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3章:伊始(下)

作者:御 仁 字数:9962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3章:伊始(下)

“好啦!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东西我替你们保管!”谢莫言说完便准备离去,但在他没走两步身后却传来叫喊声:“站住!”

“这声音……好耳熟啊!”谢莫言转过身,果然不出他所料,正是慕容香,原先那对双胞胎姐妹早已不知所踪,溜得真快!不过此时慕容香叫的并非谢莫言,而是另外一个男子,此时正往谢莫言这边跑来。

“把剑给我!”冷然一声吼叫,那男子飞速跑来左手冲谢莫言就是一拳,谢莫言可不会这么听话,一掌迎了上去。‘嘭!’的一声闷响,两人对了一招。谢莫言身体被强大的劲力冲退了两步,惊奇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对方却是整个身子向后飞出数米,倒在慕容香脚下,吐了一口鲜血,眼看是受了重伤。

刚刚自己用了两层灵力竟然被他挡住,还能震退自己,看来遇到高手了!谢莫言最清楚自己体内灵力的强大,那是可以比拟炸弹的能量。而对方只是一拳就能抵挡住,这种高手可是谢莫言第一次遇到。

“谢谢你!”慕容香上前对谢莫言说道,此时的谢莫言是中年商人打扮所以慕容香一时没有认出来,对于眼前的人来说,如果不是刚刚那一掌,自己追这个人或许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不客气!”谢莫言对着慕容香微微笑道。

“咦?紫轩剑!”慕容香注意到谢莫言手上拿着的长剑“我是监察局的,请把你手上的剑拿过来,这是国家的财产!”

“哦……那我可不可以借回去欣赏一下,毕竟这种好东西很少出现的!”谢莫言坏怀地笑道,这又是他的性格在做怪!不过他也是想弄清楚这柄剑里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灵力,好奇心趋使着谢莫言一定要弄清楚这把剑的秘密。

此时慕容香身后的下水道口上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霍宗!跑到慕容香身后,谨慎地看着谢莫言,当他把眼睛转到他手上提着的紫轩剑后眼睛闪了一下,轻声对慕容香道:“怎么样?”

“不行!这把剑明天还要运到其他地区展览,你不能拿走!”慕容香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把剑还给我?”

“嗯……我要的条件可能会很过分哦!”谢莫言眼中戏谑的成分更加浓了!

“哼!还是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和我们谈条件吧!”左峰的声音出现在谢莫言身后,内力运及全身,冰冷的气息向谢莫言袭来,左手虚指成爪,向谢莫言肩膀袭来。

谢莫言微微一笑‘飘鸿掌’夹带一丝灵力招呼过去,他对灵力的强大很自信,所以只用了一层左右的实力。两股强大的能量撞击在一起,左峰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惊讶对方的棘手,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手的内力似乎很奇怪,比内力要精纯了许多,而且……似乎没有在体内做怪,这很不符合常理。

霍宗惊讶地看着左峰被眼前的中年男子一掌击退,心中掀起千涛骇浪:好厉害!自己的实力也就和左峰在伯仲之间,没想到对手一掌就将左峰击退,看样子还没使出全力!慕容香也感到一阵诧异,没想到对手比自己相像中还要厉害许多!

“一起上!”霍宗身形一阵模糊,下一刻出现在离谢莫言三米左右的地方。霍家最出名的绝技之一——‘逍遥步’在霍宗身上完美地体现出来。像这种高层武学即使未到火候,拿出来还是很有分量的。

左峰倾泻出全部内力,霎时间以左峰为中心点,三米内的空气瞬间降低,阵阵阴寒之气透过皮肤进入骨髓深处,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早就冻得牙齿发抖了,只可惜他遇到的是谢莫言这个怪胎。

将灵力散布全身,灵力形成的气场恰好包住谢莫言全身,将左峰的寒气抵挡在外,霍宗的身形在逍遥步的牵引下变得虚幻无章,再加上‘逍遥拳’更是显得琢磨不定,让人难以下手!不过在谢莫言看来,还是有着些许破绽!

