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阴阳眼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65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阴阳眼

我们一群人本来很紧张的思考第八个人是谁。陈小妹的傻儿子忽然扬着纸钱走进来了,嘴里还在不住的念叨:“妈,你可算回来了。妈,你这么长时间去哪了?”

我们个个吓得要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院子里来,绕着灵床转圈。

秃顶猛地抖了两下,然后大着胆子喝道:“傻子,你闹什么呢?快闪一边去。”

周围的村民也开始附和,都让傻子赶快走开。

我小声的问秃顶:“怎么?他的名字就叫傻子吗?”

秃顶摇摇头:“本来他是有名字的,后来十几岁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给傻了。然后大家就傻子傻子的叫他,连他本来的名字也忘了。”

我们正站在一旁交谈。那傻子忽然惊叫道:“妈,你去哪?你怎么又走了?”

然后他一边撒着纸钱,一边急匆匆的向外走,手舞足蹈的,似乎是在和人争执。

我快走了两步,赶上去说道:“哎,老弟,你这是这么回事?怎么走路还要扔纸钱?”

傻子含糊不清地说:“不然他们拦着我妈不让走。”

我疑惑的问道:“谁们?”

傻子开始乱指:“这个老头子,那个老婆子,还有后面这一群小孩。总欺负我妈是新来的,我不给钱就不让我妈走。”

说完这话,傻子又急匆匆的向前走了。一边走,一边撒纸钱,嘴里念叨着:“妈,你去哪啊,你跟我说句话啊。”

我们一大帮人跟在他身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秃顶说道:“那个,赵大师,我们守灵的,还守不守?”

我想了想,说道:“你跟着我来,其余的四个人接着守灵。”然后我向薛倩说道:“咱们走。”

那四个村民慢慢的走回去了,而我们三个人,则静悄悄的跟在傻子身后。

夜里静悄悄的,得益于陈小妹闹鬼的传闻,周围的村民早早的睡下了。村中的小路,黑乎乎的,一个人也没有。

我们只听见傻子嘀嘀咕咕的声音,以及漫天散落的纸钱,这些纸钱有不少落在了我们身上,让我们三个人感觉很异样,好像我们已经死掉了一样。

薛倩悄悄地问我:“老赵,咱们为什么要跟着这小子?”

我说道:“我总觉得,他能看见陈小妹。”

薛倩一哆嗦:“阴阳眼?”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敢肯定。他是个傻子,和我们常人不一样。或许,看到的世界也不相同吧。”

我们跟着傻子走了一会,他就走到一户人家跟前了。然后他开始趴在铁门上大哭:“妈,你怎么进去了?怎么不等我?”

我问秃顶:“这是谁家?”

秃顶挠了挠头,想了很久,终于说道:“咦,这不是小舟家吗?可是有几年没有回来了。”

傻子扑在铁门上又哭又闹,把铁门砸的咣咣响。然后,我看见这房子里面亮起灯来了。

秃顶咦了一声:“小舟回来了?怎么家里有人了?”

然后,我听见院子里有个男人的声音,他叫道:“是谁?”这声音似乎有些慌张,好像在做坏事一样。

秃顶在门外喊了一嗓子:“是我。”

过了几秒钟,铁门发出一阵蟋蟋洬洬的声音,随后,打开了。

街上黑乎乎的,我们看不清这个人是谁。

小舟问秃顶:“这不是二叔吗?这么晚了,有事吗?这几位是谁?”

秃顶说:“先进去再说,站在门口说话算怎么回事。”

小舟点点头,把我们让进去了。

等进了屋子里面之后,秃顶忽然尖叫一声,然后向后退了一步。看他的样子,简直马上就要逃走了。

我回头看了看他,只见他两腿不住的打哆嗦,额头上已经滚落出一连串的汗珠来。

我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秃顶指着一脸错愕的小舟:“就是他,就是他。第八个人。”

小舟脸色大变,连说话都结巴了:“什么,第……第八个?”

我警惕的回过头来,看了看小舟。他的模样,的确有些面熟,八成是刚才守灵的时候见到的。

我向地上看了看,电灯下面,小舟的影子很真切,看起来,应该是活人。于是我回头拍拍秃顶的肩膀:“老兄,别害怕,他是人。没什么问题。”

然后我低着头在地上踱步,心想:守灵的时候,绝对是有鬼进来了。这个鬼最有可能是陈小妹,可是她为什么让我们看到了小舟呢?难道和他有什么恩怨不成?

