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4章:还剑(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5630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4章:还剑(上)

当太阳还没升上来时谢莫言已经起床了,一晚未眠对于他来说根本和吃饭没什么分别,一点也没有影响。离开宿舍后,谢莫言也发现霍宗和左峰也相继准备离开,看样子他们似乎也习惯早起!习惯性地到操场跑几圈,敏锐的灵力轻易地发现霍宗和左峰两人盘坐在教学楼天台,呼吸吐呐。

热身完后,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飘鸿掌’蓄势待发,没有用上灵力的掌法虽然没有开碑劈石的威力,但耍起来也是舞舞生风,这套飘鸿掌经过谢莫言修改过数次,免去了其中弊端加了一些实战性强的招式却也显得未必毫不逊于原先的掌法,相反修改后的《飘鸿掌》越加显得威力倍增。

正当谢莫言打完‘飘鸿掌’最后一式‘飘鸿万里’时,旁边一阵掌声响起。

“好好好……呵呵……真是后浪推前浪啊!”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谢莫言身后不到十米处。

“呃……前辈谬赞了!”谢莫言嘴上平淡地说道,心中却是震惊无比,对方在自己身后十米处自己竟然毫无感觉,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这种事。思忖间,谢莫言立刻想到那天晚上发现的那股比自己精纯的灵力,难道那股精纯的灵力就是发自眼前这个老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他不就是那天报名为自己指路的看门老头嘛。

“呵呵……小伙子不介意的话咱们边走边谈如何?”白衣老人说道。

“嗯!好的!”谢莫言感到对方似乎知道自己心中所想,除了一丝诧异还有一丝敬佩。

“你心中似乎有所疑惑,不知可不可以让我这老头子分担一下呢?”白衣老头眯着眼睛说道。

“晚辈……”

“哎!别什么前辈晚辈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你都跟不上我这个老头子了!呵呵……叫我白老吧!”

“白老!”谢莫言木讷地回道。

“嗯……现在修行灵力的人很少了,有的也是些性格孤僻的老家伙,都躲在深山里,期盼有一天能够得道飞升。现在看到你这么个杰出少年倒是让我这老头子惊讶了一把!呵呵……”

“小子修行灵力时间不长,怎能和白老相比!”谢莫言半分谦逊半恭敬地说道。

“我发觉你刚才打的那套掌法很特别,非常玄妙,不知你师承何人?”白老淡淡地说道。

“呃……家师有命不得让我报出家师派别!还请白老见谅!”谢莫言本能地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太多秘密。

“呵呵……没关系!这是规矩,也由不得你啦!我知道的!”白老并不为谢莫言的拒绝而生气,反而笑呵呵地说道。

“白老,其实小子修行灵力也只是误打误撞得来的……”说到这里,谢莫言便将自己从小被收养到最后莫名其妙地睡了两年的经历告诉了白老。当然其中省略了师父的姓氏与门派。

“世间真是无奇不有!像你这种经历的,小老儿还是第一次听闻!不过你得到《灵动诀》,无意中修习了其中功法也是天意……”白老微叹道。“呵呵……不过如果不是这样小老儿又怎能遇到你这位同道小友呢!一切都是天意啊……”

一时间,谢莫言也陷入了沉默……

“呵呵……看我都说了些什么……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白老说道。

“我叫谢莫言!”谢莫言微笑回道,他对这个白衣老头有点好感了!

“呵呵!那我就卖个老,叫你莫言好了!”白老笑呵呵地说道,之后又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谢莫言看了又看,谢莫言只觉得自己仿佛全身都没了秘密似的,愣在哪里不知所措,这可是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尴尬的情况。

“莫言,如果我想传衣钵予你,你是否愿意?”白老突然冒出一句话道。

“呃……这……”谢莫言心中思绪繁杂:有点兴奋,有点紧张,又有点犹豫不决。

“你放心,我小老儿一个无门无派,而且我的《御灵决》也不会和你体内的《灵动诀》起冲突。这点你放心就是!”白老似乎看出谢莫言的犹豫不决,“其实那天你来报名时我就看中你了!呵呵……只是没想到我们再一次相见会这么快。”

“呃……莫言想知道白老为何要将衣钵传于我呢?”谢莫言问道。

“缘……因为你和我有缘,修习灵力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得道飞升也并非靠努力就可以得来!还需要靠悟和机缘!这两点你都能够达到!小老儿看人无数,是不会看错的!”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谢莫言喃喃地说道,声音虽不大,但还是逃不了白老灵敏的耳朵。

“莫言!你看小老儿我年纪多大?”白老说道。

“嗯……最多也就六十岁左右!”看着白老精神的神色,外加矫健的身躯,一头银白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丝反光。

“呵呵……其实我已经两百多岁了!”白老笑呵呵地说道。谢莫言听罢睁大着眼睛盯着白老直看,两百多岁……这当自己爷爷的爷爷都可以了……难道是修习了灵力的缘故?谢莫言看到白老那双肯定的眼光之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心中暗叹不已。

