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8章:较量(中)

作者:御 仁 字数:1664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8章:较量(中)

谢莫言回到自己的住处后,还未打开门便感到里面有人的气息,检查了一下门没有被撬的痕迹,窗户也没有破坏的迹象,到底是谁会来自己的住处?难道是慕容香他们?不可能啊,自己很少来这里,就连当时买这间房子的时候也是易容后以假身份买的,他们很难找到这里来,另外这个人的气息明显沉重,不像是身怀古武术或者是修真者。对了,怎么忘了她。谢莫言似乎想起什么,推开门后,里面传来一阵拖鞋和地面的摩擦声,一个拿着抹布,袖子和裤腿都向上卷起的少女从内厅走出,正是祝云舒。谢莫言舒了一口气,看着祝云舒一身佣人打扮的样子疑惑地说道:“你这是……”

“你……你回来啦!下午没课,所以我就来了,顺便帮你擦了一下地板和内厅。”祝云舒见谢莫言来了,害羞的性格使她脸不由得一红。

“哦!呵呵,其实你不用这样费力的,随便打扫一下就行了!对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我先拿给你!”谢莫言说罢便将两千块钱递过去道。

“不……这,我今天才来,工钱应该过些天才给的!”祝云舒说道。

“呵呵!就当是我预付给你的吧!”谢莫言笑道,眼前这个女孩子可真是单纯得可爱。见祝云舒一脸不敢接的样子,谢莫言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然后将钱塞到她的手上道,要好好保管哦!以后有空再来这里吧,没空的话可以不用来的,毕竟还是学业比较重要。

祝云舒低着头,蚊子般地“嗯”了一声,双眼不敢看谢莫言,心跳急剧加速跳动着,谢莫言不知道她的脸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红,但当他发现自己的手还一直抓着她的手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心下虽然有些好笑,但还是略感不好意思地将手放开。就在这个时候,谢莫言突然感到一阵非常细弱的气息,冷喝一声道:“谁在外面!”

在车上的时候,谢莫言虽然已经提高了警惕,知道慕容香在身后跟踪自己,但还是叫司机把她甩了,只可惜百密一疏,他没意料到他坐的那辆出租车司机其实就是监察局的人。另外,刚才谢莫言的注意力都在祝云舒身上,所以才没发现门外竟然有人接近,如果刚才是个杀手的话,自己刚才一定逃不过对方的偷袭,想到这里谢莫言心中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另外一面,祝云舒只见到谢莫言突然放开自己的手,然后冲门口叫了一声,心中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事,但目光还是盯着门口。

此时,门被人轻轻推了进来,一个窈窕漂亮的身影出现在谢莫言和祝云舒眼前,正是慕容香。

“呃……怎么是你?”谢莫言诧异道。

“你说得对,怎么会是我?如果我迟点出现的话,就不会打搅一对恋人亲热了。”慕容香心中酸意浓浓地说道,刚才自己看到谢莫言抓住祝云舒的手时,心中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被人狠狠扎了一刀似的,非常不舒服。

“我……”谢莫言当场愣在那里,一时间不明白慕容香怎么会这么说。

“你好!我是祝云舒,刚才不是您见到的那样的,我双休日来帮他打扫屋子,他给我工钱,没有什么的。”祝云舒赶紧撇清自己和谢莫言的关系。其实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也是有些口不不心。但是看到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孩子说话的表情和语气的时候,就算是外人也看出她和谢莫言一定有非比寻常的关系。祝云舒是个心地非常单纯的女孩子,从未想过和别人争某件东西或者事情,但是刚才她差点就不想说出这句话了,但最后还是说了。可以说刚才的话是她的条件反射,也可以说是她潜意识中非常不甘愿的情况下说出来的。

“就是这样的!”谢莫言赶紧加了一句说道,事实上在谢莫言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句话是谢莫言装傻问的,其实谢莫言在寝室的时候就怀疑左峰他们开始怀疑自己了,而且自己的手提电脑也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还好系统安装了自己设计的密码程序,以他们的能耐还没有这么快能够破解得了。

那天谢莫言说要替杜康请假的离开医院之后,就发生了那个神秘人挑战剑道社的事情,当天晚上谢莫言回去的时候正是事情发生之后的时间。

另外在第二天战败剑道社社长司徒龙的事情,再加上谢莫言和司徒龙战斗胜出后要司徒玲向杜康道歉的缘故,左峰他们第一个就想到了谢莫言。但是当时剑道社的人看到的人长像并不和谢莫言一样,这就更加证明了一点,谢莫言很有可能就是无影盗贼,但是也有另外一个可能性,这是慕容香正在证实第一个推测,所以才会有了刚才跟踪谢莫言的场景。

不过……事实证明谢莫言不是个普通的人,身份非常可疑,就单单靠刚才知道门外有人这事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不过这点也不足以证明谢莫言就是无影盗贼。慕容香心中一直都不相信天天和自己坐在一起,整天嬉皮笑脸的谢莫言竟然就是让自己频频无能为力的无影盗贼,但是现在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谢莫言变得好陌生,感觉他身上有很多秘密藏着。

“能让我和他单独说两句吗?”慕容香淡淡地说道,语气中不知觉中含带着两分乞求的味道,祝云舒听后便说道:“那我先走了!”心中虽然失落,但还是非常配合地离开房间。谢莫言本想留住她,但一想到慕容香等一下会问自己的一些问题,脑子便开始膨胀起来。

