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8章:较量(中)

作者:御 仁 字数:1664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8章:较量(中)

谢莫言回到自己的住处后,还未打开门便感到里面有人的气息,检查了一下门没有被撬的痕迹,窗户也没有破坏的迹象,到底是谁会来自己的住处?难道是慕容香他们?不可能啊,自己很少来这里,就连当时买这间房子的时候也是易容后以假身份买的,他们很难找到这里来,另外这个人的气息明显沉重,不像是身怀古武术或者是修真者。对了,怎么忘了她。谢莫言似乎想起什么,推开门后,里面传来一阵拖鞋和地面的摩擦声,一个拿着抹布,袖子和裤腿都向上卷起的少女从内厅走出,正是祝云舒。谢莫言舒了一口气,看着祝云舒一身佣人打扮的样子疑惑地说道:“你这是……”

“你……你回来啦!下午没课,所以我就来了,顺便帮你擦了一下地板和内厅。”祝云舒见谢莫言来了,害羞的性格使她脸不由得一红。

“哦!呵呵,其实你不用这样费力的,随便打扫一下就行了!对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钱,我先拿给你!”谢莫言说罢便将两千块钱递过去道。

“不……这,我今天才来,工钱应该过些天才给的!”祝云舒说道。

“呵呵!就当是我预付给你的吧!”谢莫言笑道,眼前这个女孩子可真是单纯得可爱。见祝云舒一脸不敢接的样子,谢莫言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然后将钱塞到她的手上道,要好好保管哦!以后有空再来这里吧,没空的话可以不用来的,毕竟还是学业比较重要。

祝云舒低着头,蚊子般地“嗯”了一声,双眼不敢看谢莫言,心跳急剧加速跳动着,谢莫言不知道她的脸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红,但当他发现自己的手还一直抓着她的手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心下虽然有些好笑,但还是略感不好意思地将手放开。就在这个时候,谢莫言突然感到一阵非常细弱的气息,冷喝一声道:“谁在外面!”

在车上的时候,谢莫言虽然已经提高了警惕,知道慕容香在身后跟踪自己,但还是叫司机把她甩了,只可惜百密一疏,他没意料到他坐的那辆出租车司机其实就是监察局的人。另外,刚才谢莫言的注意力都在祝云舒身上,所以才没发现门外竟然有人接近,如果刚才是个杀手的话,自己刚才一定逃不过对方的偷袭,想到这里谢莫言心中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另外一面,祝云舒只见到谢莫言突然放开自己的手,然后冲门口叫了一声,心中虽然不明白是什么事,但目光还是盯着门口。

此时,门被人轻轻推了进来,一个窈窕漂亮的身影出现在谢莫言和祝云舒眼前,正是慕容香。

“呃……怎么是你?”谢莫言诧异道。

“你说得对,怎么会是我?如果我迟点出现的话,就不会打搅一对恋人亲热了。”慕容香心中酸意浓浓地说道,刚才自己看到谢莫言抓住祝云舒的手时,心中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心被人狠狠扎了一刀似的,非常不舒服。

“我……”谢莫言当场愣在那里,一时间不明白慕容香怎么会这么说。

“你好!我是祝云舒,刚才不是您见到的那样的,我双休日来帮他打扫屋子,他给我工钱,没有什么的。”祝云舒赶紧撇清自己和谢莫言的关系。其实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也是有些口不不心。但是看到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孩子说话的表情和语气的时候,就算是外人也看出她和谢莫言一定有非比寻常的关系。祝云舒是个心地非常单纯的女孩子,从未想过和别人争某件东西或者事情,但是刚才她差点就不想说出这句话了,但最后还是说了。可以说刚才的话是她的条件反射,也可以说是她潜意识中非常不甘愿的情况下说出来的。

“就是这样的!”谢莫言赶紧加了一句说道,事实上在谢莫言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句话是谢莫言装傻问的,其实谢莫言在寝室的时候就怀疑左峰他们开始怀疑自己了,而且自己的手提电脑也有被人动过的痕迹,还好系统安装了自己设计的密码程序,以他们的能耐还没有这么快能够破解得了。