“既然这个世界上拥有灵力这种强大的能量,有神仙有什么奇怪的呢!”白老说道,谢莫言听后,心中释然,灵力的强大是他所清楚的,但是在灵力更高一层的能量那是什么……仙吗?那是拥有什么样的能量……

“多谢白老!只是……莫言已经有师父了,所以……”

“呵呵!没关系,传你《御灵决》又不是要你叫我师父!刚才不是说了吗叫我白老就可以了!”白老显得很高兴,今天终于遇到一个可以让自己放心传下衣钵的传人了,也算是了却白老这么多年来一番心事。

此时操场上已经有几个早练的身影,白老回头说道:“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

“嗯!白老走好!”谢莫言目送白老缓缓在他的视线中消失,怀着一股莫名的兴奋回到寝室。

“哇!这么早,你昨晚梦游去了?”谢莫言刚进寝室,刚起床的杜康满嘴牙膏泡沫地说道。

“呵呵!早睡早起,这是好习惯知道不!你看霍宗他们俩不也是很早嘛!就只你一个睡这么迟!”谢莫言说话间两个熟悉的身影走进寝室。正是霍宗和左峰。

“你们三个真是变态!特别是你们两个!”杜康对着霍宗和左峰两人说道:“晚上都不知道哪疯去了,我睡着了都看不到你们人影,第二天还这么早起床!”

“呵呵……年轻人嘛!”霍宗笑呵呵地说道,说话间眼睛时不时地瞟向谢莫言,他也这么早起来?自己刚才怎么没看到他。左峰在一旁撇了撇嘴顾自换衣服,没理会三人。

上课对于谢莫言来说几乎相当于消遣时间,对着一堆自己早已学会并且倒背如流的东西他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于是,谢莫言很难免地将注意力转向慕容香,自上次共读一书之后,慕容香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谢莫言,而且说话都特显得关心,让谢莫言好生感动了一把!但同样心中也是疑惑不断!到最后才在和慕容香同寝室的女孩口中得知原来慕容香见自己动不动就傻笑,还以为是什么遗传病之类的!觉得可怜,所以就处处照顾自己,谢莫言知道后当场晕倒在地……

慕容香在知道事情真实情况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两人的交往却是越加频繁起来。

“最近很忙啊!都见不到人影!”下课后,谢莫言微笑道。

“嗯!是啊,有些事要处理,所以忙了点!不过我怎么看你好像很闲的样子!”慕容香笑道。

“嘿嘿!这叫修身养性!”谢莫言给自己找了个高帽子戴。

“还修身养性呢!”慕容香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书,“走啦!去吃饭!”

“你请我?”谢莫言一脸期盼地说道,毕竟能和一位美女共进午餐并且还是对方付钱这种好事可不是常有的,而且这美女还不是普通的美女!不过,也只有谢莫言这种人才会要求美女付钱了,被那些男生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立刻拿刀追杀他几条街。

“我请!就当作上次误会你的补偿,行了吧!”慕容香看着眼前的男生不禁有点好笑,她还是第一次请男生吃饭!以前那些男生不知道要用多少种方法来请自己吃顿饭,没想到今天却要自己反过来请谢莫言吃饭。

“嘿嘿!那小生就不客气啦!”谢莫言笑嘻嘻地回道。上次慕容香误会自己‘有病’这一事件谢莫言现在想想觉得蛮好笑,没想到竟然能借此和她一起吃饭,一位美女主动请自己吃饭,对于谢莫言来说还是第一次尝试过这种待遇,真是意外啊!

两人来到学校对面的小餐馆挑了个靠里面的位置坐下,这里经常有同学来吃饭,毕竟学校食堂人太多,饭菜也不怎么样。来这里虽然路远了点但味道还不算差。谢莫言虽说很希望眼前的美女请自己吃饭,但是如果被发现是自己要求慕容香请客的话,恐怕招待自己的是一堆堆砖头了,于是刻意挑了个不显眼的位置。

虽然如此,但慕容香的美貌还是把饭馆内的所有男性的眼珠都吸引过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其中一个男生暗自叹道。

不一会儿饭菜都上来了,看着桌上的饭菜,谢莫言其实没有多大胃口,但还是装出一副非常想吃的样子。就在这时,一阵喝声传来,几个高大的身影挡出了饭馆外射进来的光线,从他们身上穿着的校服可以看出是和自己一个大学的学生。

“老板!来五瓶啤酒!”带头的那个平板头大声叫道。

“哎!好,就来!稍等啊!”已经略显几丝老意的老板微微弓着身子回道。

不一会儿,酒就上来了,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开了瓶啤酒道:“老大,那天那小子真的有你所说的那么厉害?”边说边把放在平板头前面的杯子倒满。

“妈的!别给老子提那事!一提老子就火大!那小子不好对付,但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好看!”平板头叫嚣道,顺势喝了口酒。

“嘿嘿!老大,放心就是,在学校露天咖啡吧打工的‘祝云舒’早晚是老大的,何必求于一时呢!”另外一个长头发的在一旁说道。

“哼……只要我看得上的东西!我一定要得到!”平板头自信满满地说道。

此时谢莫言已经认出那个平板头就是上次被自己打了一顿的那个‘跆拳社’的社长,也清楚那个女孩子叫祝云舒。心中好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对面的慕容香早已注意到谢莫言的不寻常,寻着他的目光向旁边看去,看着三四个高头马大的学生在喝酒,嘴中吐着一些不雅之词!慕容香皱了皱眉,回过头继续细细地吃着饭菜。

很不幸地慕容香回头这一情形刚好被那个长头发的看到了,顿时愣在哪里。平板头拍了他一下道:“小子你中邪了?”