飘鸿掌第二重:千重影!瞬间在霍宗面前闪出漫天掌影,看似每掌都是虚幻的,其实这每一掌都是真的,几乎都含带着谢莫言的灵力在内。这就是飘鸿掌第二重的精髓所在。当年师父留给自己这掌法自己一个月就学会了,而且还修改了其中一部分的掌法,现在使出来显得更有威力。

“看鞭!”慕容香甩着她的黑色长鞭袭来,夹带一股比左峰更加精纯的阴寒内力灌注在黑色长鞭内,仿佛一条黑色闪电,冰冷而又有骇人的力量。

将紫轩剑用力往天上抛去,闪电般虚指一弹,将长鞭弹开。腹背受敌,谢莫言却应付得轻松自在,仿佛是在他做个人表演似的,展开无影术,身形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是真身。慕容香三人越打越心惊,要知道三个人联手的威力就算是自己家主也没能耐像他这么轻松。额头隐隐冒出一丝细汗:他到底是什么人。

身形一阵模糊,谢莫言一点墙角接力向上一跃,左手抓住紫轩剑,身形神奇般地在空中一滞,鞭影险险地从脚底划过。

在他落下来的刹那,谢莫言一掌将左峰和霍宗震开,另一只手已经将来不及反应的慕容香制住。

待左峰他们欲再次冲向前时发现慕容香已经在谢莫言手中。

“放了她!”左峰的语气显得很冰冷。

“是不是想起什么事了?”谢莫言没有回答左峰,只是把脸凑到慕容香耳边,说话时带出的一缕缕热气让慕容香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心中不由得掀起一片涟漪,感到内力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禁锢。此时不正是重复扮演了那天的情形吗?他就是‘无影’?可不像啊,那天他的声音明显比较细,应该是个年轻人!怎么会是眼前的中年人,难道现在他的模样是易过容的?嗯!一定是这样!

“那日一别,让我好生挂念!你的体香是我少数喜欢的东西中最喜欢的一样!”谢莫言调戏般地对着已经有些脸红的慕容香说道:“没想到咱们再一次相遇竟还是这种情形!”

“我是兵,你是贼!抓你是我的职责,我劝你还是早点投降!你早晚会被抓住的!”慕容香说道。

“晤……剑我会还的!你放心吧,我就借一个月,一个月之后我会送还给你的,地点到时候我会通知你!”说完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后,谢莫言左脚一点墙壁,身影消失在三人视线。

“怎么样?”左峰和霍宗跑过来关心地问道。虽然他们俩对慕容香有些偏见,但在工作上慕容香确实有高他们一等的能力。

“还好!”慕容香在谢莫言离开后就感觉身体已经解开禁制,对左峰道:“霍宗,把那个人带回去,要小心点!还有把他的手套拿下来!”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离去的‘无影’似乎突然让自己感到一种特殊的哀愁,慕容香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她隐隐觉得刚才他靠近自己时,心脏跳得好快,真的好快!自己都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左峰问道。

“盗贼!三年前刚刚出现的盗贼无影!”慕容香说道。

“什么!他就是无影!那个在盗贼界排行前三的盗贼无影!”霍宗惊讶道。

“监察局在两年前就开始注意到这个人了,只可惜每次他做案后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连一根毛发都没有,这在整个盗贼界中是已经极少数的存在,否则也不用找咱们这些人来专门调查他了。上次无意中发现他盗走一富商收藏的‘玉佛’,我和他斗了一场!”慕容香略微有些沮丧地说道。

“那他刚刚在你耳边说了些什么?”左峰问道。

“他说紫轩剑他要借去一个月,一个月后,他会把剑还给我们!”慕容香说这句话时脸微微有些不自然。

“他说的话可信吗?”霍宗怀疑道,“他认识我们吗?怎么联系到你?”

“是不是真的,到时候就知道,现在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左峰拦腰抱起昏迷不醒的陌生男子,说道。一百多斤的人在他手上仿佛没重量似的。

高层的办公室。

“什么!紫轩剑被盗走了!”一个中年男子惊讶道:“是谁盗走的?”

“是‘无影’!”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声音。

“上次盗走玉佛的那个盗贼无影?”中年男子问道。

“是的……不过,他说一个月后会还给我们,不知道是真是假!”

“哎……你们休息一下吧!这件事我叫A组去办!”毕竟他们还是孩子啊!

“不!这件事都是由我来办的,不抓到无影我不会放弃的!爸爸,请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抓到他的。”对于女儿的请求,中年男子感到一阵欣慰,现在很少有人有这种责任心了!更何况是自己的女儿。

“嗯!好吧,这件事就由你去办!其实……无影也没有做出伤害国家的事,只是这个人是个人才,他不肯被招安的话,实在是种损失啊!”

