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7章:较量(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686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7章:较量(上)

这是一片比较古朴的建筑,炎热的夏天却并不会让这里感到多少暑气,反而有种清凉的感觉,显得特别奇怪。

此时慕容白走进屋内,推开门,里面盘坐着一个身穿道袍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者,正悠闲地品着茶几上的清茶。

“父亲!”慕容白走进里屋朝眼前的老者说道。

“哦?呵呵!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啊!你好久都没来这里看我这糟老头子了。”老者淡笑道。

“最近是有点忙,不过确实如您说言,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我想来请教一下您。”慕容白说道。

“呵!还真是有麻烦事啊,呵呵!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吧。”

“您还记得上次我和您提过的那个无影盗贼吧!”慕容白说道。

“嗯!记得,那小子好像让你一直心烦了不少时间吧!”老者说道。

“他是个修真者!”慕容白将上次谢莫言闯入监察局还剑的事情经过一一说了出来,老道听了之后也略显惊讶。

“我们还查出他会失传的盗门绝技《缥缈掌》但是盗门向来都是古武术门派,根本和修真沾不上边,可那个无影盗贼却会这个掌法,显然并不是那么简单!”

“盗门是五百年前在武林中突然崛起的门派,这个门派只有门主一人,从不外收徒弟,除非要将门主之职传于后人,否则盗门绝对不会肆意收徒。你说的那个盗贼,我看很有可能是盗门这一代的传人。我知道你的心里感到这事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那小子是偷了这盗门绝技,不过这显然并不怎么可能,盗门盗门,最为擅长的就是盗术,试问谁会有能力从盗门手中偷到这门派绝学。”

“那您也是认为这无影是盗门的传人?”慕容白说道。

“不失有这种可能,盗门数百年来威震武林,盗得之物数不胜数,只要是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不管是怎么保护都会被取走。”

“不过这个无影却两次把紫轩剑归还,似乎有背盗门的旨意啊!”慕容白说道。

“呵呵……所谓盗亦有道!相信那个无影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不过至于他为什么会懂得修真,那就有些奇怪了,对了!上次你是被他什么法术打中的?”

“我只记得他好像起了几个手印,然后白光一闪,我根本来不及躲闪,身体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固定住似的动弹不得,最后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得以挣脱。”

哦?原来是手印……天下间会以手印称名修真界的也只有天景山的‘百印门’才会有此能力了。老者想道。

“呵呵!还是不谈这个了,今天来这里你可要和我好好喝杯茶,这可是我亲手煮的,有空的话你也叫小香他们来这里陪陪我这个老头子,别总是让他们干这干那的,他们还只是个孩子。”

“是的父亲,您说的是!不过您住在这里觉得很寂寞吗?对了,其他几位前辈呢?”

“也不是很寂寞,那几个老家伙今天去河边钓鱼去了,我留下来看家而已!”

“哦……”正当慕容白要说话的时候,一阵铃声响起。

“喂!”

“爸爸!是我!”电话那头传来慕容香的声音。

“哦,有什么事吗?”

“前天,保护游紫灵的途中遭到不明人氏的袭击,那个人会缥缈掌法,我们认为是无影盗贼做的。”

“什么?怎么会是他?”

“我们也感到很奇怪,但是那个人确实使出了缥缈掌!”

“好吧!我会查的,你们继续保护游小姐!”慕容白将电话挂断后,坐在对面的老者说道:“怎么?又有什么棘手的事发生了?”

慕容白便将刚才的话一一说了出来,老者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个游紫灵是什么来头?”

“她是西方的一个小国家的公主,这次来Z国是想学习Z国文化,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对方的王子托付我们要保护她的安全。但是我们不清楚那个无影怎么会和这个游紫灵扯上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她?”

“我看那小子并不是想杀她,而是想试探她!”老者说道。

“哦?那为什么要试探她呢?”

“呵呵……这只能你自己去问问他本人了!”老者笑道,“好啦,不打搅你工作了,你的时间可比我这老头子宝贵得多!去好好工作吧!”

“好的!那我改天再来!”慕容白起身告退。

唉……百印门……盗门,看来是时候要去看看老朋友了,老者心中叹道。

吸收完天地灵气后,谢莫言做了每天必行的早课,全身舒爽地回到寝室,洗了个澡后便准备去医院看望杜康,昨天听那个秦医生说今天杜康就会醒过来,那小子食量不小,可要多带点东西过去。正好今天霍宗和左峰两人有空,一行三人带着大包小包地向医院走去。

走进病房,杜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昨天那个主治医生正在给杜康检查病情,谢莫言三人将一大摞零食拿到杜康眼前时后者高兴地接过手道:“哈哈!看来生病也未必是件怀事,还有人主动买好吃的给我!”

“闭上你的嘴,你知不知道那天知道你住院了,我们几个有多担心啊,你这臭小子,一声不吭地就住了院害得我们几个晚上睡不好!”霍宗笑骂道。

杜康嘿嘿一笑,抓起袋子里的零食就是一顿大吃,也是,两三天没进食了,不饿才怪,不过这家伙只好这口,也不知道他怎么吃的,吃零食比吃饭还勤,可身体还是那么胖,住了两三天医院,就连皮肤都比以前白了好多,活像只大白猪似的。

“对了,你怎么会被剑道社的人打成这样?”左峰问道。

“你不说还不要紧,你一说我就一肚子火气,司徒玲那个臭丫头竟然拿我当人肉靶子,拿着木剑要和我对练,一开始我看她是个女孩子,以为她只是练着玩所以就答应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厉害,而且下手这么狠毒。后来才知道她是剑道社社长的妹妹,我靠!