“老……老大!那……那女孩子好正点!”长头发愣愣地说道,嘴中还喃喃地仿佛在说着:这是仙女吗?怎么在电视里看到的不一样!眼前的比在电视中的好看多了!难道我在做梦?

那平板头起身向谢莫言这边走来,视线一直盯着背对着他的女孩,但谢莫言那张微笑的脸还是引起了平板头的注意。看着谢莫言那双熟悉的笑脸,平板头刹住向前的步伐,谨慎地盯着谢莫言。

“嘿嘿!真巧啊!”谢莫言笑呵呵地打招呼道。平板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狠狠地看了谢莫言一眼,甩了张老人头在桌上便离开饭馆,身后传来那几个高个子的叫喊声“老大!等等我!”

“你认识他们?”慕容香问道。

“哦!呵呵,前几天认识!”谢莫言笑呵呵地回道,没把下半句话说进去‘是被自己打成认识的!’

“别惹他们,他们可不好惹!他们一个可以打像你这种身材的人三四个!”慕容香好心警告道。谢莫言忍住想笑的冲动,装出一副受教的样子道:“嘿嘿!我会小心的,看我这么老实怎么会去惹他们!”

慕容香没说话,付了钱便准备离开饭馆,谢莫言紧跟其后。那饭馆老板看着慕容香掏钱付账后心中暗叹:这年头变天了,漂亮女孩反过来为男生付账!唉……造孽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边路灯已经一排排亮了起来,夜晚的都市往往都是最美的。

一路上谢莫言发觉慕容香似乎有什么心事,可惜自己不会什么窥视别人内心思想的能力。半开玩笑地说道:“怎么有心事?我对占卜算卦有点研究,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算一卦如何,不收费的喽!”

“那请问这位神棍先生,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慕容香似笑非笑地问道。

“嗯……你现在在等一个人!”谢莫言装模作样地掐了一下手指,皱了皱眉头道。慕容香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诧异,她确实是在等那个无影盗贼。慕容香并不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真正的算命先生,既然存在传说中的武功,有那些能人异士又有什么奇怪的。她诧异的是眼前的男孩怎么可能会那些传说中的占卜算卦之类的能力,慕容香怎么看怎么觉得谢莫言只是个非常普通的学生,只是偶尔会作怪惹人笑。

“我算得对不对?”谢莫言收起手势,问道。

“嗯!对了一半!”慕容香回道,一双大眼睛对着谢莫言猛看,似乎想看出些什么来,但除了那副嬉皮笑脸之外,却什么都看不出来。

“啊?不可能啊!我的占卜一向都很灵的,喏!等我再算算看!不过要有一个条件!”说罢。谢莫言抓起慕容香的手,后者对谢莫言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想缩回手,此时谢莫言说道:“别动哦!我现在正在以你的手为媒介,要算出你心中所想,把那双手也给我!”说罢不由慕容香说话便把另外一只手抓在手里,心中笑意更浓了,慕容香那双手细嫩无比,好像刚出生的婴儿似的皮肤,让谢莫言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涟漪。

慕容香对谢莫言的举动出奇地没有什么反抗,如果是在平时,别说摸手了,就是接近慕容香都难,她那身冰冷的气息很难让人接近,也只有谢莫言这怪胎才能这么轻松触摸慕容香的双手。

“闭上眼睛!仰头向上!心境保持平和!”谢莫言轻声说道,慕容香此时的脸颊已经红得发烫,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得飞快,自己都能非常清晰地听到那阵心脏跳动声。对着谢莫言的话根本没任何反抗,乖巧地闭上眼睛,微起头,但心境就是怎么也不能平和下来。

此时的谢莫言也感到一股非常微妙的感觉徘徊在周围,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这股感觉很舒服,心脏也随之不受控制地跳得很快,对方的心脏似乎也开始跟随自己跳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睁开双眼,一种情愫在空气中荡漾。

“我……”谢莫言刚想说话,双颊发红的慕容香已经抢前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一阵小跑便离开了。谢莫言运转体内灵力将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平和下去。这次真的是玩得有些过火了!谢莫言想到。