知道确认祝云舒离开屋子之后,谢莫言装作和往常一样的表情示意了一下,叫慕容香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

“这间屋子,是你的?”慕容香问道。

“是我一个朋友的,他说要出国一段时间,所以就叫我来帮他看家,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住校的,也只有双休日才能来,因为平时这里没人,所以为了保持清洁就请祝云舒来帮忙打扫一下房间!”谢莫言说道。

“真的是这么简单?”慕容香问道。

“是啊!那你以为还是怎样?”谢莫言继续装傻道。

“那你刚才知道我在外面这又作何解释?”慕容香继续逼问道。

“我……”谢莫言这下蒙住了,刚才近乎是自己的本能反应,根本没想到这点,现在慕容香问起自己总不能说自己是听到她的气息吧。

“其实我有另外一个身份,隶属监察局编外特工,我和我的同事追查无影盗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现在怀疑你和这件事有关。请你作一下解释!”其实慕容香也不想做出这个决定,但是现在她不得不这样做。

“你是监察局的特工?开玩笑吧!”谢莫言装傻道。

“不仅是我,左峰和霍宗都是,你不要再装了,我们查过你的身份,但全部都是假的。事实摆在眼前,我想你应该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在谢莫言可是一个头两个大正当无可奈何之时,脑门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应对的办法,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一脸诚恳地说道:“小香!其实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其实我从小就被一个老头收养了,老头教我很多东西,其中也包括古武术在内,他离开的时候千叮万嘱叫我千万不能泄露出自己的身份和会功夫的事实,现在被你查到了,我也只能坦白了!”说罢见慕容香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便把别在腰上的乌金软剑抽出来。

果然,慕容想见到谢莫言取出那柄乌金剑的时候眼中泛着惊异的闪光,这是慕容家历代家主随身佩戴的乌金宝剑“清冥”。这柄剑一直是爷爷随身带着的,现在怎么会在谢莫言身上。

“这把剑你是怎么得来的?”慕容香盯着宝剑问道。

“这是当年那个老头给我的,不过我不会耍剑,只是他执意要送给我,我就当做防身,把它留下来了。”谢莫言见有戏,继续装傻道。

如果说谢莫言就是无影盗贼,将爷爷这把“乌金”盗取过来,这也说不过去,虽然慕容香一直认为无影很厉害,但在她的潜意识中还是觉得爷爷的修为并不是那个无影可以攀比的,想要从他老人家手里盗走这把剑显然并不怎么可能。难道爷爷当年在外面收了个徒弟?但是他为什么一直都没和父亲说?慕容香此时已经渐渐放下刚才对谢莫言身份的怀疑,注意力转移到乌金剑上。

“小香……小香!”谢莫言见慕容香一直盯着手上的剑,整个人发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左手在她眼前挥动了两下,后者才回过神来,略显尴尬地说道:“呃……单凭一把剑还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不过你能不能把剑借给我,好让我详细查一下。”

“可以啊,不过你可不要把它弄丢了,这宝剑可是跟了我好久!我一直都很小心保管的!”谢莫言说道,便把剑递过去道。

“嗯!我知道,不过在我们还没有查出真相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不能走出境内。要天天去上课!昨天你可是旷了一天课!”慕容香此时的语气已经渐渐放松下来。谢莫言知道她已经相信了一半,但还是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昨天我是去看我的室友,他被那个叫什么司徒玲的打伤了,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学校和医院查证一下。”

“好啦!记得今天的事情别泄露出去,更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和左峰他们的特工身份!”慕容香叮嘱道,但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和自己情人说话一般。谢莫言很少听过慕容香这么温柔的一面,心中虽然诧异但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知道啦!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做了国家特工,真是厉害啊!嘿嘿,真是羡慕啊!”

“真的吗?如果你想做的话,我可以帮你引荐的,不过要先经过测试和身份调查之后才可以!不过等这件事过后就差不多啦!以你的实力相信可以顺利过关的,呵呵!”慕容香一副高兴的样子倒把谢莫言吓了一跳,刚才不过是自己随口说说的慕容香竟信以为真。

“呃……嘿嘿!这还是以后再说吧。”谢莫言打个哈哈,慕容香却满脸认真地说道:“我可不是开玩笑哦,你刚才说的话可要算话!等我证实了你的身份之后,你就给我做一名少年特工吧!呵呵!”说罢便一跑一跳地拿着剑离开房间,留下谢莫言愣在原地,欲哭无泪。这……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此时,谢莫言似乎想起什么,跑回房间,将一个精致的移动电话取出,如果司徒龙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慕容香的话,只要他们来个卫星定位,很快就能找到自己,自己差点忘了这点,心下还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正当谢莫言要把电话拆掉取出里面的SIM卡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其实这个电话从买来到现在从未用过,也没有人知道这电话号码,现在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恐怕只有司徒龙了,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

“喂!”谢莫言接起电话。

“喂!你好,我是司徒龙!”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谢莫言根据那天的记忆依稀能够听出是司徒龙的声音。

