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9章:较量(下)

作者:御 仁 字数:1690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9章:较量(下)

“大家好!我叫古月昕!我叫古月樱!”两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谢莫言的耳内,正疑惑间,谢莫言抬起头,两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他的视线内,“噗!”的一声,谢莫言将刚喝进嘴里的矿泉水稀疏喷了出来,还好没溅到人,不过还是惹来频频侧目。

中年老头脑门青筋爆出地看着谢莫言,恨不得要吃了他似的,但上头前些天却说不能干扰他所做的任何事情,还说是上面的人吩咐的,心中虽然气愤,但还是硬忍了下来。当然这事也是慕容香通过关系来疏通的,否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学校的干涉就显得很麻烦。当然谢莫言是例外,是慕容香的私人所为,不过这却也让谢莫言做的一些事情带来了不少方便。

“古同学是对双胞胎姐妹,好了,你们随便挑个位置坐下吧!”中年老头说道。

此时古家两姐妹也将注意力转移到谢莫言身上来,但也只是略微撇了一眼而已,走到两个空位置上坐下了。整节课谢莫言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听课,但心中却是一点也听不进去,古家两姐妹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

今天是周六,谢莫言没回寝室,来到自己的住处后呆坐在床上,心中还是想着昨天古家姐妹的事,她们一定是来找自己的,但是也不用这么凑巧和自己同班吧!真是该死,那个游紫灵的事情还没完,加上还要应付慕容香三个人的纠缠,现在竟然又掺合进古家两姐妹,真是什么事都撞到一起了,现在谢莫言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祸不单行火上浇油了。

想着想着,谢莫言无意地摸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上的戒指,这是上次白老送给自己的百印戒,自上次从白家回来之后,谢莫言还没机会研究这里面的东西。

将心神进入冥想状态,和上次一样,谢莫言一下子就进入戒指内,琳琅满目的修真典籍,奇形怪状的法宝,还有一些前几代百印门门主的书札,看得谢莫言眼睛都花了。谢莫言看过的一些小说上都说那些修真的法宝飞来飞去,好不帅气。但谢莫言自己却没有一个,要说自己眉心的那个剑灵也不知道要在身上“寄生”多久,像只寄生虫似的,还天天吸自己的灵力,对谢莫言来说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而现在眼前有这么多法宝可以选择,谢莫言一时间却显得不知道该选择哪件了。

忽然,一双银色手套吸引了谢莫言的注意力,手套质料非金非银,但却非常柔软,而且非常轻盈,仿佛没重量似的。此时一行字出现在谢莫言脑海内:神印之手。这是第一代百印门费尽心神,注入了毕生精力炼出的手套,在使用手印的时候,只要戴上这双手套能够将手印的威力提高数倍以上。

心神回到现实中来,将手套套在手上,一阵阵冰凉的感觉从手臂上传来,一瞬间,手套和谢莫言之间有了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谢莫言能感受到这双手套里有股非常强大的能量。

自上次用落雷印将那个红魔杀了之后,谢莫言便很少用手印了,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继续钻研,现在他已经几乎将所有手印都学全了,除了几个禁忌的手印之外,不过却很少练习。原因无它,还是为了想隐藏好自己的实力,毕竟现在就连早上的时间都被左峰和霍宗两人霸占了,自己除了吸收灵力之外,其余的法术都没有机会发挥。

此时,谢莫言才知道夜色已经暗了下来,这屋子当时就买在市郊,四周除了一些街灯之外,没有其他,四周传来阵阵虫鸣声。

谢莫言走出屋子,确定方圆一千米内没有其他人之后,谢莫言来到一个偏僻处,戴着银色手套的双手飞速地叠起“迅驰印”,只见银光飞闪着,仿佛天上点点星光,谢莫言只感到自己犹如一只鸟,不!比一只羽毛还要轻盈,身体简直就要飞起来了,谢莫言尝试着用脚尖点了一下地面,整个身体竟飘起两米高。

按捺住心中兴奋的感觉,无影术霎时在半空中展开,现在的速度谢莫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比以前何止提高数倍,现在自己的速度就连声速恐怕也不过如此,相信此时如果身处司徒家的那个“万剑灵阵”的话自己一定不会被伤到一根汗毛。不过一想起上次慕容伯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情形,谢莫言清楚自己的实力还是和他有着一定的距离。

上次的落雷印是百印门中的中级法术,威力谢莫言已经见识过了,中级法术就这么厉害真难相像那些高级法术到底会有多大的力量,还有禁忌法术,那真是翻山倒海般的力量啊。当然,谢莫言此时不会傻得要试试落雷印此时的威力,这附近虽然没有什么人,但是多少还是会被人注意,特别是被敏感的白老注意到。另外慕容香现在知道自己这里的住处,如果等一下这个落雷印把地面打出个大窟窿,她问起来自己也不好说,还是谨慎点比较好。正当谢莫言思忖间却没发现那双戴在手上的银色手套渐渐变得透明起来,紧接着竟像水被吸进水绵里似的融进双手内。谢莫言回过神,正要试试那天刚学了的几个攻击性手印,却愕然发现手套消失了,摸了摸手,却感到一阵凉意,该不会是……

谢莫言心念一动,那双消失了的手套竟凭空出现在手上,就像多了层皮肤似的,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谢莫言根本不能感觉到戴上手套和脱下手套有什么分别。意外发现手套的另一个隐藏能力,谢莫言可真是兴奋得不得了,真不知道这双手套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能力,看来以后可要好好发掘一下。