次日,谢莫言和往常一样去上课,但见到慕容香却浑身感觉不自在,好像很害怕见到她似的,而慕容香似乎也对谢莫言有些视而不见,两人竭力保持着距离。一天在无言中度过。

吃过晚饭后,慕容香独自躺在宿舍床上,回想着昨天谢莫言拉着自己手时的情形,四周静静无声,昏暗的街灯将他们两人的身影拖得老长老长,耳边只有两个人的心跳声,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慕容香从未有过和任何男生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谢莫言是第一个!想着他那张坏坏的笑脸,慕容香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东西从窗户缓缓飘了进来,确切地说应该是飞进来。慕容香好奇地捡起地上的纸飞机,她住的是女生宿舍六楼,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纸飞机应该是从对面的教学楼顶飞进来的。伸出窗外看了一下,四周哪有什么人影。

好奇地拆开纸飞机,愕然发现这竟是那天盗走紫轩剑的‘盗贼无影’给她的。里面大概说清楚紫轩剑的藏匿地点,慕容香立刻起身按照纸上所写的找到藏匿紫轩剑的地方,找到一个长长的木盒子,里面躺着的赫然就是那柄失踪的紫轩剑。慕容香第一时间拨了个极少数人知道的号码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男声:“喂!”

“爸爸紫轩剑找到了!马上派人到市郊来!”慕容香说道。

“什么!找到了!好,我马上派人过去!”

不到一会儿,来了三四个身穿黑西装的人物,抬走一个奇怪的木盒子。一切都只发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

在那些人抬走东西并且上车离开之后,两个苗条的身影出现在刚刚他们离去的地点。

“姐姐!他们找到紫轩剑了!早知道我们就先下手为强了,现在我们是不是马上去弄回来!”其中一个女孩有点兴奋地说道。

“不急!看看再说!那个人竟然把紫轩剑交还给监察局,看来其中必定有什么事情隐瞒,或许那把剑是假的也不一定!”作为姐姐的女孩说道。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就连身着也是一样,一身火红的紧身衣,将她们诱人的曲线美展露无遗,惹地路人频频注目。

“嗯!姐姐说得对,这柄紫轩剑可值一千万,就算那个人再怎么有名对这一千万不会这么轻易拱手让人。”妹妹赞同姐姐的观点附和道,“不过姐姐!咱们窃听了他们的通话系统,会不会被发现让他们有所警觉啊?”说完有点担忧地看着姐姐。

“你还担心我的技术吗?”姐姐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看来她做这些事不是第一次了。

“说的也是喽!呵呵!”妹妹一扫刚才的忧虑,相视一笑,两姐妹施展轻功三两下便消失在原处。

这天,谢莫言按照惯例,早早地起床和白老一起修炼灵力。谢莫言清楚自己能够修炼《灵动诀》完全是意外,或者说巧合更贴切点!一切都是由自己在梦中摸索出来的,根本没有人在旁边指点自己。现在修炼《御灵决》,遇到一些问题都可以由白老在一旁帮助自己,以往遇到的一些问题也得以迎刃而解,修为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体内灵力也在不知觉中越来越凝固,谢莫言相信这是‘灵动诀’中所讲的‘结丹’的预兆,心中不由得一阵兴奋。

只是谢莫言体内那柄能量剑还是丝毫没有动的迹象,仿佛和自己的身体融合了似的。谢莫言尝试用《御灵决》中的运气方式还是对这柄剑没有任何作用。谢莫言也不想把这件事告诉白老,毕竟这柄剑对自己并没坏处。

令谢莫言感到诧异的是《御灵决》竟然不会和自己的《灵动诀》起冲突,仿佛两本书中的功法互相依赖似的。《灵动诀》主要是修炼灵力,在这之前谢莫言除了修炼灵力之外却并不清楚怎么用灵力,所以一直以来都把灵力当成内力配合招式来用,虽然效果很好,但并没有发挥出灵力的最强威力。

而《御灵决》中所讲解的就是如何使用体内灵力,难怪当时白老说《御灵决》不会和自己的《灵动诀》起冲突,原来如此。

双手结出一个‘定身印’,一股灵力从手印指尖串出,打在前方的柳树上,原本正迎合着微风摇摆着的柳枝突然定在那里,任风怎么吹都丝毫没有飘动分毫。

“YES!成功了!”谢莫言高兴道。

“呵呵……才修炼几日就进步得这么快,已经可以结出印了,我果然没看错呵呵……”白旁边正入定中的白老睁开眼睛对着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

“这一切不都是靠白老您的指导吗,否则我也不会有今天!”谢莫言有些憨厚地笑道。结印还只是《御灵决》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白老说要学会这个手印也至少要几个月,可谢莫言只用了几天就学会用‘定身印’,不得不说是个奇才!