“哦!是司徒兄啊,找我可有什么事?”谢莫言说道。手上却忙个不停,将自己易容成那天去剑道社时的样子,为了保险起见,谢莫言易容后,离开屋子,四处走动,他要确定司徒龙有没有将电话号码告诉慕容香,如果告诉她的话,那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在用卫星跟踪自己了,自己必须不断走动,扰乱他们的计划。

“好是好!只是昨天有监察局的人来找我,是关于你的事!”司徒龙说道。

“哦?呵呵!没想到竟然牵扯出监察局的人来,我那么出名吗?”谢莫言说道。

“我想你有空的话还是来司徒山庄一趟吧,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哪!”司徒龙说道。

此时谢莫言已经打车来到司徒山庄门口,这里是一间私人别墅,别墅很大,和白老的别墅不同的是这间别墅就好像城堡一般,奇怪的是方圆几里地没有任何一个建筑物,也没有人走动,只有很少的车辆迅速地从对面的高速公路飞驰而过,眨眼间便只剩下一个小黑点。别墅四周种满一棵棵柳树,奇怪的是这些柳树种植的位置都相隔一定的距离,而且柳树也和普通的柳树不一样,树身上的柳枝就好像一把把剑似的垂下。

“我现在已经到了司徒山庄了!”谢莫言冲电话那头的司徒龙说道。

“哦?这么快,那好,你……”就在这时司徒龙的声音开始模糊起来,电话里传来的只是阵阵沙沙的声音,好像是被某种东西干扰了。但四周又没有什么干扰的设备,冲电话喂了两声后,谢莫言疑惑地挂断了电话,付了车钱之后走进这城堡似的别墅。

谢莫言一路走近别墅,忽然感到一股奇怪的灵力从四周传来,柳枝轻轻摆动起来,谢莫言镇定心神继续向别墅走去,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就是不能接近别墅,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似的,心下大骇。灵力运转全身,警惕地看着四周,难道这就是小说上讲的阵法?

正暗忖间,身边的柳枝一下子变得笔直起来,仿佛剑似的整棵树原地旋转起来,锋利的柳枝闪着妖绿色的闪光。谢莫言一个不小心,扎在后脑勺的寸短辫子被横扫过来的柳枝切了一半,半长的头发瞬间披散在肩膀上。这个柳枝果然不普通,刚才如果后退半步的话半个脑袋恐怕就被削掉了,想到这里谢莫言心下惊出一身冷汗,全力催动灵力,此时的谢莫言身上隐隐泛着一层乳白色的光芒,无影术全速展开,避开这些飞来的柳枝,此时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身影穿梭在四周密密麻麻的柳枝内,显得极其诡异,这种速度几乎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了,就连声速恐怕也不过如此。

此时谢莫言心中震惊一波比一波强烈,自己已经全力使出无影术了,可无奈这些柳枝太过密杂,速度渐渐也加快起来,更诡异的是树身竟然还会移动,这让谢莫言躲得异常费力。正当谢莫言要出手将这些柳枝打散时,忽然全部的柳树都停止了移动,甚至就连柳枝也一瞬间恢复成原样。

一个身影走到谢莫言眼前叫道:“谷兄!”

“司徒兄!”谢莫言将灵力尽数收回体内。此时司徒龙和身边几个人一同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老态龙钟,但走起路来却异常矫健的老头不紧不慢地跟在司徒龙身后,隐隐有股凌厉的气息散发出来,看来是个高手,当然另外一个就是司徒玲了。

“刚才在电话里你突然没了声音,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后来有人禀报说是有人闯入司徒山庄,我就想到是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在万剑灵阵中毫发无伤,看来那天你是收了不少实力啊!真是看走了眼!呵呵!”司徒龙笑呵呵地说道。

“司徒兄过奖了,刚才冒昧闯入这阵中,打搅各位,真是不好意思!”谢莫言虽然不清楚这柳树摆起来的阵法为什么叫做万剑灵阵,不过还是面不改色地说道。

“谷兄客气了!我没有想到你会误闯剑阵,不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司徒龙说道,随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司徒家的老管家司徒臣,这是舍妹,你已经见过了!”

“司徒管家您好!”谢莫言微微倾身,冲那个老者说道。没想到一个管家竟然也有不逊于司徒龙的实力,看来这司徒家确实是卧虎藏龙啊。

“你好!”老者回道。

视线转移到身边的司徒玲,虽然对她算不上有什么好感,但出于礼貌上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司徒玲一偏脑袋,闷哼了一声,谢莫言猜出她会这样,不过心中还是没把这当作是一回事。而身边的司徒龙却是佯怒地冲司徒玲说道:“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等一下让爸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哼!你就会欺负我!我告诉爷爷去!”司徒玲的小姐脾气一上来可是谁也奈何不了她,一甩头便跑进屋内。

“谷兄别见怪,舍妹太孩子气了。”

“哪里!”

