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5章:还剑(中)

作者:御 仁 字数:15616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5章:还剑(中)

“Yes!”三人高兴道。仿佛一顿饭好像能把谢莫言吃垮似的,但事实上确实令谢莫言乍舌。

放学后,谢莫言约三人一起吃饭,这是四人来到学校一起吃的第一顿饭,钱对于谢莫言来说不算什么,他的财产现在就算他怎么挥霍都花不完,不怕他们三个吃垮自己。但他看到三人在饭桌上狼吞虎咽的样子谢莫言真怀疑他们是不是三天没吃饭了,搞得像非洲难民似的。

不过这顿饭也足足花了普通人大半个月的工资,让三个吃撑着的家伙高兴了一把,但看到谢莫言拿出一张金卡毫不在意地递给服务员刷卡后,三人开始以一种非常崇拜和惊讶的眼神看着谢莫言。

“嘿嘿!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这么有钱!”杜康以一种非常邪恶的眼神看着谢莫言。

“怎么?难道有钱有罪啊?”谢莫言不以为意道,但看着杜康那双眼睛谢莫言总是不由得感到心寒。

“我想我们以后的饭钱可以省了!”霍宗在一旁附和道,左峰还出奇地嗯了一声表示赞同前者的意见。

到最后谢莫言还是竭力挣扎,在答应以后一星期请他们吃一顿的代价后逃离了三个人的纠缠。

回到学校后,谢莫言直接来到学校大门的传达室,白老正坐在那里看着报纸,见谢莫言来了,高兴道:“莫言!来,坐!”说罢拿起旁边的椅子过去。

“白老,这些天的灵力可是大有增进,想必已经突破原来的瓶颈了吧!”谢莫言笑道。

“呵呵!小鬼头,竟然来拿我老头子消遣!今天来找我什么事?”白老笑道。

“白老怎么知道我来找您有事?”谢莫言有些诧异,难道白老的实力已经可以窥探别人的心思?

“我都两百多岁了,这点都不知道我不是白活了吗!”

“嘿嘿!一点都瞒不过白老!这次来是因为有事相求,我想学习怎么用灵力来为别人疗伤!”

“咦?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利用灵力来疗伤吗?”白老有些惊讶。

“呵呵……当年师父没教过我!”谢莫言摸了摸脑袋憨笑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既然传衣钵于你,当然要教你疗伤之术!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功法,只需要做到把自身灵力按照平常的循环方式运行几周就会起到疗伤效果了,不过对于一些特别重的伤,比如中毒之类的,就需要把自身的灵力渡进对方的体内,然后依照自身的运行路线进行三十六周天循环,将毒物排出体外。”

“多谢白老指点!”谢莫言高兴道。

回到寝室,刚打开门,两个慌慌张张的身影迎面冲了过来,谢莫言想躲闪,但这里是在寝室,被他们发现自己有武功那可是件非常麻烦的事!

在谢莫言闭上眼睛等待着被撞的时候,心中所想的情景却迟迟未发生,睁开眼睛,只见霍宗和左峰两人急忙刹住身形,匆忙地甩下一句‘对不起’便向外跑去。

“他们赶着投胎啊?”谢莫言看着趴在床上的杜康问道。

“别看着我,我不知道喽!他们刚刚接了个电话就这样了!”杜康也有些疑惑,这两个家伙动不动就这么奇怪,一会儿夜不归宿,一会儿又慌张地跑得不见人影。

难道……呵呵!看来是监察局知道紫轩剑丢了,所以打电话给他们,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慌张了!看来被人束缚着确实很难受,谢莫言想道。

晚饭后,谢莫言回到校外的屋子里,取出紫轩剑后,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普通的中年人模样飞蹿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剑被人盗走了!你是怎么做事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愤怒声。

“我……我以为他们不会找到这里来的!所以……”年轻人有点不知所措。

“所以你就放松警戒了,是吧!”慕容白拍案而起,威严之气让眼前的年轻人不敢直视。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进来的正是霍宗他们两个,还有慕容香。

“你先出去吧!”慕容白对眼前的年轻人说道:“回去给我写份检讨!要好好反省一下这次所犯的错误!”后者像逃命似的连连点头,慌张离开。

“查出些什么来没有?那个盗贼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慕容白微微平息了怒气对慕容香三人问道。

“查出来了!我们回来的车上被人安装了一个跟踪器,我想是上次我们去市郊取剑的时候对方偷偷弄上去的!”慕容香回道。

“该不会又是那个‘无影盗贼’干的吧!”霍宗道。

“应该不会!他既然把剑还给我们,就不会再费心机拿回去!”慕容香回道。

“那到底是谁干的?”慕容白皱着眉头。

此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位穿着黑西装的大汉走进来道:“长官!外面有个怪人说是要还剑!”

“什么?”慕容白大惊!“立刻叫他进来!”