“我知道该怎么做,爸爸!明天还有课,我要睡了!”

“嗯!那晚安。”

捧着手中的长剑谢莫言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好像……好像这把剑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似的,可又有点不同,谢莫言一直搞不懂这点。

铁锈布满整个剑身,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特别,不过是块铁锈而已,只是剑上面的精细花纹还做得蛮好看,隐隐能看到两条金龙盘踞在剑身两面,对于当时的铸剑技术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出色的一把剑了,算得上是柄举世无双。

不过谢莫言怎么摆弄也没能把紫轩剑的秘密弄出来,算了!不弄了,反正还有时间!谢莫言把剑扔到一边,盘腿坐在床上,将灵力释放出体外,感受着四周的一切,三年前他只能感知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三年后的现在他能感到方圆三百米的一切!

然而就在他将将灵力全数散开时,离他不远处一个角落,一股奇怪的能量疯狂地吸收着灵力,是紫轩剑!

紫轩剑此时就像块被烧红的铁块,整支剑发着慑人的红光,疯狂地吸收着谢莫言释放出来的能量。后者见情况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竭力想摆脱这股强大的吸力,但越是想摆脱这股吸力就越大,就像个无底黑洞。

毫无知觉地,神识似乎也被这股强大的吸力硬生生地从谢莫言体内抽去,瞬间世界一片黑暗……

感觉有个冰凉的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里,随即一股旋涡便将自己吞噬,眼皮渐渐沉重……不!我不想睡,我不能睡下去!谢莫言竭力提起仅存的一丝清明,但似乎起不到什么作用,眼皮依然还是那么沉重,自己仿佛身陷泥沼,不管怎么挣扎都无能为力……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射在谢莫言脸上,将他惊醒!醒来后的第一件事谢莫言便是去看看挂在墙上的日历,还好!只过了一天!

坐回床上,谢莫言将视线转向旁边的那柄锈迹斑斑的紫轩剑,勾起那天晚上的记忆。这把破剑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差点把自己吸进去,还……咦?自己身体里怎么突然多了一股怪异的能量!样子……样子好像一把剑……剑?谢莫言急忙从内视状态下回到现实中来!剑?自己身体里怎么会有股外形像剑一样的能量存在?

难道……难道是那东西?谢莫言回想着自己失去意识后那一刹那感觉到一股冰凉的东西钻入自己身体里。难道就是这玩意?

谢莫言尝试着将那柄‘剑’从身体里弄出来,因为整柄剑都是一股非常怪异的能量,自己很难控制住!又怕那柄剑一不小心把自己身体里戳出个窟窿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将自己体内全部的灵力都调遣出来,谢莫言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柄悬浮在印堂位置的‘剑’,驱使灵力将那柄剑缓缓包住,再慢慢缩小范围。然而,每当谢莫言的灵力逼近那柄剑一分,那剑就突然分散成无数个能量粒子,像灰尘似的散布整个身体,然后在谢莫言灵力趋散开后,又恢复到印堂位置!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哎……不管了!快上课了!开学第一天就逃课,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啊!

当谢莫言迟迟来到教室时,已经在上第四节课了!好死不死这节课竟然是班主任当值,看着眼前的中年老头,谢莫言无奈,只得愣愣地站在门口。

“放学后到我办公室一趟……”抛下这句话,谢莫言终于如释重负走进教室找了个比较靠后排的空位置坐了下来。但他马上又发现另外一件事,自己……书没带,谢莫言发誓今天是他最‘幸运’的一天。

此时门口又出现一个人影,仔细一看竟是那位叫慕容香的美女,看样子她也应该和自己一样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真是……太巧了!然而,那个中年老头却没有给她坏脸色看,只是轻声说道:“进来!”然后那苗条的身影便走进教室。

这简直太不公平了,态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凭什么自己迟到就要被他拉到办公室里,而她只是个女的却给予如此好的待遇。虽然谢莫言承认她确实很漂亮,漂亮得可以迷倒所有男人,包括谢莫言自己在内。

然而更不巧的是自己身边正好有个空位,而在自己发现这个现象时,那位美女已经看到了,正在向自己走来,完美的曲线,美得让人窒息的脸蛋,谢莫言前后坐的男生突然喷出两股鼻血,血顺着下巴滴在他们的衣杉上。谢莫言不禁暗自赞叹道:果然是血气方刚的好男儿!

