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鬼眼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46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2章:鬼眼

“拓跋孤,你给我站住!”

一个女人的厉叱声在我的耳畔响起。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脑子也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古枚笛!是古枚笛的声音!

古枚笛怎么跑这里来了?

不行!这里危险,进了槐树林就走不出去了,我心急如焚,正想提醒古枚笛不要进来,忽见一道金光闪过,只听古枚笛厉喝一声:“咄!”

刹那间,围绕在我身边的浓雾迅速消散,又露出了郁郁葱葱的林子。

只见在距离我不出二十米的地方,那个穿着红旗袍的女人正直勾勾地看着我。虽然隔着这么远,但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她那怨毒的眼神,令我心肝乱颤。

古枚笛从我身后走了上来,她的长发在风中飞扬,一脸冷峻的表情。

“哎呀,你这不听话的小妮子,怎么也跑这里来了?对面那个女人很不寻常,我们快离开这里!”说着,我就伸手去拉古枚笛,想带她离开这里、

然后,我突然就怔住了。

因为我惊诧地发现,古枚笛的手里竟然拿着一把弓。

是的,弓!

一把不同寻常的弓!

那把弓浑身泛着金光,弓身的造型是一条金龙,龙头昂起来刚好成为把手,龙眼是一颗红色的珠子,像宝石一样熠熠生辉。更为古怪的是,弓身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奇怪的符咒,一股无形的浩然之气汹涌而出。

“你……你这是……”我瞪大眼睛看着古枚笛,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手握神弓的古枚笛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满脸肃杀之气。

“你这厉鬼,朗朗乾坤就敢出来害人,若是不想死在我的龙神弓下,就快快滚蛋吧!”古枚笛对着那个旗袍女人高声说道。

“厉鬼?”我猛地打了个哆嗦,古枚笛为何称那个旗袍女人为厉鬼呢?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怪事,心中也渐渐相信旗袍女子的身份,她真的是一个鬼!首先她面无血色,手足冰冷,还穿着跟这个时代完全不搭的衣服;其次没有大活人会住在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再者,刚才那团诡异的黑雾,十有八九也是旗袍女子弄出来的吧。

虽然我时常坚称自己是无神论者,但从小的见闻就告诉我,其实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事情。所以此时此刻我清楚地知道,我今儿个是撞上鬼了,而且还是一个怨气极重的红衣女鬼。

咯咯咯!咯咯咯!

旗袍女人忽然怪声怪气地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伴随着她的笑声,四周刮起了猛烈的阴风,吹得漫天的树叶飞舞。

古枚笛目光如炬:“看来你是要逼我动手了!”

“陪葬!你们都要给我陪葬!”红衣女鬼的身体渐渐飘浮起来,就像一张薄薄的纸片,轻飘飘的,没有半点重量。只见四周的地面下突然冒出了一缕又一缕的黑烟,那些黑烟就像幽灵般在空中来回飞舞,发出凄厉的啸音。浓浓的黑雾如同汹涌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们翻滚而至。

我紧张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两条腿就跟抽筋了似的,一动也不能动。

“就凭你这样的道行,纯粹是找死!”说到最后一个“死”字的时候,古枚笛面沉如水,左手握弓,右手搭在弦上往后虚空一拉,一支金光闪烁的利箭立刻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利箭长有一米多,箭头隐隐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箭身上面也雕刻着许多的符咒。

古枚笛拉弦搭箭,举起龙神弓。

黑雾已经把我们完全包裹,根本没法看见红衣女鬼在什么地方。

然而,古枚笛却像是能够看见红衣女鬼,只见她原地转身,对着五点钟方向唰地射出一箭。

倏!

箭矢发出刺耳的啸音,穿破黑雾,四周的空气都被激荡开去。

在箭矢射出去的一刹那,我看见龙神弓上面的那些符咒全都闪耀起来,而箭身上面的那些符咒也在盘绕着箭矢来回飞舞。

“啊--”红衣女鬼发出凄厉的嘶吼,仿佛连大地都颤抖起来。

然后仅仅是眨眼的瞬间,笼罩着我们的黑雾全部消散,依稀有点点光斑透入树林。

我这才发现,就这数秒钟的工夫,我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透了,感觉整个人就像被人从河里捞上来的一样,浑身都在淌水。

“她……她死了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的恐惧,我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有!”古枚笛放下龙神弓,淡淡说道:“我给了她一条生路,没有赶尽杀绝!”