不一会儿,谢莫言便大摇大摆地来到这个秘密基地!要他像那双胞胎俩姐妹一样来去无声地进来他自问还是有这份实力的,但这次如果偷偷摸摸地进来那就更会被对方怀疑自己是在拿他们消遣,惹上监察局那可不是好玩的!所以他决定明访。

“你是谁?怎么找到这里的?剑是不是被你偷走的?”慕容白问道,霍宗三人在谢莫言进房间后便准备离开,但被慕容白阻止了!

待三人看到来者的样子时赫然发现竟是上次夺走紫轩剑的那个中年人,那个‘无影盗贼’!

“一过来就问这么多问题,让我很难回答啊!”谢莫言笑呵呵地坐在慕容白面前,丝毫不回避对方灼热的眼光!慕容白暗叹一声好功力,一定不是等闲之辈。“我只能说,剑不是我拿的!我只是从盗走这柄剑的人手上拿回来而已!你们应该拿笔奖金给我才是,再怎么样我也是‘千辛万苦’把这柄破铜烂铁拿回来,你们怎么能像对待犯人似的问我这么多!”

“好吧!那你为什么要把剑还给我们!”慕容白开始不敢轻视眼前的这个人。

“因为……盗亦有道!”谢莫言简单几个字回答了慕容白的逼问,然后笑呵呵地继续说道:“好啦!现在我物归原主了是时候该回去了!下次别再丢东西,否则不会像今天这么幸运哦!”

谢莫言刚准备离开,只见慕容香三人一个闪身就横在他面前,将他可能逃离的路线全部封死。

“我现在以监察局局长的身份想请你协助我们调查数十件盗贼事件,希望你能配合!”慕容白问道。

“如果我说我现在不和你合作会怎样?”谢莫言转过身问道。

“你离开不了这个房间!”慕容白肃然道,刚才谢莫言进来时,慕容香就悄悄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就是上次夺走紫轩剑的‘无影盗贼’。这么出色的人才没被国家取用真的是太浪费了,这次慕容白也是想借机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盗贼是否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唔……好像很难办!”如果是在谢莫言还未修习‘御灵决’之前,他可能不会冒这么大的险来这里,但现在他敢说这里的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挡在谢莫言前面的慕容香三人在慕容白的示意下闪到一边,中间空出一个场地来,看来是想单独和谢莫言对练了。

慕容白一步步走到谢莫言面前不到五米处,身后一排近一公分的脚印让慕容香三人暗暗乍舌,单单这种程度的内力就够让这三人敬佩了,单对于谢莫言来说,他还是面带微笑地看着慕容白,对方的强大气势似乎根本引起不了他的一丝恐惧意。

摆出一个怪异的起手势,一边的慕容香有些惊讶,这是慕容世家最厉害的武学‘御龙十八式’的起手势,看来父亲不单单是想看对方的实力,是想真正的比试!

“小心了!”慕容白沉声说道,话刚说完,身形一闪左手虚指成爪右手蓄势待发向谢莫言右肩袭去,后者还是一脸的微笑,直立地站在那里。就在慕容白左手即将搭上谢莫言肩膀时,谢莫言虚指一弹,一阵指风划破空气攻向爪心。

慕容白闪身躲开,右手成拳,夹带着强大的劲气朝谢莫言攻去。谢莫言展开‘无影术’轻易地躲开慕容白的攻击,其实他可以轻易打败慕容白的,只是想给对方一些面子,毕竟这里还是他的地盘,又有他三个手下,再怎么样也要给他留点台阶下。

谢莫言在躲开慕容白的攻击后,迅速结出一个‘定身印’慕容白刹时便定在那里,谢莫言轻声一笑,但下一刻却见慕容白全身引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嘭’的一声闷响,原本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慕容白冲开了谢莫言设下的‘定身印’。庞大的劲气以慕容白为中心向四周冲去,就算是谢莫言再厉害,对于这股强大的劲气还是冲得一阵气血翻涌,慕容香三人早已运起全部真气抵抗这股强大的劲气,嘴角一丝血迹证明了他们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

此时的谢莫言一阵发愣,他没想到对方只是个修习内功的人竟然能冲开自己的‘定身印’,而且……内力还强得不像话!其实慕容白此时的惊讶更是不亚于谢莫言,他万万没想到原来鼎鼎大名的‘无影盗贼’竟然会法术,如果他不是经常和‘特别小组’里的那些人一起修行的话,也不可能有这种能耐冲开谢莫言的手印。

不过谢莫言一个简单的手印就逼地慕容白不得不用全身真气以特别的运行方式冲开,这样的结果是慕容白全身无力,在十二个小时内形同废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这就是修炼灵力和修炼真气的强烈对比。

“爸爸!”此时的慕容香早已顾不得自身被劲气击伤的身体,冲向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慕容白。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修真之人!”慕容白脸色苍白地说道。谢莫言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向前,慕容香警惕地看着谢莫言。

“香儿!去那边照顾他们两个吧!我没事!”慕容白示意道。慕容香知道父亲的性格,但还是警惕地看着谢莫言慢慢接近慕容白。此时谢莫言也是惊讶,没想到眼前的监察局局长竟然是慕容香的父亲,不过脸上还是没有显露任何表情。