台上的中年老头见两个男生竟然毫无先兆地喷鼻血不禁紧张道:“你还有你,快带这两个人去医务室看看!”两个男生非常不情愿地扶着两个满身是鼻血的男生离开现场。

美女非常轻谬地笑了笑,没说话,一屁股坐在谢莫言身边。一股非常熟悉的香味让坐在身边不足两公分的谢莫言没来由地全身一震。心中暗自说道:“怎么忘了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如果她知道她一直苦苦追捕的盗贼就坐在她身边不知道会有何感想!”谢莫言第一次有了捉弄身边这位美女的欲望!

相信这是一场非常好玩的游戏!谢莫言心中坏坏地想到,但很难避免地,他的脸上也随之露出那副坏坏的笑容。慕容香看着身边这位男生,想起开学时那天的情形,不禁有些疑惑,他到底有什么好笑的事,为什么每天都在笑?难道他真的得了什么奇怪的症状?

想着想着,眼睛注意到他今天没带书,现在好像是发病的预兆,怪可怜的,善良是每个女孩甚至女人都具备的心理因素:“需要帮忙吗?”慕容香第一次主动和一个陌生人说道。

“啊?呃……没事没事……谢谢……呵呵……”谢莫言对慕容香的态度有些错愕,但马上又恢复原来坏坏的笑容。

“真的没事吗?”慕容香关心地问道,“今天你好像没带书,不如我们一起看一本吧!”

“呃……好……好哇!谢谢!”谢莫言突然觉得慕容香似乎有点不对劲,她怎么对自己这么客气?难道是自己长得太帅了?谢莫言马上推倒了自己的推测,虽然他很自负,但还不会自恋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样貌问题,那难道是出于本能的关心?关心什么?自己只是书而已没带!用不着让美女这么垂青吧……

看着四周男生时不时传来的一束束不善的眼光,谢莫言一边赔着笑,一边疑惑着慕容香怎么对自己这么客气?而且听语气……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在经过中年老头极其刻苦的‘洗脑活动’后,谢莫言拖着晕乎乎的脑袋回到宿舍,此时宿舍内只剩下杜康和谢莫言。左峰和霍宗俩小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很难相像两个同寝室的同学背后的身份竟然是监察局的特工,还有个同班美女竟是他们两个的头!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莫言!午饭吃了没?餐厅人多,一起去外面吃吧!”杜康说道。

“嗯……不去了!帮我带几个水果吧!”说话间掏出一张十块钱递过去。

“别跟我来这套,帮你带水果而已!这点钱用不着算来算去的!当我请客算啦!嘿嘿!”杜康将钱推回来后,离开宿舍。这小子……还不错!

按照惯例打开笔记本电脑,看看有没有单子,或者看看新闻什么的!发觉没什么可以吸引他的目光后,将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体里那柄能量剑!老实说谢莫言一直搞不懂这能量剑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进到自己身体里?等等的问题一直徘徊在他的心里。

看着书桌上那包花生,谢莫言抓起几颗边吃边无聊地想着。自修行了灵力之后,谢莫言除了很少睡觉之外,也很少开始正常饮食,一般只吃点水果或者喝点水就差不多了!谢莫言清楚这是修行了灵力之后的反应,在那本《灵动诀》上有提过这种现象。只可惜自己还没看完,好像也只修行到一半左右,那本书就突然消失了,在自己的梦境中消失了!

窗外能看到几棵柳树,柳枝随风摇摆着。宿舍靠窗户这面是学校后山,一片绿油油的草坪,这里可以看到那个露天咖啡吧!还有旁边的小竹林。

此时一阵电子和弦音从那台笔记本电脑上传出,谢莫言不紧不慢地来到屏幕面前,有封信?谢莫言很少动用自己的邮箱,因为知道自己电子邮箱地址的人不出三个人。一个是上次托谢莫言盗玉佛的顾主,平时很少说话,但谢莫言知道对方是个Z国籍的收藏家,而且也算是谢莫言的老顾客了,他每次出手都很阔绰。

