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白眉尊者

作者:嚣张的猪 字数:555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白眉尊者

正在擦地的司徒明听到杨安的话后,抬起了头,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傲老大,你当我愿意擦呀,你那宝贝妹妹,非喊什么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想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就一定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听从她的命令。你又不是不知道,修真之人最忌讳的便是欠人情不还。我也是无奈呀!”

杨安回过头来,看了看正哈哈大笑的丽雅,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司徒明:“兄弟,不好意思,我也帮不了你了。”说完,转身又跑进了卧室。

司徒明看了看逃跑的杨安,继续低头擦起了地板,一边擦一边嘟囔:“真他妈是好兄弟,好兄弟呀。”

丽雅在沙发上舔着冰激淋,哈哈大笑着说道:“司徒明,赶紧干活吧,别那么多话,小心机晚上让你刷洗手间去!”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司徒明听到丽雅的话,闭上了嘴,擦的更加卖力了。

就这样,杨安跑回卧室睡觉,丽雅看着电视,吃着冰激淋,司徒明擦着地,过了两个小时,大门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丽雅听到喇叭声,欢呼一声,向门外跑去。

院子中停着一辆红色的小汽车,李玉玲刚刚打开车门,走下车,丽雅便扑了上去。“妈妈,丽雅找了一个免费的劳工哦!”

八年的时间,李玉玲已经将近四十岁了,由于操劳过度,眼角已经出现了鱼尾纹,但这并不影响李玉玲的美貌,反而为她增加了一些成熟的魅力。

李玉玲一把抱住已经比自己还高出一些的丽雅,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丽雅又搞什么恶作剧了?捣蛋鬼。”

丽雅摇晃着李玉玲的胳膊,不依的说道:“妈妈,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呀!丽雅什么时候捣蛋啦!”

李玉玲笑着拉住丽雅向屋里走去,边走边说道:“是呀,我的宝贝丽雅最乖了,是吧?你傲哥哥呢?”

丽雅抱着李玉玲的胳膊,把头放在李玉玲的肩膀上,跟着妈妈向屋子里走去,说道:“傲哥哥大懒蛋,一天到晚就知道用练功的借口偷懒,又跑到卧室去睡觉啦!”

李玉玲“咯咯”的笑了笑,对丽雅挖苦杨安,已经习惯了。伸手打开了客厅的门,走了进去。刚进客厅,李玉玲吓了一跳,指着已经把地板擦的闪闪发光,但还在用力擦着地板的司徒明,责怪丽雅道:“丽雅,这个男人是谁?你怎么能让他进咱家呢?”

丽雅“咯咯”笑着说道:“这可不是我让他来的,是傲哥哥从外面带回来的,还跟他称兄道弟呢!奇怪吧,嘿嘿。”

李玉玲听后,叹了口气,感慨的说道:“杨安这孩子,就是对外人太排斥了,弄的这么多年,一个朋友都没有。算了,既然是杨安认的兄弟,就让他在这吧。”说到这里,疑惑的问丽雅道:“这人怎么这么勤快,家里不是有佣人么,他一个客人怎么擦起地板了?”

丽雅听到李玉玲的话,挺着胸脯,自豪的说道:“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为了报答我的恩情,他会给咱家当一个月的免费劳工,哈哈!”

李玉玲皱了皱眉头,训斥起丽雅:“丽雅,你怎么能这样,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懂事呢?难道这就是我们家的待客之道?”说完,甩开丽雅抱着自己的胳膊,快步走到司徒明面前。

丽雅撅了撅嘴,跑到沙发上坐着,继续开始看起电视来。

李玉玲走到司徒明面前,充满歉意的说道:“这位是杨安的朋友吧,我是杨安阿姨。别擦地板了,都是丽雅太淘气,怪我太宠溺她了。”

正在擦地板的司徒明,听到李玉玲的话,抬头看了看李玉玲,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撅着嘴看电视的丽雅,有些无奈的对李玉玲说道:“我也不想擦地板呀,只是……哎,不说了,您先忙您的去,我还是继续擦地板吧。”

李玉玲在商界打滚多年,怎么会不明白司徒明的意思,转过头来,对丽雅喝道:“丽雅,赶紧过来,给杨安的朋友道歉!”

正在看电视的丽雅,听到李玉玲喊她,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走到司徒明面前,背对着李玉玲,对司徒明说道:“司徒明哥哥,丽雅给你道歉了。”

李玉玲见丽雅向司徒明道歉,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心里想道:丽雅虽然淘气,但还是很听话的,不会令自己生气。只是丽雅背对着她,使她没有看到丽雅嘴角挂着一丝阴笑。

李玉玲看不到,不代表司徒明看不到。看着丽雅嘴角挂出的阴笑,司徒明打了个激灵,站起来,脸上挂着诚挚的笑容,对李玉玲说道:“您是杨安的阿姨,那也就是我的阿姨了。其实您错怪丽雅了,这个,擦地板嘛,是我自己愿意的,跟丽雅没关系,没关系。”

李玉玲见丽雅的事解决了,有开始责怪起杨安来:“杨安这孩子,也真不像话,朋友到家里玩,连招待一下都不懂,这位先生,你先坐会,我去叫杨安出来。”说完,向杨安的卧室走去。

见李玉玲离开,丽雅拍了拍司徒明的肩膀,嘿嘿笑了笑,说道:“算你小子识相,要不以后我治死你!”