“把手给我!”谢莫言说道,接过慕容白无力的左手,缓缓输进一股灵力,将他体内零散的真气缓缓会聚起来,再以对方的真气循环路线运行三十六个周天后,慕容白脸色红润了许多,真气已恢复大半!这就是修习灵力的另外一个特殊之处。

“谢谢!”慕容白说道。

“不用客气!你很强,是我看过修习真气的人之中最强的一个!”谢莫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含带着一丝敬佩。不过他对白老教他的疗伤之术还确实蛮管用。

“虽然我感谢你帮我疗伤!但并不代表我不抓你!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抓到的!”慕容白说道。

“呵呵……那到时候再说了!”谢莫言笑道,转身离去,慕容香三人想去拦住他,但却被慕容白喝制住!就算把整个基地的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看来只有‘特别小组’才能和他对抗。

谢莫言回到学校后,潜心研究利用灵力来为别人疗伤的方法,有了为慕容香父亲疗伤的经验后,谢莫言对利用灵力疗伤越来越娴熟。过了两、三天,感觉已经有点成果的他来到古月昕两姐妹的住处。

说来这两姐妹还算蛮会享受,这么大间别墅竟然只住两人,门口的草坪花园足足可以抵得上三四间谢莫言自己的屋子了,更别说那座像城堡似的三层别墅了。

“姐姐!我看红魔这两天就要来取剑了,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古月樱担忧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愿那个人真的能像他所说的,回来解去我们体内的毒吧!”古月昕神色略显忧郁地回道。

“哼!指望那家伙才怪!现在都过了两天了,我们时间可不多了,姐姐!还是做一下准备吧!否则红魔来了,我们就死定了!”古月樱说道。

“要不你先去国外,我在这里等那个人,如果确定他不来的话,我再和你联络。”古月昕建议道,但马上遭到妹妹的否决:“我们从小就在一起,姐姐!我不会离开你的,要死就一起死!”

“好一个要死就一起死!”一阵冰冷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至少三米高大的壮汉一把推开门,每跨出一步两姐妹都能感受到心底一阵颤抖。‘红魔’名如其人,血色大脸,一脸的落腮胡,两条粗大的眉毛好似两条肥大的毛毛虫,紧贴在上面,一双大眼虽比不上铜铃,不过却也是大得出奇。远远看去,除去怪异的血色大脸外,活生生的李逵再世。

“离期限好像还有一天吧!你现在来是什么意思?”古月昕镇定道,她知道现在不是紧张的时候,刚才不知道他还听到了什么,还是谨慎点好。

“你大概忘了吧!加上接任务的那天开始算,今天刚好是拿剑的日子,紫轩剑呢!”红魔冷冷地看着两姐妹。

“我们拿不到紫轩剑!”古月樱抢先一口说道:“要杀要剐还要看你的本事了!”左手往腰部一挥,一把精钢软剑斜指地面,挡在古月樱面前,一副临阵对敌的样子。

“你以为能打得过我吗?”红魔大笑,大步向古月姐妹走来,古月樱娇喝一声,一抖软剑,剑身仿佛一条银蛇般向红魔面门攻去,后者体形虽然庞大,但移动速度却是惊人的快,微微一偏头便将这招轻易化解。

古月樱心中冷哼,内力灌进剑身,朝红魔瞬间刺出数十剑,眨眼间红魔眼前全是剑影,但脸上却丝毫没有一丝惊恐,任剑尖刺在身上,“叮叮叮叮”数声金属般的碰撞声响起,古月樱满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红魔,被自己灌了内力的软剑瞬间刺了数十下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他……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眼见妹妹的攻击对红魔没效果,奋力将其推到身后,叫道:“你先走!快!”随即从身后掏出一把贴身小手枪对着红魔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站住!”

“不!姐姐,我死也不会走的!”古月樱倔犟地冲向前。

“想走!哼!”红魔大吼一声,只见一阵红光从他身上闪起,刺眼的红光将古家两姐妹刺得睁不开眼,再一次睁开眼睛后,看到的却是非常诡异的一面,一个全身火红的壮汉出现在眼前,身上还时不时地冒出一阵火一般的灼热气息。

看到这样归依的一幕,古月樱本能地开了几枪,但子弹打到这个红色怪物身上时,只听到“叮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根本伤害不了他一根汗毛。

“快走!”古月昕拉着妹妹就要从后面的一个窗户跳走,可一转身,只见眼前一花,手臂顿时传来一阵灼痛,只见红魔正站在眼前,眼中带着戏谑和残酷看着古家姐妹惊慌失措的样子。

“跑吧!你们跑得出这间屋子我可以让你们多活一个钟头怎么样?”红魔戏谑地说道。

“啧啧啧啧……大个子,这样欺负两个女孩子,恐怕不好吧!我担心你一巴掌就把她们拍死了!不如我和你玩玩如何?”说话的正是从顿在窗户口的谢莫言,老实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像红魔这么诡异的能力,不过一直对自己充满信心的谢莫言自然是不会怕眼前这个怪物。

