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尸变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53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尸变

我的心头一阵巨震,寒玉蟾蜍?

这就是从王侯墓里出土的那只寒玉蟾蜍?

我记得古枚笛在清点那些出土文物的时候,便发现最珍贵的那只寒玉蟾蜍不在了。古枚笛当时还向叶教授提起过这件事,但是叶教授却叫我们不要操心。为什么这只寒玉蟾蜍如今会出现在叶教授的手中?

天呐!

难道……难道叶教授监守自盗?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已然掀起了滔天巨浪。如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压根不敢相信,那只丢失的寒玉蟾蜍竟然会在我最尊敬的导师手中。叶教授的口碑和声誉在业界非常好,可是这个受人尊敬的教授,为什么会变成监守自盗的小偷呢?

不!不!我不相信!

叶教授不是小偷!我所认识和了解的叶教授绝对不是小偷!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我不信。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难道这些年叶教授的良好形象都是伪装出来的吗?

我记得刚入行的时候叶教授还悉心教诲过我们,干我们这一行的经常都会遇见价值连城的珍贵文物,这些东西很有诱惑性,所以我们必须要时刻保持着崇高的职业操守,决计不能做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情。

但是,现在……

我的心就像浸水的布条,紧紧拧成一团。

叶教授全神贯注地凝望着那只寒玉蟾蜍,全然没有发觉在他身后的黑暗中,最仰慕他的学生正在进行着激烈而痛苦的思想冲突。说句实话,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多年来塑造的信仰好像坍塌了。

就在我不知道该黯然离去还是该愤然站出来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叶教授传来痛苦的呻吟。他拼命用手抓扯着头发,肩膀剧烈地抽搐着,举动很是异常。

我以为叶教授有什么隐疾发作了,刚想走过去叫他,他突然转过头来。只见叶教授的脸上隐隐笼罩着一层黑气,他的眼睛充血发红,就像是魔鬼的眼睛。更为可怖的是,一层墨绿色的细毛如同野草般在他的脸上疯狂生长,瞬间就布满了整张脸庞。此时的叶教授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绿脸妖怪。他仰天发出低沉而痛苦的吼叫,一团绿色的尸气从嘴巴里喷薄而出。

什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教授居然尸变了?

我惊恐万分地向后退了一步,继续藏身在黑暗里,一颗心在疯狂地颤抖着。

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是怎样的心情,紧张?恐惧?愤怒?痛恨?惋惜?悲伤?

这个时候,只见叶教授颤抖着双手,将那只寒玉蟾蜍托在掌心里面。

其夜月光华华,寒玉蟾蜍在月辉的沐浴下,泛起雪白的光晕。层层寒烟从蟾蜍的身上缓缓升腾起来,将蟾蜍包裹在中间。

我忍不住心中惊叹:“这真是一件极品宝物呀!”

只见叶教授张开嘴巴,突然将那只寒玉蟾蜍塞入了口中,然后席地坐了下来。

叶教授的脸上迅速布满了一层寒霜,那层寒霜沿着叶教授的脖子,朝着四肢百骸飞快蔓延。不过眨眼的工夫,就布满了叶教授的每一寸肌肤。此时此刻,叶教授就像穿上了一件寒霜做成的奇妙外衣。月光落在他的身上,反射出冰冷冷的光辉。

这一幕诡异的场景被我尽收眼底,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傻傻地看着不远处的叶教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笼罩在叶教授肌肤表面的那层寒霜渐渐消散。说来也怪,当寒霜消散的时候,叶教授脸上的绿毛也跟着消散,两只眼睛也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我豁然明白,原来那只寒玉蟾蜍竟然有克制尸变的奇效,也难怪会将其放在古尸的嘴里。

看来叶教授之所以会将那只寒玉蟾蜍占为己有,是为了克制自己体内的尸毒,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会身中尸毒呢?我跟着叶教授也有两三年时间了,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

刚开始我以为叶教授监守自盗是为了贪图珍宝,但现在知道叶教授盗取寒玉蟾蜍的真实意图之后,我突然对他多了几分同情,心中也没有刚才那般愤怒和难过了。

叶教授从嘴里吐出那只寒玉蟾蜍,长吁了一口气。

就在他转身往回走的时候,我也从黑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出现在叶教授面前。

叶教授看见我,脸上写满了惊诧的表情:“拓跋孤……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哦,刚才我去买凉皮,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你上天台,我担心你的安危,所以跟着走了上来。叶教授,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跟踪你的!”