“你呀!以后可要看准人了再做事,否则再来一次我们的心脏可受不了这么大的负荷。”霍宗说道。杜康暗暗对室友的关心感动着,虽然相处不久,但是大家都相处得很融洽,好像亲兄弟似的。

“对了,莫言,那天你去剑道社没弄出什么事来吧!”霍宗问道。

“没什么事,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只是那个叫司徒玲的确实如杜康说的野蛮。我看杜康还是退出剑道社算了,有那丫头在,你可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谢莫言说道。

“嗯!是啊,杜康,伤好后你就去退会!”霍宗在一旁附和道。

“那怎么行,白白被那臭丫头打了一顿,是男人都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那天可是在所有社员在场的情况下,我的脸面都丢尽了!”杜康放下手上的零食说道。

“但是你不是那臭丫头的对手啊!能躲的话还是躲躲比较好!”谢莫言说道。

“是啊,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咱兄弟总有一天会帮你出头的!”霍宗说道。

“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除非那丫头向我道歉,否则这事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算了!”杜康的倔犟脾气来了,虽然平时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他的牛脾气一上来,可是任谁都劝不了的。三个室友当然知道他的脾气,遂也没再劝解。只是默默地对视了一眼没说话。

一行人离开医院后,左峰和霍宗便在半路中借故离开了,谢莫言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也没问,相互道别了之后谢莫言独自回到学校,当然像昨天一样在半路上易了容。刚跨进校门,一个陌生人便走了过来说道:“你就是昨天去剑道社闹事的那个人?”

谢莫言转过头,一个有着和自己差不多长头发的男生站在眼前,高高的个子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两公分。

“我想纠正你刚才说的话。昨天不是我去闹事,而是去为朋友讨回一点公道。”谢莫言说道。

“我是剑道社社长司徒龙!”司徒龙平淡地介绍道,昨天自己一回家妹妹便跑来诉苦,说有人在剑道社闹事,还打伤她,四处派社员打探后才知道那个人竟然还是个新生,叫什么谢莫言的,现在看来样貌虽然不错但还是看不出是个能够打败自己妹妹的人。

“谷枫!”谢莫言随便想了个名字说道。

“我叫司徒龙,我想你和我妹妹之间有些误会,不如先去我的社团解释一下如何?”司徒龙说道。

“正好!我现在也要去那里!”谢莫言淡淡地说道。

两人一同来到剑道社后,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事情,很少来社区的社长今天竟然来了,更奇怪的是还是和昨天来捣乱的那个家伙一起来的,不过事实上也不能说是他来捣乱,而是司徒玲确实有点做得不对,脾气不好就罢了,在整个剑道社里,几乎没有人敢和她对练剑招,因为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个司徒玲下手极重,每次对练就好像要置人于死地似的,每次和她对练的人没死已经算是很走运的了。

上次杜康因为是新来的社员,不知道剑道社里竟还有这样一个野蛮狠毒的女孩,还以为是自己走运得到美女垂青了呢,结果可想而知,是被三四个资质比较老的社员联手从司徒玲的剑下救回来的,否则早就被她折磨死了。真难以相像,如果司徒玲用真剑会是怎样一番情形。

此时在内室刚换好练功服的司徒玲走出训练大厅,见自己的哥哥来了高兴地跑过去挽起他的手道:“哥!你好久没来这里了,今天是不是来教我剑招啊!”

“我现在都不敢教你剑招了,你看都差点闹出人命了你还在这里不知所以!”司徒龙嗔怒道。其实自己这个妹妹在家里是最受宠爱的一个了,几乎除了父亲之外,没有人不对她伏首臣臣的,每个人都被她哄得不知所以,从小到大,就连骂都舍不得骂一句,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昨晚还好爷爷大伯他们都不在,她只是来和自己诉苦,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让她做了多少挡箭牌,收拾后事几乎是自己的责任了。否则她到爷爷大伯他们那里诉苦的话,近乎整个家族都会被他搞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宁,也就只有父亲才可以治得了她。

“哼!明明就是那个浑蛋欺负我啊,哥!我又不是故意的,是那个杜康太没用了,我只是稍微使了点力他就倒下了,真不知道他的身子骨是不是塑料做的。”司徒玲说道。

“哼!你所谓的使了点力就可以解决一条人命,下手不知轻重,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女孩子的分上,昨天就不是断剑那么简单了。”此时谢莫言冷冷地说道。

“你……你怎么在这里,哥!替我报仇,昨天就是这个家伙……”司徒玲见谢莫言竟然来到这里,不禁大骇,昨天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自己深深了解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对于弱者惧怕强者的理论,司徒玲现在看到谢莫言心中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股惧意。

“好了!小齐,你跟我说说上次那个新会员被打伤的事!我要详细经过!”司徒龙朝身边一个资质比较老的社员说道。谢莫言认出这个叫小齐的就是昨天自己来时和自己打招呼的那个社员。

小齐是剑道社资质最老,学习剑术最久,除了司徒龙和司徒玲之外算是最厉害的一个人物,司徒龙不在的时候大家都怀念尊敬他,再加上他随和的性格,从不欺负其他社员,所以暗地里大家都称他大师兄。