另外一个是个年轻女人,还是个大企业的董事长,谢莫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自己的邮件地址告诉她,只是凭着一股奇怪的直觉把邮件地址告诉她。

最后一个是个非常神秘的家伙,谢莫言尝试用很多种方式跟踪他给的邮件地址想查出对方的一些资料,但每次电脑都会突然死机然后重新启动。谢莫言很相信自己的技术,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电脑内的病毒或者其他不良程序反应。可这种情况却是在每次想调查他时都会出现。

谢莫言也尝试过换机子,但都没有任何效果,电脑反应还是和以前一样,突然死机然后重新启动。因为无从查处对方的身份,以至于谢莫言一直以来都把这个人当作是个非常神秘的人物。这个人很少给谢莫言单子,从认识到现在,他给谢莫言的单子几乎都是些非常奇怪的任务,比如说为了找到一个平平无奇的小花瓶,叫谢莫言跑到非洲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寻找,或者为了一枚戒指跑到欧洲某个国家等等!

虽然对方委托的东西非常奇怪,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宝贵的东西,但谢莫言知道自己只需要拿到顾主委托的东西就可以,至于其他的疑惑他只是放在心里,毕竟这是盗贼界的规矩。而且对方每次给的价钱都很高,最低也有一百万美金,另外还有行动所花的费用等,都由对方包揽,可谓是天上掉下来的‘肥羊’。

而这次这封信竟然就是这个神秘人物发来的。谢莫言打开邮件,内容大概是去盗取一颗钻石,谢莫言看了看那颗钻石的照片,不禁深吸了口气,那是颗紫色的天然宝石,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紫色的钻石谢莫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这次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紫色钻石。

下面有几行注解:这颗叫做‘紫色梦幻’的宝石原本是镶嵌在一条项链上的。而这条项链是属于欧洲一个叫‘维林’的小国家中,叫‘紫风?维林’王子的信物,但几年前被人盗走,国家出动了很多人力物力来寻回项链,而项链上的‘紫色梦幻’却已下落不明。就在前段时间,这颗‘紫色梦幻’又重新出现在亚洲Z国的K市,由于国界问题,紫风王子不想引起国际争端,所以就委托人来帮他寻找这颗‘紫色梦幻’的宝石。

K市不就是现在自己所处的城市?真是太巧了!不过……到底是否该接还是未知数,直觉告诉自己必须先处理一下身边的事情再接,说起来还是第一次接关于欧洲皇室的单子呢,必须先慎重考虑一下。

再看最后一行的数字:酬劳一千万!看着后面好几个零,谢莫言有些傻眼,这颗紫色钻石这么值钱,如果是整条项链的话……那要多少钱?谢莫言无法估计,不过回头想想,既然这是王子的信物,当然贵重了!邮件下面还有两张项链的照片,非常古朴的款式,很漂亮,改天也弄条仿制的戴戴,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得卖。

此时敲门声响起,杜康双手提满袋子走进宿舍。看着那占满整张床铺的零食水果,谢莫言愣道:“你干嘛?冬眠啊?买这么多东西!”

“嘿嘿!习惯啦,以前在家经常要去买零食吃,这次算少的了!”杜康笑嘻嘻地说道。谢莫言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看着杜康笑嘻嘻地说道:“我看你天天吃这么多东西,身子怎么还是这么瘦?改天告诉我保持身材的秘方,再卖给那些女生,一定让你火起来!天天有女生围在你身边。”

“哎……我也希望有啊!听说计算机系的一个男生竟然和一位美女坐在一起,还一起看一本书!真是羡慕啊,那美女就是昨天我在楼下看到的那个坐‘法拉利’来的那位白衣美女——慕容香!但是听说那男生长得人模狗样的,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和慕容香这么亲近……”杜康抓起一包零食就往身上端,好像不服气地边吃边说道。

谢莫言在听到杜康说的最后一句话时,嘴中的苹果不由得‘噗!’的一声,嘴巴中的苹果渣悉数喷了出来,好死不死地溅到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上,赶紧抓起一把纸巾擦拭。要是硬盘烧了,谢莫言吃饭的家伙可就没了。

该死……难道我长得人模狗样的吗?一定是那些浑蛋忌妒……对!一定是这样的,我不过是和她说了几句话而已,用不着这样中伤我吧!以讹传讹……真是可怕。

“呃……哈哈……不用这么夸张吧!”杜康见谢莫言的糗样笑道:“我看你天天都带着这电脑干啥?该不会是看那些不良小说或者小电影吧……嘿嘿!”杜康说着便跑到谢莫言身边,盯着电脑屏幕看,但马上却失望地看着谢莫言道:“靠!有没有搞错!全都是英文,连系统都装英文版的!”

