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邪兵谱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41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3章:邪兵谱

林子里全是成片成片的槐树,不过老馗子所说的大槐树倒也不难找。

因为林子里有十多棵特别显眼的大槐树,这些槐树都是经历了数百上千年的沧桑风雨,长得就像擎天巨伞,比其他槐树要粗壮两三倍,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们从进入林子开始计数,很快就找到了第七棵大槐树。

现在我和古枚笛就站在这棵槐树下面,抬头打量这棵参天大树。

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感叹,这棵大树--真大啊!

树干至少要五六个成年男子手拉手才能合抱,高度少说在五十米以上,繁茂的枝叶朝着四面八方铺展,犹如一把巨大的伞盖。无数的根须从树干上倒垂下来,就是那些根须都有其他槐树的树干那么粗。粗壮虬结的树根就像蟒蛇一样盘踞在泥土里,有些树根甚至在地下伸展出几十米,然后在几十米开外冒了出来,错综盘杂,犹如一张巨大的蛛网。

古枚笛思量了一会儿,托着下巴道:“这老馗子还真会选地方,把东西埋在这里,莫不是埋的什么邪物吧!”

“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古枚笛这句话的意思。

古枚笛指着面前的这棵大槐树告诉我:“这棵大槐树正对西方,西方被称作阴界,所以地理位置属阴。槐树形如伞盖,遮住阳气,是为聚阴,这在风水学里有个名号叫做聚阴伞,此处阴气极重,是为凶地!”

“你还懂风水?”我咋了咋舌,听古枚笛说的有板有眼的,也不像是在胡口瞎编。

“略懂些皮毛!”虽然古枚笛说的很谦虚,但是刚才亲眼目睹她的道法,我相信古枚笛法力很高,绝不是普通的江湖术士。

我在大槐树下面转了一圈,从背后取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小铲子,开始埋头苦干起来。古枚笛就站在我的身后,也不做声,抱着臂膀看我挖。

我挖……我挖……我挖挖挖……

挖了近半个钟头,我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方坑。

我摸了一把汗水,暗骂道:“他奶奶的,这老馗子把东西还埋得挺深的嘛!”

又连续下去几铲子,铲头突然碰到了硬物,发出金属的碰撞声响。

我心中一喜,甩开膀子,把铲子抡得跟风火轮似的。

很快,一个古老的铁皮箱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铁皮箱子不算大,长约三十公分,高有二十公分,弧顶,黑黝黝的,看上去死气沉沉。大概是年代太久远了,所以上面的黑漆已经脱落了不少,斑驳的就像癞子头一样,露出里面的古铜色。

我把铁皮箱子抱出地面,坐在边上喘了口气,然后盯着箱子发呆:“箱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呢?老馗子到底给我留下了什么?”想起刚刚古枚笛对这里的评价“聚阴伞”,我就感觉手中抱着的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打开箱子,指不准会冒出什么妖魔鬼怪出来。

古枚笛等了一会儿,估计是见我没有动静,忍不住催促道:“喂!你别抱着箱子发愣呀,打开来看看!”

箱子上面有个锁栓,我抓住锁栓轻轻一拉,弧顶盖子吱呀一下翻了开,一股淡淡的松香从箱子里飘散出来。

箱子里面装着两样东西,一本发黄的破书,还有一支长度只有二十公分的奇怪兵器。

我怔怔地看着这两样东西,之情我也对箱子里的东西做过猜测,但是猜来猜去我实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两件破烂玩意儿。我显得非常失望,我还以为老馗子给我留下了什么金疙瘩或者值钱的老古董呢。

我拿起那本破书看了看,书皮像是用羊皮做的,很陈旧,边缘已经磨出了毛边。纸张发黄,散发着一股霉味,其中又混合着松香味。破书边缘用红线缝边,红线上面串着四枚又小又圆的古铜币。书面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犹如飞龙般的泼墨字:邪兵谱!

邪兵谱?

好奇怪的名字!

