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祭祀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20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2章:祭祀

薛倩醒了之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眶凹陷下去,看起来眼睛很大,颧骨很高。

他拄着一只拖把改装成的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来。那模样虚弱无比,但是表情却暴躁非常。

这小子和我一样,正在拖着病躯,疯狂追打吕先生。

吕先生端着那碗血,一边逃一边喊:“别打了啊,一会血洒出来,还得从你身上弄。”

我在一边看得好笑。吕先生果然损的可以,明明有的是时间把这碗血放下。可是他偏要端着它,以此来威胁薛倩。

薛倩追了一会,渐渐地气力不济,倒在沙发上。和我坐在一块了。

吕先生看见他的情绪平复下来。这才把那碗血放下,然后有些不满的说道:“你小子也太没良心了。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

薛倩摆摆手:“你别跟我扯淡,我妈都告诉我了,是赵莽救得我。”

吕先生冷笑一声,说道:“薛倩,你算了吧,要不是我,你在二十多年前就死了。”

薛倩一愣:“这话怎么话说的?”

吕先生邀功一样的说道:“当年阴鬼婆逼你爸结婚。薛夫人正怀着你。受了这一番惊吓,你本来就要胎死腹中了。幸好恰巧遇到了我,我弄了一道符水给你妈喝了,这才把你保住。说起来,你这名字还是我取得呢?男孩女养,这才让你活下来。不然的话,你先天的就体弱,就算能生下来,也早该夭折了。”

薛倩本来漫不经心的听着,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居然是吕先生的杰作。顿时火大:“好哇,原来这破名字是你给我起的。你麻痹的,老子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嘲笑。”

随后,他强撑着拖把站了起来,又是一番追逐。

薛阿姨只得又跑出来劝架。这一番折腾,直到中午方罢。

我们吃过午饭之后,吕先生向薛阿姨要了几件薛倩的衣服,里面塞上碎纸,做成个人的模样。

然后在这假人身后写上了薛倩的生辰八字。随后,将那碗血淋淋漓漓的,浇了假人一身。

做完这一切的事后,已经是半下午了。

吕先生说道:“等天一黑,我们就动身。”

我奇怪的问:“动身?又要去做什么?”

吕先生指了指那假人:“活人祭祀。祭祀那些槐树鬼。”

薛倩指着那假人哈哈大笑:“活人祭祀?老道,你真不要脸啊,死人都骗。”

吕先生黑着脸说:“我要是不骗死人,那就只能杀了你了。你同意吗?”

薛倩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

吕先生将那把木刀递给我,说道:“赵莽,等一会我让你砍,你就动手在槐树上砍一下。不论深浅,能够留下记号就行。”

我接过木刀,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又是我?这里边有我什么事?”

吕先生冷笑一声:“没你的事?这话别跟我说,跟阴鬼婆说去。她要是觉得没你的事,你就不用去了。”

我听了这话,气势也萎靡下去了。

太阳很快就下山了。吕先生让薛倩把假人背在身上,慢慢的向外面走。

薛倩虽然走的一摇三晃。但是毕竟补了这几天,气血旺盛。时间一长,气息比我还要稳当。

我们三个走到槐树林跟前。顿时感觉到阴风阵阵,鬼气弥漫。

这一带住户本来就少,到了晚上,就更加看不见人影了。

吕先生站定了身子。整了整身上的道袍。对着那槐树林喊道:“各位朋友,我姓吕,是个道士,也算是专门和你们各位打交道的。”

这一句话喊出来,槐树林里面起了阵阵旋风。

我心里想:吕先生这话有问题啊,怎么听都像是来挑衅的。

吕先生不等那些旋风刮到眼前,又大声说道:“今天,我把这薛家的后人带来了。在你们面前,将他一刀两断,了却了这一段恩怨。”

随后,他须发皆张,向薛倩喝到:“姓薛的,你过来。”

这声音严厉无比,即使是我,也被惊得一哆嗦。我敢保证,如果吕先生早点把这幅嘴脸摆出来。我和薛倩绝对不敢动他。

薛倩被吕先生喝了这一嗓子,脸色马上就变了。然后他一转身,居然打算逃跑。

吕先生冷笑一声,恶狠狠地走过去,伸手揪住他的头发了。随后,手上一用力,踉踉跄跄的把薛倩揪过来了。

薛倩破口大骂:“老道,你要干嘛?”