“那谷兄还是进来再说吧!”司徒龙说罢,遂将谢莫言领进城堡似的别墅内。

如果说谢莫言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别墅犹如城堡的话,那来到别墅里之后,脑海中霎时冒出两个字眼:震撼!绝对的震撼,暂且不提里面的大厅就好似金銮宝殿一般宏伟,就单单三米高的金漆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百来个清一色白衣黑裤的仆人齐声喊起的:“少爷!”这阵声音就足够让谢莫言感到场面宏观了。

真不知道这司徒家是不是开金库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别墅,还有这么多的仆人。更变态的是竟然在别墅四周布下那个什老子阵法,还差点让自己死在那里,如果功力差点的话早就被切成不知道多少块了,看来以后用这种阵法来防小偷之类的绝对适合!如果司徒龙知道谢莫言设想着要将他抵御古武术高手的万剑灵阵当成防盗设备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走过大厅,众人来到一间书房前停下,司徒龙轻扣了三声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

谢莫言随着司徒龙走进房间,却见司徒臣只站在门前,没有进去,正疑惑间司徒龙悄悄在他耳边说道:“父亲想见见你,所以除了我之外,你才能进这书房!”

“不是吧,你爸要见我?”谢莫言诧异道,第一次来司徒剑的家,谢莫言却要见他爹,搞得像相亲似的,不过话虽如此,谢莫言还是镇定心神随司徒龙进房。

书房不大,大概有两个寝室左右的空间,左边一面的墙上挂了一幅字画,右墙上只挂着一把剑,谢莫言虽然不懂剑但还是能够看出这把剑绝对不是普通的剑。

最显眼的还是书桌后墙挂着的一幅占了大半面墙壁的“剑”字!这个字是有人用一把非常粗大的毛笔一挥而就,单单从字体上看可谓是龙飞凤舞,好似无数把剑组合成这个字一般,但又觉得这无数把剑就是一把剑,整个字体透露着一股非同一般的奇怪感觉,只觉得攀附在眉心处的那团剑形能量频频颤动起来,甚觉奇怪,谢莫言知道其中必有奥妙,不由得看得入了神,就连坐在书桌前的中年人都没注意到。

此时,司徒龙见场面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将谢莫言从失神状态中唤醒,后者刚沉浸在无尽的剑意中却被突然传来的咳嗽声打乱了原本的思绪,心中虽然不乐意,但一想起现在在司徒家遂也觉得些许尴尬,开始打量着坐在书桌前的中年男子。剑眉锐目,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看来此人就是司徒龙的父亲了,果然是高手,还是个和慕容白差不多的高手。

“伯父您好!”谢莫言打了个招呼。

“你就是打败我儿子的谷枫,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听说你刚才还闯了万剑灵阵,却丝毫没有受伤,真是后生可畏啊!我叫司徒剑。”中年人微笑地看着谢莫言,似乎并不以刚才对方的失态而感到不悦。

“司徒伯父过奖了,我和司徒龙也只是平分秋色罢了!”谢莫言说道。

“呵呵!不是我过奖,而是你谦虚了,刚刚看你能在万剑灵阵中支撑这么久而没伤到分毫,单单这点就比我们家龙儿强。”司徒剑说道。

“那只是我投机取巧罢了。”谢莫言没意料到来司徒家竟然还要见家长,刚刚在那个什么万剑灵阵中激发出来的实力可是自己千方百计保存起来的,为了避免身边的人把自己当成是怪物来看也为了避免引起监察局的人注意。刚刚司徒剑所说的表面上只是客套话,但话内其实是想套出自己的底。

“呵呵……你第一次来我们司徒家做客,是上宾,不如叫阿龙陪你四处走走吧!”司徒剑说道。谢莫言虽然疑惑,但还是点头应允。

离开书房后,司徒龙便带着谢莫言四处闲逛,司徒家果然很大,如果是寻常人的话早就转得晕头转向了,像走迷宫似的,和古代的皇宫差不多,相信要是有贼进来的话,没有一定的方向感的话一定走不出去。

“对了,司徒兄不知叫我来有什么事?”谢莫言问道。

“谷兄!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今天早上有监察局的人找过我。”司徒龙将身边的人支开后说道。

“哦?他们怎么会找上你?”谢莫言装作一副非常诧异的样子问道。

“他们似乎是冲着你来的,好像是因为上次你和我比武的那件事,但是那么小的事应该牵扯不到监察局吧!所以我就感到很疑惑,他问过我关于你的很多问题。”司徒龙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谢莫言,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是却一点也看不出什么。

“哦?那你都说了些什么?”谢莫言一副疑惑又茫然的样子问道,丝毫没有司徒龙意料到的一丝紧张和害怕的神色。

“我什么都没回答他们,就连你给我的电话号码都没给你!不过我怀疑他们现在正在外面暗中监视司徒山庄。

“哦……对了,我刚才来的时候都没看到附近有什么人啊?”谢莫言疑惑道。

“谷兄真是爱开玩笑,别忘了现代社会上有种东西叫做科技设备,监视不一定要亲身临地。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的监视设备不会触到山庄里面,最多在门口逛,因为只要接近这山庄五十米远的地区就会被山庄外面布的万剑灵阵的灵气干扰电磁频率。”司徒龙说道。

“那这样说的话,他们现在不是知道我现在来到这里了吗?”谢莫言说道。

“呵呵!以你刚才在万剑灵阵内显露出来的实力,想摆脱他们应该不会花太多功夫。上次输给你我一直认为是凑巧,现在想想才知道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司徒龙说道。

“司徒兄太抬举我了,我只是凑巧没被那剑阵伤到罢了。”谢莫言说道。

“哎!别谦虚了,虽然我和你比起来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司徒龙自信满满地说道。

“呵呵!拥有司徒兄这样的对手实在是我的荣幸,有空的话可以随时找我来切磋切磋!”谢莫言说道,“不过司徒兄为什么一直不问我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呵呵!监察局的人是不会找无聊的事干的,他们要找你自又你不寻常的地方,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并不是普通人,不过在你不想说的情况下我不会问任何问题!因为这是个人隐私,尊重朋友也是尊重自己!”司徒龙说道。

