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亲密接触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51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6章:亲密接触

吃完羊肉泡馍,负责接待我们的文物局同志也到了,见我们在路边吃羊肉泡馍,不由得大感诧异:“叶教授,为了给你接风,我们已经在本市一家大酒店给你设了晚宴,怎么能委屈你吃羊肉泡馍呢?”

叶教授摆摆手:“我们不搞那些虚的,羊肉泡馍可是我的最爱,那些什么山珍海味我可吃不惯!我们已经吃过羊肉泡馍了,晚饭不用管我们了,直接把我们送回酒店休息吧!”

文物局的同志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将我们直接送回了酒店。

对于叶教授,我一直是很尊敬和赞赏的,他不仅知识渊博,乐于帮助新人,最重要的是他品行端正,作风低调,生活朴素,这是我非常欣赏的地方。叶教授的身上有许多闪光点,是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去学习的。

文物局的同志已经在西安市的一家大酒店给叶教授准备了一个豪华单间。他们之前不知道叶教授还有助手,所以临时给我和古枚笛加开了一个标准间。

古枚笛望着我,脸上流露出极其无奈的表情:“啊,我们两个住一间房?”

我说:“干嘛?又不是没在一起住过?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找死!”古枚笛的粉拳雨点般落在我的脑袋上,敲得我满脑壳都是包。

叶教授叮嘱我们早点休息,然后转身走进了豪华单间。

我冲古枚笛眨巴眨巴眼睛:“唉,叶教授让我们早点休息,你说这话是不是暗示我们……”

“滚粗!”古枚笛扬起拳头:“你这家伙满脑袋都是黄色废料,还想讨打不是?”

我赶紧双手护头,我喜欢古枚笛佯装发怒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洋娃娃,十分可爱。不过我又想起了古枚笛在槐树林子大战红衣厉鬼的样子,那可一点都不可爱。

经过和古枚笛这些天的“亲密接触”之后,我在她面前已经放开胆子,口无遮拦,时不时地还喜欢调戏逗弄她一下,也许情窦初开的人都会像我这样二逼吧。

进到房间,古枚笛低低地惊呼了一声。

我说:“干嘛一惊一乍的?你踩狗屎了吧?”

古枚笛指着浴室说:“这里的浴室玻璃怎么是透明的?”

“嗨!”我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怎么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现在不少酒店浴室都是这样的装修风格。再说了,这玻璃也不是全透明的,这是磨砂玻璃,从外面顶多只能看见里面的影子!”

古枚笛放下行李箱:“哼!我可告诉你,待会儿我洗澡的时候你最好把眼睛闭上,要是发现你在偷看我,我就挖出你的眼珠子!”

我还没说话呢,古枚笛又补充了一句:“拓跋孤,真看不出来你这人原来这么邪恶!”

“我……”我一口热血就堵在了喉咙里,我顶你个肺,到底是谁邪恶了?

“不行,你先去洗澡,我观察一下情况再说!”古枚笛一边说着一边将我踹进了浴室。

“喂!喂!我换洗的内裤还在行李箱里……”我在狭小的浴室里面欲哭无泪。

片刻之后,一条内裤从门外飞了进来,刚好盖住了我的脸。

我在浴室里哗啦啦地洗着澡,一想到外面有个大美女此时此刻可能正在偷看我,我就感到万分激动,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飞快地洗完澡,我穿好衣裤,快要走出浴室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不对,我低头看了看下半身,随手扯下一条浴巾包裹在身上。

“进被窝,关灯,闭眼!”古枚笛命令着说。

屈于她的淫威,我只能乖乖服从,钻进被窝,关上了台灯,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浴室里还透着光亮。

我偷偷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古枚笛的一双大眼睛正好直直地盯着我,她在我身上使劲掐了一把:“我就知道你不老实!”