那天谢莫言说要替杜康请假的离开医院之后,就发生了那个神秘人挑战剑道社的事情,当天晚上谢莫言回去的时候正是事情发生之后的时间。

另外在第二天战败剑道社社长司徒龙的事情,再加上谢莫言和司徒龙战斗胜出后要司徒玲向杜康道歉的缘故,左峰他们第一个就想到了谢莫言。但是当时剑道社的人看到的人长像并不和谢莫言一样,这就更加证明了一点,谢莫言很有可能就是无影盗贼,但是也有另外一个可能性,这是慕容香正在证实第一个推测,所以才会有了刚才跟踪谢莫言的场景。

不过……事实证明谢莫言不是个普通的人,身份非常可疑,就单单靠刚才知道门外有人这事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不过这点也不足以证明谢莫言就是无影盗贼。慕容香心中一直都不相信天天和自己坐在一起,整天嬉皮笑脸的谢莫言竟然就是让自己频频无能为力的无影盗贼,但是现在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谢莫言变得好陌生,感觉他身上有很多秘密藏着。

“能让我和他单独说两句吗?”慕容香淡淡地说道,语气中不知觉中含带着两分乞求的味道,祝云舒听后便说道:“那我先走了!”心中虽然失落,但还是非常配合地离开房间。谢莫言本想留住她,但一想到慕容香等一下会问自己的一些问题,脑子便开始膨胀起来。

知道确认祝云舒离开屋子之后,谢莫言装作和往常一样的表情示意了一下,叫慕容香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

“这间屋子,是你的?”慕容香问道。

“是我一个朋友的,他说要出国一段时间,所以就叫我来帮他看家,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住校的,也只有双休日才能来,因为平时这里没人,所以为了保持清洁就请祝云舒来帮忙打扫一下房间!”谢莫言说道。

“真的是这么简单?”慕容香问道。

“是啊!那你以为还是怎样?”谢莫言继续装傻道。

“那你刚才知道我在外面这又作何解释?”慕容香继续逼问道。

“我……”谢莫言这下蒙住了,刚才近乎是自己的本能反应,根本没想到这点,现在慕容香问起自己总不能说自己是听到她的气息吧。

“其实我有另外一个身份,隶属监察局编外特工,我和我的同事追查无影盗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现在怀疑你和这件事有关。请你作一下解释!”其实慕容香也不想做出这个决定,但是现在她不得不这样做。

“你是监察局的特工?开玩笑吧!”谢莫言装傻道。

“不仅是我,左峰和霍宗都是,你不要再装了,我们查过你的身份,但全部都是假的。事实摆在眼前,我想你应该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现在谢莫言可是一个头两个大正当无可奈何之时,脑门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应对的办法,装作一副什么都不懂,一脸诚恳地说道:“小香!其实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其实我从小就被一个老头收养了,老头教我很多东西,其中也包括古武术在内,他离开的时候千叮万嘱叫我千万不能泄露出自己的身份和会功夫的事实,现在被你查到了,我也只能坦白了!”说罢见慕容香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便把别在腰上的乌金软剑抽出来。

果然,慕容想见到谢莫言取出那柄乌金剑的时候眼中泛着惊异的闪光,这是慕容家历代家主随身佩戴的乌金宝剑“清冥”。这柄剑一直是爷爷随身带着的,现在怎么会在谢莫言身上。

“这把剑你是怎么得来的?”慕容香盯着宝剑问道。

“这是当年那个老头给我的,不过我不会耍剑,只是他执意要送给我,我就当做防身,把它留下来了。”谢莫言见有戏,继续装傻道。

如果说谢莫言就是无影盗贼,将爷爷这把“乌金”盗取过来,这也说不过去,虽然慕容香一直认为无影很厉害,但在她的潜意识中还是觉得爷爷的修为并不是那个无影可以攀比的,想要从他老人家手里盗走这把剑显然并不怎么可能。难道爷爷当年在外面收了个徒弟?但是他为什么一直都没和父亲说?慕容香此时已经渐渐放下刚才对谢莫言身份的怀疑,注意力转移到乌金剑上。

“小香……小香!”谢莫言见慕容香一直盯着手上的剑,整个人发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左手在她眼前挥动了两下,后者才回过神来,略显尴尬地说道:“呃……单凭一把剑还不足以证明你的身份,不过你能不能把剑借给我,好让我详细查一下。”