接下来谢莫言又非常专注地结出‘落雷印’、‘风驰印’。这两个印分别是攻击和提高自身速度。这两种印比先前的‘定身印’要复杂了很多,对于谢莫言来说结出这两个印还不是很难,只是不娴熟。对于‘落雷印’来说,谢莫言知道自己是结对了,但就是不敢将灵力放出来,大清早地凭空打出一阵雷来,任谁都会觉得莫名其妙。也会引起暗中一些人的猜测。

至于‘风驰印’,谢莫言是兴奋得不得了。经过‘风驰印’的加持后,全力施展开《无影术》速度几乎可以和飞机比拟了!盗贼最引以为毫的就是逃跑本领,现在有了‘风池印’更是令谢莫言如虎添翼,只是以现在的谢莫言来说,他体内的灵力只能维持‘风驰印’半个钟头左右。

通其一即通其神,谢莫言有了前面几个手印的基础,学起剩余的手印更是手到擒来,除了最后一章‘印中印’需要对手印要一定的熟练程度外,谢莫言已经将手印篇学完了。短时间有这么大的进步谢莫言也显得很兴奋。

当夜色悄悄将这个城市笼罩时,谢莫言独自在路上闲逛,想着昨天晚上和慕容香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嘴角扬起一丝坏坏的笑容,但又马上平和了下来。是时候该把那柄剑还给他们了,谢莫言想道。

谢莫言回到校外买的那间房子,取出紫轩剑,跑到市郊埋藏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处理完一些可能暴露自己的细微线索后,再回到学校,将写好藏匿地点的纸折成飞机,再在上面渡过一层非常微小的灵力让纸飞机准确无误地蹿进慕容香的寝室,他清楚现在慕容香单独在寝室里。

在隐蔽处看着三四个陌生人抱着紫轩剑驱车离去,谢莫言嘴角微微向上扬起:“终于结束了!”正当他要离去时竟发现不远处跑出两个身影,竟是上次抢夺紫轩剑的那对双胞胎姐妹。刚刚自己全神贯注地隐藏住自己气息不让监察局的人发现,并没注意到附近竟然还藏着这对双胞胎。

虽然隔了数十米远,但谢莫言还是听到她们的对话,不禁有些好笑,这对双胞胎还真是贼心不改,看来有必要教她们一课,谢莫言忘了,他自己不也是个盗贼吗?还是个盗贼界响当当的无影盗贼。

K市,某地下室。

“怎么样?查出什么来没有?”一位一脸正气,太阳穴高高隆起的中年人对旁边一个年轻人问道。

“紫轩剑是真的!上面没有任何指纹或者衣服纤维之类的线索。”年轻人回道。

“看来‘盗贼无影’确实非等闲之辈!”中年人喃喃地说道,随即又问道:“那张写着字的折纸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从纸质量来看应该是K市印刷厂出产的,也就是说盗贼无影可能在K市,而且……既然对方可以轻易地知道慕容香的宿舍地址,我想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他也是云霞大学学生!不过纸上的字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我们查不出任何线索!”年轻人说道。

“嗯……叫霍宗和左峰还有慕容香他们来这里”中年人一阵沉吟说道。“剑先暂时放在这里,以免再有所差池,通知博物馆那边,就说剑拿到了!”

“是,长官!我知道该怎么做!”年轻人应了一声,离开房间,不一会儿慕容香三人站在中年人面前。

“队长!找我们有什么事?”霍宗问道,他现在正和左峰呆在寝室准备睡觉呢,在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迫于无奈两人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眼前一脸正气的中年人正是监察局局长!同时也是GT特工小组的负责人,慕容白,同时他也是慕容香的父亲。一身内功修为和自己父亲相差无几甚至还超过少许,是个一等一的高手。

霍宗是T市霍家长子,家主霍严华一套‘逍遥拳’和‘逍遥步’威力无比。M市左峰是鹰爪门大弟子,其师父石鹰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两人和慕容白是至交,知道慕容白的身份后便要求霍宗和左峰进监察局GT特工小组里帮忙,名义上却是说要让这两个小子磨炼一下,两个小子虽说不想进,但一个师父一个父亲双双压下来,两人自是有苦说不出了。不过因年纪和他们学生的身份,慕容白将他们编入GT的编外小组里,隶属他直接管理!

“现在已经找回紫轩剑了,并且查出无影盗贼很有可能是在‘云霞大学’里!你们是云霞大学学生调查起来比较方便!”中年人直接说道。

“是,长官!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三人心中都惊讶‘无影’盗贼竟然潜藏在‘云霞大学’里!不过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

“慕容香!你留下!其余人可以先离开。”中年人说道。

“女儿!最近在学校过得怎么样?累不累?”慕容白恢复了做父亲的身份,起身走到慕容香身边说道。

“嗯!不是很忙,大学里的东西学得很有限!不过我会尽量充实自己的!谢谢爸爸关心!”慕容香微笑道。

“唉……你呀!还是和以前一样,像个野丫头似的,我看这次调查完无影盗贼后,你就退出GT特工小组吧!你妈天天怨我把你安排到GT内干活,叫我早点把你调出来!毕竟你还是个学生啊!”慕容白看着女儿笑道。

“爸!我进GT是我自愿的,没有任何人逼我们,我们慕容家既然出生如此就比如要为国家出点力!而且这也是个自我锻炼的好机会!”慕容香说道,这番话直让慕容白心中暗暗感动!女儿长大了,懂得为大局着想。

“果然不愧为是我们慕容家的后人!”