不过小齐在看到昨天谢莫言的实力,再加上他为朋友打抱不平单枪匹马闯社的这份勇气。心中对谢莫言不禁有点好感,便一一说出那天杜康受伤的整个经过,没有漏掉任何一个细节。

“照这么说,小玲,那天确实是你的不对!”其实司徒龙在昨天妹妹来诉苦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一定不是她说的那么简单,从小到大她的任性野蛮不知道伤害了多少人,但是凭借家族的势力和自己暗中的调节,才没有出什么事。经过刚才小齐所说,司徒龙更加相信这事是自己的妹妹先做得不对了,不过总不能当时骂她,一个弄不好她回到家后向爷爷他们诉苦不单单是自己受罪而且还要牵连到眼前这个人。

“哥!你怎么能帮着外人,他昨天把我的剑折断了还把它插在剑道社的门匾上,那块匾可是爷爷当年亲手做的,他这样是对爷爷的不敬还是向我们司徒家,剑道社挑衅。”司徒玲说道。司徒龙听后看了看身边的小齐,后者点了点头后,朝谢莫言说道。

“这点,虽然我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也有谷兄弟的过错!那块门匾就是象征剑道社,经你这么一破坏,于情于礼倒也多少有点不对。不如这样吧,既然大家都有过错,那我们不如就此作罢吧!”司徒龙说道。

“我没意见,但是我的朋友杜康现在还在医院里,我只是想让司徒玲向他道歉。”谢莫言感到这个司徒龙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从他说话的语气,态度来看,他应该不像他妹妹那么不讲理的人,相反还是非常理智的人。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要我堂堂司徒大小姐向那个臭小子道歉倒不如叫我去死!哥,你要帮我报仇!否则我回去告诉爷爷说你欺负我!”司徒玲说道。

司徒龙此时可真是进退两难,他可最怕这丫头在爷爷面前说他的不是,爷爷对她的话深信不疑,再加上她的那番添油加醋恐怕他老人家就要跳出来和这个谢莫言拼命了,以爷爷的实力就算是十个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眼前这个新生。

“呃……不如这样吧!谷兄弟如果不反对的话,和我比试一场如何?大家点到为止,只要你赢了我,舍妹就向那位杜康兄弟道歉。”司徒龙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下了决定,不过这个是下下策,虽然司徒龙并非高傲自负之人,但是自己的实力自己最清楚,相信在同龄人中能作为自己对手的不出双十之数。不过刚才听小齐说谢莫言的实力很强,就单单那手夹断木剑,以当时的情形来说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司徒龙清楚自己的妹妹多少还是有点内力修为,能够这么干净利索打败她的人一定不是泛泛之辈,心中早想和他比试一番。

“好,我没意见!不过你是一社之长,又是她的哥哥,你说的话我相信!但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帮你妹妹作决定呢!”谢莫言并不想出风头,但现在如果就这样离开的话,面子上过不去不要紧,更可能会被那个司徒玲嘲弄,以后遇到了冷言嘲讽是免不了的。所谓的面子可以没有,但是自尊不能没有。

“既然你都说我是她的兄长,我的决定当然也代表她的决定。”说罢转过头看着司徒玲,后者知道自己哥哥的意思,不过她清楚自己哥哥的实力,就算这个谢莫言再厉害也不可能比哥哥还要厉害,点头说道:“好吧!不过到时候你可别输了不承认!”后面半句话是冲谢莫言说的,后者淡淡一笑没说话,谁胜谁败到时候就知道了。

剑道社的社员知道从来都不轻易出手的社长,今天竟然要和谢莫言单挑,大家除了激动之外,更多的是紧张!昨天谢莫言展现出来的实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已经把他归类为“高手”的行列中,不过司徒龙一直都是他们心中最强的,两人的比试一定非比寻常,这场好戏可不能错过。

司徒龙打了个手势,四周的社员自动退开,让出中间两个篮球场大的空地来,司徒龙随意拿了把木剑,而谢莫言却什么都不拿,不禁诧异道:“你不需要武器吗?虽然这里是剑道社,不过十八般武器还是有的,你可以随意挑一种。”

“我不需要武器,还是双手来得方便!”谢莫言淡笑道。

众人都对谢莫言这番话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些人已经想到谢莫言落败时的样子了,司徒龙最擅长的就是剑法,而谢莫言却什么都不拿,这不明摆着找死嘛!司徒玲见谢莫言竟扬言不需要武器,心中除了对他的高傲有些鄙夷之外,也暗暗窃喜,这样哥哥就更有把握赢了。

“哦?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用剑!”司徒龙说出一句令人意料不到的话,把木剑扔到一边,谢莫言诧异道:“为什么不用剑?”