“你说的话很像我刚认识的一个人!不过能拥有你这么一位朋友我可真是太走运了!”谢莫言笑说道,刚才的司徒龙的话让他想起了那天白老讲的那番话,心中不由得一阵怅然。

“哦?那改天可真是要认识认识你这位朋友了!”司徒龙笑道,根本不为谢莫言的身份而感到一丝拘谨。

“司徒兄难道不怕我的身份可是个恶人,而我的朋友也是位恶人?”谢莫言说道。

“呵呵!我相信以谷兄的为人,就算恶,也只是善意的恶,我相信我的眼光。”司徒龙说道。谢莫言伸出手说道:“司徒兄!因为某种原因我的身份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眼光一直都很正确!”

“呵呵!”司徒龙笑道:“其实,谷兄不疑惑为什么刚才在门外看到的那些一排排的柳树怎么会叫作万剑灵阵吗?”

“是有些疑惑,不过按照你刚才所说的,尊重朋友就是尊重自己,司徒兄不方便说的话,我就当作不知道也未尝不可。”谢莫言说道。

“呵呵……谷兄可真是我的知己!不过这个万剑灵阵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司徒山庄本是古时‘万剑山庄’后裔,外面那个‘万剑灵阵’就是我们的护庄剑阵。但是无奈现在时代变了,如果在庄园外面布置上数万只剑恐怕会惹人闲话,所以就以柳树为替,虽然没有真正的万剑灵阵的威力,但阵法还是非常强大,很少有高手能够在里面支撑五分钟,除了我父亲和爷爷大伯他们之外,你是第一个能够毫发无伤地支撑这么久。”

“原来如此,难怪你的剑法这么厉害,不过司徒兄还是太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罢了!”谢莫言说道。

正当司徒龙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有人的气息,喝道:“是谁?”

一个窈窕的身影走出来,正是司徒玲,司徒龙对这个妹妹实在是没有办法,刚刚他明明吩咐不准有人接近这里,但是这个妹妹在这庄园里的地位可比他高了不少,他的话几乎可以当作耳边风。

“小玲!你怎么来了,还偷听我和谷兄的谈话。”司徒龙佯怒道。

“哼!我才懒得闲工夫偷听你说话呢!是爷爷叫你过去一下,他说他好久没见到你了,要考验一下你的剑法!”司徒玲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来她一定是在爷爷面前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了。司徒龙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对劲,再看到她的表情就猜到事情八九不离十是因为这丫头在旁边煽风点火搞的,真不知道爷爷这次会拿什么东西来“考验”自己。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司徒龙说道。司徒玲得意一笑:“不单单是你,爷爷还想见见你的朋友!”

“什么?”司徒龙诧异道,怎么扯到谷枫身上来了,看来一定又是这丫头搞的鬼了,唉!真是被气死了!

“谷兄……”司徒龙正要叫谷枫离开庄园时,谢莫言却已插口说道:“好吧,我这就陪司徒兄去见见你爷爷!”转过头看着司徒龙说道:“走吧!”

司徒玲哼了一声,一甩头便跑开了,此时司徒龙说道:“谷兄刚才为何要答应她去见我爷爷?”

“难道……你爷爷会把我吃了不成?呵呵!好啦,我也猜出是你那妹妹搞出来的鬼,不过总是躲也不是办法,况且我也正好想去看看你那位爷爷到底有多厉害呢!”谢莫言说道。

“唉……我爷爷可是出了名的严厉,他一向对玲儿言听计从,特别是她说的话,没有一句是不相信的,就算玲儿说月亮是方的,爷爷也会相信!全家也只有父亲才能治得了这丫头。以前我一让这丫头感到不顺心,就会去和爷爷告状,爷爷就会以‘考验’剑术来惩罚我。刚才这丫头一定是在爷爷面前说你和我的不是了,真不好意思,这次把谷兄也扯了进来。”司徒龙说道。

“呵呵!别这么说,我是自愿的,况且还没见到你爷爷呢!事情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谢莫言说道。

司徒龙暗叹一口气,带着谢莫言七拐八弯来到一个造型非常古朴的小型别苑,里面的布置,不论从装饰和四周的环境都显得非常清静。一个老态龙钟,满头白发的老者坐在院子里的逍遥椅上,司徒玲正帮他捶背。

“爷爷!”司徒龙走到老者面前说道。

“嗯!小龙,这就是你的朋友吧!”老者抬起头,一双锐目看向谢莫言,霎时一道精光一隐而过。

“是的!他叫谷枫!”司徒龙说道。

“司徒伯伯您好!”出于礼貌,谢莫言说道。这一说惹得给老头捶背的司徒玲一阵做恶心状,后者全当没有看见似的目光平和地看着眼前这位白发老者,直觉告诉谢莫言,眼前的老头不是寻常人,刚刚走进这别苑的时候四周就充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灵气,现在再看这老头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灵力更是相信对方不是古武术者,而是修真者。

“嗯!叫我严老就行了,小龙啊,你这位朋友不简单啊!刚刚小玲和我说他曾打败过你,而且万剑灵阵也伤不了他,果然是深藏不露啊!”老者语意深重地说道。明眼人一听就明白这话中有话,司徒龙上前一步说道:“爷爷!他是我的朋友,也是第一次来我们司徒家,希望您不要为难他!”