“呵呵……”谢莫言轻声笑了笑没有回答。检查了一遍机子,发现没有其他污垢后,放心地将纸巾扔到垃圾桶里。

然而,杜康鬼使神差地按下回车键,顿时屏幕一变,弹出一个对话框,上面一句英文让谢莫言不由得一愣:不是吧……该死,竟然把任务接了!自己还没考虑好呢!

看着谢莫言的表情,杜康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似的在一旁唯唯诺诺地说道:“怎……怎么回事?我……”

“没事没事!”谢莫言强打起笑容道,然后马上扯开话题道:“对了!霍宗他们人呢?”

“他们两个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昨晚一直都没回来,到今天早上才看到人影,应该是去上课了,现在或许是在食堂吃饭吧!”杜康有点不满地说道:“这两个小子一天到晚搞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他们的身份要是让你知道了,你就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神龙见首不见尾了。谢莫言心中暗暗笑道。不过此时他又开始烦恼另外一件事,K市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少啊!找一颗钻石谈何容易。

一般来说谢莫言接的任务在两个月内必定会有结果,而且每次他接的任务没有一次是失败的,但这次谢莫言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在盗贼圈内,一旦失去信用,那事情就可大可小了,首先是顾主会不再相信自己的能力,导致很少会有单子光顾自己,紧接着便是自己失去资金来源,到最后自己只能坐吃山空。这三种情况,谢莫言不想在自己身上发生任何一件。

“对了!莫言,你有没有看新闻啊,听说昨天在市博物馆展览的‘紫轩剑’被盗走了!现在警察正在搜捕那个盗贼呢!嘿嘿,听说谁举报那个盗贼是谁的话并协助破案有一百万奖励呢!哇……一百万哎……恐怕我一辈子都赚不了这么多钱!”说着杜康双眼露出两个‘¥’标记!

“呵呵!你就别做梦了,既然那人有能耐盗走那东西,就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哪里会这么容易被抓到。”谢莫言说这心中暗笑:你的一百万就在你眼前呢!

“哼!我的梦想是做个大侠,听说学校有好几个社团,我准备入剑道社!你呢?”

“拍戏啊!做大侠,你现在出去除强扶弱试试看,看看是你的剑厉害还是他们的子弹厉害!”说着谢莫言笑呵呵地看着杜康这个爱幻想的小子。

“哎!给我点面子嘛!幻想也不行啊!”杜康一副赌气的样子,但又找不到话柄反驳,悻悻地说道。

“呵呵……好啦!不打搅你幻想啦,我睡觉去!”谢莫言笑道。

杜康见没什么话题,便抓着包零食跑到自己床铺上,拿起本小说就看,这小子,除了吃和看小说外,好像都不见他干过一件正经事。

下午没课,谢莫言也干脆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想,两个月的时间,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吧!微闭着眼,意念控制体内的灵力动了起来,全身的经脉仿佛一条条高速公路,变得宽敞无比,灵力在其中越转越快,到最后像是一条白色极光带,穿插在全身的每一条经脉内。

随着灵力在体内越转越快,谢莫言的神识也开始向体外扩散,最初只是整个寝室,接着是整栋寝室,到最后是整个学校。这是谢莫言目前最大的神识范围了,要再扩大下去,恐怕修为还需要再进一步,只是自三年前苏醒后到现在,体内灵力除了越加精纯了些,却一直都停滞不前,达不到‘灵动诀’上所写的结丹的境界。

看来这是遇到瓶颈了!谢莫言暗叹一口气,准备将自己的神识收回,突然间一股比自己更加庞大的灵力向这边涌来,不过这股灵力似乎并无恶意,只是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而已!在自己发觉后才发现这那股浑厚的灵力已经消失不见。

悉数收回外放的灵力,谢莫言心中诧异不已,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修行灵力!看对方的灵力比自己深厚了不知道多少倍,高手!

“真是江山倍有人才出啊……人老了不行了……”一个有着银白头发的老头看着前面不远的男生宿舍淡淡地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