我耐着性子翻开破书,一下子就被书中的内容给震撼吸引了。原来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而是一本阴阳之术的修炼功法,里面记载着各种各样奇术的修炼法门,令人大开眼界。我只随手翻看了几页就知道这是一本神书,于是小心翼翼地揣进贴身的衣兜里。

我好奇心大起,拿起那支兵器看了看,从兵器的外形上来看,跟古代的“枪”类似。不是我们现在所用的火枪,而是古代用来刺击的冷兵器。枪身呈银色,握手之处有翅膀形状的盔甲,十分霸气。

我把枪举起来,呼呼挥舞了两下,虎虎生风,散发出无穷劲气。

忽听铮地一声清响,原本二十公分长的枪变成了半米长,原来这把枪竟是可以伸缩的,银光闪闪,犹如出海蛟龙,即使被埋藏在树下那么久,仍然光彩照人,真是一件神兵利器。转过来一看,伸长的枪身上面刻着两个流云般的古体字:天邪!

我欣喜地捧着这把神兵,原来这把枪的名字叫做“天邪”,真是个好名字啊!

我很快又高兴起来,虽然这两件东西并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不过这也算是两件神物了。

我回过头去,只见古枚笛皱着眉头,我问她在想什么,古枚笛说:“我在想老馗子怎么会给你这些东西?而且从他留下的东西来看,老馗子当年也是有些道行的人!”

“老馗子以前是黄河上的河工,专门对付黄河里的邪物,自然是有些道行的!”我突然想到,也许这两件东西是老馗子以前的贴身宝贝,一件神兵,一本修炼道法的秘籍。但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老馗子会把这些东西留给我呢?还说这是我的命?开什么玩笑,他不会让我接他的班,当一名黄河河工吧?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给古枚笛,古枚笛笑了笑:“那挺好的呀!一辈子在黄河上飘荡,自由自在,又受人尊敬,多好,死了都有这么多人送葬,多风光呢!”

“不要!”我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我努力读书就是为了走出村子,我才不要一辈子跟那些邪乎的东西打交道呢。

“走吧,时候不早了,先回去再说吧!”古枚笛招呼我离开。

“成!”我把东西收拾好,然后将那个空的铁皮箱子重新埋在树下,填平土坑。

“对了,求你一件事儿,今天发生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爷爷?”我央求古枚笛说,因为直觉告诉我,爷爷跟老馗子之间肯定有些不愉快的往事,要是爷爷知道我背着他悄悄来给老馗子还梦,而且还继承了老馗子的东西,爷爷肯定会气炸毛的吧。

“行!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儿!”古枚笛微微一笑,贴着我的耳朵道:“你也不要把我会道法的事情说出去,我不想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爷爷若是问起我俩去哪儿了,我怎么回答他?”

“就说我俩约会去了呗!”古枚笛白了我一眼:“你就心中偷着乐吧,又让你占便宜了!”

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古枚笛突然停下脚步:“等等!”

“怎么了?”我困惑地问。

古枚笛抬头环视了一圈:“你没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吗?我们已经在林子里走了那么久,为什么一直没有走出去呢?”

古枚笛这么一说,我也回过神来,心中一琢磨,对呀,我们都走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为什么还在槐树林里打转转呢?而且放眼望去,四周全是影影绰绰的槐树,我们好像走到槐树林深处来了。

“我们莫不是碰上鬼打墙了?”我惴惴不安地问。

有时候在空旷的田野上,或者夜晚的树林里,人会被困在一个地方走不出去,不管你怎么走,都是在原地打转转,这种现象民间就称为“鬼打墙”,意思是有鬼在筑墙困着你,不让你出去。

我们现在的情况跟鬼打墙非常相似。

古枚笛摇摇头,面色渐渐变得凝重,然后她突然对着空荡荡的林子朗声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若兰啊若兰,我好心放你一条生路,没想到你还敢回来找我们的麻烦!”

我听古枚笛这样一说,知道那个红衣女鬼又回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我们半天走不出林子,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红衣女鬼在作怪。

果然,就听古枚笛回头对我说:“我们不是碰上了鬼打墙,这是若兰布下的迷局!”

“哼!我说过,你们都得死!你们统统都得死!”若兰尖锐的声音在林子上空飘荡,刺得我的耳朵非常难受,就跟针扎似的。

古枚笛毫无惧色,平静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手段都用出来吧!”

古枚笛话音刚落,槐树林子里立刻刮起了一阵古怪的阴风,那阴风来得又快又急,吹得槐树林子哗啦啦作响,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漫天的树叶围着我们旋转飞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