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尸牙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01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尸牙

我的话似乎打动了阴鬼婆。她开始低着头沉吟,似乎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做。

我趁热打铁的劝道:“你的仇,也已经报了。差不多就行了。”

阴鬼婆有些犹豫的问我:“我的仇,报了吗?”

我拍打着胸脯:“报了,当然报了。薛家人被你折磨了上百年。这仇简直报到家了。说实话,现在薛家人根本已经不知道当年的事了。他们是在糊里糊涂的生,也是在糊里糊涂的死。”

阴鬼婆听了我这话,忽然阴惨惨的笑了:“说得好,糊里糊涂的生,糊里糊涂的死。他们活该如此。”

我连忙赔笑:“是啊,活该这样。现在大仇得报,你也应该解脱了。不要再在人间做孤魂野鬼了。早日投胎,重新做人多好?”

阴鬼婆点点头:“投胎做人。恩,没错,大仇得报,我应该重新投胎了。”

她看了看我,说道:“盖忠烈祠的事,我就交给你了。就用那一千棵槐树,给我盖一件忠烈祠,要多气派有多气派。”

我唯唯诺诺的点头。

忽然,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来,向阴鬼婆说道:“盖忠烈祠。里面供奉谁?你至少留个名字啊。”

阴鬼婆嘿嘿笑了一声:“过两天,自然有人告诉你名字。”

然后平地里起了一阵狂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睛。等风平浪静的时候,阴鬼婆已经不见踪影了。

而之前被她吹熄的那些蜡烛,居然全部自己燃烧起来了。

我看着黄色的火苗,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从心地里面升起来:“活了,老子总算活过来了。”

然后我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这时候已经虚弱不堪,连喊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我还有意识,我看见吕先生从卧室里面跑了出来,满脸欣喜:“小子,你干的不错啊。你一个普通人,居然能和阴鬼婆谈判,化解这段恩怨,简直比很多道士做的还好。”

我瞪着他,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几个字:“别废话。命灯,还我。”

吕先生一脸的嬉皮笑脸:“你别着急。咱们先约法三章,我把三盏命灯还你,你不能打我。咱们往日的恩怨一笔勾销,怎么样?”

我躺在地上,恨恨的说道:“你麻痹……”

吕先生很阴损的等着我,始终不动手。直到我点头应允,绝对不揍他。这才站起身来。将墙上那幅画取了下来。

吕先生拿着画,在我眼前晃了晃。嘴里念叨着:“来吧,来吧。世上人,画中仙。什么功名富贵,什么神禄仙位。一个烂成黄土,一个烧成纸灰……”

吕先生像是在哼唱,又像是在呻吟。语调缓慢的要命。我本来就精神萎靡,耳朵边上再听他这么一哼哼,顿时眼皮沉重,像是要睡死过去。

我抬起手来,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努力地瞪大了眼睛。

这时候,我看见画中的小沙弥忽然回过头来,朝我笑了笑。

我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躲开他的目光。然而,他大踏步的向我走过来,一甩手,那盏青色莲花灯就扔在我身上了。灯油淋淋漓漓浇了我一身。紧接着,轰然一声,我身上就烧着了。

顿时,火光包裹了我的身体。我感觉火舌像是毒虫一样,想我的皮肤下面钻过去。

我疼得大声呼喊,在地上打滚。视线都为之模糊了。

感官全部失灵,只有两只耳朵,仍然听到吕先生在缓缓地吟唱着:“一个烂成黄土,一个烧成纸灰……”

忽然,不知道是谁在我身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后,像是有一股清泉,从头顶落下来,一直沁到心肺里面。顿时把我身上的烈火浇灭了。

我睁开眼睛,看见吕先生笑眯眯的坐在我旁边。

我晃了晃脑袋,撑着身子坐起来。虽然全身酸疼,有点使不上力气。但是之前的那种虚弱感,确确实实是不见了。

我扭头看看吕先生:“这么说,我是没事了?”

吕先生点点头:“完好无损。”

我注意到他手里面的那幅画。佛祖仍然在莲花台上讲经,而他身边的那个小沙弥,变得面目模糊。只是几笔勾勒出来的一个轮廓,再也没有之前的细致了。而他手里的青色莲花灯,也消失不见了。

我不由得赞道:“这幅画是个宝贝啊。”

吕先生微笑道:“这画在多年前,也不过是一副普通的画罢了。只不过遇见某位高人,它在有幸变成了宝贝。在有本事的人手中,飞花摘叶可以杀人,泥沙土块都是异宝。”

我冷笑一声:“那你有没有穿在身上,就感觉不到疼的宝贝?”

吕先生疑惑的摇摇头:“我没有。”

我笑道:“没有就对了。”然后嘭的一拳打了过去。

吕先生哀嚎一声,鼻血又欢畅的流了出来。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两条腿像是承受不住我全身的重量一样。一个劲的打着哆嗦。

我走到卧室里面,看见薛倩仍然闭着眼睛沉睡。我心里嘀咕:“怎么还没醒?”

我一扭头,看见薛阿姨像是石雕一样站在床边,紧闭着嘴,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我奇怪的看着她:“薛阿姨,你怎么了?”

她瞪着眼睛,然后一个劲的向我身后使眼色。

我回头,看见吕先生满脸畏惧的看着我,目光一个劲的躲闪。

我指了指薛阿姨,问吕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你干的?”

吕先生似乎刚刚回过神来,对薛阿姨说道:“行了,可以了,把宝贝吐出来吧。”

薛阿姨闻言点了点头,从嘴里吐出来一块石头。正是我之前含进去的那一块。

我皱了皱眉头,问吕先生:“你这东西,多少人含过?大家含来含去得也不洗,是不是有点脏?”

吕先生摆摆手:“这玩意怕什么脏?本来就是从死人嘴里掰下来的。”

我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不是,你说清楚,什么死人嘴里掰下来的?”

吕先生把那块石头揣在怀里,说道:“这原本是僵尸的一块牙齿。经过我的祖师爷炼化,剔去了尸毒,变成了宝贝。含在嘴里,能抑制人得生气,让鬼感觉不到威胁。不然的话,你上次去找阴鬼婆的时候已经被她杀了。”

我勃然大怒:“你麻痹,僵尸的牙你让我含着?”

我刚刚吼完这一嗓子。就听见身后哇的一声。我回头,看见薛阿姨已经吐了。

吕先生一脸悻悻然:“你们两个真是不识好人心,这宝贝是救命的……”

薛阿姨跑出去漱了漱口。等她再走进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她看了看我,然后扑通一下,跪下了。

这下我懵了,连忙搀扶她:“阿姨,你这是干什么?”

薛阿姨不为所动,坚持着磕了下去。我身子还有点虚,根本搀不起她来,只好也跪了下去。

薛阿姨一脸坚毅的说道:“你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们薛家几百年的恩怨被你解决了。我很是感激。所以,这一跪,你完全当得起。”

我只能满脸赔笑。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那个,阴鬼婆要盖一间忠烈祠。那个钱,我就不用出了吧?”

薛阿姨点点头:“忠烈祠的钱我给。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件事,比较难办。”

我听薛阿姨的口气,似乎极为为难,不由得有些紧张:“还有什么事?”

薛阿姨说道:“那阴鬼婆说,要用外面的槐树盖忠烈祠。可是,那些槐树根本动不得。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那些槐树的主意。但是谁要是砍上一斧子,或者锯上一下,三天之内,必定会头破血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