“这样我不是明摆着欺负你吗?比试就要做到尽量的公平才有意义!”司徒龙这番话不禁让谢莫言对他的好感大升,微笑道:“那你可要注意了!”说罢展开无影术,近乎瞬间闪到司徒龙身前不到三公分,右掌朝其胸口袭去,后者大惊,双手急忙护在胸前硬挡了这一掌,整个人倒退数步才停下身形,虽然刚才卸了大部分掌力,但是双手还是微感发麻,没想到这谢莫言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呵呵!你还是用剑比较好!你擅长使剑,而我擅长空手,如果你没剑,那这场比试就做不到你刚才所说的公平了。”谢莫言微笑道,脚尖轻挑地上的木剑被一阵巧力甩给司徒龙。或者右手接剑,对谢莫言的性格也有点好感,这样一个对手不正是自己想找的吗。

“好!那你小心了!”司徒龙摆出一个剑势,谢莫言感到他身上渐渐散发出一股和刚才截然不同的强大气势,谢莫言收起轻视之心,也开始认真起来,不过他知道自己的实力,所以并不准备用出手印,因为这根本就和他不是同一个级别的。

眨眼间司徒龙便挥剑袭来,司徒龙的实力和他妹妹简直就是两个级别,单单从他身上的气势,剑招和内力修为上来看,就知道他实力远在司徒玲之上,谢莫言凭借无影术穿插在这一招招精妙无比的剑招之中,虽然不是很累,但是司徒龙的剑招太刁钻,有时候一个不留神就容易中招,谢莫言不会因为对方持的是木剑就小瞧了那把木剑的威力。

此时司徒龙心中骇然无比,对方的身法简直鬼魅无比,自己的《御龙剑法》竟然被他轻易躲过,能从司徒家家传剑法中如此轻松地躲避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在外人看来,两个人的打斗已经超出他们认识的范围了,能拥有那种速度的还是人吗,不过大家都看得如痴如醉,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高手大比拼啊,就像是在看古装片似的,刺激无比,但同时也都紧张地看着场中的比试,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一招猛烈的杀招将谢莫言逼退后,司徒龙持剑说道:“你为什么只闪躲而不攻击?这可不公平。”

“呵呵!那好,你看好了!”说罢,谢莫言身形一闪,缥缈掌蓄势待发,谢莫言知道灵力比普通内力真气精纯无比,所以只出了两分实力,不过在司徒龙看来,谢莫言的掌法还是凌厉无比,单单掌上那股强大的力量就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木剑在掌影中游弋却不敢硬碰,毕竟只是木剑,承受不了太大的内力,如果和谢莫言的掌力硬碰的话,脆弱的木剑很有可能会碎裂。

场面逐渐变为势力相当的局面,不过这是在外人看来而已,司徒龙自知自己现在正处于下风,如果故意认输的话司徒玲必定会说自己的不是,回去之后还是免不了一番折磨,看来只能用那招了。

“游龙狂舞!”司徒龙剑势顿时变得凌厉起来,剑招幻化成无数剑影,霎时间众人眼前除了漫天剑影之外,别无他物,心中除了惊诧之外,更多的是崇拜和惊叹。司徒玲知道哥哥这招最厉害的招式就连父亲也不敢正面硬接,那个谢莫言更不可能在这招下全身而退,心中高兴之余却也是紧张地看着场中情形。

“好!”谢莫言此时仿佛被无数剑影包围全身,心中惊讶之余却也非常佩服对方实力强悍,心中战意顿生,双眼精光一闪,缥缈掌之缥缈无影在强大的攻势之下闪电般攻去。霎时,只见漫天的掌影和剑影闪现在众人面前,如此意外的场景让众人更是将心提到嗓子眼。汗水几乎浸透了任何一个人的后背。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顿时掌影和剑影消失无踪,木剑终究还是木剑,承受不了这么强大的压力,事实上如果是普通兵刃也承受不了内力和灵力的双重压力,这柄木剑还是在司徒龙的刻意保留下才坚持到现在,不过终究还是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

谢莫言站在司徒龙身前不到三米处,后者看了看右手的断剑说道:“我输了!”

“如果你拿的是宝剑利器的话,我未必是你对手!只不过是木剑,应该说你我实力相当!”谢莫言微笑地说道。

“输了就是输了,小玲!还不过来向谢同学道歉!”司徒龙说道。

“我……”司徒玲一时接受不了这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结局,事实上这个结局也是众人都意料不到的,刚才的打斗场景已经深深刻印在众人心中,仿佛是看了一场精彩刺激的武术比斗,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我司徒龙说话向来不会食言!小玲,还不过来道歉,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了!”司徒龙说道。

“对……对不起!”司徒玲非常不甘地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眼。

“这句道歉我保留下来,我会转给杜康的!”谢莫言淡淡地说道。

“谷兄弟身藏不露,我司徒龙今天可是见识到真正的高手了!”司徒龙说道。

“呵呵……谬赞了,司徒兄也非常厉害!我不过是取巧罢了!”谢莫言笑说道。

“如果不嫌弃,交个朋友如何?”司徒龙早就想结识这样一个实力强大并且和自己年纪相当的高手了,今日竟然真的被自己找到了,司徒龙显得非常高兴。

“呵呵!我正有此意”谢莫言笑道。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司徒龙的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去司徒山庄就可以找到我了!能帮的一定帮。”司徒龙笑道。

“如果你需要我这个朋友帮忙的地方,我定会义不容辞,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有事的话可以找我!”说罢谢莫言用传音入密,将自己很少用的手机号说了出来,这个手机只是谢莫言买来准备在一些特殊任务中应急用的。

“好的!今天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那有空再切磋了!”司徒龙虽然惊讶对方的内力深厚,但想起他刚才的表现,遂也没多大反应。

谢莫言离开剑道社后确定身后没有人跟上来,走到早上去修炼灵力和手印的隐蔽处将易容装扮卸下,恢复出原来的模样,刚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声音叫住道:“莫言!”