“嗯?你是什么人!”大个子惊讶道,谢莫言来到这屋子里,他竟然没发现,心中不禁谨慎起来。

“很多人叫我帅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就这么叫算了!”谢莫言嬉笑道,说话的同时双手已经叠起一个“定身印”想一招制敌,但对手的诡异似乎超出了他的相像,“定身印”在他身上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红魔只是身形微微一顿,又恢复了正常。

“你找死!”红魔心中大惊,大吼一声挥拳攻向谢莫言。对于谢莫言来说,眼前无非是冲来一个大火球。幸好自己的速度还算不错,否则不被这火球烤熟了才怪。

无影术配上灵力威力何其厉害,比速度,红魔根本连谢莫言的边都摸不到,不过谢莫言也不敢和红魔硬碰硬,红魔身上好像着了火一般,根本进不了身,接近一米左右全身就感到一阵灼热。

该死!当时怎么没学远距离攻击的法术。屡试不爽的“定身印”对这个大个子似乎起不到作用,对了!我不是学了“落雷印”吗!只是还没试过,不知道威力怎么样。

想到这里,谢莫言急速闪身,和红魔保持一段距离,双手迅速结出一个“落雷引”指尖朝向正向前冲来的红魔。只见全身的灵力仿佛潮水般猛地被双手吸去了一半,随即灵力冲天而起,几乎在同一时间内,一道肉眼可见的雷电直直地劈了下来,离谢莫言不到五米的红魔被劈了个正着,浑身冒烟得直挺倒下,浑身上下黑乎乎的一片,看上去就像一具被烧死的尸体。

看到这副情形,谢莫言一阵惊愕,倒不是被那具死尸吓到,而是被那个“落雷印”吓到了,幸亏自己以前练习时没用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古月昕两姐妹此时也从刚才的变乱中恢复过来。

“谢谢!刚才要不是你,我和妹妹早就死了!”古月昕歉然说道:“只是你现在杀了‘红魔’掠夺者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走吧,不用管我们了!”

“姐姐!他这么厉害怎么能叫他走,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个怪物被他一个雷给劈死了,这种能力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他要是走了,咱们可就死定了!”古月樱上前说道。

“但是掠夺者的势力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的,一个红魔就这么厉害了,如果是十个?一百个,那又是什么样的情形。”古月昕试图想说服古月樱但显然没有奏效。

此时谢莫言才没有心思掺合她们的争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赫然有着一个不惹眼的地方反射着微弱的光。

谢莫言小心地接近过去,在尸体腰部的位置,将那个会反射光的东西取出,竟是个小药瓶,里面装着大半瓶白色粉末。奇怪了,刚才这怪物被雷劈了,身上这东西竟然完好无损,真是奇迹了,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白粉?

这时古月昕也看到谢莫言手上拿着的东西了,惊讶地叫道:“蚀骨粉!”

“啥?这就是‘蚀骨粉’?”谢莫言也微显惊讶。

“嗯!红魔,给我们吃的就是这东西,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让我们服用一种叫‘续命丹’的东西!我们的毒性才不会发作。”说到这里,站在身后的古月樱突然痛苦地倒在地上。

“快!看看他身上有没有续命丹,先减缓我妹妹的痛苦再说!”古月樱紧张道。谢莫言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阵子果然找到一瓶装着红色药丸的瓶子。

“对!就是它!快救我妹妹!”

“等等!这东西不可以给你,这玩意我看会越吃中毒越深,现在你给我护法,我帮你妹妹解毒!”谢莫言断然说道。

“你解不了的!还是把丹药给我吧!”古月昕听着妹妹痛苦的呻吟声心痛地哀求道。

“相信我!”谢莫言坚定的双眼看在古月昕眼里,一股信任油然而生。刚才使用落雷印用了大半的灵力,现在虽然还没完全恢复,但救一个人谢莫言相信还没什么问题。

双掌抵住古月樱的掌心,一股灵力透过对方手臂毫无阻力地进入对方的骨头内,灵力缓缓向前行进着,试图将其毒素驱赶出去,但奇怪的是,灵力一遇到那些小黑点便像海水遇到海绵一般被吸了进去,谢莫言大惊!加了一层灵力进去,却又被那些小黑点吸了进去,随即这些小黑点似乎变大了许多。

此时谢莫言有些急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自动吸走灵力,师父不是说只要将这些毒素驱赶到一处然后一次性排泄出去就可以了吗?怎么会这样?难道这种毒素是异变的不成。

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是进退两难之境,看来只能用那种办法了,希望她能承受住那种痛苦吧!谢莫言暗自祈祷道。随即将四成灵力尽数灌进古月昕的骨髓内部。

此时古月樱脸上显现出一股非常痛苦的样子,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站在一旁的古月昕紧张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她知道现在急是没用的,只能暗暗祈祷这个人能够救自己和妹妹吧!

