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针线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70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针线

吕先生临走的时候夸夸其谈,把空亡屋描绘的恐怖无比。剩下我和薛倩独自面对的时候,不免战战兢兢。

幸好薛倩名字虽然阴柔,但是为人比较讲义气,答应我陪我住上一个月。不过前提条件是,不能有鬼缠上他。用他的话说,见识一次阴鬼婆就够了。要是再被恶鬼折腾一次,那可当真是活不下去了。

我只好默默地祈祷,希望这一个月平平安安。要么没有鬼,要么全都是过路的小鬼,等到吕先生回来,我也就放心了。

只是不成想,刚刚搬进去的那天晚上,就出事了。

那天我在薛倩家收拾了一番东西,就和他结伴进了那间屋子。

我们两个都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谁也不肯称呼这间屋子为空亡屋,而是用杂货铺代替。

薛倩看着货架上尘封的日用百货,说道:“这些东西,咱们是卖了,还是扔了?”

我摇摇头:“阴鬼婆的东西,谁敢动?就让它们在这里摆着吧。”

我们俩在屋子里稍微收拾了一番,勉强在墙角处放了两张床,总算有了个睡觉的地方。

我把那幅佛祖讲经图挂在墙上,顿时感觉这里祥和了不少。

薛倩把玩着我的大刀,将它放在枕头下面了,嘴里不住的念叨着:“祖宗保佑啊,平平安安的。”

我对他说:“你能不能别这么神神叨叨的,你现在搞得我神经有点紧张。”

薛倩嘀咕了两句,没有在说话。

在这间恐怖的屋子里面,白天总是格外短暂。我们呆了没多大一会,天就渐渐黑下来了。

薛倩看见我摸出来一根蜡烛,用火柴点上,不由得有些不满:“这屋子本来就吓人的要命,偏偏还没有电灯,这实在说不过去了。”

我摆摆手:“咱们凑合一下算了。”

我们两个呆坐在床上,盯着不住跳跃的火苗发呆。

薛倩有些紧张的说道:“赵莽,咱们别老这么干坐着,说说话,说说话还好一点。”

我嗯了一声,有些茫然的说道:“咱们说什么?”

薛倩开始没话找话:“那个,什么。哎?你怎么不关门?”

我扭头看了看杂货铺的屋门,它仍然像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那样,开着一扇门,关着一扇门。像是一张缺了门牙的嘴,露出外面黑洞洞的世界来。

薛倩把我拽起来:“走吧,咱们把门关上。”

我们两个走到木门附近,伸手就关门。然而,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这门纹丝不动,根本关不上。

薛倩脸色一下就白了:“老赵,不好了,有鬼。”

我脑门上也冒出来一层汗,不过我到底比薛倩镇定一些,我长舒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道:“别着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转身把桌上的蜡烛端过来,仔细的照了照这扇门。这么一照,我顿时愣住了:“妈的,这根本不是门。”

这东西看起来是一扇门,实际上是用青砖垒成的窄墙,两面都均匀的抹上了一层泥,上面用清漆画出木头的纹理来。不仔细看,倒真的会以为这是一扇木门。

薛倩摸了摸脑袋:“这算是怎么回事?弄一扇关不上的假门立在这里,这不是有病吗?”

我用蜡烛照了照另外一扇关着的门,不出意料,也是用砖砌成的。

我心里面有些发毛,这两扇门一开一关,恐怕是有什么讲究。我看了看薛倩,叹了口气,心想:今晚幸好有这小子在旁边陪我,不然的话,我可不敢在这睡觉。

我和薛倩慢慢的退回到床上,继续看着蜡烛发呆。

薛倩小声说:“老赵。这个门,总得找东西堵上。”

我嗯了一声:“明天就堵住它。”

我们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谁也睡不着。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闻到一股臭味。我吸了吸鼻子,问薛倩:“你闻到没有?”

薛倩点了点头:“恩,像是东西放馊了。是泔水味。”他说了这句话就没有动静了。

我正低着头,在地上寻找味源。忽然薛倩拍了拍我。

我抬起头来,问他:“怎么了?”

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烛光照在他的脸上,显得阴晴不定的。

我被他这幅表情弄得很紧张,连忙向门口望去。这一看,把我也吓了一大跳。

我看见一个身材矮小的老人,正一瘸一拐的走进来。他的腿脚明显不太好,走路一拖一拉。右腿被门槛绊住,尝试了几次,硬是进不来。

我远远地站着,试探着问:“你是谁?你来干什么?”

