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6章:还剑(下)

作者:御 仁 字数:1550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6章:还剑(下)

“不是不帮,是你现在一点都不了解她,到时候就算我约她出来了你怎么和他谈?”谢莫言找了个非常烂的借口。

“那你大可放心,到时候就是我的事了!不过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杜康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真是服了这小子了。

“啊?”有信心顶个屁用,到时候可不是追不追得到的问题了,那可是你的性命问题。谢莫言想道,此时刚巧看到同寝室的霍宗和左峰跑过来,一头钻进人群里,凭借雄厚的内力两人非常圆滑地挤到人群中央无形中挡着四周挤过来的人群,看样子就像是个保护大明星的保镖似的,不过他们的方式微妙了点,不难让普通人察觉得出来。

等等,保护?他们两个可是监察局的特工,去保护游紫灵?难道她真是皇室中人,特地来这里寻找紫宝石的?

看来自己先前的猜忌都错了,这个游紫灵应该不会是“掠夺者”里的人,谁都不相信都可以,国家可是不能不相信的。不过就算是如此,杜康现在遇到的又是另外一种障碍了,皇室中人会被他这个普通学生追到手?虽然现在早已不流行什么门当户对,但是谢莫言还是感到杜康这次追那个游紫灵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就帮帮我这一次啦!回去请你吃大餐如何?”杜康央求道。

“唉……我只负责帮你约她出来,不过她肯不肯我就不知道了,成败可不关我的事哦!”不让这小子尝试一下失败的滋味看来他是不肯退缩的。

“哈哈!那一切就拜托啦!我先回去了,拜拜!”说罢便离开了。

此时阻挡着四周男生的霍宗悄悄对坐在位置上面色不改的游紫灵说道:“紫灵小姐,您这样是不是太过招摇了点,这对你和我们都不利。”

“没关系,这里的学生很热情,蛮好相处的,我很喜欢这里!你放心吧,你总不会认为这些学生中隐藏着杀手之类的人吧。”说完不禁莞尔一笑,这一下可不得了,一大片男生立刻就流鼻血了,更多的却是面露傻笑的样子,真是说有多逗就有多逗。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们不排除这个因素在内,我们是负责保护你的,如果你有什么差池我们可担当不起。”

“好吧!以后我尽量保持沉默!”游紫灵思绪再三,最后还是做出妥协,其实如果她一再坚持的话,霍宗和左峰两人根本就没有反对的余地,试问就算是神佛看到这么美丽的少女也会情不自禁地放下心中的执著。

“呃……紫灵小姐,你能否让这些学生散开,这样持续下去,校方迟早会来人的,到时候闹大了就更不好了!”霍宗有些为难地说道。这或许就是群众的力量吧,就连两个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都有些支撑不住。

“呵呵!义不容辞。”游紫灵抿嘴笑道:“大家都下课回去吧!有机会的话下次再聊吧!”

话音刚毕,四周的男生也都一一跟游紫灵道别,美女所说的话向来都能影响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

霍宗和左峰见人群散开后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气,如果刚才再支撑个半小时的话,两人早就倒下了,群众的力量果然强大。

“现在我们送你回宾馆吧!”左峰说道。游紫灵点头应允。

将游紫灵送到G市唯一的一间五星级宾馆后,左峰和霍宗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浊气,本来保护美女本来是件任何一个男性都愿意做的事情,但是像游紫灵这么有魅力的女人确实令人难以消受。原来女人太有魅力也是一种罪过,因为这样会吓走一些男人。

今天的天气很好,应上次刚认识的那位羞涩少女祝云舒的要求准时来到茶道社,里面的人不多,谢莫言一眼就看到祝云舒坐在角落里精心泡着一壶茶。

悄声走近祝云舒的面前,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茶几的对面,还真吓了祝云舒一大跳,在见到来者是谢莫言之后,俏脸不由得一红,羞涩道:“你来了!”

“是啊!来品你泡的茶!”谢莫言笑眯眯地说道,随即拿起眼前的茶杯轻抿一口,甚觉香溢四射,不禁赞道:“好茶!其实我很少喝茶的,但是你泡的茶确实很香,喝过之后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啊!”谢莫言对茶道根本就是个门外汉,刚才那番话根本就是信口开河。

“呵呵……”祝云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谢莫言以为自己的随便胡诌的话说对了,不禁有些扬扬自得。但之后祝云舒所说的话却让谢莫言恨不得打个地洞钻下去。

“刚才我给你喝的是洗茶杯的开水而已!”祝云舒话音刚落,只见准备再次胡诌一次的谢莫言将刚喝进嘴内一口喷了出来,还好没喷在祝云舒身上,不过刚才祝云舒那番话真是让自己太糗了。一时间竟口齿不清举着空茶杯愣在那里,脸色渐渐变红,头越点越低,恨不得在地下挖个洞一头钻到里面去。

“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还蛮有意思的!呵呵!只是你经常这样讨女孩子开心吗?”祝云舒掩嘴笑道。