对于那些细小的黑点来说,这四成的灵力近乎海量,幸好这些黑点很快就饱和了,此时已经只剩下两层灵力了,谢莫言非常小心地控制这两股灵力将那些黑点驱赶到一处,用灵力将这股黑黑的像面团似的东西包住以免再感染到身体其他器官,谢莫言这次可是下了十足的精力下去。

只见古月樱‘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黑血,脸色缓和了许多。不过谢莫言却不能避免地被黑血溅了一身,但古月樱体内的毒总算是解了,虽然他一下子消耗了大半的灵力。

“妹妹,感觉怎么样?”古月昕见妹妹突然吐了口血出来,担心道。

“好了很多!姐姐,我身上的毒……好像真的解了哎!”古月樱有些高兴,古月昕听后也高兴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说着向谢莫言投去一束感激的眼神。

此时谢莫言顾不上身上的血迹,还是赶紧恢复灵力再说,盘膝坐在地上,不一会儿便进入冥想境界,在灵力一口气运转七十二周天后,谢莫言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更加精纯了,原本有点凝固迹象的灵力,此时已经变成乳白色,像糨糊似的,如果再进一步的话,那很有可能就可以跨进‘结丹’的境界!

但谢莫言没意料到,在他正沉浸在修为进步的兴奋中时,古月昕两姐妹拿了条毛巾来为谢莫言擦了擦胸口上沾上的血迹,‘不小心’发现谢莫言身上有张校园卡——“云霞大学”四个大字清晰地映入俩姐妹的眼中。

有了为古月樱的排毒经验,帮助姐姐古月昕已经不再像刚刚那么心惊肉跳了。在为两姐妹去完毒之后,谢莫言虽然身心疲惫,但他还是为自己修为的进步感到兴奋,心情非常好!不过他却发现两姐妹都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难道自己脸上长钱了吗?也不可能啊。

“你们……在看什么?”谢莫言疑惑道,这两姐妹总会做些奇怪的事。“你今年多大?”古月樱脸色怪异地问道。

“这和你无关,现在我要离开了,希望以后不会再见到你们。”谢莫言起身便欲离开。

“喂!问问不行啊,看你那副德行最少也有三十多岁,竟然还只是个大学生,真是笑死人了!”妹妹古月樱还是和往常一样,丝毫没有因为谢莫言为他们解毒而改变态度。不过语气上却是没有以前那么刺耳。

“你……”谢莫言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装着校标的口袋,空的!遭了,校标竟然被她们偷走,真是可笑,自己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被人偷过东西,现在却阴沟里翻船。

“我什么我,上次你吃我豆腐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还有刚才摸我的手,长这么大,我和姐姐两人可是第一次让一个男孩子摸过手的!你知足吧!”古月樱说道。谢莫言当真是百口莫辩,摸她们手?刚才是给她们疗伤,手心抵住手心而已,哪来什么摸啊!

“OK!算我输给你们了,现在你们体内的毒都清了,我也该走了!请把那我的学生卡还给我!”谢莫言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里,如果再待下去不知道这个古月樱还会给自己加什么罪名。

“等等!”古月昕失声叫道。

“还有什么事?”谢莫言转过身。

“我……我可不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古月昕俏脸微红道。

“不……”谢莫言刚想回答,古月樱便甩着一张学生证在那里摇晃着。

谢莫言冷哼一声,灵力运转全身,无影术毫无征兆地施展出来,一秒钟前古月樱还拿着的学生证,下一秒便已不在他身上,可见其速度之快。

“OK!现在我这事也完了,以后你们俩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谢莫言放好校园卡离开别墅。

“呼……”终于解决完这些事了,谢莫言心中一阵轻松,不过回想起那两姐妹,特别是那个古月樱他就有点力不从心,这个女孩子如果能像她姐姐那种脾气的话就好了,怎么一个双胞胎性格差这么大!

走到一路边的一个公共厕所里,将装饰卸下恢复真正的面貌,甩了甩头,将心事抛开。回到学校后,发现校园内来来往往的学生比以往多了不少,更奇怪的是校内处处都能看到一些招收会员的条幅。谢莫言随意地看了看,原来是学校社团在招收会员。

“这位同学!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茶道社’!”一阵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谢莫言转过身,入眼的是一张有点熟悉的脸蛋。

“是你!”女孩惊讶道。

“呵呵!看来我们确实很有缘啊!”谢莫言一脸坏坏的笑容对着女孩,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和谢莫言有过一面一缘并且非常‘无意’地从‘跆拳社’社长手中救出的那位美女。

“你好!我叫祝云舒,法律系!谢谢你上次救了我!”女孩大方地介绍道,不过在谢莫言那张坏坏的笑脸面前似乎略显羞涩,微低着头,眼睛不敢和谢莫言对视着。

“我叫谢莫言!计算机系!救美女是应该的,这是作为英雄最基本的原则之一!”谢莫言最不喜欢做英雄了,他的副职是‘盗贼’和‘英雄’根本扯不上关系,不过女孩子通常是喜欢‘英雄’人物的。

祝云舒那张清纯的脸蛋,微微有点发红,让谢莫言感到一阵好笑:真是太可爱了。

“呃……嗯!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茶道社’?”祝云舒问道。谢莫言看着她身后写着‘茶道社’的牌匾后面的寥寥数人,微笑道:“好哇,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你!”谢莫言故意把话只说一半,看祝云舒的脸蛋渐渐发红,继续道:“陪我喝茶!”