“对了,爸!你说这世界上真的会有算命这回事吗?真的有那些传说中的能人异士?”慕容香问道。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慕容白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一时好奇而已!”慕容香搪塞道。

“传说中的占卜算命是存在的,甚至有些人拥有随意预测未来的能力!我们国家的特别小组就是一个例子!GT特工的每一位组员都身怀古武术,这点你是知道的,但要和特别行动小组比起来GT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说到最后慕容白微微叹道。

“这世界上竟真的有那些传说中的人物!那该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啊!“慕容香心中想道。脑海不自觉地冒出谢莫言的身影,那张坏坏的笑容。

“小香……小香!”耳边传来一阵叫喊声,慕容香顿时回过神来。

“刚才想什么呢,这么出神!”慕容白问道。

“没……没什么!爸爸我先回去了,否则宿舍大门要关上了!再见!”说完慕容香心虚地跑开了。

“这孩子……”慕容白疼爱地看着慕容香小跑着离开他的视线内。

夜黑风高,月光被一层云雾遮住大半,这种夜色对于做某些事来说简直是个非常好的时机。

两个黑影鬼魅般地停在一座破废的屋子前,门上还贴着大大的一个‘拆’,显然这是一座待拆的房子。

“姐姐!会不会是你弄错了,他们把剑弄到这里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更像座废墟,不像监察局藏匿紫轩剑的地方啊!”其中一个身影说道。

“没有错!安放在他们车上的微型跟踪器显示就是在这里!”身边另外一个身影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显示仪,上面一个红点和绿点正合在一起,显然那辆车就在这附近!“找找看!这里可能有暗门!”

“嗯!”两个身影在破屋四周搜索着。此时一个身影从破屋走出来,正是慕容香。那两个身影早一步隐藏住自己身形,暗中盯着走出来的慕容香,待慕容香谨慎地四下看了看后,发现没什么可疑地方,便飞蹿离去。

“看来这次不用我们找了!”慕容香走后,姐姐说道。走进破屋子,来到刚刚慕容香走出来的那面墙壁停下,取出一个仪器在那面墙上扫描了一遍,在一个角落停下。轻轻触碰了一下,忽然那个角落翻出一个小键盘,姐姐轻谬地笑了笑,取出一个特制的解码器不一会儿便将密码破解出来。

墙壁无声地开始转动,露出一个可容一人进的阶梯一直延伸到地下,显然是个秘密地下室。

“还是姐姐有办法!嘻嘻!”身边的妹妹一阵高兴,她这个姐姐武技虽然不如自己,但论到策划和搞这些高科技玩意她可是行家中的行家,毫不夸张的说上从核弹头下到手表闹钟,她都可以拆了再从新组装,而且对于改造她可是高手!所以对于面前这个小小的密码对于她来说还是小菜一碟。

“先别说,下面或许有我们意料不到的东西在等着我们呢!”姐姐收拾好身上的东西后冷静道:“监察局的保密措施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到了下面要小心。”

“嗯!我知道怎么做,姐姐!”妹妹谨慎地回道,她们曾经潜入外国皇室盗过一顶价值连城的皇冠,在盗贼界还是颇有些名气,这次盗取这柄紫轩剑恐怕她们也是志在必得。

小心翼翼地走到地下室,四下寻找了一下在一面玻璃墙后面看到她们今天的目标——紫轩剑!

“姐姐!这里有好多监视器,整个房间都有红外线警报器,而且还是不定时移动的那种,该怎么做?”妹妹在一边求助。

姐姐没说话,拉着妹妹退出房间,此时墙上的监视器正扫过刚刚她们离开的地方。盯着地面上数百条交错的红外线,三十五步外就是隔着玻璃的紫轩剑。脑中细心计算着。

“红外线五秒移动三十度距离,这里一共有两百三十二条,如果是这样那还好办,但恐怕不止如此,我猜地面上还有强电压,想从地面上过去是不可能了。这里距那面玻璃有三十五步远的距离,房间里有两个监视器三秒移动一次,从角度上看,要从中间拉线过去也是不可能了,我想应该要从天顶慢慢爬过去。”姐姐细心说道。

“给我吸盘!”姐姐吩咐道,妹妹从身后的背包取出一副吸盘,姐姐接过来装在双手双脚上,像壁虎似的,身体紧贴着墙壁爬到天花板。左边角落的监视器此时正从她这边转来,姐姐连忙吸气身体紧紧地贴在天花板上,监视器的画面此时划过她的背后。

姐姐抓紧时机,再过两秒钟另外一台监视器就要转到这个方向来了,竭尽全力向前爬了几米,险险躲过另外一台监视器,众身跳到那面玻璃前。

“YES!”另外一头的妹妹兴奋地叫道,紧张地看着姐姐!