“没有!想我这么优秀诚实的男生怎么会做出欺骗女孩子这种无耻的事情来呢!”谢莫言一边澄清自己的“真实一面”,证明自己和欺骗少女是够不着边的,一边更是把自己的优点吹得天花乱坠,恨不得让学校颁发个国际青少年证书给他。

“呵呵……你真幽默!喏!现在茶煮好了,你可以品尝了!不过品茶前要先闻一下茶香才行哦!”祝云舒递过一杯香气甚浓的茶过来,几缕轻烟飘荡在空气中袅袅徐升。谢莫言照着祝云舒的话做了一番后轻抿了一口,茶香仿佛包住他的全身一般,感觉整个人精神了许多,再抿一口,茶香更浓香气四溢。

“感觉怎么样?”祝云舒问道。

“好香!好舒服,很清爽的感觉,你是怎么做到的?”谢莫言开始对这煮茶有点兴趣了。

“煮茶的工序很复杂的!不过如果你要学的话我当然也是义不容辞啦!”

“那就多谢啦!”

“呵呵!你既然加入茶道社,当教你煮茶是理所当然的啊!”祝云舒说道。

“制茶法、烹茶法、佐茶法是茶艺‘三法’。唐代饮用饼茶,烹茶手续很烦琐,大体说来,要将一杯茶送入腹内得经过三个步骤,每个步骤都有一定技术难度和艺术性:第一步是加工饼茶,历经炙、碾、罗三道工序。炙就是烤茶,讲究火功恰到好处。待茶饼水气蒸发完毕,就碾茶,工具是碾和拂末,碾与今之药碾相似,南宗审安老人命名为‘金法曹’。”

“第二步是煮茶,包括烧水和煮茶两道工序。水烧热有鱼目般气泡出现时,调入适量的盐,尝尝咸淡,尝过的水倒掉,以免浓度加大。第三步是酌茶,就是斟茶,斟茶时要使沫饽均匀,否则其味浓的浓、淡的淡。”

“不是吧,喝杯茶竟然这么麻烦。”谢莫言惊讶道。

“呵呵!否则你刚才怎么能喝到这么香的茶呢!”祝云舒笑道,老实说她笑起来的样子丝毫不逊于慕容香,区别只在于,慕容香的笑容很容易吸引人,从而产生一种非常亲和舒服的感觉,而祝云舒的笑容可以形容成可爱吧!

“干……干什么一直盯着我的脸看?我的脸上有字吗?”祝云舒被谢莫言看得一阵脸红,低着头说道。后者笑道:“你笑的时候很好看!”听到这话,生性害羞的祝云舒把头缩得更低了。

“对了!你是不是每天都要去学校竹林那边的露天咖啡吧打工?”谢莫言问道。

“是啊!为了赚取学费,我得每天去那里工作,迟到的话老板娘会扣我薪水的。怎么问起这个了?”

“哦!呵呵,没什么,只是奇怪你怎么对茶道懂得这么多,不知道你是喜欢喝茶还是喝咖啡呢?”

“当然是喜欢喝茶了,要知道喝茶对身体是很有帮助的,而且你刚才也应该感受到了那种茶香包围住的感觉。是人都会被这种感觉吸引住的,只是现在的人工作速度加快,根本没有闲情来喝茶,大多都是喝咖啡来暂时缓解疲劳。”

“那我刚才喝的那杯是什么茶?”

“是绿茶!”

“绿茶?不会吧!这么普通的茶会有那种清香,以前怎么没感觉到?”谢莫言诧异道。

“这就是煮茶后的结果啦!”祝云舒抿嘴一笑。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遂起身说道:“时间到了,我该去咖啡馆了!下次再见!”

“希望下次我能泡出像你刚才那么香浓的茶出来。不过在走之前,你能不能听我给你的一个提议,是关于你打工这事。”谢莫言忽然想起什么,起身说道。

“是什么?”

“嗯!我在这里有一间房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当我的保姆,只要每星期去打扫一次就够了,我以每个月三千块钱的薪水雇佣你怎么样?”谢莫言说道,其实自己在这里买的那座房子根本没怎么用,只是平时用来作为一个栖息地而已,很少回去,但又怕没人整理,现在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当然不肯放弃。

“呃……三千块钱太多了,而且,你怎么会选我呢?”

“呵呵!很简单,因为我信任你啊,而且你帮我整理房间,三千块钱是你应得的报酬,不用和我客气!”