转过身一看,竟是白老,说起来也好久没和白老谈心了,最近自己很少见到白老,就连早上来这里吸收灵气和修炼手印的时候也很少见到白老来,也不知道白老最近怎么样了,老实说白老对谢莫言来说可谓是亦师亦友,谢莫言打心眼里对他有着一股尊敬。

想到这里谢莫言迎了上去说道:“白老!最近都没见到您啊!”

“呵呵!最近有点事,所以很少来这里,来!去我的住处咱们再谈谈!”白老第一次邀请自己去他家,谢莫言欣然应允。

令谢莫言意料不到的是白老的住处竟然是在市区最豪华的富豪别墅区,而且还是最顶级的那种,方圆五百米内都长满了三寸高的草坪,四周很少有车辆经过,谢莫言只感到一股莫名的安详感充斥在四周,显得非常舒心。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间非常古朴的别墅,显然就是白老的住处,别墅很大,开门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女孩很漂亮,大大的眼睛,弯弯的柳眉,樱桃小嘴,瓜子脸,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辩甩在脑后。

“爷爷!您回来啦!”女孩冲白老说道。

“嗯!小凤啊,这是我前阵子刚认识的一个朋友!今天我带他来坐坐,你去倒两杯茶过来。”

“哦!”女孩奇怪地打量了一下谢莫言,帅是够帅,不过爷爷怎么会和这么年轻的人交朋友,看来他一定也不是普通人吧。谢莫言此时也正在打量眼前这个美女,不知道是不是近来命犯桃花,十来年没见到美女了,来到这云霞大学之后却接二连三地和不同的漂亮女孩子接触,不过还好自己并不排斥这点。

“莫言,坐!”白老指了指身边的红木座椅说道。

“没想到白老竟然住这么大的房子!”谢莫言说道。

“呵呵!刚才那个是我十多年前在街边捡来的孤儿,和我的姓,叫白灵。这些年的相处也都把她看成孙女看待了,我这老头子,一生无儿无女,有这么一个灵巧的孙女倒是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白老洪福齐天,白灵确实很乖巧,有您这个爷爷,也是她的福分。”

此时白灵端着茶走过来道:“爷爷!您又说我什么坏话啦!”说罢站在白老身边拉扯着他的衣角。

“呵呵!爷爷怎么会说你坏话,我正和莫言聊天,刚好聊到你罢了!莫言第一次来家里,还不快向人家打个招呼!”白老笑呵呵地说道。白灵皱了皱小鼻子,俏皮的样子不由得让谢莫言对她的好感顿生。

“你好!我叫白灵。”白灵看着谢莫言,微显腼腆地说道。

“你好!我叫谢莫言!”后者看着白灵腼腆的样子不禁觉得白灵更加像一个人了——祝云舒!

“好啦,我带莫言四处去逛逛,你去做事吧!”白老说道。谢莫言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白老的别墅很大,里面的摆设也都十分讲究,有种非常古朴的感觉,逛了一圈,就仿佛身处古代时的大宅院里一般。屋后还有个小花园,种满了各种娇艳玉滴的花花草草,谢莫言看出白老今天找自己来并不是只是吃顿饭这么简单,其中必有隐情,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又不好开口。就在这时,白老说道:“莫言啊,最近修行得怎么样了?”

“哦!最近我正在修炼您教给我的御灵决,比起前段时间已略有进步。”谢莫言说道。

“嗯……莫言,我们修真之人虽然不一定要修身养性,不管世俗之事,争强好胜,但是有时候可以收敛的话就尽量收敛,我传你御灵决一面是想让你修行更进一步,同时也是想让你明白这个道理!”白老说道。

谢莫言心中大骇,白老说的这番话其中别有用意,难道他知道自己的事情?

“白老说的是,莫言定当铭记于心!”谢莫言说道。

“嗯,前几天,我感觉到天雷印的灵力波动,可是你的杰作?”白老说道,谢莫言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妙,正思忖该怎么应付的时候白老已经向前走去。

“这是一种很容易凋谢的花,如果把它放在阳光之下,它就会长得很快,并且会开出非常妖艳的花朵,但是花在开了之后的第二天就会凋谢。如果这株花放在阴暗的地方,它虽然不会长出花朵,但是不会容易凋谢。我叫它‘敛艳’。就是收敛本身艳丽的意思。”白老抚摩着身边一株膝盖高的植物。

谢莫言知道白老这话中有话,琢磨了一会儿,便知道白老的用意,看来他确实是怀疑自己,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谢莫言暗忖了一会儿走过去歉意地说道:“白老说的是,莫言确实是太过招摇了,不过莫言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说罢谢莫言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就连自己上盗门传人这个秘密都说了,谢莫言好久都没有说得这么畅快了。人有时候心里憋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是种煎熬,这一刻,谢莫言仿佛找到一个可以相信的倾诉对象,将自己心中所有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既然你是盗门中人,那你身为盗贼的身份就应该保密,为何要和我说呢?你大可以捏造一个身份来瞒住我才是!”白老知道谢莫言的身份和在他身上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不禁感到眼前这孩子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一个模糊的预感在他的心中悄悄滋生——此子以后必成大器。

“莫言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师父教我在尘世中必须要揣摩人心,不可轻易相信别人,莫言一直坚信这个观念。但是直到莫言遇到白老您,白老只和我有数面之缘,就把《御灵决》教授于我,待我如同亲人一般,根本不存在任何一丝隔阂。莫言虽不知亲情是为何物,但此时白老待我的感觉就算是亲情恐怕也不过如此。”多年来从未流过泪的谢莫言竟然哭了,谢莫言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怎么会这么伤感,但这一刻白老对他的感觉来说就好比自己的爷爷一般。

“孩子……每个人心中都有些秘密,但是这些秘密如果藏得太久的话不单单是对自己,对身边的人也未必是件好事。我老头子这辈子从未看错过人,你是我的最理想的继承人!”白老拍了拍谢莫言说道。“如果你不嫌弃我这老头子的话,你以后就叫我爷爷吧!有你这么个孙子,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啊!”

