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槐树林子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字数:336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槐树林子

没走多久,槐树林就到了。

这里有一大片槐树林子,那些槐树在这里的长势特别好,枝繁叶茂,又高又壮。即使是大白天,这里也是郁郁葱葱,显得有些昏暗。阳光只能勉强从枝桠的缝隙里透射一些下来,在地上倒映出斑驳的光影。

我情不自禁地抱了抱膀子,外面晴天白日,这里却有些冷飕飕的。

槐树林在这一带还是一个很出名的地儿,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很出名的阴地。

听说抗日战争的时候这里来了一群鬼子,把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上千村民都拉到这里进行屠杀。那些鬼子把村民排成一列一列的人肉靶子,架起重机枪一梭子弹扫过去,立即就要扫倒一片,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屠杀干净后,鬼子就把堆积如山的尸体就地掩埋。后来这里也就成了乱坟岗子,一些没家没室的人死了也被丢在这里。

有人说,这里的槐树之所以长得那么茂盛,就是因为栽种在死人堆上面,吸收了死人的养分。

我心里暗暗咒骂老馗子,怎么把东西藏在这种鬼气森森的地方。

我在林子口徘徊不前,老馗子既然把东西藏在这里,估摸着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我回去算了,万一招惹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就麻烦了。但是仅仅转了个身,我就停下了脚步,我走了那么远的路来到这里,难道要临阵脱逃吗?要是我回去之后老馗子再来托梦找我怎么办?我可不希望每天半夜有个穿寿衣的死人老头站在自己的床边,想想就渗得慌。

人往往在害怕的时候,那些曾经经历过或者听闻过的恐怖事情就会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我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件发生在槐树林的诡异事儿,当时那件事情可是传遍了十里八村,轰动一时,甚至还惊动了省公安厅。

那年我十六岁,在县城里上高中。我读二班,事情是发生在隔壁的三班。三班有两个学生早恋,男的叫什么名字我记不得了,女的我记得叫罗莉,是三班的文艺委员,人长得还挺漂亮,我们班都有好几个男生给她递过情书。罗莉和那个小男生都是盘口村的人,每到周末两人都要一起回家。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末,两人回家之后就没再返回学校。班主任对两人的早恋也有所耳闻,于是怀疑这两学生是不是悄悄私奔了,为此还特意给学生家里打了电话。家里也慌了神,发动亲戚朋友到处寻找,结果有小孩就说周末的时候看见过他们,发现他们往槐树林那边去了。两人当时可能是去槐树林约会的,但是自从进去了之后就没有出来。

家里人赶紧寻着这条线索去了槐树林,结果……结果等待他们的是两具冰冷发臭的尸体。两人都死了,衣不遮体,挂在槐树的大树干上。眼珠鼓胀凸出眼眶,舌头吊在外面,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经过法医检验,两人的身上并无伤痕,但是心肝衰竭,得出的结论是被活活吓死的。

而且更令警方不解的是,当时已是深秋,失踪也就两三天的工夫,以北方的天气来说尸体应该腐烂程度不高,但是那两具尸体的腐烂程度却相当严重,并且散发着浓烈的尸臭。据当时在场的人说,无数的白色蛆虫在尸体里爬进爬出,办案的民警都吐晕了好几个。

当时公安局向外公布的结论是自杀,两人一起殉情死了,但是谁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起普通的死亡案件,一时间谣言四起,十里八村都在传,而且越传越玄乎。当时传到我们学校里已经变成了僵尸咬人的版本,说的是两人去槐树林幽会,结果被地下爬出的僵尸咬死了。当然,在说这些的时候,传谣者不忘添油加醋地说一下两人幽会的场景,讲述的绘声绘色,就像在场亲眼目睹一样,这也是听众最感兴趣的话题。

后来传得太厉害了,连学校都不得不出面辟谣,还专门召开了一次全校大会,主要就是谈这件事情,然后由这件事情铺展开来教育我们不要早恋。

此时站在槐树林外面,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双腿止不住有些哆嗦起来。

就在我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林子去的时候,一个女子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小帅哥,干嘛傻呆呆地站在这里?”