“就这个?”祝云舒愕然道。

“是啊!就这个,你以为我会提什么条件?”谢莫言戏谑道,祝云舒脸刷的一下又红了起来。

“这星期六在‘茶道社’!要记得来!”说完便匆匆离开,长发轻轻飘荡着,真是让人心醉的女孩啊,连背影都这么好看。

“我一定会去!”谢莫言笑着回道,看着祝云舒的背影,谢莫言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神恍惚。

回到寝室,杜康马上贴了上来叫道:“莫言!今天我入了剑道社,你呢?”

“我入了茶道社!”谢莫言说到这里想起刚刚和祝云舒在说话的情形,笑了笑,抬头问道:“霍宗他们人呢?知不知道他们入了什么社团?”

“不知道!他们两个神神秘秘的,早上回来吃了早饭就见不到人影!我猜他们俩估计是玻璃……”杜康露出一副一定是这样的表情说道。

“去你的!”谢莫言笑道,他想起上次他无意中接了的那个单子,寻找一块紫色钻石,到现在还没什么结果,真是伤脑筋啊!一千万英镑,呵呵!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次的酬劳吧!皇室的人可真是出手阔绰。

等等!皇室?寻找紫钻石的委托人应该是哪个皇室的人才是,就算不是皇室的人但至少也要表明是皇室的委托人,但是那个给我发单子的人是谁?以前都不清楚他的身份,如果他是欧洲皇室的人的话,那就更说不通了,以往他给自己的单子都是些不起眼的小玩意,欧洲皇室的人怎么可能出那么多钱寻找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如果是盗贼或者普通的中介人,那谢莫言早就查到他的身份了,可对方明显不是,因为每次完成任务后,他都没有收过一分中介费。

谢莫言越想越不对,古月昕姐妹说过,她们是因为接了顾主的单子去完成一次任务时,才发现顾主原来是那个什么‘掠夺者’的人。如果说红魔是掠夺者里地位最低的人,那他的上面一定还有比他更厉害的高手,这样的话,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现在单子接了大不了可以不去完成,最多也就少点生意,少点钱而已,现在自己的钱省点花足够自己下半辈子的花销了。但是如果对方找上门来那该怎么办?还有监察局那边,自己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可到时候怎么能保证自己的身份不被识破?

唉……算了!他们应该不会找到自己,最多找到这个地区而已!谢莫言对自己的计算机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既然自己不能查到对方的身份,他对方也未必可以查知自己。甩了甩头,将注意力转移到今天刚刚使用的那个落雷印,这个手印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能召唤雷电不说,还把整个三层别墅硬生生地劈开一个大洞。还好那个全身冒火的怪物倒下了,否则自己可就要英年早逝了。

不过落雷印需要的灵力太大,自己一半的灵力才能勉强召唤出来,攻击性强的手印都需要强大的灵力做后盾,看来以后要好好努力点了。

“哎!你知不知道今天学校要来个插班生!”杜康说道:“听说这插班生还是个外国人!嘿嘿!现在学校里人都知道这事了,下午有个外国插班生,我想最好是和我同班,而且是位非常漂亮的外国妞!”杜康边说边露出一副笑得流口水的样子。

“快走,要上课了!”谢莫言抓起一本书就离开寝室,身后杜康一阵叫喊声。

K市机场,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走出候客室,近乎完美的脸蛋,配上一身白色衣着将机场内所有人的眼光统统吸引到她身上。略显不足的是,脸上的墨镜似乎刻意将她的眼睛遮住,可这样更是显得神秘,女孩身后两个保镖似的人物不紧不慢地走在半步远的距离,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个保镖正是霍宗和左峰。

坐进早已停在机场外的白色法拉利,坐在前座的霍宗问道:“维林公主……呃!不,紫灵小姐!您真的要去云霞大学吗?”

“叫我紫灵就可以了!这次好不容易来Z国,我想一边多学习Z国文化!这里有很多值得我们国家学习的东西!听说你和左峰都是云霞大学学生,所以我想与其待在宾馆里受一群保镖保护倒不如进云霞大学,一边可以学习Z国文化,一边也不会让你们难做,有你和左峰做我的保镖我想我的安全会有保障!”女孩摘下脸上的墨镜,一双深邃的淡蓝色眼睛令霍宗心中不由得掀起一层涟漪,立刻催动内力平和了内心絮乱。

“我们受上级指示,必须保障你的安全。保护你是我们的职责,至于云霞大学,不介意的话就安排在计算机系如何?”

