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第八个人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62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第八个人

我把吕先生留给我的仅有的几件宝贝都带来了。这些东西不知道管不管用,不过有胜于无,就算是壮壮胆也好。

晚饭的时候,薛倩悄悄地问我:“赵莽,你说,这个老婆子今天晚上会来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她想见我,那么今天晚上就一定会来。如果今晚没什么异常,咱们也就不用再守夜了。”

薛倩坐在我旁边,淡淡的说道:“这一路上我都看过了,从你那间杂货铺到这里,起码有两三里,这中间又经过了不知道多少超市,她都没有进去,偏偏找到了你。”

我苦笑一声:“要不然怎么说我是空亡屋的屋主呢?”

吃过晚饭之后,天很快就黑了。王书记让我和薛倩挑了五个人,我们七个一块在陈小妹家守灵。

按道理说,死后第四天守灵,实在有些不合规矩,不过特事特办,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王书记很感激的对我说:“赵兄弟,这件事要是圆满完成了,你就是第一大功臣,我老王不会忘记你的,区里的乡亲也不会忘记你的。”

我摆摆手:“您别客气。我怎么听这话,下面就要说永垂不朽了?”

王书记哈哈大笑,说道:“我还有个会要开,你们聊。咱们回头再见。”然后他急匆匆的走了。那样子,完全不是急着开会,而是怕恶鬼缠身,想逃跑。

陈小妹家很穷,穷到没有电。我们从周围邻居家拉来了电线,然后在院子里安上了灯泡,把这里照的灯火通明。

现在有了亮光,再加上周围这么多人。大家倒也不觉得害怕了。这一位讲个故事,那一位说个笑话,倒也很是热闹。

这期间,我一直时不时瞥一眼躺在灵床上的陈小妹,她没有任何异样。我站起身来,给她添了三五次香。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人已经困乏了。守着灵棚谁也不敢睡,于是有人提议打牌。或许守灵打牌已经演变成一种传统了,于是一呼百应,大家纷纷同意了。

有个人拿出来一副扑克,正要分给众人的时候,忽然来了一阵风,把他手里的扑克吹走了,纷纷扬扬的落了一地。

这一下,让众人都呆住了。因为扑克不是纸片,它很有些分量,刚才的那阵风虽然阴冷,但是力道绝对不足以把扑克吹得到处都是。

原来嬉嬉闹闹的人群安静下来了。大家都看着我。在他们眼中,我现在是官方指定的道士了。

我握了握大刀,紧张的问拿扑克的小伙子:“怎么回事?”

那小子脸色煞白的说:“好像,好像不是风吹得。”

我点点头:“我知道,刚才那一阵风没那么大劲,你感觉到什么了?”

小伙子咽了口吐沫,眼睛有些发直:“刚才我拿着牌,拿的很紧,忽然我感觉有人把我的牌从手里抽出去了一样。然后扑克就散落在地了。”

这一下人群炸了窝,那些村民个个紧张无比,纷纷说:八成是陈小妹来了,看见我们不好好守灵,在这打扑克,她气不过,所以把我们的牌扔了。

这些村民人心惶惶的乱嚷,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没有一个人逃跑。

我疑惑了两秒钟,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些村民不笨,他们知道,一旦闹鬼了,四散逃跑更恐怖。最安全的就是和道士呆在一块。所以,我现在是他们的主心骨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住的叹息:真是可惜,他们今天信错了人。我根本不会道术。

薛倩悄悄地捅了捅我:“老赵,那什么,那颗牙在哪?你给我,让我防防身。”

我无奈的在兜里掏了掏,正要把尸牙递给他。忽然,挂在我们头顶上的电灯灭了。整个院子漆黑一片。

村民全都不敢动了,也没有人说话,院子里静悄悄的。我用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才能渐渐地适应了黑暗。

借着月光,我看见村民或坐或站,都还在院子里面。

我小声的咳嗽了一声,然后问道:“都,都没事吧?”

村民七嘴八舌的说道:“没事。”

我摸索着划着了火柴,把蜡烛点上了。院子里重新恢复了光明。

薛倩问我:“这电灯,咱们还管不管?”

他的话刚说完,电灯啪的一声,重新亮起来了。

人在得到光明的时候,总是喜悦的,但是现在我们却高兴不起来。毕竟这电灯忽明忽暗,太吓人了一些。

村民们都眼巴巴的看着我:“赵……赵大师,我们是留在这,还是换个地方?”

