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传说:铁头龙王1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30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传说:铁头龙王1

半个时辰后,叶教授回来了,我问他情况怎么样,叶教授微微一笑:“你爷爷答应带我们出船了!”

“真的?”我有些喜出望外了:“叶教授,你是怎么跟我爷爷交涉的?刚才他的态度不是那么强硬吗?”

叶教授说:“我只是告诉他,你们现在摊上了大麻烦,很可能过不了多久杀手就会找上门来,如果不能及时解决这件事情,你和你的孙子都会有生命威胁。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寻找事情的真相!你爷爷听我这么一说之后,也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决定带我们出船,亲自弄清楚这件事情的始末!毕竟怎么说呢?你爷爷觉着这件事情是因他而起的,不希望你们受到牵连!”

我冲叶教授竖起大拇指道:“厉害!没想到这套威胁论这么容易就把态度强硬的爷爷说服了!”

叶教授正色道:“我这可不是什么威胁论,我是在陈述事实!你们难道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峻吗?胖头陀只不过收购了一具西夏武士的古尸都被杀了,说明杀手的目标是干掉一切和西夏武士古尸有关的人,所以杀手找上你们只是迟早的事情!”

听叶教授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看来这次出行,不仅仅是一次历史文明的探索之旅,也是一次解救自身生命危机之旅。

“对了!”叶教授说:“拓跋孤,你爷爷让你去老屋一趟,他说他在老屋等你,有事情跟你讲!”

我让叶教授和古枚笛留在新房这边休息,然后独自朝老屋走去。

老屋的光线有些昏暗,爷爷坐在炕上,面前放着一张小方桌,方桌上面点着一盏小油灯,昏黄的灯光把屋子映照得凄凄惶惶。桌上放着一碟花生米和两碟小菜,旁边还放着一瓶老白干。

我叫了声爷爷,然后脱掉鞋子爬上炕去,在爷爷对面坐了下来。

眼前的这一幕光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那时候爷爷经常坐在炕上,几颗花生米就着一瓶老白干,一边吱溜溜地喝着酒,一边跟我绘声绘色地讲述黄河古道上的稀奇事儿。这么多年过去了,爷爷的两鬓已经染上了白霜,而我也从那个蜷缩在被窝里听故事的孩子,成长为了一个勇敢无畏的年轻汉子。我忽然想起了一句歌词:“岁月在墙上剥落见小时候!”顿时就觉得无比感伤和怀念。

爷爷在我面前放上一个小酒盅,然后拧开老白干,哗啦啦给我斟了一杯,浓郁的酒香登时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爷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

爷爷举起酒盅,跟我碰了一杯,吱溜喝了一大口,然后夹起两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咬得咯嘣作响:“拓跋孤,你知道爷爷为什么一直以来都不让你擅自出船吗?”

我摇摇头,说实话,这也是我一直纠结的事情。小时候我看见小朋友们划船出去玩耍,我就特别羡慕。我不敢跟他们出船,害怕回去遭到爷爷的责罚,所以我大多时候只能在河边羡慕地看着他们。只是在偶尔的时候,我才会偷偷跟着小朋友们出船,开心地在黄河里戏水。

爷爷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我不让你出船,其实是因为你爸爸!”

“我爸爸?”我疑惑地看着爷爷,我一直以为爷爷不让我出船是因为那次遭遇的诡异事件,就是我七岁那年跟着爷爷打捞一具小女孩的尸体,结果回去的时候听见河底传来的哭声,还有无数的头发丝冒出来。

爷爷说:“在你爸爸出船发生意外之后,我便发誓要好好保护你,为了你的安全,所以爷爷一直不让你单独出船!”

听闻爷爷这么说,我的心里豁然明了,当年爸爸的死肯定给爷爷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刺激和心理阴影。爷爷这么做,是想保护我,让我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

爷爷说:“按照祖训,我们黄河捞尸人本该一代一代传下去的,可是在你爸爸出事之后,我便决定违背祖训,不再将黄河捞尸人这门营生传授下去了,就算列祖列宗在黄泉下面骂我,我也要这样做。我已经没了儿子,我更不能失去我的孙子。我想让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像个普通孩子那样长大,所以我一直让你勤奋读书,直到考上大学,远离河子村,不再触碰黄河捞尸人这门营生!”说到这里,爷爷的眼睛里面隐隐有泪花闪烁。

我能够体会爷爷的感受,他要把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营生断送在自己的手里,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这也是一件多么难过的事情呀!一边是列祖列宗、祖祖辈辈传留下来的手艺,一边是子孙后代的平安成长,在两者之间,爷爷放弃了列祖列宗的手艺,艰难地选择了子孙后代的成长,这是一份多么深沉的爱呀!