“可以啊,不过你可不要把它弄丢了,这宝剑可是跟了我好久!我一直都很小心保管的!”谢莫言说道,便把剑递过去道。

“嗯!我知道,不过在我们还没有查出真相的这段时间里,你可不能走出境内。要天天去上课!昨天你可是旷了一天课!”慕容香此时的语气已经渐渐放松下来。谢莫言知道她已经相信了一半,但还是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昨天我是去看我的室友,他被那个叫什么司徒玲的打伤了,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学校和医院查证一下。”

“好啦!记得今天的事情别泄露出去,更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和左峰他们的特工身份!”慕容香叮嘱道,但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和自己情人说话一般。谢莫言很少听过慕容香这么温柔的一面,心中虽然诧异但还是嬉皮笑脸地说道:“知道啦!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做了国家特工,真是厉害啊!嘿嘿,真是羡慕啊!”

“真的吗?如果你想做的话,我可以帮你引荐的,不过要先经过测试和身份调查之后才可以!不过等这件事过后就差不多啦!以你的实力相信可以顺利过关的,呵呵!”慕容香一副高兴的样子倒把谢莫言吓了一跳,刚才不过是自己随口说说的慕容香竟信以为真。

“呃……嘿嘿!这还是以后再说吧。”谢莫言打个哈哈,慕容香却满脸认真地说道:“我可不是开玩笑哦,你刚才说的话可要算话!等我证实了你的身份之后,你就给我做一名少年特工吧!呵呵!”说罢便一跑一跳地拿着剑离开房间,留下谢莫言愣在原地,欲哭无泪。这……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此时,谢莫言似乎想起什么,跑回房间,将一个精致的移动电话取出,如果司徒龙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慕容香的话,只要他们来个卫星定位,很快就能找到自己,自己差点忘了这点,心下还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正当谢莫言要把电话拆掉取出里面的SIM卡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其实这个电话从买来到现在从未用过,也没有人知道这电话号码,现在突然有人打电话过来,恐怕只有司徒龙了,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

“喂!”谢莫言接起电话。

“喂!你好,我是司徒龙!”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谢莫言根据那天的记忆依稀能够听出是司徒龙的声音。

“哦!是司徒兄啊,找我可有什么事?”谢莫言说道。手上却忙个不停,将自己易容成那天去剑道社时的样子,为了保险起见,谢莫言易容后,离开屋子,四处走动,他要确定司徒龙有没有将电话号码告诉慕容香,如果告诉她的话,那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在用卫星跟踪自己了,自己必须不断走动,扰乱他们的计划。

“好是好!只是昨天有监察局的人来找我,是关于你的事!”司徒龙说道。

“哦?呵呵!没想到竟然牵扯出监察局的人来,我那么出名吗?”谢莫言说道。

“我想你有空的话还是来司徒山庄一趟吧,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哪!”司徒龙说道。

此时谢莫言已经打车来到司徒山庄门口,这里是一间私人别墅,别墅很大,和白老的别墅不同的是这间别墅就好像城堡一般,奇怪的是方圆几里地没有任何一个建筑物,也没有人走动,只有很少的车辆迅速地从对面的高速公路飞驰而过,眨眼间便只剩下一个小黑点。别墅四周种满一棵棵柳树,奇怪的是这些柳树种植的位置都相隔一定的距离,而且柳树也和普通的柳树不一样,树身上的柳枝就好像一把把剑似的垂下。

“我现在已经到了司徒山庄了!”谢莫言冲电话那头的司徒龙说道。

“哦?这么快,那好,你……”就在这时司徒龙的声音开始模糊起来,电话里传来的只是阵阵沙沙的声音,好像是被某种东西干扰了。但四周又没有什么干扰的设备,冲电话喂了两声后,谢莫言疑惑地挂断了电话,付了车钱之后走进这城堡似的别墅。

谢莫言一路走近别墅,忽然感到一股奇怪的灵力从四周传来,柳枝轻轻摆动起来,谢莫言镇定心神继续向别墅走去,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走就是不能接近别墅,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转似的,心下大骇。灵力运转全身,警惕地看着四周,难道这就是小说上讲的阵法?