黎明的曙光逐渐替代了黑夜,谢莫言从冥想状态中回到现实,昨晚研究那双手套整整搞了一整晚,不过冥想了一小会儿,精气十足地朝学校走去。

来到校门口,却没看到白老,传达室里是个陌生的中年人,难道白老又有什么事没来?不会啊!嗯,等一下还是去白老的别墅看看,顺便问问这双手套还有多少未发觉的秘密。

一早上无心地听着课,下课后,谢莫言回到寝室,和自己所想的一样,这个时候只有杜康这小子在寝室。

“嘿!莫言,这几天你去哪里了,都没见到你,如果不是左峰他们和我说,我还以为你被外星人绑架了呢!”杜康半躺在床上,神色悠闲地吃着那些垃圾食品,手上抓着本看了一半的小说。

“去你的外星人,哪有那么容易被绑架!”谢莫言说道,顺手取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无线上网,正在浏览网页的时候,一则图片新闻吸引了谢莫言的注意力,上面那几张图片赫然竟就是谢莫言要寻找的紫色梦幻!九月十号,罗氏拍卖行……谢莫言心中诧异不已,自己千幸万苦寻找的紫色梦幻竟然落到拍卖行手上,真不知道是自己太不幸还是那个拍卖行太走运。

不过直觉告诉谢莫言,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先是那个神秘人给自己发人物,再且是那个身份不明的游紫灵带着那条原本镶嵌着紫色梦幻的项链来学校,一直杳无音讯的紫色梦幻却突然出现在拍卖行拍卖,这其中似乎有某种链接,但谢莫言却把握不住这其中关键,好像是一张网,一张早已布置好的网,正等着自己跳进去。今天是九号,也就是说明今天晚上七点钟,罗氏拍卖行就开始拍卖紫色梦幻,谢莫言思忖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到时候去看看。

合上电脑,谢莫言偏过头,眼前一张硕大的脸正在自己面门不到三公分处出现,谢莫言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没有啊,我看你盯着电脑看得这么入神,以为你在看少儿不宜的东西,所以就过来看看喽!”杜康说道。

“你去死吧,我像是那种人吗?”

“嘿嘿!我看很像啊。看你刚才那副好像看到什么好东西似的,盯着屏幕看了足足一分钟,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果不是极品美女图,你会看成这副德行!”杜康一副一定是这样的表情,谢莫言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难道你认为咱们男人除了对美女感兴趣之外对其他东西就不感兴趣了?”谢莫言说道。

“哈哈!可书上都这么写的啊!男人最喜欢的三样东西就是钱,权利,女人!而女人是占最大比例的东西,因为男人不论有多有钱,多有势力,但如果没有女人的话,男人根本感受不到金钱和权利带给他们那种幸福的感觉。所以说这女人啊,是最难得到的,当然我说的是女人的心,而不是她们的肉体!”杜康说道。

“那……怎么得到女孩子的心呢?”谢莫言想起慕容香,问道。

“这个嘛!喏!有一部电影里有过这样的讲解,要俘虏一个女孩子的心一共有五大秘诀,这五大秘诀合称‘五浪真言’!”

“五浪真言?那是什么玩意?”谢莫言疑惑道。

“第一浪:浪漫。顾名思义,就是先要约女孩子出来,在一个非常浪漫的地方吃饭,当然个人品位也要适当考虑,否则对方不喜欢的话,那也是白费。至于第二浪,就是浪费!和她出来要舍得花钱,钱在你的眼里不过是附属品,要把钱不当钱来看待,这样女孩子就会被你的豪气性格所吸引,做到这点已经证明你已经成功侵入她的心灵,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怎么进一步俘虏她那颗脆弱幼小的心灵。”杜康一脸享受的样子说道,谢莫言没打断他的话,竖着耳朵听他继续说下去。

“第三浪,浪人,有时候女孩子喜欢看到你另外一个洒脱的一面,要让她有种可以依靠可以保护她的感觉,但其中又要让她感受到自己和她之间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这点通常很难做到,也是五浪真言中最能考验男人的地方!至于第四浪,浪花就简单了,和她在海边漫步,海浪打湿了她的衣服,隐隐露出她那身绝美的身材,只要是男人,看了之后没有一个不热血喷张的。至于最后一浪是五浪之中最至关重要也是最突出这五浪奥秘的,抱着她找到一处山洞,然后……干柴烈火,将生米煮成熟饭。”

“干你个头!要这五浪真言有用的话你还会躺在这里看言情小说。”谢莫言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

“切!我只是不想被一群狂风浪蝶骚扰罢了!要知道真正的高手通常是非常平凡的!”杜康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真是让谢莫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说得自己和专家一样,我看你啊,被那些垃圾小说里的东西传染了。简单点说呢!就是得了‘极度渴求爱情滋润意淫幻想症!’”谢莫言说道。

“切!不识货!”说罢杜康便爬回自己的窝。谢莫言摇了摇头,把电脑放好后,离开寝室。

刚才谢莫言嘴上说是杜康中了小说的茶毒,但心里还是把那五浪真言记在心里了,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口是心非,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叫住谢莫言。

“莫言!”

谢莫言本能地转过身,竟是慕容香,谢莫言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还是友好地回道:“嘿!这么巧!”