“不过三千块太多了,我想还是少点吧!”祝云舒说道。

“嗯!那就两千块好了!你不说我可就答应了!下次我配把钥匙连带地址给你,以后你也可以住在那里,反正我很少回去!当自己家就行了!”谢莫言说道。

“嗯!谢谢你!”祝云舒如蚊子般的声音回应道。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拜拜!”说罢谢莫言便离开了,祝云舒看着谢莫言离去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感觉一阵甜蜜。

自游紫灵来到云霞大学之后,几乎把整个学校的男生都吸引过来了,更有一些年过半百但是自觉“年轻气盛,姜还是老得辣”的老师也都时不时走在游紫灵身边想来个“老牛吃嫩草”。

不过每次,慕容香都会跟在游紫灵身边将这些招风浪碟一一支开,渐渐地两人也互相熟悉起来,游紫灵知道慕容香是监察局派来贴身保护她的,至于霍宗和左峰,两人只是负责外围保护。

相比之下慕容香的落落大方倒是和游紫灵的高贵气质相互辉映,再加上两位都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一时间竟也成为学校的新新亮点,只要游紫灵出现的地方必定会有冰山美女慕容香的伴随。以慕容香的冰冷性格,倒也少了许多男生围在身边,除了谢莫言。

或许正因为如此,许多男生都向谢莫言请教接近女孩子的秘诀,更有甚者想要他帮忙约慕容香两人出来吃饭,谢莫言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个皮条客似的。最终决定将那些找他帮忙的男生统统拒于门外,方才得到一丝平静。

不过这两天谢莫言又有了新的疑惑和不安,游紫灵来这学校确实有很多疑点,如果说那个游紫灵确实只是单单来这里学习而不是寻找紫宝石的话,那根本就不必戴上那条代表维林王子的信物项链过来,大可作为一名出国留学生的模样来不是更方便吗。

其次,如果说她是来找宝石的话,那也说不过去,既然已经找上自己寻找紫宝石,那又何必千里迢迢来Z国?想多一分力找宝石?那也解释不了这个疑点。想联系我?那更不可能,人海茫茫根本就无从寻找。这两天谢莫言和游紫灵接触过几次,看不出她有什么心计。

在这么多的疑点下,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周六,看前段时间杜康那小子天天傻笑的样子,还有在寝室里背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台词,谢莫言心中暗叹:感情这玩意真是太厉害了!

终于到点了,谢莫言昨天已经约好游紫灵在学校对面的烽火饭店里了,不过署名他没说是杜康,不过游紫灵还是欣然应允了,但是条件是要由慕容香在身边。其实这条是慕容香叫游紫灵要求的,毕竟现在她可是重要人物,无论在任何时候甚至是睡觉的时候都要保护好她的安全。

谢莫言思忖再三,还是点头答应了,只要不影响到杜康和游紫灵吃饭就行。但是谢莫言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在谢莫言邀请游紫灵吃饭的时候,他却忽略了慕容香眼中一丝苦涩的滋味,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在慕容香心中滋生蔓延,但倔犟的她硬是没有在脸上表达出来,还是那副古井不波的样子。

晚上六点钟,众人准时来到烽火饭店早已订好的包厢里,招呼两女坐下后,便准备借故离开,不过可惜的是慕容香却一直留在饭桌上,让杜康感到十分尴尬,一时间便把谢莫言紧紧拉住不让其离开,后者心领神会之下也一直暗暗冲慕容香打眼色,想支开她,但后者仿佛没看到似的根本没看谢莫言一眼。见慕容香不领心意,谢莫言也只好坐在杜康身边,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还好游紫灵是个比较健谈的女孩子,也和谢莫言谈得比较来,以致没有陷入僵和的局面。

杜康第一次面对两位貌美如仙的少女,不同于谢莫言天天面对时的坦然自如,杜康只感到现在自己的手心已经都是汗水了,说话的时候打结巴,而且还都是拣一些不知所谓的话题来聊,把自己在寝室里背了良久的台词忘得一干二净。

“呃……你们想吃些什么?不如先点菜吧!”杜康终于冒出一句还算完整的话,谢莫言给了个赞赏的眼神后游紫灵说道:“随便吧!只要不太油腻就行!”

“那慕容香呢?”

“随便。”

“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点菜如何?你点你们女孩子比较喜欢的菜,这样比较好点。”谢莫言说道,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着慕容香,直觉告诉自己慕容香似乎有心事,但又从表面上感觉不出什么。

迎向谢莫言的目光,慕容香最终还是答应了,谢莫言和杜康两人心中暗暗嘘了口气,仿佛放下一块石头似的。

慕容香和谢莫言离开包厢后,随意点了几个菜,谢莫言走近慕容香说道:“这两天怎么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

“有吗?”

“呵呵……别装啦!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告诉我,马上去教训他!不要以为我看上去只是个文弱书生,其实我是空手道黑带,说着还装出一副神秘自信的样子,那纤瘦的胳膊根本看不出他是个什么空手道高手,倒更像是个痞子。慕容香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谢莫言一时间竟看呆了。

“你终于肯笑了!”谢莫言高兴道。

“去!谁和你笑了,我看你是自作多情!”慕容香偏过身子说道。

“呵呵!这次是应了杜康这小子才帮忙把游紫灵约出来的,这小子喜欢上她了,看他一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我也只好做个顺水人情,让他和游紫灵一起吃顿饭。现在你知道我要把你叫出来的原因了。”