“去!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我有说要为难他吗?”老头嗔怒道,“把上次我教你的剑招耍一遍给我看看。”

司徒龙知道爷爷要做什么,遂抓起身边搁着的一把剑“铮!”的一下抽出,精妙的剑招谢莫言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司徒龙耍的这招剑法恰好就是上次和谢莫言比武时最后所用的那招“游龙狂舞”。上次是用木剑,剑招虽然凌厉,但还缺乏剑本身的气势,现在司徒龙一抓到这真的宝剑舞起来可真是和当时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把上次拿着木剑耍的剑招比喻成阴雨绵绵的话,那现在就可谓是狂风暴雨,如果内力再强一点的话那更是近乎完美。谢莫言站在一边,看着司徒龙在前面的空地上卖力地耍着精妙的剑招,心中却是疑惑连连。

这严老只是叫司徒龙舞剑招罢了,没必要把全部内力都逼出来,搞得他舞剑的那块地上可谓是剑气狂舞,如果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射到这边来,还好司徒龙还懂得把握分寸,把剑气都甩到另外一边去,以司徒龙的内力修为能够使出剑气已经很不简单了,如果上次他那招有这般气势的话,谢莫言想赢他也未必那么简单。

另外,谢莫言一直站在这里看司徒龙舞剑招,而严老却一点也没有反对的意思,难道他不怕自己偷学他们的剑招吗?

此时严老双手一拍椅上的扶手,整个身子犹如轻鸿一般朝司徒龙飞掠而去,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成剑指,以指代剑和司徒龙对招,场面打得好不精彩,就好像在看古装武打戏似的。

突然,严老右手剑指划过一道剑气,这道剑气已成实质,如果修为够深的话,就可以看到一股奶白色的剑气子弹似的朝司徒龙发颈射去,后者同时也甩过几道比较稀薄的剑气给以抵挡,但是老者的剑气是以非常精纯的灵力为基础,内力真气根本就抵挡不了,不过却把这道近乎实质性的剑气打偏了,冲谢莫言袭来。

莫言惊骇之下,右手虚指一弹,一道灵力就好似弹指神通一般和飞来的剑气撞了个正着,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灵力碰撞在一起引发的爆炸霎时将司徒伯伯和谢莫言分别撞退数步。

“爷爷!有没有事?喂!你这臭小子竟然在司徒家放肆,看我不教训你!”司徒玲跑过去扶住身体轻颤的严老,冲谢莫言怒道。说罢便要冲过去,但被严老拦住了。

“爷爷,你没事吧!莫言,你呢?”司徒龙关心道。

“没事,我这把老骨头可没你相像中那么容易摔散,刚才我那道剑气被你的剑气撞偏了,不小心射到谷兄弟那里,真是抱歉!”严老微微欠身说道。

“我没事,严老您可别这样,刚才也是意外罢了!”谢莫言说道。此时司徒玲扶着严老坐下,司徒龙收起剑站在谢莫言旁边。

“小龙,小玲!你们两个先出去一下,我和谷兄弟有话要说!”严老说道。

“爷爷……”司徒玲似乎想说什么,但被严老一挥手打断了下文,后者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谢莫言愤愤地离开了,司徒龙也将刚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看了看谢莫言和爷爷也随之离开。

待两人离开之后,严老说道:“谷兄弟,不知道你是和谁修真的?”

“严老您是长辈,叫我小枫就可以了。至于修真……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谢莫言装傻说道。

“呵呵!你就别装了,刚才我用灵力逼出来的那道剑气,不是修真高手绝对抵挡不了,你还说自己不知道什么是修真?”严老说道。

“呃……”原来那道剑气是老头故意射偏过来的,看来他早就看出谢莫言是个修真者了。

“罢了罢了!如果你有苦衷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逼你,你是怎么和小龙认识的?”严老问道。谢莫言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严老听后略微点了点头,说道:“小龙应该和你说过一些了吧,其实在司徒家,小玲的要求我们几乎都会尽量满足她,我们对小玲这么纵容其实是有原因的……小玲并不是小龙的爸爸也就是司徒剑的亲生女儿,而是一个故人遗女,在小玲的父母临死前交托我们司徒家要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当年我们司徒家欠他们太多,为了报答以前亏欠他们的,我们也只能将这份歉意全部寄托在小玲身上,只要她想要的,司徒家都会尽量满足她。”

“原来如此……不过严老这是您们司徒家的家事,您告诉我不怕……”谢莫言听了严老这番话之后,心中大骇之余却也疑惑严老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

“呵呵!你是我第一个遇到的这么年轻的修真者,多少古武术者都希望自己的武道能够升到以武入道的境界,但是这些年来无不是含着遗憾长眠地下。虽然是第一次见你,但是大家同为修真之人,小枫我看得出你的人品和修为都和你的实际年龄不相符合,我告诉你这些的原因,或许只因一个缘字!”严老说道。“小玲的小姐脾气,小龙的规矩老实,而你一直都没有表露你的真实身份和面目,我会突然和你说的那些话,这些都是缘分!”