“是啊!一起吃饭吧!”慕容香说道。

“吃饭?呃……好啊!”谢莫言不知道慕容香是不是又想叫自己加入他们的特工小组,不过现在却意外地说出这句话来,就连当事人慕容香也以为谢莫言想通了,高兴地说道:“那一起走吧!”说罢便非常自然地挽起谢莫言的胳膊向前走去,这一招倒把谢莫言搞得一愣一愣的。慕容香竟然主动挽住自己的胳膊,谢莫言在此之前虽然有过这种非分之想,不过这也来得太快了点,一时间竟有些接受不了。

来到上次谢莫言请吃饭的那间饭馆,谢莫言和慕容香坐对面坐着,前者如坐针毡地擦着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后者一连疑惑地问道:“莫言,这里很热吗?”

“呃……没……没有!你怎么想到要请我吃饭啊?”谢莫言打了个哈哈,但脸上紧张的神色还是没有多少缓解。

“莫言啊!你……你觉得我怎么样?”慕容香俏脸微红地说道,这句话一出口,谢莫言的心一下子蹦到嗓子眼,根据上次看过的几本言情小说得来的经验,谢莫言发现慕容香今天很反常,而且……从她的话里就算是聋子也听出是什么意思了。

“呃……小香啊!那个……咱们先点菜吧!”谢莫言装傻,将话题转移开来。

“好哇!”说罢慕容香便点了几个小菜,谢莫言没发现这几个菜就是上次谢莫言来这里时请她吃的那几个菜样,只是那次是谢莫言叫慕容香付账。

谢莫言敢发誓,这是自己这辈子吃得最痛苦的一顿饭,慕容香时不时冒出一句:好不好吃之类的,让谢莫言很难以应对。再加上慕容香每次夹菜给他的时候,谢莫言只感到自己仿佛在做梦似的。

饭后,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慕容香依旧挽着谢莫言的胳膊漫步在回去的路上,而作为当事人的谢莫言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一丝幸福的感觉,全身上下只觉得一阵不自然。

“莫言!”慕容香说道。

“呃……嗯?”

“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算命的情形?”慕容香说道。

“记得!上次你不是要我猜你心里正在想什么事吗!我算出你正在找一个人。”谢莫言想起上次的事情,心情也一下子轻松起来。

“嗯!当时我还真以为你是个算命先生呢!呵呵!”慕容香掩嘴笑道。

“唉!别说,我也算是半个算命先生!”谢莫言说道。

“那你现在帮我算算我心里正在想什么?”慕容香俏皮地问道。谢莫言信誓旦旦地回道:“你心里正在想一个人!”

“那你说这个人会是谁呢?”慕容香有些羞涩地说道。

“当然是我了!”谢莫言装出一个自以为最帅气的POSS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慕容香低着头问道。此时谢莫言心中诧异不已,刚刚自己只是随便试探一下,没想到竟和自己所想的一样。

“呃……我看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说罢谢莫言率先向前走去。

“哼!死莫言,臭莫言!”慕容香站在原地冲远去的谢莫言叫道。此时两个身影出现在慕容香身后,正是左峰和霍宗。

“看来莫言一定是修炼了童子功之类的高深功夫!否则以组长的魅力,他怎么可能还这么镇定自若,我们明明调查过他没女朋友啊!”霍宗看着谢莫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说道。

“队长的美人计最后以残败告终!这点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看来莫言眼光太高,注定不想进我们特工小组了!咱们还是别逼他了!”左峰语出惊人地说道。

“你说什么!”慕容香正在气头上,现在经左峰这一说心中火气不由得一涌而出。

“呃……我收回刚刚说的话!莫言实在是太没眼光了,组长这么好的条件送上门了他竟然不要,真是枉费我们一番好心!”左峰没意料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慕容香脑门青筋根根暴出的情形,一边的霍宗已经躲得远远的了,本想拉住左峰的,但是看到慕容香那张仿佛要把左峰吃掉似的眼神,便立刻将这种想法抛诸脑后。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慕容香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左峰回过头,见慕容香已经接近暴走的阶段,心下一冷,刚想道歉,一只拳头便已将他打成半只熊猫眼。黑夜中一阵阵凄惨的叫喊声断不觉耳,真是说有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不过,也只有慕容香自己才清楚刚才对莫言说的那番话里到底有多少水分了,一股淡淡的失落充斥在心中。

谢莫言回到寝室,将刚才自己慌乱的心安抚下来,想着刚才慕容香的反常行为,心下诧异不已,她今天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谢莫言如是想道。这个时候杜康正在上夜课,所以现在还没回来,寝室里只有谢莫言一人。

此时霍宗和一连狼狈的左峰回到寝室,谢莫言不禁愕然道:“怎么搞成这样?”左峰和霍宗对视一眼将事情的经过悉数说了出来,后者才知道原来刚刚慕容香所表露出来的样子都是为了要让自己加入他们的特工小组,不过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谢莫言竟然一个人跑了。

“唉……拜托你们以后别搞出这么多奇怪的招数来对付我了OK?我还是喜欢一个人自由点,你们还是饶了我吧!”谢莫言近乎央求地说道。

“放心吧,相信这次之后组长也不会逼你了!刚才你一个人跑了她可真是没有面子诶!”左峰捂着自己那双熊猫眼说道。

“哈哈……这还不都是你们替她出的馊主意,还美人计呢!现在可好,被她揍了吧!她的拳头一定非常重哦!”谢莫言大笑道。

“去!我们还不都是为了你,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练了什么童子功之类的功夫,组长这么好的条件你就是没接受!”霍宗说道。

