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刑竹

作者:西西弗斯 字数:287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0章:刑竹

我手里的动作停下来之后,刚才那声难听的呻吟也消失不见了。

我狐疑的在四下望了望,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难道是幻觉?我这阵子太紧张了?

我弯下腰,把木刀捡起来,打算接着挖那棵竹子,可是等我的眼睛落到竹节上面的时候,我不由得呆住了。

我看见它从刚才的伤口处,正在慢慢的浸出液体来。月光不算很明亮,所以我不太确定它的颜色,但是我总觉得,这液体是红色的。

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了一把,有点黏。我把手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了过来。

血,这竹子里面是血。

我一声没吭,掉头就跑。这些竹子长在坟头上,本来就邪门的可以,现在又流出血来,实在太过怪异。我这时候还是保命要紧,至于什么半天河,还是让吕先生来吧。

月亮明晃晃的照着我,竹林中间的小路上只有我自己,我裹紧了衣服,一溜小跑的在这里乱钻。忽然,脚下一绊,我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

胳膊肘好像磕在了一块碎砖上,我疼得呲牙咧嘴。正要爬起来的时候,忽然有人在我耳边叫到:“小伙子?”

这声音突如其来,距离我又极近,我吓了一跳,扎着嗓子喊了句:“谁?”

没有人回答我。只有竹林被风吹得沙沙声。

我趴在地上,抬起头仔细的看了一圈,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而那些竹子,像是活了一样,在风中来回的摇晃着。

我脑门上开始冒汗,急匆匆从地上爬起来,抬腿就要走。等我这么一迈步,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好像有条绳子绊住了我的脚,我又是一踉跄。不过倒没有摔倒。

我蹲下身子,在脚下摸了摸。是竹子的根,盘根错节没把我的脚腕勾住了。

我着急的来回扭着脚腕,想要把脚拽出来。忽然,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我想起了一件事来。我心惊胆战的嘟囔了一句:“这竹林,该不会是刑竹吧?”

我记得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在南方的原始部落,曾经有一种酷刑。

割开犯人的后门,将他绑在一棵竹子上面。这人一时间死不了,部落里的人会照常给他饮食。几场大雨之后,在炎热的气候下,竹子长得很快,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会捅破大小肠,穿过心肝肺,从他的嘴巴或者喉咙里长出来。

部落里的人不会收敛他,任由他坐在竹林里面。年深日久,等多少年后中原人接近那片林子的时候,就会发现很多保存完好的枯骨,和粗壮的竹子缠绕在一块,竹子穿过他的胸骨,根本没有办法取下来。

而那些竹子,也变得像是人一般。夜风吹过,会有一种类似于犯人们的呻吟声。偶尔被砍断,里面也会流出鲜红色的血液来。

这种竹子,就叫做刑竹。

不过,这里的气候没有那么温暖,不可能有一夜之间长一米多的竹子。但是此情此景,实在太像了。

我挣扎了两下,总算把脚从竹林里面抽了出来。我心中一喜,闷着头子就要往前跑。这一抬眼,忽然看见一个人,正一动不动的站在我身前。

我吓得一哆嗦,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在竹林上,将它们压得弯了下去。

站在我面前的人低着头,一尺多长的白发披散着。分辨不清楚是男是女。过了一会,我听到他说道:“小兄弟,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唯唯诺诺:“我,我迷路了。”

那人慢慢的抬起头来,将一头白发拢到了脑后。这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面目。居然是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头。

白发老头有些失望的说道:“原来是过路的,我以为,是我的后人来寻我了。”

我听这话,这老头分明是已经不在人世了。不管他想不想害我,毕竟人鬼殊途,我紧张的说:“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老人家静养了,我先走了。”

白发老头拦住了我,问道:“小伙子,你是本地人吗?”

我挠挠头:“我?应该算是本地人吧。”

白发老头点点头,说道:“我每二十年才能出来一次,这次能够遇见你,真是莫大的缘分。请问,本地的薛家人,还有人在吗?”

我心中一动:“薛家人?”我心中暗暗赞叹:“不会这么巧合吧?”

白发老头见我沉吟不语,有些失望的说道:“薛家人,都不在了吗?”

我摇摇头:“我就认识一户薛家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

白发老头神色一喜:“他们是武将之后吗?”

这下再也没有怀疑了,我苦笑着说:“老先生,幸好你是遇见我了。就连薛家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祖上是做什么的了。没错,他们是武将之后。明末效忠南明小朝廷,抵抗八旗的。”

白发老头搓搓手:“天可怜见,天可怜见,原来我还有后人。”

我试探着问:“你就是那位薛将军?”

白发老头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是将军,只是个小头目罢了。”

我看了看他,忍不住说道:“哎,薛将军,我现在说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不过,你确实把你的后人害惨了。”

然后,我将这几天经历的事讲了一遍。

白发老头听了之后,沉吟不语。叹了口气说道:“你觉得,我是个杀人如狂的恶人吗?”

我心里嘀咕:“这谁看得出来?”

白发老头说道:“当年我们和清兵苦战。实际上是互有胜负。那时候,如果朝廷卧薪尝胆,好好地努力一把,未必会亡国。哎,可能也是大明气数已尽。那时候我们被一群文人在朝堂上背后捅刀子。在战场上打的也不顺利。当时有些剃了发的村民,暗地里协助清兵。甚至把清兵藏在村子里面,让我们吃了几次大亏。最后杀红了眼的官兵,干脆开始在村子里清场……”

我听得连连叹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白发老头说道:“你盖一间忠烈祠也好,左右是我们冤枉了人家。现在想想,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不过是求个活路,清兵真要胁迫他们。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我问白发老头:“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这竹林里面,没有投胎?”

白发老头苦笑一声:“我是死后被人算计了。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不知道是谁干的。现在我猜到了,八成是那位阴鬼婆未死得时候做的。她曾经被官军掠到南方去,又逃到深山老林,一路乞讨者跑回来,可能那时候,学到了南方的什么术数。她在我的坟地上面,种了几棵竹子。这竹子,大约就是南方的刑竹之类吧。”

我疑惑的说道:“刚才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刑竹不是在炎热的地方才能长成吗?”

白发老头说道:“刑竹最初的时候是给活人用刑的。而这里的竹子,是给我这个死人用刑的。这里的竹子已经扎根到我身上了。我这些年,每年都要受竹根钻心之苦。而且尸骨被这些竹子困住,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只有每二十年,竹林盛极而衰的时候,我才可以出现一晚。等今天天亮之后,这里的竹林会全部枯死。然后开始长出新的苗子。而我,也要躺在地下,继续受二十年的苦楚。”

我听见白发老头这么说,连忙说道:“不好,吕先生让我来这里取半天河。如果竹子枯死了,我还怎么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