“什么?你说那个杜康想追游紫灵?这根本不可能会成功的,我想你还是劝他早点放弃算了!”慕容香说道。

“其实我也早就和他说过,只是他不肯听罢了,不过你怎么会认为杜康就一定追不到游紫灵呢?该不会是你在她面前说了杜康坏话吧!”谢莫言说这话其实是想从慕容香嘴中知道一些关于游紫灵的事情,现在弄清楚游紫灵的身份是至关重要的,否则谢莫言不能肯定以后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

“总之你叫他放弃算了,这种追求根本就是徒劳的!”慕容香说道,便准备回包厢去,谢莫言见套不出什么话来,遂也跟了进去。

一顿饭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过去,回去的路上,杜康要送游紫灵回去,却被慕容香拒绝了,后者一脸失落的样子跟着谢莫言一同回到了宿舍。

此时那对双胞胎姐妹居住的别墅早已没人住了,四周一片萧然肃静,忽然几个身影鬼魅般地串到别墅内。

“这里有过激烈的打斗痕迹!还有烧焦的味道。还有……红魔那笨蛋竟然用了禁忌之水!”看样子带头的一个身材高挑并且有着一头银色长发的年轻男子说道,银色长发遮住了右眼,但还是看得出英俊的样貌。

“我感觉得出红魔曾在这里出现过,那烧焦的成果也是他的杰作,上面有他残留的能量波动,只是他的尸体在哪里?”银发男子身后的一个妙龄少女冷声说道,一身紫色的紧身装扮将她完美的身材毫无保留地体现出来,一头波浪型的紫色长发远远看去仿佛一团紫色火焰。

“你们看!”站在银发男子另外一边的黑发男子指着天花板说道。

“这是什么?”紫发少女惊愕道。

“像是被雷劈过的样子!有雷电过后的痕迹。”银发男子皱着眉头说道。

“等等!你是说这么个横穿整间别墅的大洞是被雷劈的?”黑发男子惊讶道。

“对手非常厉害,应该是个修真者!”银发男子说道。

“可是红魔他喝了禁忌之水,难道也不是他的对手吗?”紫发少女疑惑道。

“修真者和古武术者的实力不能相提并论,就算一百个古武术者也不是一个三流修真者的对手,你应该知道长老他们的能力吧!那就是修真者的实力,古武术者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只蚂蚁一样。”银发男子说道。身后两个人听到这番话之后,闭上嘴,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了,长老的实力是毋庸质疑的,如果这个杀死红魔的人有长老那种实力的话,那这次想找出这个人已经很渺茫了!

此时,银发男子撩开遮住的右眼的头发,露出一只全是白色的眼睛,仿佛根本没有瞳孔一般,诡异不已。

银发男子将体内灵力聚集在右眼上后在银发男子的大脑内,整个别墅赫然变得透明起来,看来这只眼睛不简单。

“找到了,埋在后院。”银发男子话音刚落,身边两个身影以及冲过去毫不费力地将埋在地里深处的红魔尸体挖了出来。早已成为焦炭的尸体根本辨别不出任何东西,身体已经开始腐烂,有些地方甚至已经露出白骨,银发男子左手取出一个装着黄色液体的小瓶子,朝地上的尸体倒了下去,片刻间,尸体渐渐变成一缕轻烟消失在眼前,不留一丝痕迹。

“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派人找那两个女人?”黑发男子说道。

“回去和长老汇报再说!”银发男子说道,三人几个飞串之下失去踪影。

夜色渐渐阴沉下来,璀璨的灯光点缀着这个城市,在一座几十层高的楼顶,远处几个身影诡异般地上蹿下跳仿佛是夜间的幽灵,不到片刻一个身影已停在楼顶上,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显得非常惹眼,紧接着身后一个紫发少女和一个黑发男子气也不喘地赶来。

就在三人到达楼顶几分钟后,一个黑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三米处,一身宽大黑袍将整个身形包在其中,就连头部也被一个奇怪的面具遮住大半,根本看不清长像,隐隐泛出一股外人不敢轻视的气势,可见不是泛泛之辈。

“巡查使银枫拜见巫长老!”银发男子恭敬地对眼前的黑影说道,身后两人也随即伏首拜见。

“恩!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黑影说道。

“红魔已确定被杀,杀死他的人很有可能是个修真者,实力非常厉害,现场还发现有天雷迹象,红魔就是被这道天雷杀死的。只是,我们还查不出那个人是谁。”银发男子说道。

“修真者?那古家两姐妹也是被那个人救走的了?”黑影显得有些诧异。

“很有可能是如此,不过我们收到线报,监察局已经拿回紫轩剑,只是现在还不知道藏在哪里。”银发男子说道。

“恩!你们继续查这件事,另外注意紫轩剑的动向,但是别轻举妄动,一有消息立刻回报!”