“什么条件好没接受啊?”此时门外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杜康提着个大袋子,一摇一摆地推开门走进来。

“哦!我们正说今天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子和莫言搭讪,莫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霍宗和左峰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说道。

“啊?哪个美女?竟然主动和莫言搭讪?莫言还没任何反应?我靠,这种好事怎么没落到我头上来啊!”杜康一副非常羡慕的样子看着谢莫言。

“那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吃错药了。”谢莫言说道。

“是啊!她一定是吃错药了,再怎么样就算找也应该找我你说是不!”杜康一副一定是这样的表情说道,谢莫言一阵气结,霍宗和左峰顿时笑趴在地上。只剩下杜康一脸疑惑的样子看着三个人。

今天晚上在罗氏拍卖行将会拍卖紫色梦幻,如果那个游梦灵正如自己所想的话,那她晚上也应该会去那里,看来是时候要去准备一下,将自己易容成中年人的模样,确定四周没有人后,跃出窗外。

身处寝室中的古家两姐妹正烦恼着如何应付门外那帮狂风浪蝶,女孩子漂亮原来也是种罪过,现在这两姐妹可真是感受到这句话的真谛。

“姐姐!我就说咱们不该来这个破学校嘛!你看,现在那个人没来,咱们却被一帮男生围住了!”古月樱抱怨道。

“先别急,现在才刚开始而已!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出那个人,但是前提要先让大家注意咱们,否则那个人怎么知道咱们来了呢!我想他这两天就会来找我们了。”古月昕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那个人会来主动找我们?”古月樱不解道。

“你想想,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千方百计撵我们离开这个学校……”

“呵呵!姐姐你怎么知道他的性格,难道你很了解他吗?”古月樱眼神暧昧地看着自己的姐姐笑说道。

“死丫头!我和你说正事呢,你却来取笑我,别跑!”说罢古月昕便跑过去和妹妹追逐起来。

忽然,古月樱在窗口看到一个身影矫健地从上落下,向远处奔去,古月樱立刻叫姐姐过来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是两姐妹早已牢记在心。

“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他了!走,跟过去看看!”古月樱将软剑按在腰部位置,一副准备出发的样子。

“还是不要了,现在‘掠夺者’可都是在找我们呢,一不小心,很容易被他们发现我们的!”古月昕说道。

“哎呀!姐姐,不是还有他嘛!只要那个人还在,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就这样放着我们不管的!”说罢古月樱一手拉住古月昕的手,离开寝室。

当两姐妹跟到一道小巷的时候突然没了谢莫言的身影,正诧异间一阵声音从身后传来把两姐妹吓了一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通常是人心理防线最弱的时候。

“你们跟踪我干什么?”谢莫言问道,这两个丫头,自己不找她们也就罢了,没想到竟还敢跟上来。

“我们做我们的事,又没跟着你!你凭什么说我们跟踪你啊!”妹妹古月樱嘴巴还是那么硬。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刚刚无意中看到你,所以我们就想跟上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另外……也想谢谢你上次救了我们。”古月昕扯了扯妹妹的衣角,轻声说道。

“道谢就不必了,你们来云霞大学的目的是什么?”谢莫言问道。

“我们……”古月昕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们是想找你喽,不过你都是易着容对着我们,我们也找不到你!”古月樱抢过话头说道。

“你们找我干什么?”谢莫言说道。

“其实自上次你帮我们解掉‘蚀骨粉’的毒之后,我们便四处躲避‘掠夺者’的追杀,最后我们实在是躲无可躲所以才……”

“所以你们就想到我,然后就以其他手段进入云霞大学是吗?”谢莫言将下半句话替古月昕说了出来。

“嗯!是……是的!”古月昕蚊子般地应道。

“OK!我不管你们到底是怎么样可怜,我现在有事要做,你们别跟来!否则后果自付。”谢莫言说完便离开了,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片犹如米粒般大小的东西粘在他的脚底下。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跟就不跟!”古月樱朝谢莫言离开的方向做了个鬼脸。“姐姐,咱们还是回去吧!”

“不!我们继续跟上去,除了他我们找不到任何一个可靠的保护伞!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古月昕说道。

“可是现在他人都走了,我们上哪跟啊?”古月樱问道。古月昕扬了扬手上的跟踪显示器,后者一脸兴奋地说道:“还是姐姐有办法!”

谢莫言来到罗氏拍卖会场时,拍卖会已经开始了,不过还好,似乎还没轮到那颗紫色梦幻。谢莫言环顾四周,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谢莫言的视线中,和自己意料中的一样,游紫灵来了,而且身边没有慕容香等人,看来她是私自跑出来的。

来此之前,谢莫言已经查过罗氏拍卖行,这个拍卖行是属于罗宋领导的罗氏企业旗下最出名的一个拍卖行。罗宋在短短五年中以白手起家,打造了横跨三个省的大型企业,这在商业界近乎是不可能办得到的,但是罗氏企业却做到了。罗宋这个人的资料谢莫言没有查到多少,谢莫言曾经侵入警局的人员档案,里面罗氏的资料一片空白,也就是说,罗宋这个人的身份非常神秘。

终于轮到拍卖紫色梦幻的时候了,一颗谢莫言这辈子也未曾见到过的绝世宝石将谢莫言的眼珠牢牢地吸引住了,虽然早就见识过这颗宝石的照片,但是在见到实物之后,那种感觉根本就不一样,这颗宝石不应该在地球上出现的,它的美已经超呼所有人的审美关,现在已经不知道用什么价格来估计这颗宝石的价格了!