“好吧!我没意见!”女孩微笑道,说话间车已经停在云霞大学门口。

今天班级里很乱,一个个都在讨论今天来班级的新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的说是个外国妞,蓝眼睛,瓜子脸,金色的长发,身材一级棒,身穿比基尼。猜这点的都是男生,而且还是和杜康同样类型的色鬼!比基尼?海滩啊?这里是学校!拜托这些没大脑的男生也聪明点,意淫也要适可而止啊!

另外一拨女生围在一起讨论着今天来的插班生是个非常高大的英俊男生,然后做出一副花痴样。

全班似乎只有谢莫言和身边的慕容香没掺进讨论中,两人仿佛有心灵感应般相视一笑。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今天来的插班生是不是你心目中的女神?”慕容香问道。

“那你是不是在想这个插班生是不是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谢莫言笑嘻嘻的样子,毫不掩饰地和慕容香的眼睛对视。

“我喜欢的是黑马王子!”慕容香回道。

“哦?呵呵,那我不是很有希望成为这匹黑马!”谢莫言说着摆露出一副自以为帅气的POSS!

“你?充其量不过是个……是个嬉皮笑脸的痞子而已!”慕容香看着谢莫言的样子,笑道,“对了,上次你怎么能猜透我心里在想什么?”慕容香半认真半试探地问道。

“嘿嘿!你想知道?喏!这本是本世纪最畅销的占卜书籍,拿回去好好研究,做师父的一定会在旁边指点你的!”说罢还一副老成的样子拍了拍慕容香的肩膀,递过一本在图书馆借的一本讲解占卜算卦的书籍。

“去你的!”慕容香拍开谢莫言的爪子,笑骂道。

此时那个中年老头也就是谢莫言的班主任走进教室,乱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平息了下来,中年老头对这种场面很满意,以为自己在学生面前有了一定的威信,却不知有这种场面的不是因为他,而是每个人都迫切希望看到今天来班级的那位插班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嗯,今天班级里将会来一位新同学,以后将会和你们一起学习!游紫灵,进来吧!”随着中年老头的一阵开场白,一个个好奇宝宝统统将一双好奇的眼睛瞄向门口,待一个清丽脱俗的美女走进教室之后,任何一个人都将视线固定在这个新生身上!蓝色的眼睛,有着东方美女的气息,魔鬼般的身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为之一震,就连台上那个中年老头也难免着了道。

谢莫言也惊叹眼前的女孩竟然有如此美貌,几乎和慕容香不相上下了,和慕容香比起来,游紫灵身上多了一股高贵和成熟的气息,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感觉,像是摆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女神而不是凡间的女人。

但是吸引谢莫言的不是这个,令他瞬间失神的是,这个游紫灵脖子上戴着一条非常古朴的项链,这条项链谢莫言看着很眼熟,赫然就是原本镶嵌着紫色梦幻的那条项链嘛!

再看看她的样子,明显是个混血儿!项链不是那王子的信物吗?怎么会在她身上,她是什么身份?难道是那个‘掠夺者’派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麻烦了,谢莫言少了一份迷茫,多了一份谨慎,一定要查出她的身份。

“咳……”中年老头回过神来,掩饰了一下刚才的失神说道:“这个……紫灵啊!你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叫游紫灵,大家可以叫我紫灵!以后请多关照!”如莺般的声音让班级里那些男生不由得又是一阵失神。

“没想到你也像他们一样被她迷住了!”一阵不冷不热的声音传进耳内,谢莫言回过神见身边的慕容香一副镇定自如的样子,却没有显露出一丝忌妒或者羡慕的样子,样子平静得可怕。

“呵呵!看到美丽的女孩子失神是正常现象,这我在一本书上是见过的,所谓异性相吸,这可是人人都懂的道理,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不过刚才我不是为她漂亮而失神,只是有点奇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就只会选择我们这所高校呢?她大可以去选择比这所学校更好的名校。”谢莫言说道。

“这就是机缘巧合,你说自己看过什么什么书,不会连这点也不知道吧!更何况她选择其他名牌学校或许要更多的钱和关系网呢!”

“哈哈!一般来说,国外插班生多少都是有点钱和关系的,否则也不会出国来留学了!”谢莫言笑道。

“哼!就你歪理多!”慕容香嗔道。

不知道是谢莫言太过招摇还是那个班主任老头是属狗的,谢莫言的笑声不幸被他听到,这个谢莫言,上次夜不归宿,还屡次在其他课堂上违纪,班主任老头早已看他很不顺眼了,现在新生插班,竟公然嬉笑,这还算是什么学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考上这所名牌高校的。

竭力压制住胸口中的怒气,老头冲身边的游紫灵说道:“你现在去找个座位坐下吧!”