“是!”三人伏首应道,待抬起头时,黑影已经消失不见,显得诡异不已。

这些天,谢莫言除了疑惑那个游紫灵外,对体内那个剑状灵气也显得百思不得其解,上次无意中从紫轩剑上钻了这么一个东西进来还真是让谢莫言担心了一把虽然这些天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但每次打坐冥想的时候,眉心的部位隐隐跳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似的。

谢莫言也想过去问问白老,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白老一问起这玩意是哪冒出来的自己总不能说是因为盗了紫轩剑然后不小心被这剑里的某个东西钻了进来。更令谢莫言不解的是,自从那个剑状玩意钻到自己眉心处后,吸收的大半部分灵气都被这东西吸走了,真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玩意。

记得白老说过自己已经算是个修真者了,谢莫言不是很明白修真的定义,在网络上找了一下有关修真的资料,发现竟有大半都是小说,而真正的资料却是少之又少,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在那些小说中才知道修真的大概,而且里面的一些情节竟然也和自己的经历很相像,就说眉心这不知道叫什么的玩意吧。小说里都把这东西称为‘剑灵’不过小说里剑灵都是有意识的,并且能被得到剑灵的人所驱使,还能帮助自己修炼。

如果说藏在眉心里的玩意真是如小说中所写,但这么久了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那个东西能够被自己驱使,每次灵力运到眉心部位的时候就仿佛进了一个旋涡,一下子被吸了进去,一点也不剩。用精神力吧,刚想靠近,那玩意却突然消散开来自己根本“抓”不住它。

今天是周末,谢莫言准备去学校竹林的咖啡吧,上次允诺要祝云舒做自己的私人保姆,谢莫言可不会食言。揣着刚配好的钥匙就赶过去,就在经过市区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身后两位保镖模样的簇拥下朝停在门口的一辆白色法拉利走去。这辆车谢莫言感到很眼熟,好像是上次慕容香来学校时坐的那辆车吗,一看车牌,还真是这辆。

再看向那个眼熟的身影,不正是游紫灵吗。不用想,身后两个保镖模样的家伙一定是霍宗和左峰了,看这两个家伙三天两头不见人影想必是去保护游紫灵了。

谢莫言在远处看着游紫灵进车后,脑中想起一个点子,一个可以点破游紫灵身份的点子。谢莫言见游紫灵一行人就要离开,急忙叫了辆出租车,二话不说,对司机说道:“跟着那辆白车。”

“小哥!干啥这么紧张啊?”司机疑惑道,但还是乖乖地开动车子。

“不瞒您说,我是个私家侦探,替一个女人查她老公有没有在外面找女人,刚才她老公和一个女的进了那车。”

“哦?看不出你年纪轻轻竟然干起这个来了,没问题,我可是出了名的快!肯定能追上的。”说罢谢莫言明显感到车子突然加速了,没想到自己一番胡诌的话这司机还真的信了,一时间,谢莫言发现自己很有说谎的潜质。

不知道这司机是不是吹牛吹破了,说是出了名的快,转到郊外时却突然没了车的影子,前面出现三条分岔路,谢莫言愣了愣,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是出了名的快吗?”

“是啊!跟丢也是很快啊!你看这眨眼间就没了车影,该不会是钻到地下去了吧!”这司机的话还真是让谢莫言感到气结,哭笑不得地递了一张老人头说道:“不用找了!”便向前走去。司机接过钱后高兴地暗道今天可真是遇到财神爷了,屁颠屁颠地开车离开了,不一会儿便消失在谢莫言的视线中。

谢莫言查看了一下地上的车痕,如果没有推断错误的话,慕容香的车应该是一直向前开去。

果然,白车一直开到郊外,从这条路一直下去就是一个刚建不久的度假区,看来那个游紫灵是想来玩,这更和谢莫言的计划。

在离度假区百米外的地方下车后,谢莫言躲在一个隐蔽处,将自己扮成一个普通旅游度假的年轻人徒步走进度假区。

游紫灵一行人来到度假区后,先开了个房间,然后一行三人来到泳池区,但是到的时候泳池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男女年少者有之。刚刚慕容香发现身后有辆行迹可以的车跟着,花了点心思将其摆脱后心里已经留了个心眼,本想不让游紫灵来这里游玩的,但见她一直坚持,并且上级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没办法,只能陪她来这里游玩,不过霍宗和左峰却是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在一旁盯着四周可疑的人,任何一个接近游紫灵的人都至少被三双眼睛盯着。

身穿比基尼的游紫灵一出现在泳池便一下子将在场的所有雄性眼珠吸引了过去,游紫灵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坦然一笑,对身边的慕容香说道:“要不要和我一起游泳?”