“现在拍卖的是这颗‘紫色梦幻’,底价是一千万美金!”

“五千万!”此时一个人喊道。话音刚落,又有另外一个叫价的举起牌子:“七千万!”“八千万!”拍卖场一下子开始激烈地竞争叫价,疯狂攀升的价钱一下子令整个会场进入了最高潮。

“两亿!”一阵淡淡的声音在会场四周徘徊,两亿美金,那是多少钱啊!虽然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大企业家或者家世显赫的有钱人,但是拿两亿美金去买一颗宝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疯子所为,不过这颗宝石确实很漂亮。

“两亿!两亿第一次,两亿第二次,两亿第三次!”判官神色激动地敲下木锤说道:“恭喜这位小姐买得紫色梦幻。”

谢莫言看清刚才叫两亿的人赫然就是游紫灵,拍卖会结束后,谢莫言小心地跟在游紫灵身后,他必须要弄清楚,这个游紫灵到底是谁!

“身后的朋友,你好像跟了我很久,不嫌累吗?”来到市郊,这里人不多,四周的建筑也很少,黑夜静寂无声,隐隐有股肃杀之气在空气中徘徊。

“累倒不觉得,但是你的身份让我感到很疑惑!”谢莫言不紧不慢地从一棵树后走出。

“疑惑?我好像不认识阁下,你说的疑惑我无从回答。”游紫灵说道。

“你到底是谁?买紫色梦幻有什么目的?”谢莫言冷冷地说道。

“我想我到底是谁恐怕和你没什么关系,不过如果你想打我身上的紫色梦幻的主意的话,那就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了!”游紫灵说道。

谢莫言冷喝一声,右指虚空一弹,一道不可小视的灵力子弹似的朝游紫灵射来,后者冷笑一声,一片树叶随即拈来,瞬间抽出树叶内的水分,一道不弱于谢莫言的水球状灵力弹也袭向谢莫言,两股灵力猛地撞在一起,一股强大的反震力将两人都震退数步,谢莫言大惊,虽然早就知道游紫灵是个灵能力者,但没想到她竟然丝毫不逊于自己。

双手闪电般叠起迅驰印加持在身上,随即一个定身印朝游紫灵打去,后者轻皱眉头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修真者!真是看走了眼!”

“怎么?难道你以为这世界上就你一个修真者吗?”谢莫言说话的同时,身形也以极快的速度朝游紫灵冲来。谢莫言的手印有那双白银手套加持过,能量强大了很多,但是谢莫言是第一次面对修真者对手,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

“哼!不过是低阶法术就想对付我,看来你还不是一般的天真!”游紫灵冷喝一声,四周的温度积聚上升压缩,只见游紫灵右手凭空出现一个水球,水球不断蠕动着,掌心一道道若有若无的水蓝色光芒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这个东西。不知觉间,谢莫言也缓下速度,不敢接近。游紫灵身形已经被自己的定身印打中了,应该不会动了,可是现在却……

“水蓝,破!”游紫灵冷喝一声,只见水球突然暴了开来,一道水蓝色的妖异光芒犹如一道蓝色闪电朝谢莫言袭去,去势之快就连谢莫言引以为豪的速度都没机会躲开。双手结印,护身印是谢莫言第一次用的防御手印,一道透明的防护罩凭空出现在身上三尺处,那道蓝色闪电猛地撞在这道防护罩上。

两股灵力的碰撞产生的巨大力量压得谢莫言好不痛苦,结印的双手竭力平伸,支撑着防护罩,但是对方的蓝色灵力实在是太强大了,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如果三分钟前你肯离开的话,我还可以保住你这条命,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游紫灵胜券在握,不禁嘲笑道,仿佛此时的谢莫言在他心中早已是个死人一般。

“哼!你就这么肯定你能赢得了我?”谢莫言按捺住身上的压力,冷冷地说道。随即双手再次叠印,上次用了落雷印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用过之后灵力仿佛被抽光了似的。不知道戴上这双白银手套之后威力会怎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现在不用这招的话自己迟早会被这股压力压死。

随着谢莫言双手叠起落雷手印,天空中忽然传来阵阵雷鸣声,游紫灵大惊,但脸上却强装镇定,忽然一道天雷犹如一把狂刀,在游紫灵只来得及在自己身边布起一层蓝色光罩后毫不留情地劈了下来,一道接着一道,整整九道落雷,声势之浩大实属谢莫言平生所见,谢莫言不禁看呆了,这是自己弄的落雷吗?上次那道天雷一下子就把那个红魔劈成一块焦炭,现在可是九道天雷,那个游紫灵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早已被劈成飞灰了吧!

天雷过后,谢莫言拖着疲惫的身子向游紫灵的方向走去,四周早已被刚才那九道天雷劈得面目全非,四周浓厚的尘土经风一吹,消散在空气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谢莫言面前,赫然就是游紫灵,身上虽然狼狈不堪,看样子应该是受了重伤,但这已经让谢莫言惊呆了,九道天雷劈下来,竟然只是重伤!