说着,古枚笛手腕一翻,掌心里闪过一道金光,手中的龙神弓竟然唰地消失不见了。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地问:“弓……弓箭哪去了?”

古枚笛说:“龙神弓和我的血脉是一体的,平时都放在我的掌心里面!”

“这么神奇?”我仔细看了看古枚笛摊开的手掌,这才发现她左手掌心的纹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她左手掌里的纹路竟然是一张弓的线条!我就说她跟我回村之前就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从来没见过什么弓箭,我还奇怪她从哪里找来的神弓,原来是隐藏在掌心里面的。

我一脸惊奇地看着古枚笛,想不到学校里的谣传是真的,古枚笛真的具有鬼眼。不仅如此,她竟然还会道术,这实在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古枚笛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淡然一笑说:“我天生就是阴阳眼,小时候有个道士看中了我的灵力,所以教授了不少道法给我!”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很疑惑。

古枚笛说:“早上给你送早饭的时候我就在你的卧房里发现不干净东西留下的痕迹,再看你心神不定的样子,我就觉着你藏着事情,但你又不肯对我讲,所以我只有偷偷跟着你出来咯!”

“痕迹?什么痕迹?”我记得卧房里除了有股臭味,其他也没什么呀。

古枚笛说:“别忘了我是鬼眼,有些东西你们看不见,但是我能看见。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你的床边发现了一双脚印,当然这双脚印你肯定是看不见的,因为这双脚印是鬼留下的,也就是说,昨晚你的卧房里来了客人!”

古枚笛口中的“客人”指的肯定就是鬼了,我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再听古枚笛这样一说,顿时觉得昨晚的事情都是真实的,并不是一场怪诞的梦。

“刚才这个红衣女鬼的怨气很重,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今儿个死定了!”古枚笛说。

古枚笛说的是实话,我一介凡夫俗子,要不是古枚笛及时赶走那个女鬼,我只怕已经着了道儿。指不准哪天我的尸体也挂在大槐树上,密密麻麻的蛆虫在我的皮肉里面钻进钻出。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个红衣女鬼是什么来头?她为什么要害人?”

“穿红衣服含恨而死的人怨气最重,死后都会化为厉鬼,不肯投胎转世,只想留在世上害人,发泄自己的怨气。这个红衣女鬼名叫若兰,民国时候是一个唱戏的花旦,后来嫁给当地一个军阀做小妾。好景不长,鬼子军侵略中国,军阀仓皇逃跑的时候落下了若兰。结果这个若兰被鬼子兵抓住,十几个鬼子兵把她拖到这片槐树林里面玷污了,最后用刺刀把她挑死,挂在了大槐树上。当日惨死的时候,她就是穿着这一身大红旗袍!”

“你……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我感觉不可思议,古枚笛的诉说仿佛亲临现场一样,她甚至连红衣女鬼的名字都晓得。

古枚笛笑了笑:“鬼眼不仅能够见鬼,还能一眼看透鬼的前世今生,只要我用鬼眼在她身上一扫,她的过往种种都会像电影胶片一样在我的脑海里播映出来!”

我忍不住惊叹道:“我和你一起工作了那么久,居然不知道你……你有这样的超能力!”

“这也不是什么超能力,只是略懂一些异术罢了!”顿了顿,古枚笛问我:“现在该你说说了,你鬼鬼祟祟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而且还刻意避开我和爷爷,究竟所谓何事?是跟昨晚上进入你卧室的客人有关吗?”

事已至此,我也不好继续隐瞒什么,只好实话实说:“其实不瞒你说,昨晚来我卧室的客……客人你猜是谁?居然是我们白天去吊丧过的老馗子!”

“哦?”古枚笛皱了皱眉头,也觉得有些意外:“老馗子来找你做什么?”

我说:“他倒没有来害我,只是要我到这槐树林里取个东西,还说什么这就是我的命云云,反正神神叨叨的,我也不甚明白!”

“取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古枚笛问。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说埋在第七棵大槐树下面,我还没来得及找呢,就碰上红衣女鬼了!”

“走吧,我陪你去找找,看到底有什么古怪!”古枚笛冲我扬了扬下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