“什么?原来您……”没想到百试百灵,引以为傲的易容术在严老面前竟然无所遁形,真是让谢莫言大吃一惊,自信心不禁深受打击。

“呵呵!你的易容术是我见过最高明的易容术,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在表面上怎么改变自己的容貌,在修真者面前就形同透明,这点就能看出你是个刚刚开始修真不久的人。”严老笑道。

“是这样……实不相蛮,我刚接触修真不到三个月,在严老面前班门弄斧真是见笑了!”谢莫言说道。

“什么?才三个月?”严老诧异道,“你只修行了三个月就能够和我这个老头子打成平手,今后真是前途无量啊!”说罢严老又是一阵惊叹。

“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没有什么的!”谢莫言不好意思地说道。

“呵呵!我老头子有话说话,你确实是我见过的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高手!如果司徒家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修真天才,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讲到最后,严老遗憾地叹了口气。

“严老这样说实在是太抬举我了,我看司徒龙很有武学天分,加以时日,成就未必比我差。”谢莫言说道。

“小龙对武学确实有天分,司徒家的剑法他能够很快掌握,这是我所欣慰的,但是要说修真,他的资质和修为还差了许多,小枫你就别谦虚啦!修真并不仅仅是修为高深就可以的,还需要一定的机缘和人的天分,这两点占了很大比例。我老头子今天遇到你这么年轻有为的高手可真是不枉此生啊!”严老说道。

正当谢莫言要发话的时候,司徒龙突然闯了进来说道:“爷爷!”

“什么事?”严老问道。

“呃……父亲说他好久没见到您了,所以想请您一起和他一起过去喝杯茶!”司徒龙一直待在门口没走,担心着爷爷会对谢莫言怎么样,本想偷看或者偷听来着的,但以爷爷的功力自己根本就没机会。眼见谢莫言在里面这么久了还一点情况都没有,司徒龙担心爷爷对谢莫言做了什么事,不禁闯了进来,但一见谢莫言没事人似的站在那里,心下却也知道自己是白担心一场。不过司徒龙刚才说的那句话却是漏洞百出,就连谢莫言都看出这句话是司徒龙瞎说的,呵呵!这小子。

“好了!我知道了。小枫啊,以后有空可要多多来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啊!”严老说道。

“那我就先走了!今天打搅了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谢莫言早就想离开这里了,来司徒家本以为司徒龙找自己有事,也顺便看看他有没有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那些监察局的人知道,到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是虚惊一场,看司徒家戒备森严的样子暗道以后还是少来这里为妙,毕竟自己可是以另外一个身份来这里。

谢莫言离开别苑后,司徒龙马上跟了上来问道:“谷兄,刚才爷爷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啊!你爷爷蛮随和,很好讲话!”谢莫言回道。

“随和?谷兄可是第一个说爷爷是个随和的人了,在司徒家爷爷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所有人都怕他,就我那妹妹不怕。”司徒龙说道。

“呵呵!或许是因为你们不懂他的心思吧!”谢莫言笑道,随即转移话题道:“时候不早了哦,我也该回去了。”

司徒龙将谢莫言送到门口后,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临走时司徒龙低声在谢莫言耳边说道:“这里有监察局的人在监视着,你可要小心!”

“我知道!多谢司徒兄!”谢莫言给了个放心的微笑之后,便离开司徒家,司徒龙看着谢莫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后方才回去。

走了大概半个钟头左右,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四周也开始变得有些幽森起来,这附近别说是建筑,就连人影都没几个,看来司徒家确实是财大气粗,将附近的地都买了下来,否则这方圆几里怎么都没有任何建筑或者人走动的迹象。

耳边除了风声之外,便只有自己的脚步声,但以谢莫言的修为,身后几个人影的闪动和竭力隐藏住的气息还是躲不过他那双敏锐的耳朵。谢莫言暗暗运转灵力,无影术毫无征兆地展开,人仿佛一道黑色流星,在身后的人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古朴的建筑内。

“爷爷!”一个少女对道袍老者恭敬地说道。

“呵呵!小香好久没来了,今天该不会是来看我这么简单吧!”道袍老者也就是谢莫言见过的那位慕容爷爷此时正坐在蒲团上,笑呵呵地看着慕容香。后者手上抓着的那柄熟悉的剑告诉老者自己的孙女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爷爷!我只是想查证一下,您有没有在外面收了个徒弟叫谢莫言,还将这柄‘乌金宝剑’送给他?”慕容香说道。

“哦?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老者此时心中正思忖着,慕容香刚刚这话一定是听谢莫言捏造的了,呵呵!还把我送给他的剑拿来,这个小滑头,不明显是想叫自己替他隐瞒过去吗……

“嗯!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道袍老者也装模作样地问道,看那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哦!没什么,那我就不打搅您清修了!”说罢慕容香便拿着剑离开了,留下道袍老者一脸神秘的笑容。

自那天慕容香将自己的身份和谢莫言说了之后,谢莫言看慕容香和左峰他们的眼光都不同了,当然这只是做给他们看的,经过这么多事情,谢莫言发现自己的演技确实是太厉害了,就算是得个“最佳男主角奖”相信也不过是唾手可得啊。

谢莫言还记得那天慕容香将那把乌金剑还给自己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老实说谢莫言是第一次见到慕容香这样笑过。问她为什么这么高兴,她却回答这是这是女孩子的事和你没关系!