那老人听见我说话,猛然抬起头来。我看见她的脸极瘦,上面布满了皱纹,是个老婆子的模样。她的声音倒是很和善:“咦?杂货铺换主人了吗?怎么有人告诉我,店主是个女的?”

我定了定神,说道:“对啊,换主人了。你是附近的邻居?”

老婆子点点头:“是啊,我就住在这附近。这么晚了,只有你这里还亮着灯,所以我来买点东西。”

薛倩在我耳边小声的说:“老赵,这老婆子恐怕不对劲啊。”

我摆摆手:“别声张,别管她对不对劲,先把她送走了再说。”

我大着胆子走过去,帮她把右腿抬起来,走到杂货铺里面了。老婆子刚刚进来,屋子里就充满了浓郁的泔水味。让人不由得想捂住鼻子。

我憋着气,问她:“你要买什么?”

老婆子在货架上翻翻找找:“我要买针线。”

我心中奇怪:这大晚上的,买什么针线?不过这话只是在我心里想想,我并没有说出来,这老婆子在货架上翻翻找找,倒也没有其他的异常。

过了一会,她嘿嘿一笑:“找到了。”

果然,我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根针,拿着一卷白色的棉线。

老婆子问我:“小伙子,你这针线多少钱?”

我摆摆手:“算啦,不要钱了。”

老婆子在身上一阵乱摸:“怎么能不要钱呢。”她掏出来一块手绢,层层打开,可是手绢里面包着的不是钱,而是半个馒头。

老婆子有些抱歉的说道:“要不然,过一会让我儿子把钱还给你吧。”

我连连应声:“没问题,没问题。”

老婆子抬起头来,认真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这针线如果不合用,我还来找你换。”

我被她盯得发毛,心里却想:“果然是坏人变老了,一个针线也值当的来找我?你瘸着个腿走来走去不怕摔一跤吗?”

老婆子满意的转过身,笑眯眯的向外走了。

我看着老婆子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床上说道:“看来这老婆子不是鬼。”

薛倩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

我用手指捅了捅他:“你怎么也不说话?怎么了?”

薛倩面色苍白的转过头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指了指刚才的老婆子:“你看她的右脚。”

我被他这幅表情吓了一跳,这时候认真的看了看老婆子的右脚。我看见老婆两条腿一拐一拐的向前走,而那只右脚,不停地踩在地上。脚尖一会向前,一会向后,甚至整个的歪在地上,脚掌朝天,用脚腕撑在地上。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脚已经断了。

我心里顿时慌乱起来了。

这时候,我正盯着老婆子打哆嗦,她忽然回过头来,朝我一笑:“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我这时候才发现,她的右腿又被门槛拦住了。

我打着哆嗦走过去:“老太太,你的脚?”

老婆子本来笑眯眯的看着我,听见我提起她的脚来,脸色忽然变了变。我看她神色不对劲,连忙扭过头去,帮着她出门了。

老婆子站在门口,冲我说道:“小伙子,我儿子给你送钱来了,你拿好啊。”

我正在疑惑,忽然有个东西落在我头顶上了。我摸了摸,似乎是一张纸。等我拿在手里看的时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这是一张外圆内方的纸钱,白花花的躺在我手上。

我甩手把之前扔了,向后退了一步,抬头再找那老婆子的时候,哪里还有她?

我惊慌失措的站在门口。这时候,我看见一个汉子,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正在一把一把的,向空中抛洒着纸钱。

我心里默默的念到:“我明白了,这小子就是她的儿子。这么说来,这老太太果然不是活人吗?”

我正在惊魂甫定的叹气,忽然,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

我被这一下拍的猛地一打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向前跑。

背后传来薛倩的叫声:“是我,是我,老赵,你被这么激动,怪吓人的。”

我拍了拍胸口,心脏仍然在剧烈的跳动着,我从地上站起来:“老薛,咱能不能别这样?你打算吓死我吗?”

我们两个正在大街上念叨。忽然听见一个低沉的男声:“你们看见我妈了吗?你们看见我妈了吗?你们看见我妈了吗?”

我循声扭过头去,看见那扔纸钱的汉子,又抛洒着纸钱走过来了。

我向后退了一步,伸出手去,喝到:“你别过来了啊。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

那汉子闷声闷气的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向天上扔纸钱,一边扔,一边念叨着:“你们看见我妈了吗?你们看见我妈了吗?你们看见我妈了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