我在思考的时候。秃顶已经把陈小妹家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小舟了。小舟看样子胆子很小,越听脸色越是苍白。

我正在考虑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薛倩悄悄在我身后说:“你看那个傻子。”

我一愣:“傻子?”

自从进院之后我就没有再注意到傻子。这时候经薛倩一提醒,我才发现他的古怪之处。

傻子整个人躲在小舟身子后面,歪着头,嘴里念念叨叨的,似乎在和什么人说话。

我和薛倩不错眼珠的看着小舟,小舟很快就感觉到了。他回头看了看傻子,很紧张的问:“你要干什么?”

傻子不搭理小舟,仍然在低声嘀咕。

我走过去拽了拽傻子,问道:“怎么回事?你在和谁说话?”

傻子说道:“我在和我妈说话。她说这些天,她一直在和小舟玩。”

小舟听了这话,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手脚开始发抖了。

他退了两步,指着傻子说道:“你别瞎说啊,大半夜的,神经病吗?”

傻子一脸委屈:“可是我妈真的在你旁边。我正和她说话……”

我对小舟说道:“兄弟,周围的乡亲都知道,陈小妹是横死的。她可能有些心愿未了,这几天闹得厉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得罪了她?要是有的话,告诉我,我们一块商量商量,能把这件事解决了最好。”

小舟的眼睛里面闪出一丝希望来:“告诉你?你是做什么的?”

我还没有说话,薛倩在我身旁大吹大擂:“他是做什么的?他是空亡屋屋主。专门管着捉鬼拿妖的。”

小舟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两眼,然后喉咙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我则静静地等着。

忽然,他脸色一变,似乎是改了主意一样。他在一瞬间大怒起来,涨红了脸,冲我们喊道:“滚蛋,你们都给我滚蛋。大半夜的恶作剧,一群神经病。”

秃顶有些不满的喊道:“小舟,我是你二叔,你怎么说话呢?”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小舟推搡了一把。

我们几个人被小舟推出来,然后大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傻子在门前痛哭流涕,死活不肯走,一直叫嚷着找自己的妈妈。

这一番折腾,一直到远方更贫穷的村子里面,传来一声声的鸡叫。

傻子忽然困乏了一样,倒在小舟门口,很快酣睡起来了。

我对秃顶说道:“老兄,要不然,你把这小子给带回去?

秃顶点点头,问我:“那个,陈小妹的尸体怎么办?”

我说道:“先别动。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会继续来。如果王书记找我,你告诉他不用着急,我会抽空去看他。”

秃顶答应了一声,就扶着傻子走了。

薛倩问我:“老赵,咱们现在去哪?”

我嘿嘿笑了笑,说道:“回家睡觉。”

薛倩马上苦着脸问:“去那间杂货铺?”

我点了点头。

薛倩长叹一声:“兄弟,不是我不讲义气,咱们之前有言在先,让我陪你也可以,但是不能再招惹神神鬼鬼的了。我可经不起这番折腾了。可是现在……”

我有些失望的说道:“你要走了吗?”

薛倩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办法了,不得不走。我们老薛家就剩下我一个了。不过你有什么事,可以再叫我。”

我只好答应了一声,就和他分别了。

大白天躺在杂货铺里面,倒也没有感觉到有多么恐怖,最初来这里时候的那种畏惧感正在慢慢的减退。这一觉我睡得很踏实。

迷迷糊糊的,我一直在想,或许三年之后,我对这屋子的畏惧会完全消失不见,那时候,我再学了吕先生的一身本事,可就变成一个真的道士了。

我想到这里,又连忙打断这个危险的想法:老子堂堂大学毕业,前途无量,怎么能和封建迷信纠缠不清呢。不过,这玩意是迷信吗?

我这一觉一直睡到快要天黑的时候,才缓过劲来。我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正要出门,忽然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正要喊人。那人小声的哀求道:“赵大师,你救我啊。”

这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哼哼,可是声音里面充满了哀求声。我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这人是小舟。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

小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你救救我吧,我信你们了。”

我心里已经有三分数了,问道:“难道是因为陈小妹?”

小舟一听这个,马上拽住我的手了:“没错,就是因为她。昨天晚上你说的没错,她的冤魂,真的把我给缠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