叶教授叹了口气:“这么说来,刚才的事情你都看见了?”

我点点头:“原来那只失窃的寒玉蟾蜍竟然在你的手里!”

叶教授的面色有些难看:“对不起,我是不是让你感到很失望?作为你们的导师,我竟然监守自盗!”

我说:“叶教授,你应该比我清楚,偷窃这么贵重的珍宝那是要坐牢的!”

叶教授道:“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是我没有办法,我需要它!这只寒玉蟾蜍能够帮助我克制体内的尸毒!今天若不是带着这只寒玉蟾蜍,只怕我现在已经发生尸变了,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我没有做声,因为叶教授说的是事实。

叶教授说:“拓跋孤,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如果你想看见我尸变,那么你就去有关部门揭发我!如果你还想我活着,那就请你把今天所看见的事情烂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要提起!”

看着叶教授沟壑纵横的脸庞,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拒绝他,我知道包庇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教授发生尸变呀!在情谊和原则面前,我还是选择了情谊,点头答应了叶教授的要求:“今天的事情我会对你保密的,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提起!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染上尸毒的?为什么我从来都不知道呢?”

叶教授拉着我走到天台边上,夜风吹乱他花白的头发。脚下的街道灯火阑珊,叶教授重重地叹了口气:“那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我一直不愿意再提起那段往事,但是既然你今天问起,那我便告诉你吧!七年前,几名探险家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了一张诡异的人皮地图,地图上记载了一处极为隐秘的苗族古墓。在几名探险家的邀请下,我跟随他们一起进入了西南地区的原始丛林!”

“你们找到了那座古墓了吗?”我问。

叶教授说:“在人皮地图的指引下,我们历经重重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那座古墓。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古墓里面危机四伏,到处都有下了毒蛊的苗疆老粽子。在一次突围的时候,我被同伴出卖,他们留下我作为诱饵吸引老粽子,然后他们伺机逃走!”

我愤怒地骂道:“王八蛋,他们怎么能这样?”

叶教授苦涩地笑了笑:“人类是自然界里最为自私的动物,为了利益和生命,他们可以出卖任何东西!不管是信仰还是情谊,不管是灵魂还是尊严!”

叶教授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外衣,露出宽厚的肩膀,然后指着左肩上一道丑陋的伤疤对我说:“当初我也是命大,竟然冲出了包围圈,侥幸活了下来。但不幸的是,我被粽子咬了,咬下碗口大小一块肉,还因此染上了尸毒!”

叶教授左肩上的那道伤疤非常明显,这么多年过去了,伤口依然未能痊愈,看上去就像被什么东西撕扯下来了一块皮肉,格外可怖。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那你后来找过这些人报仇吗?这些人还活着吗?他们就没有受到天谴吗?”

叶教授道:“哎,冤冤相报何时了!自从我逃出古墓之后,那群人也就销声匿迹了,可能死掉了,也可能躲藏了起来!”

我说:“你以前怎么从未跟我们提起过这些事情?”

叶教授道:“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什么好提的?每到月圆之夜的那段时间,体内的尸毒就会发作,刚开始的几年我还能忍受,但是近两年来尸毒已经深入奇经八脉。如果不能驱除出体外,一旦尸毒攻心,我将会变成一只满脸绿毛的老粽子。呵呵,光是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那天王侯墓里发现这只寒玉蟾蜍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只寒玉蟾蜍有克制尸毒的奇效,它之所以会被塞在死尸嘴里,便是为了防止尸变!为了保住这条老命,我不得已做出了偷窃的行为,将那只寒玉蟾蜍悄悄私藏了起来。今日又感尸毒发作,于是来到天台想用寒玉蟾蜍驱毒,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我担忧地问:“这只寒玉蟾蜍能够彻底驱除你体内的尸毒吗?”

叶教授说:“多使用几次,应该是可以的!如果不可以,我就随时带在身边,这样也能随时克制我体内的尸毒!拓跋孤,还是那句话,希望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举起右手说道:“我拓跋孤对天发誓,绝对不会泄露半句叶盛教授的秘密!”

叶教授欣慰地点点头:“走吧,早点回去休息,要不然古枚笛会起疑心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