谢莫言正要过去查问一番,突然间,一道黄光射来,谢莫言眼疾手快闪身避开,那道黄光竟是一把飞梭,一个全身被黑袍遮住身形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游紫灵身边。

“巫长老!”游紫灵说罢便要倾身拜见,黑袍人突然伸手扶住道:“水姬,你怎么样?”黑袍内竟传来一阵年轻的男性声音。

“还好!”游紫灵将手从巫长老手中抽出。

“你们就是那个‘掠夺者’组织里的人?”谢莫言竭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说道,但心中诧异不已,没想到这个游紫灵背后竟然还有人帮她。

“你知道得不少!难道你就是那个杀死红魔的修真者?”黑袍老者冷冷地说道。

“看来我预料得没错,假扮维林国的人,戴上那条镶嵌着紫色梦幻的项链,这一切都是想引我出来!”谢莫言说道。现在他必须拖延时间,刚才消耗了太多的灵力,现在必须尽量恢复过来,否则就死定了。这个黑袍人的实力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谢莫言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还有他左肩上悬空飞着的红色飞梭,着实诡异不已。

“哦?你就是那个无影盗贼?”黑袍老者略显诧异地说道。

“你就是那个给我发任务的那个神秘人?”谢莫言反问道。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掠夺者需要你!如果现在你肯束手就擒归顺于我们的话,你的命可以留着!”黑袍人说道。

“不好意思,通常这样的台词回答的都是反对!不知道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出更好点的台词来,因为刚才那些台词在电视剧的逼良为娼情节中早就过时了!”谢莫言说道。

“无影盗贼是盗贼界新起之秀,你不和我们合作是我们的损失,但是我们也不会留住一个危险分子在这个世界上。”黑袍人威胁道。

“别无影盗贼无影盗贼的叫,这个难听的名号是别人替我取的,不过如果你一定要说的话,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帅哥。”

“找死!”黑袍老者冷哼一声,肩膀上的红色飞梭划过一道红光冲谢莫言脖颈袭来,速度奇快。谢莫言大惊,强提灵力无影术迅速展开,但是对方的飞梭实在是快得匪夷所思,好像跟踪导弹似的,无论谢莫言怎么躲闪就是不能摆脱,而且时不时地被飞梭割伤,不到半刻全身上下几乎有十数处伤口了,血也染红了全身。眼见体内灵力将近枯竭,谢莫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色飞梭袭向他的脖子。

谢莫言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如此接近,以前经常听人说人死的时候会很痛苦,或许那飞梭速度够快,自己感受不到任何痛苦,但是谢莫言真的非常不甘愿就这样死掉!自己还要和慕容香在一起,还要调侃祝云舒,还要和白老一起修真,还要……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闪起,和飞梭在半空中缠斗起来,仔细一看竟是一柄七寸长短的银白小剑,随即一道白色人影突然出现在谢莫言身边。

“莫言!你怎么样?”白老走到谢莫言身边关心道。

“白老!呃……我没事!”谢莫言没料到白老竟然会突然出现,对于突然出现的变故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先别说话!”白老拿出一颗丹药给谢莫言服下。

此时半空中的飞梭和那银白小剑缠斗着,不分胜负。忽然白老双手不断做着变化似乎在做着某种手印,而半空中的那柄银白小剑竟也发出阵阵银光,血色飞梭渐渐落于劣势。

只见那黑袍人突然浑身泛出阵阵血红色异光,黑袍无风自动,同时也将他的脸露了出来,竟是一张非常年轻帅气的脸,只是一双妖异的双眼透露着阵阵邪气,让谢莫言一阵心寒。

血红色异光仿佛水滴般渐渐被半空中的飞梭吸过去,只见飞梭红光大盛,形式又趋向平衡,此时黑袍人身边的游紫灵胸口一阵气窒,吐了口血出来,黑袍人见状全身红光大盛,血色飞梭立刻飞回黑袍人肩膀上悬浮着。

“水姬!你怎么样,我带你回去疗伤!”黑袍人扶住游紫灵,紧张地说道,随即肩膀上的血色飞梭红光一闪,黑袍人和游紫灵瞬间消失在眼前。

谢莫言眼睁睁地看着游紫灵和那个黑袍人离开的那一瞬间,游紫灵那双眼睛正以一种非常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里面夹杂了恨意和一些自己都看不懂的东西。

“白老!你怎么会来这里的?”谢莫言吃了刚才那颗丹药后,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但身体还是很虚弱。

“你先别说话,注意伤口,咱们回去后再说!”说罢白老架起谢莫言往白家别墅走去。

待回到住处后白老直接将谢莫言带到房间内,刚刚他被那个人的血色飞梭伤了这么多,伤口不像普通的伤口一样容易复原,必须将伤口上的飞梭能量处理掉,否则谢莫言的性命难保。白老刚刚将谢莫言带到房间里时,眉头轻皱,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两个跟了这么久,还不出来!”