正暗忖间,身边的柳枝一下子变得笔直起来,仿佛剑似的整棵树原地旋转起来,锋利的柳枝闪着妖绿色的闪光。谢莫言一个不小心,扎在后脑勺的寸短辫子被横扫过来的柳枝切了一半,半长的头发瞬间披散在肩膀上。这个柳枝果然不普通,刚才如果后退半步的话半个脑袋恐怕就被削掉了,想到这里谢莫言心下惊出一身冷汗,全力催动灵力,此时的谢莫言身上隐隐泛着一层乳白色的光芒,无影术全速展开,避开这些飞来的柳枝,此时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身影穿梭在四周密密麻麻的柳枝内,显得极其诡异,这种速度几乎已经超出人类的极限了,就连声速恐怕也不过如此。

此时谢莫言心中震惊一波比一波强烈,自己已经全力使出无影术了,可无奈这些柳枝太过密杂,速度渐渐也加快起来,更诡异的是树身竟然还会移动,这让谢莫言躲得异常费力。正当谢莫言要出手将这些柳枝打散时,忽然全部的柳树都停止了移动,甚至就连柳枝也一瞬间恢复成原样。

一个身影走到谢莫言眼前叫道:“谷兄!”

“司徒兄!”谢莫言将灵力尽数收回体内。此时司徒龙和身边几个人一同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老态龙钟,但走起路来却异常矫健的老头不紧不慢地跟在司徒龙身后,隐隐有股凌厉的气息散发出来,看来是个高手,当然另外一个就是司徒玲了。

“刚才在电话里你突然没了声音,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后来有人禀报说是有人闯入司徒山庄,我就想到是你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在万剑灵阵中毫发无伤,看来那天你是收了不少实力啊!真是看走了眼!呵呵!”司徒龙笑呵呵地说道。

“司徒兄过奖了,刚才冒昧闯入这阵中,打搅各位,真是不好意思!”谢莫言虽然不清楚这柳树摆起来的阵法为什么叫做万剑灵阵,不过还是面不改色地说道。

“谷兄客气了!我没有想到你会误闯剑阵,不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司徒龙说道,随介绍道:“这位是我们司徒家的老管家司徒臣,这是舍妹,你已经见过了!”

“司徒管家您好!”谢莫言微微倾身,冲那个老者说道。没想到一个管家竟然也有不逊于司徒龙的实力,看来这司徒家确实是卧虎藏龙啊。

“你好!”老者回道。

视线转移到身边的司徒玲,虽然对她算不上有什么好感,但出于礼貌上还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司徒玲一偏脑袋,闷哼了一声,谢莫言猜出她会这样,不过心中还是没把这当作是一回事。而身边的司徒龙却是佯怒地冲司徒玲说道:“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等一下让爸知道了有你好受的。”

“哼!你就会欺负我!我告诉爷爷去!”司徒玲的小姐脾气一上来可是谁也奈何不了她,一甩头便跑进屋内。

“谷兄别见怪,舍妹太孩子气了。”

“哪里!”

“那谷兄还是进来再说吧!”司徒龙说罢,遂将谢莫言领进城堡似的别墅内。

如果说谢莫言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别墅犹如城堡的话,那来到别墅里之后,脑海中霎时冒出两个字眼:震撼!绝对的震撼,暂且不提里面的大厅就好似金銮宝殿一般宏伟,就单单三米高的金漆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百来个清一色白衣黑裤的仆人齐声喊起的:“少爷!”这阵声音就足够让谢莫言感到场面宏观了。

真不知道这司徒家是不是开金库的,竟然有这么大的别墅,还有这么多的仆人。更变态的是竟然在别墅四周布下那个什老子阵法,还差点让自己死在那里,如果功力差点的话早就被切成不知道多少块了,看来以后用这种阵法来防小偷之类的绝对适合!如果司徒龙知道谢莫言设想着要将他抵御古武术高手的万剑灵阵当成防盗设备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走过大厅,众人来到一间书房前停下,司徒龙轻扣了三声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

谢莫言随着司徒龙走进房间,却见司徒臣只站在门前,没有进去,正疑惑间司徒龙悄悄在他耳边说道:“父亲想见见你,所以除了我之外,你才能进这书房!”