爷爷仰脖将酒盅里的老白干一饮而尽:“小孤,我希望你能理解爷爷的良苦用心,不要记恨爷爷,更不要以为爷爷贪生怕死。爷爷这条老命丢了也无所谓,但我不能让你以身犯险。你没有在黄河古道上行走过,你根本就不知道孕育了五千年华夏文明的黄河古道里潜伏着多少你看都看不到,想也想不到的致命危机!”

我热泪盈眶地看着爷爷,也一口喝掉了酒盅里的老白干:“爷爷,我明白!”

爷爷又斟上两杯老白干,脸色凝重地说道:“其实我把你叫来,就是想给你讲讲你爸爸的故事!”

“我爸爸的故事?”我顿时挺直了腰板,竖起了耳朵。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听听有关于我爸爸的故事,但爷爷却对此讳莫如深,从不向我透露任何事情。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知道爸爸当年在黄河古道发生意外遇难,但具体发生了什么意外我却毫不知情。现在爷爷终于主动提及这件事情,我自然要凝神倾听。

爷爷抿了一口老白干,一边磕着花生米,一边开始了他的讲述:

“当年你爸爸拓跋刚也就二十出头,和你妈妈结婚一年多,然后生下了你。为了给你娘俩更好的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你爸爸每天都在黄河上奔波忙碌,非常辛苦。

有一天,他接到了一笔大生意,山西一个矿老板被仇家砍杀之后抛尸黄河。我们拓跋家是黄河古道上很有名气的黄河捞尸人,所以矿老板的家属自然找到了我们,承诺给我们一笔重金帮助寻找打捞矿老板的尸体,并且还预付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定金。

这是个贵重任务,我不放心你爸爸一个人单干,为了更快更好地完成这件事情,我决意陪同你爸爸一块儿出船!在妥善处理完家务之后,我们爷俩立刻开始了这次打捞任务。

你知道的,捞尸船都是一种乌蓬小船。其实这是有讲究的,乌蓬是黑色的,黑色代表死亡,据说水中亡灵看见黑色乌篷船就知道这艘船是来接亡灵回家的,自然就不会为难这艘船。因为大多时候捞尸人都是单独出船,所以捞尸船并不大,只容得下两三个人。为了能更快地完成这次任务,我们特意在船尾安装了动力马达,这样能节省不少时间。

出发之前我们准备了一只大红公鸡,船头摆放了一碗雪白的糯米,在碗里插了三支香,拜了黄河大王。

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令我担忧的怪事儿。其中一支香烛在烧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断折了。按照传统的说法,香烛断折意味着出师不利,这给我们的出行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其实我也曾经试图劝说你爸爸,可是你爸爸的性子比我还倔,更何况那确实是一笔大生意,你爸爸舍不得轻易放弃。当时你爸爸就驳斥我,他说自己的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一支香烛怎么能决定我们的命运?也许那支香烛是被河风吹断的呢?

我知道你爸爸他特别看重这次的生意,对方的酬金很高,你爸爸他打算挣钱盖一间新房,于是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事儿到现在我都非常后悔,祖师爷的遗训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只可惜当时我们没有听从祖师爷的遗训,这才酿成了后来的苦果!唉!要是当初我使命拽着你爸爸,也许你爸爸就不会死了!”

爷爷的口吻充满了深深地后悔和自责,他自顾自地吞下一大口老白干,两只眼睛红红的。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爷爷依然没能走出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创伤和阴影。

我宽慰道:“爷爷,你不用自责,其实这件事不能怪你,我们只是普通的凡人,我们谁也没法预见未来。我不是宿命论者,但是这世上有些东西真的是命中注定的,老天爷要收一个人的命,那谁都拦不住。不是有句俗话叫做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吗?”

爷爷没有说话,一口接一口的喝酒,昏黄的灯光映照着他的脸,就像树皮一样苍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