白老话音刚落,古家姐妹扭捏地从门口走进来,一脸害怕的样子看着白老,生怕白老会把她们吃了似的。

“你们就是莫言口中所说的那对古家双胞胎姐妹?”白老问道,上次听谢莫言略微提起过这两姐妹,还替她们解过毒。

“我叫古月昕,这是我妹妹,古月樱!”两姐妹刚才一直从拍卖会场跟踪谢莫言到郊外,也目睹了刚才打斗时的场景,两姐妹何曾看过这么刺激的打斗场景,好像山崩地裂似的。谢莫言的实力几乎超出她们心中所想,但是掠夺者竟也是高手如云,不过白老的实力她们可是亲眼见到了,不免对他有些敬畏,但同时心中也是羡慕不已,希望自己也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白老问道。

“我们……”古月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连性格冲动的古月樱也乖乖地闭上嘴,没吭声。

“好了!你们在门口守着,我要替莫言疗伤,不能让任何人进来!”白老说道。

“我们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接近这个房间的,您就放心吧!”古家两姐妹异口同声地说道。

谢莫言醒来的时候,发现全身被布条缠着,好像一个木乃伊似的,正疑惑间,一阵声音传来:“不要动!你现在伤口才刚刚复原,需要时间调养!”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白老正盘坐在一边,一连关心地说道。

“白老!真是抱歉,要劳您出手救我,现在还要您消耗灵力帮我疗伤!”谢莫言歉意地说道。

“你可别这么说,现在你可是我百印门下一代的门主,我老头子不救你谁救你!”白老笑呵呵地说道。

“门主?”谢莫言一时间转不过神来。

“你手上这枚百印戒就是代表百印门门主。我既然传给了你,那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莫言有辱白老信任,打不过那个黑袍人,还要您亲自来救我!”谢莫言歉意地说道。

“对了,你怎么会惹上那个黑袍高手?”白老问道。谢莫言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但是莫言你一人去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不是我感应到九雷巨鸣的强大灵力波动,我还不知道你在哪里呢!”白老说道。

“九雷巨鸣?”谢莫言不解,但一想起刚才自己使出的那九道天雷,便一下子想起来了,“难道是这双手套的原因?”

“手套?什么手套?”白老疑惑道。

“这双手套是我从戒指内拿出来的,很好用,叠印的时候威力会增倍,我只是用了落雷印而已,却突然冒出九道天雷,当时倒是把我吓了一跳!”谢莫言边说,边将手套脱下来,白老一见那手套方才释然:“这双是我们百印门第一带祖师爷炼制的‘神印之手’,难怪你能使出拿九雷巨鸣了,这可是高级手印之一,以你现在的实力,如果不借助神印之手很难使出这个法术。”白老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

“这样吧!什么时候你和我去天景山静修一段时间再回来吧!如何?”

“真的吗?”能够去天景山静修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不过还需要等几天,放暑假之后才可以,否则慕容香那边很难应付,自己总不能凭空消失吧!

“呵呵!本来上次就要带你去的,但是时间上不允许,而且学校那边也不好解释,你们也快放假了吧!那到时候就随我一起去天景山一趟吧!”

“谢谢白老!”

“刚才那个黑袍人你确定是属于那个叫掠夺者组织的?”白老说道。

“嗯!是他亲口承认的,白老认识那个黑袍人?”谢莫言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血影门的人!血影门最大的特点就是里面的门人灵力有一阵血光,这血光越浓表明这个人在血影门里的实力和地位越高,刚刚你遇到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血影门内的长老!”白老皱着眉头说道。

“白老!这个血影门……很厉害吗?你怎么知道它们?”谢莫言问道。

“血影门是一个叫血魔的人创建起来的,当年血魔打败天界数十仙神并创立血影门,逐渐形成一股由血影门领导的邪魔组织,后来出现一个叫灵云真君的仙人,使出毕生法力才将血魔封印住,之后血影门才逐渐销声匿迹。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死灰复燃了。”白老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说那个掠夺者组织就是血影门暗中操作的话,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抢夺紫色梦幻?”谢莫言疑惑道。

“血魔的封印在一年后就将达到最薄弱的期间,这个期间会有很多人去封印处把守,以防有人破坏封印,另外要破除封印需要集齐五样东西,第一,紫轩剑,第二,东海神珠,第三,麒麟之血,第四,九色金莲,第五,紫金石。你说的紫色梦幻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紫金石。在聚集这五样宝物之后,还需要五行之女的鲜血才能破除封印。五行之女顾名思义就是各怀五行之一的少女,这五位少女都必须会利用自己属性的力量,否则也是无用。”

“难怪……难怪……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寻找这五样东西来破除封印,将血魔救出来?而要寻找这五样东西极需要一些专门寻宝的职业人氏,所以他们就到处抓一些盗贼来替他们卖命寻找这些东西!”谢莫言终于明白事情的经过,看来这个血影门确实是处心积虑想救出那个血魔啊!血魔血魔,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如果血魔破除封印,不仅仅是这个世界,还有修真界和仙界都将是一场劫难。另外,如果没猜错的话,游紫灵很有可能就是白老所说的五行之女中属水的那个,事情似乎越来越明白了,但是却变得更加难以应付。

“现在紫金钻已经被他们抢去,不知道还有多少东西被他们拿到手了,不过还好,紫轩剑的剑灵已经在你身上,就算他们找到紫轩剑也是无济于事,不过我们现在还是要小心谨慎,这次过后,他们随时会找到你。”白老严肃地说道。

“嗯,我会的!”谢莫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头说道。

“对了,让你见两个人!相信你应该认识!”白老神秘一笑,打开房门,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谢莫言面前。

“怎么会是你们?”谢莫言诧异道。

“我们……”

“这两个丫头在你身上装了微型跟踪器,一直跟着你到这里。我看她们对你没有什么恶意,便叫她们为我护法帮你疗伤!”白老说道。“好啦,你们聊吧,我等一下来。”

“你们一直跟我干什么?”谢莫言问道。

“我们……我们也不想的,只是掠夺者的势力太庞大,我们已经无处可躲了,而且我们只认识你一个人,而且你的身手比我们高很多,所以我们想……”古月昕说到这里,谢莫言便将她的话打断道:“所以你们想来投靠我,所以就来了云霞大学!”