我蓦地打了个激灵,回过头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年轻女子,大概也就二十七八岁,比我大不了多少。她披着长发,模样倒也长得有些俊俏,只是脸上抹着厚厚一层粉,也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原因,看上去惨白惨白,感觉有些营养不良。最古怪的是她的衣着,居然穿着一件鲜艳的大红色旗袍,旗袍的款式很老,很像是民国年间的风格。不过她的两条腿倒是又白又长,穿着一双高跟凉鞋,看得人心神荡漾。

我觉着有些奇怪,在这里晃荡了半天都没见个人影,这个旗袍女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她是从槐树林里走出来的不成?大白天的,她打扮成这副模样在林子里做什么?

我满脸疑惑地看着她,她见我不说话,掩嘴咯咯笑了笑,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娇声说:“哎哟,你别色咪咪地盯着人家的胸部看啦。你到槐树林来玩的吧?走吧,去我家喝口水去!”

女子的一颦一笑充满了媚态,要不是我定力好,我只怕已经把持不住了。饶是如此,我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瞄向她的胸部,唔,又圆又白,比古枚笛的还要大上一号。

女子见我发愣,又伸手来拉我。

这一次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女人的手冰冷冷的,没有任何温度,而且那种冷不是寻常的冷,而是浸骨的冷,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嗯,有点像是死人的手。

我退后一步,轻轻甩开女人的手,一颗心嘭嘭嘭地乱跳起来,我总觉着这个女人太过古怪,也没敢多看她一眼,说了声“不用了”,掉头就走。

我低着头走了不一会儿,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我猛地抬起头来,发现四周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槐树,头皮顿时就麻了。我刚才明明是在槐树林外面,转身离开之后应该是往盘口村而去,但为什么我却走到槐树林里面来了,而且越走越深,繁茂的枝叶层层叠叠,几乎挡住了阳光。林子里黑咕隆咚的,只有阴风吹过发出的诡异声音。

我拍了拍脑袋,难道是自己走错路了?

再回头看去的时候,一身的白毛汗唰地就出来了,刚才的那个旗袍女子竟然不见了!

我突然想起她刚刚请我上她家喝茶,她家在什么地方?难道在这鬼林子里面?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槐树林里有人居住啊?谁会那么不正常跑到一个阴气这么重的地方来安家呢?

我越想越觉着不太对劲,整个人如坠冰窖,感到一种彻骨的寒冷。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定了定神,使劲甩掉脑子里那些荒诞怪异的念头。

反复深呼吸三次过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已经逐渐恢复正常。

我是考古系的高材生,无神论者。

更何况现在还是晴天白日的,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也许那个女人真的就住在附近,也许她寂寞了,看见我有点英俊,所以对我起了打猫心肠。

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想笑,这种时候我还能这样自我安慰。

茂盛的枝叶遮住了太阳,也遮住了苍穹,这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如此一来,我在林子里就很难分清东南西北,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呢。

呀!

我猛地一拍脑袋瓜子,这人有时候就是要当机。实在不行我就把手机拿出来,打个报警电话求救总可以吧。

我赶紧掏出手机,手机显示的竟然是无信号?

这是个什么鬼地方,竟然连通讯信号都穿透不进来?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报警电话不需要信号都能打通的,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按下了110。

然而,电话里却一直传来沙沙沙的嘈杂声。妈蛋!居然连报警电话都打不出去!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颗心又抑制不住地开始慌乱起来。

就在这时候,林子里刮起了阴风,那风呼呼呼地吹,吹得我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四周飘荡起了诡异的黑雾,那黑雾来得很快,就像潮水一样的翻涌,又浓又稠,还带着老大一股怪异的臭味。各种诡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仿佛有无数的鬼魅魍魉从地下钻了出来,我感到一阵阵阴寒刻骨的冷意。

“帅哥!到我家喝口水吧!咯咯!帅哥,跟我走嘛!来嘛!”

女人的声音竟然又在我的耳边响起,她的声音充满了挑逗和诱惑的意味,让人无法抗拒。但是四周太黑了,我根本看不见那个女人在什么地方。

迷迷糊糊中,我竟然微笑着扬起嘴角:“好啊!我就来!我就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