“这女人的心机太深了,居然杀我一个回马枪!”我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闭上了眼睛。

等了半天,直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我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屋子里十分安静,那哗啦啦的水声不断冲击着我的心扉。我发誓,我绝对不是一个龌龊的人,我只是出于男人的本能将目光投向了浴室。浴室的磨砂玻璃上面映出了古枚笛的婀娜倩影,虽然只能看见一条模糊的身影,但我已经觉得非常香艳刺激了,我一边津津有味地观看一边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不过我举双手双脚再次发誓,我的心中绝对没有半点邪恶的想法。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天宫瑶池,美若天仙的古枚笛在瑶池里沐浴更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赛过人间芳华。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流水声戛然而止。

我赶紧转过身,假装闭上眼睛,发出均匀的鼾声。

不一会儿,浴室里的灯光熄灭,屋子里陷入浓浓黑暗。

伴随着一阵迷人的芳香,古枚笛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由于没有光亮,古枚笛走过我床边的时候,不小心被横放在地上的行李箱绊了一下。她发出啊地一声尖叫,整个人朝我扑了过来。在倒下的瞬间,她的右手不偏不倚正好按在我的裆部,于是我也跟着她发出啊地一声尖叫。

有时候缘分这个东西就是那么奇妙,其实我一直在幻想和古枚笛有个浪漫的开始,但是我万万想不到,我和她的开始竟然这么糟糕,无法言语的糟糕。说真的,在这一刻,我真有一种立马想要死去的冲动。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黑暗中,我看着古枚笛,古枚笛也看着我,我们的呼吸急促而沉重,我相信此时此刻我和古枚笛的脸都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古枚笛在我耳畔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真是太坏了!”

我说:“你不也挺坏的,抓着还不松手了?”

“呀!”古枚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开手,慌里慌张地爬了起来,包裹着浴巾钻进了对面床的被窝。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但我们却能清晰地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就像密集的鼓点,就像青春的呐喊。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我和古枚笛突然同时打破了沉默,而且我们的问话竟然一模一样:“你饿了吗?”

然后我们的肚子仿佛有默契似的,居然同时咕咕叫唤了两声,我俩在黑暗中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将刚才尴尬的氛围一扫而空。

我提议道:“要不我们下去吃点夜宵?”

古枚笛撒娇似地说道:“不要啦,人家都已经洗过澡了,要不这样吧,你下楼帮我带点吃的?”

“好吧!”我爽快地答应了,这可是献殷勤的大好时候,我怎么可能拒绝呢?

古枚笛说:“听说陕北凉皮挺不错的,你帮我带一份吧!”

“好咧!”我迅速穿好衣裤,哼着小曲走出了房门。

一路上,我的心情非常愉悦,虽然刚才的事情有些尴尬,但是从现在看来,坏事变成了好事。我能明显地感觉到,现在我和古枚笛的关系又往前迈进了一大步。我就像突然找到了初恋的感觉,浑身上下如沐春风,连走路都像是在飘呢。

凉皮是陕西省久负盛名的风味小吃,大街小巷都可以看见它的身影。此时虽然是华灯初上,但街边的凉皮铺子里依然食客满棚。

据传凉皮源于秦始皇时期,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相传有一年陕西户县秦镇一带大旱,稻谷枯萎,百姓无法向朝廷纳供大米,有个叫李十二的用大米碾成面粉,蒸出面皮献给秦始皇,秦始皇吃后大喜,命每天制作食用,形成了久负盛名的传统小吃。

买了两份凉皮打包回府,刚刚走出电梯,我忽然瞥见一条熟悉的人影走进了旁边一架电梯。

我蓦地一怔,叶教授?

这么晚了叶教授要去哪里呢?难道他也要去买夜宵?这种事情让我们这些做徒弟的去跑腿就行了嘛。

我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电梯上面的数字显示,然后我奇怪地发现,叶教授并没有下楼,而是乘坐电梯直接上了酒店的最顶楼,21楼。

我疑惑地想,这么晚了叶教授去楼顶上做什么?不太对劲呀!

我重新走进电梯,按下了21楼的数字键。

我可没有跟踪人的癖好,我只是想看看叶教授到底想要做什么,因为他的举动十分反常。

我蹑手蹑脚地跟在叶教授后面,看着叶教授走上了顶楼天台。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叶教授该不会有什么想不开的吧?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跟着走上了天台,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藏匿起来。这个角度既能很好地掩饰自己的身影,又能够清楚地看见叶教授的一举一动。

夜风习习,吹起叶教授花白的头发。

叶教授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的样子显得很谨慎。

确定四周没人,叶教授伸手从衣兜里摸出了一件物事。

我定睛一看,那件物事竟然是一只通体白色透亮的寒玉蟾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