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残卷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39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残卷

回到河子村已是傍晚,绯红色的晚霞就像绸缎一样在天边飞舞。

爷爷问我们去哪里了,我和古枚笛相视一笑没有做声,爷爷从我们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呵呵笑了笑,没有再问,他肯定以为我和古枚笛偷偷跑出去约会了。他很喜欢古枚笛,在他的心中,他已经认定古枚笛这个孙媳妇了,所以巴不得我跟古枚笛的关系能够更进一步。

“明天你们就要回郑州了,今儿个爷爷专门出船捕了条大鱼,给你们露两手!”爷爷系上围裙,转身进厨房忙碌去了。

我和古枚笛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

洗澡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身上沾满了不少泥土,再联想到爷爷那古怪的笑容,心中豁然明了,爷爷该不会以为我跟古枚笛今天跑出去打……野战了吧?

等我们洗完澡下楼的时候,爷爷已经做好了晚饭,一顿丰盛的河鱼宴。

住在黄河边上的人成天跟鱼打交道,所以经常吃鱼,自然而然做鱼的手艺也是不错的,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几手做鱼的绝活。桌上放着三个盆,第一个盆里色泽鲜艳,红艳艳的辣椒和翠绿色的葱段交相辉映,是一盆鲜辣扑鼻的酸菜辣子鱼。第二个盆是用鱼头熬的汤,汤味非常鲜美,整盆汤都是雪白色的,上面漂一点小葱,香气逼人。最后一个盆是油炸的鱼骨头,经过高温油炸过后的鱼骨头变成了金黄色的,十分酥脆,咬一口满嘴留香。

古枚笛馋得口水哗啦啦流,端起酒杯:“爷,谢谢这些天来的盛情款待,来,我敬您老一杯!”

爷爷笑呵呵地说:“别这么客气,觉着爷这里还不错,就经常回来走走,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也不要拘谨!”

“爷!说些什么呢!这都八字还没一撇呢!”我有些脸红。

“嗨!你这娃子!男子汉大丈夫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记得对人家姑娘好好的,趁早把该办的事儿办了!”说到这里,爷爷给我眨巴眨巴眼睛。

吃过晚饭,陪着爷爷闲聊了一会儿,我们各自回到卧房。因为明天一早要回郑州,所以今晚准备早点休息。

我爬上床,把塞在枕头下面的那本《邪兵谱》拿了出来,回想起今天白天在槐树林里的经历,愈发觉得这本破书的神奇。

好奇心让我打开《邪兵谱》,在台灯下面慢慢翻看起来。

翻开《邪兵谱》,我仿佛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面,这根本就是一本驱魔宝典,里面分门别类详细地记载着各种奇门法术和对付邪灵的办法。内容虽然有些晦涩,不过我还是勉强能够看懂,只是有很多法术咒语我一时半会儿也记不住。

我想起爷爷以前经常用的定尸符,于是饶有兴趣地想先看看书中记载了哪些厉害的符咒。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手中的这本《邪兵谱》只有上半部风水篇和道术篇,之后竟然就没有了,断篇了,看上去像是被撕扯过,下半部书都不见了。

我捧着的这本《邪兵谱》竟是一本只有上半部分内容的残卷,那下半部残卷到哪里去了呢?

算了,我也没有多想,毕竟年代这么久远的东西,难免会有遗失和残损。

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这并没有减弱我的好奇心,我从第一篇风水卷开始认真看起,很快就被其中包罗万象的风水知识给深深吸引了,不知不觉一直翻阅到凌晨,直到眼皮打架我才恋恋不舍地合上了古书。

这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成为了一名风水大师,指点江山,堪舆天下。

翌日清晨,起床吃了碗面条,跟爷爷作别。

我们搭乘一辆村民的农用机车去县城,爷爷一直送我们到村口,直到农用机车突突突开出了老远,回过头去的时候,我还看见爷爷瘦弱的身影站在村口,久久没有离开。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眼睛有些发酸。我还记得那年外出上大学的时候,爷爷也是这样站在村口,看着我离开的背影不愿离开。

我的耳畔回响起了一首歌:“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

“你在想什么呢?”古枚笛用手肘轻轻撞了撞我。

“没……没什么……”我赶紧把快要溢出眼角的泪水逼了回去。

“喏!”古枚笛递给我一张纸巾。

“干嘛?”

“想哭就哭呗,不用硬撑!”