“爷……爷爷!”

“好好好!我白求翁这辈子果然没白活,呵呵!”

“爷爷,我有件事想求您!”谢莫言说道。

“什么事?”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太多我的事情,更不想我的身份曝光,所以我想让您替我保守我身份这个秘密,行吗?”

“当然可以!只是……监察局那边你要怎么办?他们可不是表面上这么好惹。”白老说道。

“您放心,监察局那边我自有办法,只是那个‘掠夺者’比较难办。”谢莫言见白老答应为自己保守秘密后,心下释然地说道。

“嗯……这个组织我从未听说过,不过刚才依照你所说的,这个组织里必定有修真者参与其中,这件事可大可小,过两天我叫齐其他修真道友再详谈出应对之策。不过想瞒住监察局的调查恐怕未必和你所想的那么容易。”

“白老说的是,莫言会小心的,不过我身上有一股非常奇怪的能量,不知道白老是否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说罢谢莫言便将紫轩剑里蹿出一个剑形能量团到自己体内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白老听后,大感震惊:“你是说紫轩剑里的剑灵进入你的身体里了?”

“这东西是叫剑灵?看来和小说里讲的一样……只是这剑灵却什么用都没有啊,也不能御剑飞行。”谢莫言疑惑道。

“唉……剑灵认主……天意……真是天意!”白老叹了一声,欣喜若狂地看着谢莫言说道:“你可知现在修真界中拥有剑灵的修真者有几个?”谢莫言摇了摇头。白老举起一只手。

“五个?”

“据我所知,不到五个!想修炼成剑道最高境界的剑灵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竟然意外被剑灵认主可见你和它有缘。不过根据你刚才所说的可能是此时剑灵还未苏醒,等剑灵吸收足够的灵力之后就会苏醒了,到时候你不仅可以御剑飞行,甚至可以说是修真界最年轻的高手!”白老说道。

“难怪自从有了这玩意之后,每次冥想,体内的灵力或多或少都会被它吸走一部分。”谢莫言喃喃地说道。

此时,突然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在谢莫言感到不对的时候,一个穿着道袍,红光满面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者凭空出现在谢莫言身边,倒把谢莫言吓了一跳。

“呵呵……看来今天白老可真是捡到一个不简单的孙子啊!”道袍老者笑呵呵地说道。

“你这老牛鼻子,刚才我可是真心收他为我孙子的,莫言这孩子可是不可多得的修真奇才,前途不可限量啊!”白老笑骂道。“来,莫言!过来见见这位慕容前辈。”

“慕容爷爷好!”谢莫言感到自己仿佛被陷入一个早已设好的圈套里,不过这个圈套对自己似乎并没有多大危害,不禁松下戒备。

“呵呵!你看,这孩子一说话就这么对人胃口。老白啊,不如你这孙子让给我如何?”道袍老者笑呵呵地说道。

“去!这可是我白老刚收的孙子,死也不会让给你的!”白老赶紧挡在谢莫言面前说道,样子不禁有些让人发笑。

“好啦,我也只是说说!对了,莫言,既然你叫我爷爷,那我就把你当作是我的半个孙子了,不过我希望你能够将那个‘掠夺者’的事情详细地说出来。”道袍老者说道。

“莫言啊,你可别小瞧这老牛鼻子,他不单单是慕容世家唯一一位修为达到‘以武入道’的第一人,还是监察局中最神秘的长老会中的首席长老。”白老见谢莫言疑惑的脸色便说道。“前天他来这里跟我说有个盗门传人竟然让监察局长慕容白和旗下的特工小组吃足了苦头,你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本领可真是让他们对你束手无策。现在真相大白,没想到竟然是你这个无影盗贼啊!呵呵……”

“啊?”白老这一说,到把谢莫言吓得不轻,眼前的人竟然是监察局的人,还是那个什么长老会的首席长老,虽然谢莫言并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但从刚才道袍老者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一本事就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了!思忖半刻,谢莫言决定搏一把,遂将事情的经过加上游紫灵的事一并说了出来。

“照这么说,上次你袭击那个游紫灵只是为了试探她?”道袍老者说道。

“是的!结果我发现,她并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但我还是找不出实际证据,而且也不清楚她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用意。所以还没有动她!”谢莫言说道。

“嗯!看来这件事确实是要好好调查一下。”道袍老者沉吟了一阵子,说道。

“慕容爷爷,您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谢莫言近乎乞求地说道。

“哈哈……莫言啊,你可知道你这个无影盗贼可真是让整个监察局特工小组恼得不得安宁哦!不过帮你保守身份的事,我老头子还是能够做到的,顺便也借此来测试一下监察局那帮小子的本事。不过你可要答应我不能做出有害国家的事来!”道袍老者笑道。

