹出麻烦来?

“衙内?”护卫在马车一旁的卫二低声请示,他们十三兄弟对卫家忠心耿耿,卫大衙内就是卫家未来的家主,任何胆敢对家主不敬之人,杀无赦。

“只是几个争强好胜的读书人,不必理会……呃,晴儿,你怎么啦?”卫大衙内低声说道,见晴儿在看着自已,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俏面上的表情颇有些怪异。

“衙内……该不会是想退缩吧?”晴儿呐嚅着,晶亮的凤眸里透着几分期待与紧张,如果衙内当着她的面作出一首好诗,那她就完全相信衙内在梦里得长生上神传授一事。

卫大衙内伸手在她小巧秀挺的鼻子上捏了一把,小妮子的心思,他岂会看不出来?竟敢对他用激将法。

他哼了一声,大大刺刺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诗岂是想作就能作出来的?不过……”

这厮卖了个关子,邪笑道:“不过,看在我家晴儿的面子上,本衙内就勉为其难作一首吧,但是,本衙内的诗可不是白作的,要收报酬的哦。”

“嗯……”

晴儿的玉颊飞起一抹红云,从衙内邪恶的笑容里,她明白所谓的报酬肯定很那啥,反正,她已经是衙内的人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再者,她也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卫大衙内笑了,把脸伸到她面前,“先收点订金,订金收了,本衙内才有灵感,才能作出好诗来,嘿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