“我男子汉大丈夫,哪有这么轻易流泪的,收回去!收回去!”我急忙转过头去,我才不想让古枚笛看见我柔弱的一面。

回到郑州的时候,古墓的发掘工作已经进行了大半。不少工人依然头顶骄阳在现场忙碌着,经过工人们昼夜不停地抢救性发掘,古墓里的陪葬品基本上已经全部清理出来,整座古墓的雏形也出现在了我们眼前,看上去颇有些壮观。

叶教授兴奋地告诉我们,这座古墓是一座春秋时期的王侯墓,这次的考古发掘意义重大,出土了不少稀世珍宝,足以轰动整个考古界。

“对了,这几天玩得怎么样?”叶教授问我们。

我和古枚笛对视一眼,当然不会说出这几天的诡异遭遇,只是简约地回答:“还行!”

古枚笛说:“乡下空气很清新,拓跋孤的爷爷也很热情,住着挺舒适的!”

叶教授呵呵笑了笑:“有时间就多回去走走!”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们依然泡在发掘现场,王侯墓的发掘尚有许多工作需要进行,如陵园建筑、墓地布局的调查等。同时,对于王侯墓的保护展示规划,河南省文物局也已开始着手进行。

我和古枚笛多数时候都待在指挥室里面,将出土的陪葬品分门别类的整理出来。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每天都有大量的出土文物摆在我们面前,对于这些古文物,我们一个都不能马虎,对待每件文物都像对待大爷似的,要把它们好好伺候着。有时候光是用毛刷给一件文物去土,可能就需要耗费好几个钟头。

这天下午,古枚笛拿着出土文物清单走到我面前:“哎,拓跋孤,这清单上面不是还记录了一只上面寒玉蟾蜍吗?我怎么没有找到这只蟾蜍呢?你有没有看见呀?”

我接过清单看了看,清单上面果然写着一只寒玉蟾蜍,出土的地方是在古尸的嘴巴里面。清单上面还贴着出土时候拍摄的照片,那是一只乒乓球大小的玉雕蟾蜍。蟾蜍通体雪白透明,造型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是极品美玉。奇特的是,蟾蜍浑身包裹着一层如烟似雾的白色寒气,充满了神秘的韵味。

我说:“古人下葬的时候,竟然把这只蟾蜍含在嘴里,想必这只蟾蜍必定是非凡之物!”

古枚笛有些着急地说:“是呀!我也知道这是一件贵重的陪葬品,可是我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不会是在搬运的时候被人弄丢了吧?”

我说:“再仔细找找吧!要是找不到,就跟叶教授说一声,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儿!”

古枚笛又在桌上找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发现寒玉蟾蜍的踪影,于是她只得给叶教授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儿告诉给叶教授。

挂断电话,我问她叶教授怎么说,她耸了耸肩膀:“没怎么说,让我们先继续做好手头的工作,不要为了一只寒玉蟾蜍耽搁了工作进度!”

在工地上待了十天左右的时间,考古队开始陆续撤出。

叶教授说:“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本想让你们休息两天,不过刚刚接到陕西省文物局的邀请,要我去西安参加一场盛大的古文物展览交易会,我准备把你俩也带上,让你们开开眼界!”

古文物展览交易会?会场上一定会展出很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稀世珍宝吧,想想就挺让人兴奋的,于是我们欣然答应陪同叶教授共赴西安。

两天之后,我们抵达了西安。

西安是叶教授的家乡,古称长安,是举世闻名的四大古都之一,也是中国四大古都之首,具有厚重的历史和浓烈的古韵。

既然来到西安,就必须尝一尝西安最有名的风味小吃--羊肉泡馍。这道风味小吃也是叶教授的最爱,只要一回到家乡,叶教授无论多忙,第一件事情必然是先吃一碗热气腾腾、浓香扑鼻的羊肉泡馍。

羊肉泡馍古称“羊羹”,宋代著名诗人苏轼有“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的诗句。

羊肉泡馍的烹饪技术要求很严,煮肉的工艺也特别讲究。先将优质的牛羊肉洗切干净,煮时加葱、姜、花椒、茴香、桂皮等佐料煮烂,汤汁备用。馍是一种白面烤饼,烤饼的面必须是死面,吃时将其掰碎成黄豆般大小放入碗内,然后叫厨师在碗里放一定量的肉汤,并配以葱末、香菜、黑木耳等调料制作而成,如果再佐以辣酱、糖蒜,别有一番风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