“当然当然!莫言一定紧记慕容爷爷的话。”得知道袍老者答应为自己保守秘密谢莫言释然道。

“什么半个孙子,你这老牛鼻子,一来就想抢走我的孙子,真是个老不羞!”白老嗔怒道。

“嘿!老白啊,你也比这么小气嘛,你看你那些徒子徒孙对我这老头子可是敬爱有加咱俩再怎么样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把你的孙子和我分享一下也没多大关系嘛!何况我还可以教他修真呢!”道袍老者说道。

“去,交情归交情,现在莫言可是我的宝贝,谁都不能抢走他,那帮不成气的弟子遇到你这个老牛鼻子当然是崇敬了,他们可一直都盼着你给他们的紫金丹呢,那帮臭小子,自己不好好努力修真,竟然想投机取巧,借紫金丹增强灵力,看来改天是要回去好好教训那帮小子了!”白老说道。

“哈哈……我的紫金丹有什么不好,增强灵力不用说,还可以帮助筑基,对初始修真的弟子可是宝贝哦!”道袍老者说道,此时谢莫言站在两个老头中间,看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互相抬杠甚觉有趣,但却插不上口,只能在一边傻待着。

“好啦!不和你这老牛鼻子吵架,来莫言!我给你个好东西!”说罢将戴在手上的一枚近乎透明的白玉戒指摘下说道:“莫言,来!这是我们百印门的百印戒,跟了我一百多年了,既然我将衣钵传给你,那这枚戒指就一并送给你了,也就作为送给孙子的礼物了。别小看这戒指貌似不扬,这里面可是能够装下你想装的任何物品,只要你的灵力够大,就行!另外,里面也放了历代百印门门主的修真典籍和一些失传的绝技手印,还有些修真用的丹药,你只要将精神力输入一点到这戒指内,就明白了。”说罢,白老将戒指递给谢莫言。

谢莫言谢过之后,将戒指戴在手上,按照白老所说的将精神力输入一点进入那枚戒指中时,仿佛整个天都忽然变了,身体仿佛被吸进戒指内似的,四周一片白茫茫的一片。正当他疑惑间,眼前凭空出现几个书柜,谢莫言想起白老所说的话,脑子刚想到典籍,手上凭空出现一本线装书,上面一行小篆写着“莲花降魔印”。

谢莫言抽出心神,感激地对白老说道:“谢谢爷爷的礼物!”

“呵呵!好好!”白老高兴道。

“既然白老都送了礼物,我也不能寒酸!来,莫言,这是我的随身配剑,名曰:清冥。虽然称不上是神兵利器,但也是上好的乌金软剑,就送给你吧!”

谢莫言接过道袍老者递来的黑金软剑,拔剑出鞘,一阵剑鸣声响起,仿佛对眼前的新主人感到很满意。剑身通体乌黑,铸剑材料非金非铁,但却锋利无比,隐隐有一丝锋锐之气从剑的末端射出,恰好将身边一片落叶切成两段。

“好锋利!”谢莫言叹道。

“老牛鼻子,看不出你还真是大方啊,竟然舍得把你最心爱的宝剑送给莫言。”白老说道。

“去!我平时像是那种小气的人吗!”道袍老者笑骂道。

“谢谢慕容爷爷的礼物!”谢莫言高兴的说道,现在不仅一下子得到两位修真高手的垂青,还得到了两件世间难得的修真宝物,可是谢莫言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情。不过谢莫言不懂得使剑,本想拒绝收剑,但是看在慕容爷爷盛意款款之下遂也不好拒绝。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也该回去了,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去慕容居找我,白老知道在哪里!”道袍老者微笑道。

“嗯!慕容爷爷再见!”谢莫言说道。

看者道袍老者和刚才一样凭空消失在自己面前,谢莫言虽然没有刚才那样吓了一跳,但心中还是感到阵阵惊愕。

“莫言,其实只要修行达到一定的境界,短距离的瞬间移动还是可以实现的,你不必羡慕。”白老仿佛看出谢莫言的心思说道。

“嗯,我会努力的,爷爷!”谢莫言说道。

“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好好珍惜我们给你的东西!对你将来的修行大有好处。”白老说道。

“我会的爷爷,那我就先告辞了!”谢莫言说道。

向白老和那位有些腼腆的白灵双双道别离开别墅后,谢莫言将软剑当作腰带别在身上,还觉得蛮合身,而且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难怪有很多人喜欢耍软剑,不禁携带方便隐蔽,而且还十分酷。一说到软剑,谢莫言就想起前段时间认识的那古氏两姐妹,那个性格野蛮的妹妹古月樱用的不就是这种软剑吗,只是她那柄软剑比这柄长了至少有一倍,看起来不像是剑倒像是条长鞭。

另外一点最可悲的是谢莫言却不会剑法,这么一把好剑就这样成了他的装饰品,如果被道袍老者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吐血。

回到寝室前,谢莫言将自己的脚步和呼吸都调整到普通人的程度一样,这是以前隐藏自己的必备工作,当然也需要收敛体内的灵力。虽然慕容爷爷答应自己保守自己身份的秘密,但是自己还是不能让左峰他们怀疑自己,毕竟打赢剑道社的社长这事可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如果有心人一传的话,将话头传到左峰他们耳内,那首先怀疑的一定是自己,幸好那天易了容,没有人认出是自己,不过还是要小心点。

走到寝室门口,推开门,霍宗和左峰已经回来了,就连杜康都缠着绷带回来了,这才住几天院啊,除了手臂上的伤之外,身上的断骨就好了大半,这未免也太过夸张了吧!难道是那个秦医生的针灸治疗?利用针灸为媒介,以内力来修补经脉加强修复体内机能,这点谢莫言自认是做不到的,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来那个秦医生也确实不是普通人。

“咦?杜康你怎么回来了?”谢莫言装做诧异的样子说道。“伤好了?”