“谢谢老师!”声音还是那么悦耳,老头还真是享受这种甜美的嗓音。

游紫灵看了看,发现在谢莫言前面还有一个空位,便朝这边走来,谢莫言非常警惕地看着游紫灵,待她坐在自己前面的位置后眼光还是注视着她的背面,身边的慕容香见谢莫言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意,但脸上还是不做声色,看不出有任何一丝感情因素。

整节课谢莫言都在想着项链和“掠夺者”的事情,眼睛看游紫灵比看黑板还多,身边的慕容香虽然眼睛一直盯着黑板,但是本子上注释的板书却一个字都没有,时不时地流露出一丝忧郁的神色,让人不由得有种想去怜惜的感觉,只可惜谢莫言一直都不知道。

下课铃终于响起,在慕容香看来这节课无疑像过了一天似的漫长,而在谢莫言认为仿佛只过了几秒钟。此时游紫灵转过身冲谢莫言和慕容香说道:“你好!”

“你好!”谢莫言和慕容香异口同声地回道,话音刚毕,似乎觉得有些奇怪,双双转过头,四目一接触后又瞬间分开。

“我叫谢莫言,请多指教。”

“我叫慕容香,请多指教。”

和刚才一样的情形又再次出现,谢莫言和慕容香一时间竟觉得有种奇怪的东西在心中深处发芽。这次没有再看向对方,只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还是游紫灵掩嘴笑道:“你们俩真有趣!我是游紫灵,请多指教。”

“你的中文讲得很好!”谢莫言说道。

“呵呵!其实我的血统有一半是Z国人,只是在我小的时候就随父母出国去了,一直到现在才回来,我爸爸是Z国人,我从小就和他用中文对话了!”游紫灵说道。此时班级里的那些男生也都围了过来和游紫灵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讪着,游紫灵都微笑着一一回应,并且态度非常谦和,惹得一大帮男生高兴得直流口水。

不仅如此,就连隔壁班的男生听说班级里有个新来的外国美女纷纷前来围观,好像要把游紫灵生吞活剥了似的。当我感到事情不妙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出去了,整个教室几乎都是男生,就连门口窗户上都趴着几张脸。身边的慕容香似乎对这种情形不以为意,不过从她的脸上看去还是能够分辨得出她并不喜欢这种场合。

“我想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离开这里?”谢莫言对慕容香说道。后者正想这样做,两人相视一眼,在谢莫言的努力下,终于牵着慕容香的手钻出这可怕的人群,离开教室后,慕容香似乎感觉有些不妥,因为身边的学生都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和谢莫言,而后者似乎也感到这点,正疑惑间左手一松,发现慕容香将她的手从掌心抽离,心下明白事情的原由。虽然慕容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谢莫言牵手了,但像在这么多人眼前抓住自己的手,慕容香还是感到有点莫名的紧张,俏脸微红,心脏跳动逐渐加块,感觉好像上次谢莫言抓住自己双手时那种奇妙的感觉。

此时谢莫言却没有像慕容香想得这么多,看着教室周围人满为患的场景,不禁暗叹美女的魅力竟会如此庞大,真是出人意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疯狂的男生。

此时慕容香借故离开了,谢莫言不知道她是什么事,只是感觉她的表情怪怪的,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奇怪,不过谢莫言对女孩子的心思向来都猜不透便也没有多少揣测。

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莫言!”谢莫言一转身,见发话的正是和自己同寝室的杜康后,谢莫言也打了个招呼,不过同时他发现杜康此时正和那群男生一样挤在窗口好像在看什么宝贝似的,身上还压了好几个身影。谢莫言很担心他那身瘦小的身材不知道能否经受得起这么大的压力。

“怎么?看美女看得这么疯啊!”谢莫言走到杜康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这叫养眼!你不懂,不过你真是走了狗屎运,那外国妞竟然和你同班,真希望我也调到这个班级里来啊。”杜康边看边说道。

“呵呵!但是我的狗屎运比你说的好像还要好一点点,她坐在我的前排!而我的身边坐着上次你看到的那个坐着白色法拉利来的那位白衣美女。”谢莫言笑道。

“什么?”杜康好像吃了猛药,整个人一跳,顺势将压在背后的三四个人一下子顶开来,抓住谢莫言的肩膀摇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走运!”剧烈的摇晃就连谢莫言这个修真高手也差点顶不住,叫了好几声停后杜康才平息刚才的情绪。

“莫言!”杜康突然说道。

“什么?”

“咱是不是兄弟?”

“呃……当然!”

“那兄弟的幸福你帮不帮?”杜康非常严肃地说道。

“呃……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话那是义不容辞啊!”

“好!就冲你这句话,下个星期六帮我约那位外国美女出来吃饭,怎么样?”杜康说道。

“呃……这个。”谢莫言迟疑了,杜康这小子什么女孩子不要怎么偏偏就看上游紫灵了,她的身份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指不定还就是那个“掠夺者”派来的人,而且来到这所学校肯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向来对自己非常自信的谢莫言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心感到动摇。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杜康却说要自己帮他追游紫灵,这不是把他推向火坑嘛,可不帮的话那又有些不近人情,一时间谢莫言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么?难道这点忙你都不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