司徒明尴尬的说道:“我哪敢热你呀。”心里却想到,挨完这个月再说,小丫头,到时候看谁治谁。

李玉玲敲了敲杨安卧室的门,叫道:“杨安,开一下门。”

正在巩固修为的杨安,听到李玉玲的喊声,控制功法自动运转,站起身来,打开了门。

李玉玲等杨安刚开门,便训斥道:“杨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呀,朋友来家里做客,你也不知道招待招待。”

杨安见李玉玲是为了这件事,无奈的说道:“哪有呀,我是看丽雅和司徒明两人挺投缘的,而自己又有点事,便让丽雅帮我招待司徒明了。有什么问题么?”

李玉玲听了杨安的话,面色缓和起来,对杨安说道:“你也别天天憋在屋子里,多出去走走,好不容易你有了一个朋友,阿姨我也为你感到高兴。不说了,你先去招待招待你那位朋友,我去安排饭菜。”说完,李玉玲转身离开,去吩咐佣人安排饭菜了。

杨安见李玉玲发话了,也没法再继续修炼,便走到丽雅身边,低声说道:“丽雅,你老实点行不?弄的我都没办法修炼了。”

丽雅撇了撇嘴,嘟囔道:“大懒蛋,一天就知道用修炼当借口,你当我不知道么,你是跑到屋子里睡觉去了!”

三人嬉闹了一阵,李玉玲走了过来,对三人说道:“饭菜已经安排好了,来餐厅吃饭吧。我给你们拿点饮料。”说完,打开了冰箱。“丽雅,你怎么又买了这么多冰激淋?不是告诉过你么,这些东西不干净,别乱吃,到时候吃出病来怎么办?”李玉玲见冰箱里多出了一箱子冰激淋,忍不住责怪着丽雅。

丽雅一听,赶紧指着杨安说道:“妈妈,不要冤枉我,那些是傲哥哥买的!”

李玉玲怎么会不知道丽雅的心思,无奈的说道:“好好好,这次就算了,不许有下次了!你们先去餐厅吧。”说完,从冰箱里往外拿着各种饮料。

司徒明这小子也真会来事,一见李玉玲向外拿饮料,连忙走了过去,说道:“阿姨,还是我来吧,您歇会儿。”说着,拿起地上的各种饮料,跟着杨安两人向餐厅走去。

四个人在一起吃完饭后,又在客厅里聊了会天,李玉玲为司徒明安排了一间卧室,便各自回到卧室睡觉去了。

杨安躺在床上,巩固着自己的修为。金丹缓慢的转动,已经变成固体的傲神气在体内按照运功路线流动着,给杨安带来一阵阵舒爽的感觉。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到了杨安的大脑里:“给我滚出来!”

声音震的杨安大脑产生一股晕旋感。杨安睁开眼睛,打开卧室的门,轻轻的走出了院子,却发现司徒明一脸紧张的站在门口。

司徒明见杨安也出来了,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小心,高手。”

两人都是愣了一下,相视一笑。这时,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无知小儿,向西走十公里。杀我蜀山弟子,就要付出代价!”

杨安向司徒明点了点头,两人同时化做一道残影,向西冲去。

十公里外的空旷土地上,正站着一名白发白眉白胡子的老人,杨安两人正站在他对面。老人随便站在那里,但给杨安带来的感觉,却向一座高大的山峰一样,无法撼动。

杨安只是戒备的看着老人,时刻准备着出手。

司徒明看着这老人,惊叫道:“白眉尊者!”

白眉尊者冷哼一声,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野外回荡着:“知道我白眉尊者的名号,还敢杀我蜀山弟子,显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也别说我白眉欺负小辈,今天我就让你们十招。”

杨安看着惊讶的司徒明,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人?”在外人面前,杨安又恢复了冷傲的一面。

司徒明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们又麻烦了,这白眉尊者是蜀山七大长老之一,已经有合体期的修为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飞升仙界了。”

杨安听后,心往下一沉,低声对司徒明说道:“跑。”

白眉尊者瞬间便到了杨安面前,冷冷的对着杨安说道:“想跑?你也太抬举自己。在我面前,你们一个金丹期一个心动期,还想跑?你们俩要能跑掉,我白眉尊者立刻自裁在这里。”

杨安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白眉尊者,哼了一声:“打赌。”

白眉不屑的说道:“本尊者还不至于跟你们小辈打赌。出手吧,十招过后,便是你们两人毙命之时。”