“唉……一言难尽啊!本来以为在医院有个美女可以天天陪我,用针灸帮我治伤,没想到伤竟然好得这么快,更夸张的是医院强烈要求我继续住院观察,说是观察其实就是想把我当成白老鼠来研究,你说我如果答应他们的话不就是找死嘛!最后还好是左峰他们来把我救回来了!”杜康沮丧着脸说道。

看来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不想让自己的伤这么快好的人了,不过也是如果伤好得快就要遭到医院那种白老鼠般的研究的话,相信很多人都会像杜康一样的想法。

“呵呵!真是的,伤好得这么快有什么不好的!再说现在不是好好的嘛!”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

从谢莫言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开始,左峰和霍宗都用一种审视般的目光盯着谢莫言,好像想从谢莫言脸上看出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嘿,这还多亏了左峰和霍宗呢,要不是他们,我可能就要变成他们的白老鼠了,想起小说上讲的那些变态医生把病人解剖做人体标本的情形就感到恶心。对了,莫言你刚刚去哪了,我一来学校就发生一件轰动全校的大事,你知道不?”杜康说道。

“哦?什么事?刚刚我去朋友家了。”后半句,谢莫言搪塞道。

“听说今天前些天我住院的时候有人把剑道社的司徒玲给打了,还恨恨挑衅了剑道社,之后扬长而去!就在今天早上,那个人又出现了,空手就打败了剑道社社长,你知道不?那剑道社社长叫司徒龙,可是上一届参加全国武术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人啊,他那剑法可就连独孤九剑也不过如此,实力可真是没话说,那个人竟然能够打败司徒龙,实力真是难以相像!听说当时的场景犹如刮龙卷风似的,满场杀气啊,什么剑影之类的都出现了,真想拜他为师,教我几招。”

“哦?有这事?我还真是今天才听说,你说的那个人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空手打败司徒龙也未必就证明那人的实力比司徒龙高。另外你见过独孤九剑耍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呵呵!还龙卷风,杀气,你就吹吧!”谢莫言笑道,脸上装出一副不相信的神色。

“切!早上那场比试可是所有剑道社的社员都见到了,怎么可能有假的!不信的话你去问问!”杜康说道。

“好啦!伤刚好就别争来争去的,我已经替你向学校请病假了,这几天你好好待在寝室里别乱跑,要是让那个司徒玲碰到了,那可就不好了!”谢莫言说道。

“哼!一想起那臭丫头心里就不服气,不过那个人能够打败她的哥哥,实力一定比她还要厉害!嘿嘿,听说那个人的年纪还只有你我这么大,真是个高手啊,像小说里写的一样……”杜康说着,脑中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谢莫言刚坐在床上,杜康仿佛想到了什么说道:“唉!你说这个神秘人会是谁呢?听剑道社的人说这个人是要司徒玲向我道歉,可我不记得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朋友啊!他们都说那个人的脸孔很陌生,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是他到底为什么要帮我呢?”

“你啊!刚出院就别给我想了!好好休息吧!”此时霍宗将情绪亢奋中的杜康按回床上说道。

“嘿嘿……老霍,你说会不会那个人是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想以我为徒弟之类的,所以才替我出头?”杜康的胡思乱想真是让三个室友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唉!我想到了,那个人一定是个女扮男装,因为暗恋我又不敢表明身份,所以只能女扮男装来帮我出头,顺便引起我的注意!嗯,一定是这样的!”杜康一副一定是这样的表情,在场的三个人听后马上从床上摔了下来,谢莫言挣扎地爬起身将贴在墙上的NBA篮球员奥尼尔海报拿过来,无可奈何地说道:“我看暗恋你的对象可能就是他这种类型吧,我看也蛮适合你的,至少体形不会差太多。”

这话一出口,霍宗和左峰“哄”的一下大笑起来,霍宗甚至笑趴在旁边的书桌上,狠狠拍着桌子,脸部肌肉因为抽动太激烈显得有些通红。

“去!本少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怎么可能品位这么差。”杜康撅了撅嘴,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好好好!你玉树临风,不过我看台风过来也吹不走你,真是名副其实的‘临风’啊!你还是给我乖乖睡觉去吧!”说罢便走到床边,刚拿起自己的笔记本便觉得有点不对劲,心中疑惑间脸上却没表现出什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提起笔记本冲三个室友说道:“我先出去会儿,这电脑出了点问题,前几天都没时间,今天刚好拿去检查一下。”说罢便离开寝室。

谢莫言离开学校后,确定身后没有任何人跟踪自己,在门口叫了辆车便往自己的住处。但是谢莫言却意外忽略了他坐着的出租车身后跟着一辆白色法拉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