不过慕容香同时也问了很多关于自己那天捏造的房子主人的事情,谢莫言也是有问必答,将慕容香唬得一愣一愣的,当然最终她还是找不到任何一丝关于那个人的资料,心中虽有些怀疑,但谢莫言是自己爷爷的徒弟这可是事实,以他老人家的眼光,应该不会看错人,遂对谢莫言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谢莫言几乎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经常做这种欺骗少女的事情,要不这辈子怎么会说谎说得比说真话还要真,真可谓是脸不红心不跳,说谎的最高境界。

另外一点,左峰和霍宗知道自己会武功之后几乎天天缠住自己打架,谢莫言来来回回也就会那么几个武功,如果一来真的,那必定会泄露自己身份,但是如果不比的话那也说不过去,在答应了每天陪他们练功之后,谢莫言每天早上便要更加早起陪他们两个练功或者对练一会儿,谢莫言学得很快,将左峰和霍宗的大半的招式都学了过来,再经过自己的修改融合,现在几乎就成了谢莫言每天和他们对练时的功夫了。

左峰他们可能还不知道谢莫言竟然在短短几个星期里,将他们的招式融合在一起创出另外一套全新的招式来,并用这些招式和他们对练,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不过在谢莫言有意无意的指点下,左峰和霍宗两人实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因此,在暗地里两人都很佩服谢莫言。当然,佩服里面也夹杂了要将他拉入特工小组里的想法,这个想法立刻和慕容香的初衷达成一致,就连慕容白也欣然应允了。至于谢莫言在慕容香嘴中所说的资料全无,慕容老爷的徒弟这个身份就足以将这点完全屏蔽。

不过每次讲到这个谢莫言就是不肯答应,让三人颇为恼火。开玩笑,堂堂一个无影盗贼去当国家特工,还是以另外一个身份进去,不但以后做起事来麻烦,而且还很可能会遇到一些很棘手的事情。但是谢莫言以麻烦为借口的回答立刻被慕容香等人以三票否决,以至于谢莫言现在每次看到慕容香等人都是遮脸盖面的,就连寝室都很少回去,真不知道这算是幸运还算是悲哀。

至于谢莫言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便是那个身份不明的游紫灵,自上次在泳池旁边试探过她之后,谢莫言便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她,不过这个人的城府实在是隐藏得太深,谢莫言根本找不到任何疑点,不过单单从上次她表露出来的实力就可以证明她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上课铃声响起,谢莫言踌躇着该不该进去,但是一进去慕容香一定又会抓住自己不放,可不进去的话,总是躲着也不是办法。思忖再三,还是走进教室。

坐在位置上后,慕容香早已坐在位置上,见谢莫言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遂也没像平时那样,将视线转移开来。后者见慕容香如此,以为慕容香放弃自己了,心下释然不少。

六月的暑气让任何正常人都经受不了这种痛苦,谢莫言虽然修为深厚,但现在是在学校,过分显露自己的实力对自己没有好处,所以在平时他只是和平常人一样,而在慕容香三人面前也只是显露出比寻常人强那么一点点的实力而已。

此时,班主任那个中年老头走进教室,一身被汗水湿得半透明的衬衫紧贴着他那个半圆体肚子,一条毛巾时不时地擦着额头的汗水。

“老头都流了这么多汗,怎么看他肚子还是那么浑圆浑圆的!”谢莫言边喝着矿泉水边小声嘀咕着。

“流汗和他肚子大有什么关系?”耳尖的慕容香听到谢莫言的话后反问道。

“他肚子上那圈肉明显是脂肪过多堆积而成的,你看他流了这么多汗,里面的脂肪也快蒸发光了吧!可他肚子还是能保持得这么圆滑,你说他是不是很有一手!”谢莫言见慕容香主动和自己说话,便搭讪起来。

“哼!真是歪理。”慕容香朝谢莫言皱了皱鼻子,样子可爱得无法形容。此时谢莫言才发现慕容香今天是一身白色服饰,感觉白色的衣服很配她,雪白飘逸的感觉,真希望现在能亲她一下,而后者也发现谢莫言正在注意自己,俏脸不自然地微微发红。

此时,台上中年老头轻轻咳嗽了几下,一下子将梦游般的谢莫言拉回现实中来,脑中立刻被刚才龌龊的想法吓了一跳。一定是看了那几本言情小说惹得祸,动不动就来个一亲芳泽,害得现在看到漂亮女孩子都忍不住想着要去占便宜。也不知道那个杜康从哪里弄来的这些言情小说,搞得自己最近疯疯癫癫的,脑子里尽是想着一些龌龊的事情,只是没有见到慕容香这么强烈罢了。甩了甩头,谢莫言将注意力转移到台上的中年老头身上。

“今天我们班来了两位新同学!你们进来吧!”中年老头说道。此时两个身材火爆的少女走进教室,超短裤外加性感的紧身上衣,那两张近乎一模一样的脸。一切都让整个班级的所有男性眼光吸引住了。流鼻血口水者有之,双眼冒光,吞口水者有之,现在班级里的男生不约而同地感受到身处在这个班级确实是不枉此生,接二连三地来了这么多个美女,真是做梦也在想的事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