“还是不要了,我们要保护你的安全!”慕容香淡淡地回道。游紫灵也不勉强,一个优美的跳跃“扑通”一声钻入泳池内。一入水,游紫灵仿佛一条美人鱼般穿梭在水底世界,偶尔一个鱼跃,成为众人的注视焦点,不断引来四周阵阵低喝声。

似乎是有点累了,游紫灵停靠在泳池对面的一处护沿准备上来休息,忽然一个黑影飞蹿过来,一把亮光光的匕首毫不留手地刺过去,慕容香三人大惊,首当其冲的慕容香闪电般抽出随身的黑色长鞭,朝那人挥去,眼看着匕首就要刺进游紫灵的胸口,游紫灵几乎是瞳孔猛地一缩左手轻翻一枚水珠已经被她奇迹般地拈在手指上,就在要弹出去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道黑色闪电划过,将匕首及时打落,游紫灵方才撤去水珠。

霍宗左峰两人顾不得惊世骇俗使出轻功双脚在水面轻点两下,身形已经飘向对岸,一拳一脚将手持匕首的凶徒击退。游紫灵立刻配合地满脸惊恐躲在两人身后,随即慕容香也挥鞭而至,三人将眼前持匕凶徒围住。

谢莫言看着眼前的三个人,不禁有些好笑,上次紫轩剑的是他们也是三个人打自己,现在因为游紫灵的事他们也是一起来对付自己,真不知道这是缘分呢还是冥冥中奇迹般的巧合。不过谢莫言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刚刚自己的匕首故意速度放慢了点,所以才被慕容香打落,但是游紫灵那双迅速伸缩的瞳孔已经被谢莫言看在眼里,而且还有手上暗暗聚集的细小灵力,谢莫言感觉到眼前的游紫灵和自己意料中的一样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三人围斗谢莫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后者往往都是占着绝对的优势,毕竟修真者和古武术者的实力差距不是人手多就可以弥补得了的。谢莫言一边抵挡着三个人的攻势,一边不急不慢地向后退去,三人以为对方想逃,更是加快了攻势,谢莫言最后不得不使出缥缈掌法将这猛烈的攻势一一击退,刚想离开,慕容香便叫了起来:“是你!无影盗贼!”

“什么?他是无影?”霍宗惊愕道。

“呵呵……”谢莫言回过身笑了笑,几个起落下,在众人面前失去身影。

左峰和霍宗刚想去追,慕容香却阻止了,毕竟无影的实力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霍宗和左峰似乎有什么话要问,慕容香给了个眼神,两人心领意会之下护送惊呆在场的游紫灵离开。

回到宾馆,游紫灵洗了个澡后方才定下心来,对慕容香三人诚心道谢,在三人安排下,房间四处重新加派了人手后,方才离开房间。

三人回到隔壁的房间后,霍宗和左峰终于问出一路上憋着的疑问:“刚才在泳池想杀紫灵的人你怎么知道是无影?”

“你们记得上次无影用那套掌法击退我们吗?”慕容香反问道。

“记得……你是说……刚刚那个人用的招数就是那套掌法?异词推断出刚才那个人就是无影盗贼?”

“是!我曾在父亲面前演示过这套掌法的部分残招,根据父亲的推断,这是百年前失传的盗门《缥缈掌》,不过无影耍得似乎还更加精妙些,不过父亲说这套掌法很有可能是被无影修改过了。另外无影也很有可能是盗门的传人,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他盗走盗门的缥缈掌,但是这种可能微乎其微。”慕容香说道。

“盗门?那是个什么样的门派,我父亲从未和我提起过。”霍宗问道。

“据我父亲说,盗门是个非常特殊的门派,派内只有门主一人,没有其他,可以说是一人门派,但是历代的盗门门主都是身怀绝技的高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的人物。包括我父亲在内。但是……传说中的盗门只属于古武术门派,但是那个无影却是修真者……”慕容香皱着眉头说道。

“修真者?什么是修真者?上次听组长也说他是个修真之人,但是修真者到底是什么人?”左峰问道。

“简单点说,就是修行到最后可以白日飞生的那种人。”

“那不是成神仙了?人怎么和神仙斗?不过真的有这种能力吗?白日飞升,那不过是小说中捏造的吗?”霍宗说道。

“我也不清楚,现在最主要的是那个无影为什么要杀游紫灵?”慕容香皱着眉头想道。

“可能是他们的私人恩怨吧,或者是受他人雇佣。”霍宗推断道,但马上被慕容香驳回道:“但是他根本可以当场杀了游紫灵的,却为什么要离开?而且游紫灵小姐是维林国的使者,两人相隔这么远会有什么恩怨?”

霍宗和左峰顿时变得哑口无言,这个无影盗贼真是让三人受尽了苦,不单单是身体上的,还是身心上的。

“明天回去汇报情况,现在你们也累了,回去休息吧!”慕容香说道。霍宗和左峰两人随即离开宾馆。

谢莫言离开宾馆之后便立刻回到学校,将自己房子的钥匙交给祝云舒之后,便回到寝室,刚回到寝室不到一分钟,霍宗和左峰也随之回来了。

“呵呵!这两天去哪里了?都看不到人影。”谢莫言打开自己的笔记本,顺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出去办了点事!”霍宗说道。

“哦……”谢莫言装出原来如此的样子,继续浏览着网页,此时一个男生冲进寝室满头大汗地说道:“你们是杜康的室友吗?”

“嗯!有什么事吗?”谢莫言问道。

“杜……杜康被打伤住院了!”那男生喘了口气说道。

“怎么回事?你先说说杜康怎么被打伤了?是谁打伤他的?”谢莫言起身问道。霍宗和左峰也都走过来,想知道事情经过。

“前天杜康进了学校剑道社,在陪练的时候受伤了。”那男生说道:“现在在市XX医院,你们还是快去看看他吧!”