我看了看表:“再有一个小时鸡就叫了,我们再等等吧。大家别慌,刚才可能只是停电了。”

那些村民见我这么说,都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坐下来。

几秒钟之后,有个秃顶汉子咦了一声,然后声音有些慌张的说道:“不对劲啊。”

我问他:“怎么了?怎么不对劲?”

秃顶摸着脑门说:“我的凳子怎么不见了?”

停电之前我们全都坐在凳子上,围了一圈。我左右看了看,凳子上果然都坐满了人。没有他的位置了。

我说道:“是不是你的凳子被人拿走了?或者落在什么地方了?”

秃顶数了数,然后脸色有些苍白,他打着哆嗦说:“赵大师,咱们多了一个人。”

我一愣,紧接着蹭的一声站了起来。

那些村民全都坐在凳子上,一动不敢动。大家都在左顾右盼,越看面色就越加苍白。

秃顶说的没错,我们中间多了一个人。

我记得清清楚楚,守灵的时候是七个人,七只凳子。薛倩还开玩笑说,我们可以凑一个北斗七星阵了。

但是现在情况不对了。我们有八个人。多的那个人占了秃顶的凳子。

我让他们几个别动,我挨个看了一遍。这些村民面色都很苍白,一副惶恐至极的样子。因为所有人都很面生,我看不出来谁是多出来的。

我冲这些人说道:“各位,咱们都别开玩笑,谁是刚刚来的?站出来,咱们接着玩。”

但是没有人站起来,众人都面面相觑。一副不自然的样子。

我对秃顶说:“你转过身去,别看我们。”

秃顶很紧张的问:“干什么啊?”

我说:“让你转过身去你就转过去。”

秃顶老老实实地转过身了,眼睛看着大门,背对着我们。

我说道:“你仔细想想,停电之前,有谁跟你说过话,说过什么话。一个个的想,要清楚仔细的把过程说出来。”

然后我冲薛倩摆摆手:“你可以站起来。帮我盯着这些人。”

秃顶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我记得某某讲了一个笑话。笑话的内容是……”

我点点头,这个笑话我也有印象,我对凳子上的人说道:“被提到名字的,可以站起里啊,走到薛倩身边。”

秃顶这一场回忆,足足用了十几分钟。十几分钟之后,已经有五个人被叫起来了。那一圈凳子上,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

不用说,剩下的这个人,就是有问题的那个。

众人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慢慢的围成个圈,将这人包围住了。

秃顶仍然背对着我们,嘟囔了好一会,忽然说道:“赵大师,我实在想不出来了。”

我嗯了一声,说道:“不用想了,人已经够了。”

留在凳子上的那个人,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他深深地低着头,像是怕冷一样,用一件破袄裹着脑袋。

我慢慢的提起刀来,用刀尖一使劲,将他头顶上那破袄挑飞了。

这时候,众人全都哎呀一声,惊呼起来了。

因为坐在凳子上的,根本不是人。这根本是一床破棉被,叠起来放着,上面又胡乱的搭着一条裤子,一件上衣。乍一看,倒真有三分像人。

这衣服的样式,分明是陈小妹的,估计是周围邻居找出来,打算上坟的时候烧给她的。

村民们都面面相觑,似乎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薛倩在我身边小声地说道:“老赵,我就算再头晕眼花,也不可能把一摞衣服认错成活人。更何况咱们这么多双眼睛,就全都看错了?这里面不对劲啊。”

我点点头:“刚才我挨个看了一遍,绝对都是活人,个个有鼻子有眼。这一摞衣服,是后来才出现的。我猜,陈小妹八成已经来了。”

我这话声音很轻,但是在安静的夜里,却清晰无误的传到村民的耳朵里面了。他们都脸色煞白,紧张的看着我。

我问秃顶:“刚才有八个人。对不对?”

秃顶紧张的点点头:“刚才绝对是八个人,都是活人,我看得很清楚。”

我嗯了一声,说道:“刚才的八个人,全都是你们村的?

秃顶连连点头:“肯定是本村的,如果有外乡人,我找凳子的时候就把他揪出来了。不过你现在让我想那个人是谁,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我微微点点头:“看来,这第八个人,有点问题啊。”

我正想到这里,大门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喊声:“妈,你回来啦?妈,咱们回家。”

然后一阵纷纷扬扬的纸钱从半空中飘落下来,我又看见陈小妹的傻儿子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