“不是吧,你爸要见我?”谢莫言诧异道,第一次来司徒剑的家,谢莫言却要见他爹,搞得像相亲似的,不过话虽如此,谢莫言还是镇定心神随司徒龙进房。

书房不大,大概有两个寝室左右的空间,左边一面的墙上挂了一幅字画,右墙上只挂着一把剑,谢莫言虽然不懂剑但还是能够看出这把剑绝对不是普通的剑。

最显眼的还是书桌后墙挂着的一幅占了大半面墙壁的“剑”字!这个字是有人用一把非常粗大的毛笔一挥而就,单单从字体上看可谓是龙飞凤舞,好似无数把剑组合成这个字一般,但又觉得这无数把剑就是一把剑,整个字体透露着一股非同一般的奇怪感觉,只觉得攀附在眉心处的那团剑形能量频频颤动起来,甚觉奇怪,谢莫言知道其中必有奥妙,不由得看得入了神,就连坐在书桌前的中年人都没注意到。

此时,司徒龙见场面有些尴尬,轻咳了两声将谢莫言从失神状态中唤醒,后者刚沉浸在无尽的剑意中却被突然传来的咳嗽声打乱了原本的思绪,心中虽然不乐意,但一想起现在在司徒家遂也觉得些许尴尬,开始打量着坐在书桌前的中年男子。剑眉锐目,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看来此人就是司徒龙的父亲了,果然是高手,还是个和慕容白差不多的高手。

“伯父您好!”谢莫言打了个招呼。

“你就是打败我儿子的谷枫,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听说你刚才还闯了万剑灵阵,却丝毫没有受伤,真是后生可畏啊!我叫司徒剑。”中年人微笑地看着谢莫言,似乎并不以刚才对方的失态而感到不悦。

“司徒伯父过奖了,我和司徒龙也只是平分秋色罢了!”谢莫言说道。

“呵呵!不是我过奖,而是你谦虚了,刚刚看你能在万剑灵阵中支撑这么久而没伤到分毫,单单这点就比我们家龙儿强。”司徒剑说道。

“那只是我投机取巧罢了。”谢莫言没意料到来司徒家竟然还要见家长,刚刚在那个什么万剑灵阵中激发出来的实力可是自己千方百计保存起来的,为了避免身边的人把自己当成是怪物来看也为了避免引起监察局的人注意。刚刚司徒剑所说的表面上只是客套话,但话内其实是想套出自己的底。

“呵呵……你第一次来我们司徒家做客,是上宾,不如叫阿龙陪你四处走走吧!”司徒剑说道。谢莫言虽然疑惑,但还是点头应允。

离开书房后,司徒龙便带着谢莫言四处闲逛,司徒家果然很大,如果是寻常人的话早就转得晕头转向了,像走迷宫似的,和古代的皇宫差不多,相信要是有贼进来的话,没有一定的方向感的话一定走不出去。

“对了,司徒兄不知叫我来有什么事?”谢莫言问道。

“谷兄!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今天早上有监察局的人找过我。”司徒龙将身边的人支开后说道。

“哦?他们怎么会找上你?”谢莫言装作一副非常诧异的样子问道。

“他们似乎是冲着你来的,好像是因为上次你和我比武的那件事,但是那么小的事应该牵扯不到监察局吧!所以我就感到很疑惑,他问过我关于你的很多问题。”司徒龙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谢莫言,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是却一点也看不出什么。

“哦?那你都说了些什么?”谢莫言一副疑惑又茫然的样子问道,丝毫没有司徒龙意料到的一丝紧张和害怕的神色。

“我什么都没回答他们,就连你给我的电话号码都没给你!不过我怀疑他们现在正在外面暗中监视司徒山庄。

“哦……对了,我刚才来的时候都没看到附近有什么人啊?”谢莫言疑惑道。

“谷兄真是爱开玩笑,别忘了现代社会上有种东西叫做科技设备,监视不一定要亲身临地。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的监视设备不会触到山庄里面,最多在门口逛,因为只要接近这山庄五十米远的地区就会被山庄外面布的万剑灵阵的灵气干扰电磁频率。”司徒龙说道。

“那这样说的话,他们现在不是知道我现在来到这里了吗?”谢莫言说道。

“呵呵!以你刚才在万剑灵阵内显露出来的实力,想摆脱他们应该不会花太多功夫。上次输给你我一直认为是凑巧,现在想想才知道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司徒龙说道。

“司徒兄太抬举我了,我只是凑巧没被那剑阵伤到罢了。”谢莫言说道。

“哎!别谦虚了,虽然我和你比起来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司徒龙自信满满地说道。

“呵呵!拥有司徒兄这样的对手实在是我的荣幸,有空的话可以随时找我来切磋切磋!”谢莫言说道,“不过司徒兄为什么一直不问我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呵呵!监察局的人是不会找无聊的事干的,他们要找你自又你不寻常的地方,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并不是普通人,不过在你不想说的情况下我不会问任何问题!因为这是个人隐私,尊重朋友也是尊重自己!”司徒龙说道。

