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复生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3039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1章:复生

白发老人听见我这么说,微微一笑:“我已经猜到了,你应该是来寻找半天河的。”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来,递给我一个竹节:“回去之后,把竹节破开,里面有上好的半天河。”

我接过来了,连连道谢。

白发老人说道:“该道谢的是我啊。你是我们薛家的恩人。”

周围阴风阵阵,我缩了缩脖子,琢磨着什么时候道个别。

白发老人似乎看出来了我的心思,他摆了摆手,说道:“这里阴气颇重,你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对你的身体越不利。还是趁早回去吧。”

我闻言大喜,客气了两句,转身就要走。

那白发老人又叫住我:“小兄弟,你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我心中暗暗叫苦:“我是雷锋吗?怎么都找我帮忙?”

白发老人有些尴尬的说道:“老夫平生没有求过谁。但是这些年,实在熬得太辛苦。小兄弟,今天老夫有幸见到你,他日,不知道再过几百年,才能见到别人了。如果你不肯帮我,我恐怕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我听他说的凄惨,只好回过头来,勉强露出笑容:“老先生,请说。”

白发老人说道:“等你有时间了,能不能把我的尸骨启出来,另选个地方安葬?让我也免了这钻心之苦。”

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个事啊,吓死我了。”我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这些竹子,没有什么问题吧?不会砍了之后,让我有个头疼脑热的吧?”

白发老人嘿嘿一笑:“明日之后,这些竹子也是自身难保。又怎么能奈何的了你?”

老人说道这里的时候,忽然,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鸡叫。紧接着,是十来只鸡,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天亮了,我也该走了。小兄弟,拜托。”

我也拱拱手:“老先生放心。”

随后,这白发老头的身子渐渐地变淡,终于,消失不见了。

我看了看东方,甚至还没有泛白。我扶着那些竹子,正要寻路走出来。忽然,一片红色的叶子落到我手上了。

我诧异的抬起头来,接着月光,看见那些竹子正在开花。血色的红花。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盛开,然后又纷纷扬扬的枯萎,飘落。像是下了一场红色的雪。

刚才落在我手上的,不是叶子,是花。

这个颜色太过恐怖,这些花也开得太过突然,我踉踉跄跄的从竹林里面钻了出来。

鸡叫之后,坟地里面的那些鬼魅魍魉果然不见了。我轻松地穿过坟包,忽然听见前面鼾声如雷。

我走过去,看见吕先生的蜡烛早就熄灭了。而他正靠在坟头上,呼呼大睡。

我有些恼火,老子在前面冲锋陷阵,担惊受怕,你在这里睡得这么安稳?

我用脚踢了踢他:“吕先生,我回来了。”

吕先生咋了咂嘴,慢悠悠的爬起来:“回来了?咱们走吧。”

我揪住他:“这竹林里面有一个百年老鬼。”

吕先生浑不当回事:“这世界上的百年老鬼多了去了。难道你要我造个名册吗?”

我拉住他:“老子差点死在里面。”

吕先生摆摆手:“放心,我在外面听着动静呢。你死不了。给我讲讲吧,你遇见什么了?我听见动静不小。”

我简要的把里面的情况讲了讲,吕先生听了一会,逐渐瞪大了眼睛。随后,他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赵莽,如果这一趟我能活下来,一定要收你为徒。”

我摆摆手:“我没兴趣当道士。”

吕先生指了指正在纷纷扬扬飘落红花的竹林:“你不仅化解了薛家和阴鬼婆的恩怨,还恰好见到了薛家人得祖先。这是多大的机缘?我看你和这些鬼物缘分不小啊。你不干这一行,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我一阵冷笑:“道长,我看你相貌英俊,身材伟岸。你要是不去做鸭,也有点可惜了。”

吕先生一脸茫然:“鸭是什么?”

这时候,天终于有发亮的趋势了。我回头看了看那片竹林,红花已经落尽,竹子正在迅速的枯萎。

我有些惊讶的说道:“这竹子枯萎的速度,好像有些太快了。”

吕先生嗯了一声,说道:“这些竹子生的就不正常,死的自然也不正常。行了,咱们走吧。挑个日子,帮老先生把尸骨取出来。”

我一边和吕先生想回走,一边有些担忧的问:“这都几百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的骨头。”

吕先生嘿嘿一笑:“这个你放心。保证全乎的要命。”

我们两个回到薛倩家。吕先生取出那把木刀,在竹节上小心翼翼的割开了一个口子。将里面的半天河倒了出来。

我看见这水很粘稠,散发着一阵阵清香。

吕先生吩咐薛阿姨取来了一只碗,将那些半天河挑了一点,放到碗里面,用水化开了。

做这些事的时候,他一直在眉开眼笑,不住的说:“这么精纯的半天河,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这东西可是宝贝,得留下来。”

薛阿姨将那只碗拿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喂到薛倩嘴里了。

开始的时候,薛倩没有什么意识。但是喂了两口之后,他开始主动地吞咽。等一碗水灌下去,他已经能睁开眼睛了。

只不过,他的精神极度的萎靡,一副刚从鬼门关爬回来的样子。

薛阿姨担忧的看看吕先生:“你看薛倩这情况?我怎么看见他病的很重啊。”

吕先生也皱着眉头,说道:“按道理说,他饮下了半天河水,就算是身子虚弱,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啊。”

我在旁边暗暗的想:“他都和阴鬼婆圆过房了,不虚才怪。”

只听见吕先生装神弄鬼的给薛倩把了把脉,说道:“虚是虚了点,不过根基还在,好好养几天,应该没什么大事。”

我们和薛倩说了一会话,就让他继续睡下去了。

吕先生吩咐我:“你也别在这里转悠了,回去躺着吧。”

我这几天也累得够呛。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我再睡醒的时候,看见屋子里面亮着灯,很是刺眼。我想爬起来,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

吕先生在我旁边说道:“小子,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来,吃点东西,这就要缓过来了。”

我勉强喝了两口饭,就又重新昏睡过去了。这一睡就是两天。这期间我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

三天后,我终于能下床了。两脚像是踩在棉花上,扶着墙走的晃晃悠悠。

我在客厅里面坐了一会。忽然听见薛倩的房间里面传出杀猪一样的嚎叫。

薛倩中气十足的骂着:“吕老道,你个王八蛋。我去你……”

然后是吕先生的一阵贱笑,似乎在劝说薛倩做什么事。

我摇摇头,叹道:“这吕先生原来不止坑我自己啊。他是见谁坑谁啊。”

过了一会,我看见薛阿姨心疼的了不得,从里面走出来了。我问她:“怎么回事?”

薛阿姨眼睛里含着泪,回身指了指,什么话也没说。然后回自己屋子里面了。

我向她身后看了看,吕先生小心翼翼的端着一只碗回来了。我趁着脖子望了望,里面似乎是血。

我诧异的问:“这什么东西?谁的血?”

吕先生漫不经心的说道:“薛倩的。”

我惊到:“这么多血?你不怕弄死他?”

吕先生摆摆手:“他这两天补得太过了。我帮他放放血,也是为他好。”随后,他拿出一支毛笔来,说道:“更何况,这些血有大用。我要用它们祭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