“谢谢你,我们这就去!”说完,谢莫言率先离开寝室,霍宗和左峰也随即跟来。

三人马不停蹄地来到医院,打听了一下杜康所在的病房之后,来到二楼病房。推开门,杜康面色惨白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手上还挂着点滴,此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进病房见谢莫言三人不禁问道:“你们是谁?”

“哦!我们是这位病人的同学,医生,杜康到底怎么样了?”谢莫言问道。

“他全身七处骨折,左手骨粉碎性骨折,有轻微脑震荡,不过还算好,没有生命危险。刚送来的时候还以为是被车撞的呢,你们是他的同学,知不知道他是被谁打成这样的?”医生说道。

“不知道,我们这两天都不在寝室,刚刚知道他住进医院所以就赶来了!”谢莫言说道。“医生,那杜康的伤能好得起来吗?”

“除了左手骨外,其余的骨折部位只要好好调养就可以复原,不过以后不能做剧烈运动。”

“那……那他的左手呢?”

“他的左手骨曾遭受到棍状物体非常大的打击和压迫,造成了手臂肌肉拉伤,手骨粉碎性骨折,因为有几块碎骨将他的左手韧带割伤,所以就算复原左手的灵活度和负压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什么!”谢莫言和霍宗左峰三人惊叫道。

“医生,杜康的医药费多少,我先帮他垫上,不过求你一定要医好他的手!”霍宗说道。

“他的医药费已经有人付过了,另外依照现在的科学技术,还无法让他的手完全复原成原来的样子。你们以后还是叫他小心点吧,别做太多的活,特别是左手,能少用的话尽量少用,否则很容易受伤。你们别待太久,要让病人好好休息!”谢莫言三人点了点头,医生便离开病房。

“到底是谁和杜康有深仇大恨,把他打成这样!”左峰说道。

“剑道社的人知道!”谢莫言冷冷地说道。

“你想去找他们?不可以,你这样去会被打伤的,还是我去吧!”霍宗拦住谢莫言说道,话刚说完,裤腿便被左峰轻轻扯了一下。

“还是算了!大家还是等杜康醒来再说这个吧!”左峰说道。谢莫言和霍宗一一闭上了嘴,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闷,谢莫言说道:“我先回学校帮杜康请假晚上再来。”说完谢莫言便离开了。

“刚才你拉住我干什么?”谢莫言离开后,霍宗也想跟出去,但却被一边的左锋拉住了。

左峰道:“编外特工人员不得干涉其他个人纷争。相信这句话你比我更理解。”

“但是杜康是我们兄弟,他这样是被人恶意打伤,我只是去讨个公道,这样也有错!”霍宗显得有些激动,老实说他和左峰一样,从小就没有什么谈得来的朋友,就只有左峰和自己比较谈得来,但和杜康同个寝室之后,寝室里多了一份以往没有的轻松气氛,大家都因此相处得很融洽,逐渐地便有了种兄弟般的感情,只是因为自己的特工身份,有些事情只能压抑在心中。

“有时候,我们这些人只能活在阴暗的世界中!这点在你我第一天入特工小组后就应该明白。”左峰说道。

在半路上谢莫言易容装扮成外校的一个普通学生来到云霞大学,打听了一下剑道社的社区地址后,谢莫言来到一间木屋前,门口上挂着一个牌匾“剑道社”三个大字写得龙飞凤舞,屋外依稀还能听到里面学员练习时的呐喊声。

谢莫言面无表情地走进屋内,里面的场地很大,有四五个篮球场那么宽,四周几十个剑道社的社员正在对练,此时一个社员走过来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找你们社长!”

“对不起,我们社长今天不在,如果你有事情的话,请明天再来找他吧!”那个社员说道。

“哦?是吗?那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新来的社员叫杜康的。”

“是有这么一个人,你是来找他的吗?”那个社员沉吟了一下子回道。

“不是,我是代他来找人的,那个打伤他的人!”谢莫言说道。

“喂!看你不像是我们学校的,你是想替那个杜康出头吗?”此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位一身劲装的少女走过来冲谢莫言说道,女孩很漂亮,十八九岁光景,但是谢莫言此时却没有心情和她打哈哈。

“我不是替他来出头的,不过我想找那个打伤他的人。”谢莫言面色不改地说道。

“哼!那个草包我只是打了几下就趴下了,真是没用!”少女一副鄙夷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伤人而感到一丝内疚,谢莫言就算是有再好的脾气此时心中也已冒出阵阵怒意。

“哦?是吗,我来是想让你替他道歉的!如果你肯道歉的话,我可以不追究。否则,后果自负!”谢莫言非常平淡地说道,身边的人只感到一股冷冷的寒意正侵蚀着自己的神经,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那少女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说道:“我司徒玲从来就没有向人道歉过,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要我向那个废物道歉!”

