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上梁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48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5章:上梁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过了早饭,赶到忠烈祠的时候,那边已经围拢了很多人。有附近来看热闹的村民,更多的是当地的官员,以及大量的保安。

忠烈祠大体上已经基本完成了,比我想象中还要豪华,还要气派。不仅仅有主殿,还有配殿,这里简直变成了一座相当有规模的寺庙。

吕先生指了指那十来级的台阶,向我说道:“咱们走吧,你不是核心人物吗?”

我慢慢的走上去,看见台阶上挤得满满当当。摆着供桌,点着香烛,几个大盘子,盛着一只猪头,一条猪尾,以及各色水果点心。而区领导都站在供桌旁边,金童玉女也似,不错眼珠的向下望着。他们在等我。

这些人在宦海中沉浮多年,做事自然滴水不漏,看见我走过来,马上热情的和我打招呼,丝毫没有把我当成个游手好闲的年轻人。

我们站在台阶上寒暄了一会。就跑过来一个中年人,穿着背心,光着两条胳膊,上面全是汗珠,估计是这里的木匠,他小声地说道:“各位领导,时辰到了,该上梁了。”

区领导看着我,问道:“赵兄弟,咱们上梁?”

我茫然的点头:“上梁,上梁。”

我话音刚落,那木匠就挥了挥手,随后,周围响起震天动地的鞭炮声来。

上梁的风俗估计全国各地都有,不过经过几千年的演变,尤其是房屋结构的变化,已经差异很大了。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怎么做的。单以我们这而论,上梁其实就是挂一块牌子。

刚才那木匠穿红戴绿,打扮的喜气洋洋。由一群人簇拥着,捧着一块牌子,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了。

有人把梯子扶过来。木匠拿出一双红筷子来,用红绸绑住了两头,一头吊着铜钱,一头拴着牌子,牌子上写着“太公在此,永保平安”两行金色小字。

木匠一边登梯子,一边在嘴里吆喝着:“太公在此,诸神退位。上梁大吉,都闪闪啦。”

此情此景,当真是热闹非凡。区领导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赵兄弟,过一会上梁结束,我们在此喝一杯酒,这里的事,就算完成啦。”

我点点头:“谢谢各位领导了。”

区领导连连摆手:“哪里的话,我们这忠烈祠一旦建成,必定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啊。赵兄弟,可是第一大功臣啊,哈哈。”

我们正在打着官腔说些不疼不痒的话。忽然听见咔嚓一声,紧接着人群中发出受惊之后的呼声。

我一听这声音,心里面咯噔一下:不好,出事了。

我连忙抻着脖子四处乱看,这时候发现,木匠上到半截,那梯子忽然断了一根横木,将他仰头摔下来了。

木匠躺在地上,那只手仍然稳稳地拿着木牌和铜钱,没有让它们触地。

区领导面色铁青,低声喝道:“谁找的梯子?还想不想干了?”

手底下那些人手脚麻利的把断了的梯子抬走,几分钟后,又换上来一个新的。有个小徒弟问那木匠:“师傅,你还行吗?”

木匠揉了揉腰,一咬牙,说道:“上梁不能换人,扶我上去。”

小徒弟一脸紧张的把木匠扶上去了。木匠不知道摔伤了没有,脸色通红,咬着牙向上走。

木匠这次走的很小心,每一步都试探着向上爬,嘴里仍然喊着:“太公在此……”不过,虽然一样的话,这次喊出来,多了一份谨慎,少了一点之前的喜气。

人群中没人在说说笑笑了,毕竟上梁的时候梯子断了,这实在有些不吉利。大家都有些紧张的看着半空中的木匠,祈祷着刚才木梯的断裂,只是一个偶然。

几秒钟后,木匠已经爬到了梯子最顶端,他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欢快地叫了一声:“太公在此,诸神……哎呀。”

只见筷子上的红绸莫名其妙的断掉了。那块牌子像是被弓弩射中的飞鸟一样,翻滚着掉了下来,啪嗒一声,摔在地上了。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接连两次出事,今天这日子,恐怕不大吉利。

区领导恼火的冲旁边人说道:“是谁选的日子?”

那人有些畏缩的看了看吕先生。

区领导回过头来,有些不快的问道:“日子是你选的?”