“是啊!我们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和你在同个班级。”古月昕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我和你们在同个班级?”谢莫言诧异道。

“你就是那个谢莫言啊,我们两个第一次去上课的时候,就注意到你了,没想到我们要找的人竟然就是你,而且你还是无影盗贼!”古月樱说道。

谢莫言见古家两姐妹神色怪异地看着自己,心中暗道不妙,听了她们的话之后,谢莫言一阵气结,怎么她们什么都知道了,不自觉地摸了摸脸,方才知道自己的易容装扮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揭开了,一定是刚才白老救自己回来的时候顺手揭开的,真是什么事都穿帮了,现在想就算是想杀人灭口也不行了,自己现在伤还没好,下床都成问题,更别说想伤到她们了。

“那你们现在想怎么样?”谢莫言无奈地说道。

“我们想一直跟在你身边,直到掠夺者他们不再追杀我们姐妹俩为止!”古月昕说道。

“小姐啊,拜托你们别再玩我了,你们现在正遭到别人追杀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可不想放两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何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差点没命啊,根本保不住你们,你们还是离开吧!”谢莫言说道。

“可是我们十分钟前刚拜了白老为师,而你是白老的传人,我们应该称你一声大师兄,师兄保护师妹是应该的啊!”古月昕刚说完这句话,只听一阵物体撞击地面的闷声,大半个身子被白布缠住的谢莫言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你……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古月昕赶忙跑过去扶起谢莫言紧张地问道。

“你说我这个样子有没有事?”谢莫言闷声闷气地说道。古家两姐妹扶谢莫言回到床上,谢莫言继续说道:“你们为什么拜白老为师?”

此时白老走进屋内,谢莫言赶忙问道:“白老!她们说你收了她们做徒弟,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们是拜了,只是我没认罢了!”白老笑呵呵地说道。古家两姐妹对白老来说虽然显得陌生,但是两个丫头的性格白老却是非常欣赏,姐姐古月昕成熟稳重,凡事都会思忖再三,虽然不会任何武功,但是对科技器械上的研究却是极有天分。妹妹古月樱有些功夫底子,擅长使软剑,性格虽然有些野蛮,但是心地和姐姐一样善良,也明白事理。这两个丫头的资质虽然很不错,但是白老已经收了谢莫言已经不想再收弟子了。

“呼……还好!”谢莫言仿佛掉了心中石似的,松了口气,转身冲古家两姐妹问道:“听到了,白老没说要收你们做徒弟,你们还是走吧!我不想拖累你们也不想被你们拖累OK?”

“虽然我不收她们做徒弟,不过我的那些师弟倒是有可能会!”白老突然冒出这句话来,将谢莫言懵得一愣一愣地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呵呵……”古家两姐妹非常没有淑女形象地大笑起来,古月樱甚至笑趴在地上打着滚。

“笑够了吧!现在你们还不是百印门的人,别这么快下定论!”谢莫言说道。

“好了!你们出去吧,让莫言好好休息。”白老笑呵呵地说道,古家两姐妹随之跟在身后离开。

此时身处千里之外的一间地下室内,游紫灵盘坐在一块冰凉的石床上,全身被一股血色的灵气包住全身,身后盘坐着一个被黑袍遮住全身的人影。

忽然,游紫灵吐出一口鲜血,双眼微睁,包住全身的血色灵气顿时被身后的黑袍人吸收回去,走到游紫灵身边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好了很多,多谢巫长老相救!”游紫灵说道,感到身子被身后的人抱住不免一阵不舒服,挣脱开来。黑袍人神色尴尬地走开几步说道:“没事就好!刚才你伤得很重。对了,水姬你知不知道伤你的那个人怎么会知道你的身份?”

“不知道,不过我记得他那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记不起来了。”

“他用的好像是百印门的手印,看来这次修真界也应该知道咱们了!再过一年,血神身上的封印就达到最弱的时候,我们得加快搜集那五样宝物!”黑袍人说道。“现在我们只搜集到紫金石,本来连紫轩剑也能得到的,但是我查过,紫轩剑内的剑灵已经被人取走,我想一定就是那个无影盗贼身上。”

“巫长老说的难道就是伤我的那个人?”水姬说道。

“嗯!就是那小子。”黑袍人冷冷地说道。“看来这小子还没将剑灵唤醒,否则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必须要在他没将剑灵唤醒之前将剑灵从他体内取出来。”

“巫长老放心,伤好之后水姬定将紫轩剑灵取回来。”水姬说道。

“不用了,你这次做得很好,我会在门主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的,至于取剑灵之事就交给金姬和木姬吧!你好好休息,我过会儿再来看你!”说罢黑袍人便离开地下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