“取出工具,将这玻璃割出一个人头大的洞,没想到监察局藏匿这柄剑竟然用的只是普通防弹玻璃,看来他们没意料到自己的老窝会被盗防御才这么松懈!想到这里,姐姐微微一笑。看着割开一个洞的玻璃,里面躺着的正是紫轩剑。姐姐没有冲动地立刻去取,非常小心地看着剑的四周,两条红外线纹丝不动地笼罩住剑身,如果取出来的话警报立刻就会响起到时候自己和妹妹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

不过这点还是难不倒她,手中取出一面非常小巧的镜子模样的东西,挑了个角度插在其中一条红外线中间,利用折射的原理,两条红外线就这样被他这么轻易地排除了,不过她还没有放松警戒,非常小心地抬起紫轩剑。忽然,发现剑身下面有点不对劲,一个只有硬币大小的凸起令姐姐准备把剑拿起的手停滞在空气中,这是一个重力警报装置,一个细小的凸起证明了她的推测是对的,谨慎地将放在剑身上的手收回。

左手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盒子,右手将紫轩剑轻轻抬起,双手在交叉的那一刹那,将两件物品调换了位置,这种手法如果不是经历过千百次的锻炼根本不能做得这么利落。

取出紫轩剑,姐姐将准备好的剑套将剑套上,转过身对妹妹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后者兴奋地差点叫出声来。

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两台监视器的移动方向,抓住时机一甩手将剑抛过去,身手敏捷的妹妹立刻接住剑,宝贝似的抚摩着剑套。

俩姐妹有惊无险地离开地下室,使出轻功绝尘离去。

“唉……她们两人还真是大胆!不过身手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好的!监察局的秘密基地都像自己家似的来去自如。”说话的正是谢莫言,他一直跟踪着两姐妹到破屋,然后看了她们找到地下室的入口便一直待在外面,他可不想掺合进去。

不由他多想,在那双胞胎姐妹离开后,谢莫言不紧不慢地跟在她们身后,一直到一处豪华别墅门口停下。

一进屋,那个妹妹兴奋地大叫起来:“哇!一千万终于到手了!哈哈……没想到这么容易!姐姐我们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盗贼!”说着紧紧抱着身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亲了一下。

“呵呵……你这丫头!比我们厉害的人还多着呢!先不说那个抢走我们剑的那个人,就单单说上次和我们抢剑的‘枪鬼’,如果不是我们算计他的话,现在关在大牢里的可能就是我们了。”姐姐说道,随即一阵忧愁爬上她那张可爱的瓜子脸,“而且……这柄剑最后还是要交给‘掠夺者’!”

“姐姐,他们不是说只要把这柄剑交给他们,那咱们就可以脱离他们了吗?”妹妹说道。“反正以后咱们自由了,凭我们俩的身手赚钱养活自己根本不难嘛!”

“你想得太简单了,‘掠夺者’并非我们相像中那么简单,我担心我们把这柄剑给他们之后不仅不会换来自由,还很有可能会杀了我们。”姐姐担忧道。

“啊?那……那该怎么办?姐姐!”妹妹有些慌张地说道:“不如我们把剑卖给黑市,应该也有一笔钱够我们用的了,咱们逃到国外,‘掠夺者’就算实力再强大也不可能连国外都能渗透进去!”

“或许等我们把剑拿到黑市时已经被红魔发现了”姐姐无奈道。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姐姐,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做?”妹妹说着挥舞着她手上的软剑。“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咱们宁肯把这剑毁了也不会给他们,再和他们拼了!”

“别傻了……唉!”姐姐叹了口气“不过这次‘掠夺者’对这柄剑非常重视,我们一天没把剑给他,他就不会动我们,放心吧!”

“原来你们还有这样的苦衷!”谢莫言笑嘻嘻地推门进来。他现在的身着还是按照上次中年人的打扮,只是一双眼睛和他的样貌比起来,显得并不是很协调。

“啊……你……”两姐妹对突然的变动惊得一愣一愣的!看着推门进来的谢莫言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别紧张!我只是来拿剑的,不是来抓你们的!”谢莫言像回到自己家似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剑我不会给你的!”妹妹甩出软剑挡在姐姐面前冷然道。

“嗯……那算了!我还是去当个好市民举报你们两个吧!或许还有不少奖金呢!”谢莫言作势便要离去。

“站住!这里是你说走就走的吗!上次那笔账还没和你算呢!看剑!”说罢软剑像条毒蛇般向谢莫言面门蹿来。后者轻言一笑,闪身躲开软剑。女孩冷然一笑,一股内力灌进剑身原本柔软的剑身瞬间变得坚硬如铁,成为一柄七尺长剑,向谢莫言横扫过去,一阵剑花在谢莫言身边绽放。

无影术瞬间展开,身形飘忽不定的谢莫言穿插在无数剑影之中,那柄软剑根本触碰不了他的衣角。

‘咤!’谢莫言瞬间结出一个‘定身印’,指尖射出的无形灵力瞬间钻进女孩体内,后者一瞬间定在那里。

“你,快放了我!要不然我杀了你!”女孩右手提剑,像个雕像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谢莫言是隔空便将女孩制伏。后者对于谢莫言的势力更是显得神秘异常,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丝诧异。

“放了我妹妹!”一直站在一边的姐姐站出来叫道。

“嗯……先说说你们叫什么名字吧!”谢莫言潇洒地坐回沙发上说道,看来这个‘定身印’还蛮好用。

“姐姐,别告诉他!”妹妹站在那里竭力阻止,可惜她身体根本就不能动,这也是无济于事。

“我叫古月昕,我妹妹叫古月樱!”姐姐在一旁说道。“我说了,该把我妹妹放了!”