吕先生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以为我真的连鬼都骗吗?好容易把你哄来,你这次就不用走了。”

吕先生揪着不住挣扎的薛倩,大声喊道:“各位。今天我要手刃这姓薛的。这小子一死,姓薛的就绝户了。他死了之后,我给你们盖一间忠烈祠。你们几百年的冤屈,这就在我手上昭雪了。”

薛倩不停地破口大骂。而我看着发狂的吕先生心惊不已,有点想要脚底抹油,偷偷溜走了。

吕先生喊了这一番话之后,槐树林里面狂风大作,刮得我甚至有些摇晃。那些恶鬼,似乎很是兴奋,它们等这一幕,应该等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吕先生一伸手,从怀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来。大喝一声:“薛倩,你准备好了没?”

薛倩破口大骂:“妈的,你要杀我,还问我准备好没?”

吕先生暗骂一声:“蠢货。”随后,将一个东西塞到薛倩嘴里了。

与此同时,吕先生伸手将薛倩背后的假人拉下来了。然后抡圆了胳膊,一刀将假人砍断了。

假人掉在地上,变成两截。虽然知道这东西是假的,不过看起来,仍然惨兮兮的。

槐树林里的阴风,忽然减下去了。在马路上徘徊了一会,就渐渐的消散掉了。

吕先生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还记得我交代你的事吗?”

我小心翼翼的点点头,缓步走到槐树林边,用木刀在槐树上重重的划了一道。槐树林再也没有任何声息了。我站在一棵大槐树面前,感觉这地方变得很平和,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戾气。这时候虽然是晚上,但是我觉得暖洋洋的。

吕先生变了一副嘴脸,笑嘻嘻的看着我:“怎么样?感觉难受吗?”

我迷茫的说道:“不难受啊,为什么要难受?”

吕先生满意的点点头:“不难受就好。看来,这里的恶鬼真的走了。不然的话,你敢砍树,这时候已经倒在地上,抱头打滚了。”

我低声骂了一声:“妈的,原来是拿我做实验。”

薛倩脸色苍白的看了看吕先生,低声骂了一句:“你妈的。”然后,他两腿一软,倒在地上了,他当真是吓坏了。

薛倩坐在地上之后,有个东西从他嘴里吐了出来,我捡起来看了看,是那只尸牙。

我咧咧嘴,对薛倩说:“哥们,你知道这玩意多脏吗?”

吕先生摆摆手:“别说这个。刚才要不是有这宝贝抑制住薛倩的生气,那些恶鬼不一定相信他被我杀了。”

随后,他笑嘻嘻的说道:“赵莽,怎么样?我刚才演得怎么样?”

我只得点点头:“演的,演的还不错。”

吕先生拍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扶着这小子。咱们回家。明天找几个工人,把这些槐树砍了。”

我把薛倩扶起来,说道:“咱们要砍树,政府同意吗?周围的居民同意吗?”

吕先生嘿嘿笑了一声:“不同意?这一片槐树林为祸一方,咱们把它解决了,政府还得给咱们工钱呢。”

事实上,确实如同吕先生所说。区政府听说我们不信邪,要砍这里的槐树,不仅大为赞赏,而且很痛快的同意了我们在原址建一座忠烈祠的要求。我听说,他们正在研究以忠烈祠为中心,建一个景点。

之后,砍树盖房的工程,就转手给政府了。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吕先生看了看外面热火朝天的工地,回头对薛倩说:“等忠烈祠盖好之后,我也就走了。现在趁着有时间,咱们就把薛家老祖宗的坟起出来吧。”

薛倩和薛阿姨已经听说了白发老人的事。当即准备了些香烛纸钱,就跟着我和吕先生去寻那座坟墓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