杨安冷冷的看着白眉尊者,傲神气聚集到又手,准备着出手。司徒明见杨安要对白眉尊者出手,连忙挡在白眉尊者与杨安之间,对白眉尊者说道:“前辈,我想您是误会了,我们怎么会对蜀山弟子呢?蜀山乃正道第一大门派,那是我们所有正道中人尊敬的对象。一定是您认错人了。”

白眉尊者哼了一声,说道:“我白眉还没糊涂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就让你们死的明白点。你们两人身上的能量气息,与杀死我蜀山弟子的能量一摸一样,不用废话了,快些出手。否则别怪我欺负小辈。”

司徒明有些无奈的说道:“前辈,这肯定是误……”话没说完,司徒明手化成指,猛然向白眉眼睛插去。

看着司徒明对自己的攻击,白眉尊者随便的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司徒明的指尖上,不屑的说道:“在过于庞大的实力差距下,任何阴谋都是没用的。”

司徒明被白眉手指上所带有的能量,反震的后退了十多步,一坐到地上,惊恐的对杨安说道:“傲,你想办法逃走吧,这老不死的太厉害了。”

站在杨安面前的白貌间便来到了司徒明面前,“啪”的一巴掌,将司徒明打飞出去,说道:“今天我代你的长辈,教训教训你这小畜生。”

司徒明被白眉一巴掌打的横飞出去,狠狠的摔在了百米之外的地上,“噗”的喷出了一道血箭。

司徒明被打只是一瞬间的事,杨安还没有看清白眉尊者出手,司徒明便飞了出去。

杨安见司徒明被打飞出去,脸色一变,带着道道残影,飞快的来到白眉面前,右手中聚集起傲神气,狠狠的打向白眉腹部分。

白眉尊者动也没动,护身真气自然运转,挡住了杨安的攻击。白眉尊者淡淡的说道:“一招。”

杨安见攻击没有效果,停在了白眉面前,冷冷的说道:“我破不了你的防御,你也打不死我。”

白眉尊者眉毛一挑,道:“小辈,不要这么猖狂!”

杨安向白眉勾着手指,道:“你攻我十招,打不死我,你滚!”

白眉尊者听着杨安猖狂的话,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小子,既然你想寻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说完,轻飘飘的一掌,击向杨安胸口。这一掌虽然看起来轻飘飘的,但里面蕴涵的力量实在不可小窥,这掌凝聚了白眉七成的功力,即使一座大山立在面前,白眉也有信心一掌将大山击塌。

“啪”的一声,白眉尊者的一掌,实打实的击在了杨安的胸口上。白眉尊者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还放在杨安胸口的手掌,喃喃自语着:“不可能!”

杨安被这一掌拍在了胸口,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面不改色的看着白眉,冷冷的说道:“一招。”

杨安把刚才自己的话原封不动还给自己,使白眉尊者怒火中烧,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七成功力没有一点浪费的打在杨安身上,杨安连一点事都没有,即使自己用上十成功力出手,也一样伤不了杨安。

想到这里,白眉尊者右手做握剑状,向下斜垂着,口中喝道:“青索剑,现!”一把青色的长剑,慢慢的出现在白眉尊者手中,剑尖斜指地面,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在漆黑的夜晚,显的格外醒目。长剑从虚影状态逐渐转化成实体。

杨安冷眼看着白眉尊者唤出的青色长剑,说道:“出招。”

白眉尊者右手握着剑,左手在剑身上抚摩着,喃喃道:“青索,数百年没有召唤出你,没想到今天对付一个小辈却要用到你。”说到这里,白眉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夺人魂魄的精芒,身体下蹲,双手握剑,大叫一声:“混沌剑法第一式!一剑破天!”身体旋转着由下而上,向着杨安刺去。青索剑淡淡的剑芒,在高速的旋转下,如同一把锥子一般。

杨安看着刺过来的青索剑,双手化做一道残影,夹在了迅速青索剑上,高速转动的青索剑,剑身被杨安双手夹住,再也无法转动。但白眉尊者却带着强大的冲击力,推着杨安向后滑去,双脚在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哧哧”声,在地面上划出两道深约十厘米的沟。

后退了数十米,杨安才稳住了身子,看着对面力竭的白眉尊者,傲然道:“两招!继续。”

白眉尊者看着毫无伤痕的杨安,惊讶的叫道:“金刚不坏身!”

杨安也不否认,只是说道:“继续。”杨安是有苦自知,虽然自己是永恒不灭之体,身体外表不会受到丝毫的损坏,体内各种经脉内脏受到损坏也会自动修复,但如果内伤过于严重,将会沉睡很长时间,才能修复好。

而刚才挡住白眉尊者的青索剑,已经被剑气刺入体内,在经脉中疯狂的肆虐着。幸运的是,杨安刚刚被天地灵气在经脉内肆虐后,已经增强了很大的抵抗能力,才没有被剑气带来的疼痛刺激昏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