“你说的话很像我刚认识的一个人!不过能拥有你这么一位朋友我可真是太走运了!”谢莫言笑说道,刚才的司徒龙的话让他想起了那天白老讲的那番话,心中不由得一阵怅然。

“哦?那改天可真是要认识认识你这位朋友了!”司徒龙笑道,根本不为谢莫言的身份而感到一丝拘谨。

“司徒兄难道不怕我的身份可是个恶人,而我的朋友也是位恶人?”谢莫言说道。

“呵呵!我相信以谷兄的为人,就算恶,也只是善意的恶,我相信我的眼光。”司徒龙说道。谢莫言伸出手说道:“司徒兄!因为某种原因我的身份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你的眼光一直都很正确!”

“呵呵!”司徒龙笑道:“其实,谷兄不疑惑为什么刚才在门外看到的那些一排排的柳树怎么会叫作万剑灵阵吗?”

“是有些疑惑,不过按照你刚才所说的,尊重朋友就是尊重自己,司徒兄不方便说的话,我就当作不知道也未尝不可。”谢莫言说道。

“呵呵……谷兄可真是我的知己!不过这个万剑灵阵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司徒山庄本是古时‘万剑山庄’后裔,外面那个‘万剑灵阵’就是我们的护庄剑阵。但是无奈现在时代变了,如果在庄园外面布置上数万只剑恐怕会惹人闲话,所以就以柳树为替,虽然没有真正的万剑灵阵的威力,但阵法还是非常强大,很少有高手能够在里面支撑五分钟,除了我父亲和爷爷大伯他们之外,你是第一个能够毫发无伤地支撑这么久。”

“原来如此,难怪你的剑法这么厉害,不过司徒兄还是太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罢了!”谢莫言说道。

正当司徒龙要说话的时候,忽然感到身后有人的气息,喝道:“是谁?”

一个窈窕的身影走出来,正是司徒玲,司徒龙对这个妹妹实在是没有办法,刚刚他明明吩咐不准有人接近这里,但是这个妹妹在这庄园里的地位可比他高了不少,他的话几乎可以当作耳边风。

“小玲!你怎么来了,还偷听我和谷兄的谈话。”司徒龙佯怒道。

“哼!我才懒得闲工夫偷听你说话呢!是爷爷叫你过去一下,他说他好久没见到你了,要考验一下你的剑法!”司徒玲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来她一定是在爷爷面前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了。司徒龙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对劲,再看到她的表情就猜到事情八九不离十是因为这丫头在旁边煽风点火搞的,真不知道爷爷这次会拿什么东西来“考验”自己。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司徒龙说道。司徒玲得意一笑:“不单单是你,爷爷还想见见你的朋友!”

“什么?”司徒龙诧异道,怎么扯到谷枫身上来了,看来一定又是这丫头搞的鬼了,唉!真是被气死了!

“谷兄……”司徒龙正要叫谷枫离开庄园时,谢莫言却已插口说道:“好吧,我这就陪司徒兄去见见你爷爷!”转过头看着司徒龙说道:“走吧!”

司徒玲哼了一声,一甩头便跑开了,此时司徒龙说道:“谷兄刚才为何要答应她去见我爷爷?”

“难道……你爷爷会把我吃了不成?呵呵!好啦,我也猜出是你那妹妹搞出来的鬼,不过总是躲也不是办法,况且我也正好想去看看你那位爷爷到底有多厉害呢!”谢莫言说道。

“唉……我爷爷可是出了名的严厉,他一向对玲儿言听计从,特别是她说的话,没有一句是不相信的,就算玲儿说月亮是方的,爷爷也会相信!全家也只有父亲才能治得了这丫头。以前我一让这丫头感到不顺心,就会去和爷爷告状,爷爷就会以‘考验’剑术来惩罚我。刚才这丫头一定是在爷爷面前说你和我的不是了,真不好意思,这次把谷兄也扯了进来。”司徒龙说道。

“呵呵!别这么说,我是自愿的,况且还没见到你爷爷呢!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