“唔……你们是受‘掠夺者’这个组织的要挟来盗这柄紫轩剑的?”谢莫言没理会古月昕所说的,继续问道。

“你……”古月昕有点生气,但又无可奈何,毕竟对方的实力自己根本抗衡不了,冷冷地回道:“刚才你不是都听到了么,还问什么!”

“呵呵!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呃……跟我说说这个‘掠夺者’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吧!”谢莫言笑眯眯地说道。

“其实我们知道的也不多,只清楚‘掠夺者’这个组织好几年前就存在了,他们专门找一些盗贼为他们无条件服务,他们到底有多少人,我们不清楚,只知道这个组织非常严密和庞大,只要被他们看上的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得了他们的掌心。”古月昕说道。

“据我所知,你们不像是会这么容易屈服于人!怎么会这么轻易被他们控制?”谢莫言问道。

“你以为我们愿意啊!只是有一次接了一笔买卖,事成之后才发现这个买主竟然就是‘掠夺者’,他们逼我们为他们卖命!还在我们手掌心种下一种叫‘蚀骨粉’的毒药!我们每隔一个月都要去他那里拿解药,否则就会全身蚀骨而死!那种痛苦你受得了吗!”古月昕越说越气愤。

“唔……原来如此!他们抓住了盗贼的弱点!然后再以‘蚀骨粉’控制你们!”

“也不全是!有些盗贼为了钱什么事都肯做,他们就会抓住这个弱点,用钱来收买他们!”古月昕补充道。

“刚才我在外面听你们讲到那个‘红魔’,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谢莫言问道。

“你问这么多干吗!反正你又帮不了我们!”站在那里动也动不了的古月樱没好气地说道。

古月昕打断了妹妹古月樱的话:“‘红魔’是‘掠夺者’和我们的接头人,他在掠夺者里面是什么地位我们不知道,只清楚他自称‘红魔’。另外他的样子我们也从来都没见到过,每次他都以面具来掩饰自己的真实面目!”

“谁说我没办法帮你们的!”谢莫言说道,转过身不由分说地抓住古月昕的左手,一股细微的灵力蹿进古月昕的掌心,灵力一直游走于经脉内,再缓缓渗透经脉进入骨髓,发现有很多细小的斑点覆盖在骨壳内壁,想必这就是那些‘蚀骨粉’的毒素了。

谢莫言没学过怎么用内力为别人疗伤,更别说灵力这种比内力强悍百倍的能量了,如果不小心把别人的骨头弄碎了,那可是罪过,遂也没敢动那些骨壁上的小黑点!

放开古月昕的手,谢莫言没注意到古月昕的俏脸早已通红,像个成熟的苹果。

“你到底是谁?”古月昕问道:“为什么要帮我们!”

“我嘛……你们不需要知道!”谢莫言毫不在意地说道:“你们只要知道我可以解掉你们体内的‘蚀骨粉’之毒就行!”

“你们这两天别离开这里!不出三天我会再次来,帮你们把蚀骨粉的毒解开。”说罢谢莫言拿起一边的紫轩剑道:“这剑我先拿回去了!记住,在这里等我!”

“喂!先放开我啊!”古月樱叫道,已经走出房外的谢莫言微微一笑道:“以后别这么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一个小时后就能动了,这一个小时是对你刚才无礼的惩罚!”说罢身形展开,在古月樱泼妇般的叫骂声中朗笑离去。

回到在校外买的房子已经半夜三点多了,谢莫言毫无半点困意,将紫轩剑小心藏好。没想到抛去的东西到最后还是回到自己手里!真是无奈啊!

次日,谢莫言一回到寝室便被杜康堵在门口道:“昨晚哪鬼混去了?”

“昨晚……在网吧通宵上网!嘿嘿!”谢莫言临时编了个借口。

“哼!自己有笔记本电脑,还要去网吧通宵?骗谁啊!”杜康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猥琐的眼睛一直盯着谢莫言的眼睛“昨晚是不是和哪个美女玩去了?”

“拜托!你现在见到过我和哪个美女接触过了?”谢莫言对杜康真的是没话说了,这家伙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装的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怀疑他能考上这所名牌大学。

“嘿嘿!别介意啊!不过昨晚班主任来检查,我们帮你顶过去了,就说你请假回家了!”一边的霍宗笑道,看着那副笑容,谢莫言无可奈何,老实说他的样子确实很有亲和力!

“谢啦!”谢莫言回道,霍宗和左峰俩小子,从入学到现在虽然不过十来天,但两人行踪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交流得并不多,不过看样子似乎并不难相处。

“嘿嘿!别谢我们,你要请我们吃饭的!”霍宗笑呵呵地说道,杜康在一旁连连点头,真怕那头会突然从脖子上掉下来。就连一向很少说话的左峰也站在霍宗一边。

“好把好吧!午饭我请OK?”谢莫言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