“我再说一次,给我朋友道歉!”谢莫言的声音已经变得极度冰冷。

“哼!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罢司徒玲左手一把夺过其中一个学员的木剑,毫无花俏地向谢莫言面门直直地刺来。

谢莫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一株青松,司徒玲的剑虽是木剑,但是她袭来的位置正好是自己的喉咙部位,如果中招了,必定会被刺个对穿。

司徒玲的剑在外人看来虽然够快,剑招也够刁钻,但是在谢莫言眼中不过慢得和蚂蚁差不多,丝毫对自己够不成威胁,但是谢莫言怒的是对方每一招竟都是攻击人体最致命的部位,要知道如果是个不会武功的人的话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司徒玲见久攻不下,自己的剑根本就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不禁有些怒意,娇喝一声将内力灌输进剑身向谢莫言刺了过来。后者大惊,没想到司徒玲竟然是古武术者,但是下手这么狠毒的古武术者谢莫言倒是第一次见到,司徒玲的剑招谢莫言早已看穿,刚才的躲避不过是想让对方知难而退,没想到司徒灵竟夹杂着内力的剑招向其袭来,谢莫言面色一冷,左手中指和食指闪电般夹住这一招看似凌厉无比的剑招,不管司徒玲怎么灌输内力硬是不能将剑从谢莫言指中抽出。

谢莫言冷哼一声,两指一紧,木剑硬生生被折成两段,司徒玲用力过猛整个人也倒退几步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后面有人帮忙扶住,不过此时司徒玲也是面色惨白,一双美目狠狠地盯着谢莫言,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下去。

“明天!我明天再来,如果你没向杜康道歉的话,即使你是女孩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记住,我不会和你开玩笑。”说罢转身离去,手上那柄半截木剑随意地向后一甩,“嚓”的一下钉在剑道社那块牌匾之上,入木三分。如果说刚才的打斗让众人吃惊的话,那现在谢莫言这一手更是让众人心中一凉,谢莫言的实力已经足以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

吃过晚饭,谢莫言来到杜康所在的病房,左峰和霍宗已经打了个招呼先回去了,谢莫言留在这里看守。

杜康只是和那个司徒玲陪练,竟然被打成残废,这让谢莫言一时间愤怒不已,不过在半路上才想起要易容,否则就很难避免曝暴出自己会古武术的事实,如果追究起来,霍宗他们想知道也只是时间问题。以他们监察局特工的敏锐直觉,必定会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再加上自己的盗贼身份,一个不小心也迟早会被他们知道。

片刻后,走廊尽头走来两个穿白大褂,医生打扮的年轻人,一个谢莫言已经见过,另外一个却是从来都没见过的年轻女人,大概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上隐隐泛出一股成熟女性的气息。两人来到杜康的病房前停下。

“医生!”

“咦?是你!”下午谢莫言刚刚见过的医生冲谢莫言说道。

“哦!我是想来看看杜康,不过在里面怕打搅他休息,所以就坐在外面。”谢莫言说道。

“嗯,对了,你来的正好,这位是今天刚来医院演讲的著名中医秦医生,秦医生,这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那个伤者的同学。”

“你好!”秦医生冲谢莫言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谢莫言!”

“秦医生是全国有名的中医,她的针灸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这次我也是带她来看看能不能帮帮你的朋友医治好他的手,不过有她在,你的朋友伤好只是时间的问题。”

“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了!”谢莫言惊喜道。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悄悄利用灵力帮杜康疗伤,只是这样一来太过招摇,搞个不好,说不定医院就会把杜康当成白老鼠来做实验,现在有了秦医生的出现,但愿她不会让自己失望。

“罗医生有点言过其实了,我只是试试,但不能保证成功,不过也不会让你的朋友出现什么不良的情况,你放心!”秦医生冲谢莫言说道。

“没关系!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那就要试试!”谢莫言说道。

两人走进病房,原本谢莫言打算跟进去的,但是在医生的反对下,也只能站在外面透着窗户看着里面的情形。

秦医生首先把了一下杜康的脉搏,然后取出一个针包,摊开后数十把细细的长针静静地躺在上面,只见秦医生一针接一针地扎在杜康那只受伤的手上,整个过程身边两人大气都不敢喘,谢莫言虽然看过不少书,也知道中医针灸的神奇功效,但自己还未曾尝试过针灸,刚经秦医生的下针的动作部位,甚觉其中奥妙无比,一环扣一环,对治疗杜康的伤确实有一定的功效,不过如果再加上内力配合的话那就更好了,谢莫言心中想道。

待两个医生出来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在两位医生的批准下,谢莫言走进病房,杜康的气色显然好了不少。想起刚才秦医生治疗杜康时的样子,便也用右手搭着杜康的手腕,把了一下脉象,同时灵力渐渐潜入他的经脉内,查探一番,却发现杜康的手臂里竟然有一丝丝细弱的内力正在帮助杜康修复受损的经脉,难道是刚才秦医生的杰作?这么说,她也是个古武术者!没想到竟一天遇到两个古武术者,一个伤人,另外一个却是救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