吕先生淡淡的说道:“日子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人。还有些事,没有办清楚,这个梁,自然上不成。”

吕先生刚刚说完这句话,原本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忽然就阴云四合,天色都暗了下来。

众人一惊,抬头看着天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云层,都有些忐忑。紧接着,不知道从哪刮来一阵风,吹得尘土飞扬,压在供桌上的黄纸猎猎作响。

即使现在是大白天,即使周围围了不少人,可是我仍然能够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恐怖了不少。

原本看热闹的乡亲顿时乱了,他们轰然一声,瞬间就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则在大声的呼儿唤女,也准备撤退了。

区领导还算有些见识,这时候仍然不忘了风度,他向我拱手说道:“赵兄弟,今天恐怕有些不合适,咱们改日再上梁吧。不差这一天半天的,稳稳当当的最好。”

区领导这话说完,我正要回答,忽然看见他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他瞪大了眼睛,面露惊恐的看着我。那样子,似乎我是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我奇怪的问他:“你怎么了?这日子不是我选的啊,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他张了张嘴,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大口大口的吞咽口水。

我心里忽然一惊:“他不是在看我,是在看我身后。”

我想到这里,猛地一回头。这时候我发现,薛倩正瞪着眼睛,紧贴着我,站在我身后,他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回头之后,就和他面对面了。我看见他眼睛里面没有眼白,只有一个漆黑的黑眼珠。这种情况,不会在活人身上出现。

我心里咯噔一下:“薛倩,你要干什么?”

薛倩也不答话,伸出胳膊,将我环抱住了。

我剧烈的挣扎,可是没想到,他的力气大的出奇,我根本挣脱不开。我心里明镜似得,薛倩可能是被鬼上身了。而这个鬼,恐怕想要借刀杀人,把我除掉。

我大声地叫嚷:“吕先生,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来救我?”

吕先生站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我,没有半点动手的意思,他说道:“赵莽,我说什么来着?你这个命啊,不太平……”

我急匆匆的吼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和我计较这件事?就算你说得对行不行?赶快救我啊。”

吕先生仍然含笑摇头:“对不住,我道术不够厉害,救不了你。”

薛阿姨在一旁着急的跺脚:“薛倩,你这是怎么了?”

吕先生拉住她:“放心,是阴鬼婆来了。她不是冲着薛倩来的。”

我一听阴鬼婆,干脆放弃了挣扎。阴鬼婆的本事,连吕先生都没有办法,更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与其做一些无用功,把她惹火了,还不如示弱讲和,万一她心一软,放我一条生路呢。

阴鬼婆见我不再挣扎,冷笑一声,将我放开了。她站在我面前,面带嘲讽的看着我。那种表情,像是已经抓住老鼠的猫,故意松开爪子,想看看老鼠怎么挣扎。

但是我不是老鼠,我没有逃跑的意思,因为我知道,就算跑也跑不掉。

我的声音透着哀求,我问道:“那什么,你,你想怎么样?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忠烈祠都盖起来了。”

阴鬼婆一步步走过来,和我贴的很近,她声音嘶哑,在我耳边说道:“忠烈祠是我和薛家人的恩怨。我和你的恩怨,似乎还没有解决。”

我苦着脸说:“咱们俩萍水相逢,能有什么恩怨?”

阴鬼婆摇摇头:“你胆敢闯入我的住处,将薛家人劫走。就凭这一点,我就得给你点惩罚。”

我心惊肉跳的问:“什么惩罚?你想怎么样?”

阴鬼婆想了想,说道:“我在几天之后,就会离开这里,去向城隍报道了。我那间屋子,就让给你了。”

我想想那间阴暗的小屋就发憷,把脑袋摇得像是卜楞鼓一样:“我不要你的屋子。你爱给谁给谁吧。”

阴鬼婆放声大笑:“小子,你以为,你有的选吗?你就把它当成你的家,老老实实的住上三年,就当是给我们守孝了。”

我全身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从头到脚,没有不凉的:“三年啊……”

阴鬼婆一脸诡笑得凑过来:“三年之后,就是我投胎的日子,到时候我会回来找你,解除了你的苦役。不过,这三年之内,你如果敢擅自离开。嘿嘿,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那幅画上面的小沙弥,他的模样,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原来那天阴鬼婆吹我蜡烛的时候,根本就已经发现我本命灯的所在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