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20章:威震四方(中)

作者:御 仁 字数:14791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0章:威震四方(中)

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百印门入口处,有了上次进入百印门的经验之后,谢莫言轻车熟路地一路走了进去。石壁上的白光闪了一下后,随即恢复到原先石壁的模样。为了避免再起一些不必要的争端,宝宝在来到百印门门口时便化作一道白光钻回谢莫言体内。

走在宽大的石阶上,迎面走来的弟子见到谢莫言纷纷上前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谢师兄!”谢莫言上次在论道大会中亮了脸,给百印门长了不少脸面,修真界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年轻一辈中有谢莫言这样一位的高手!

百印门中的弟子同时也将谢莫言当成楷模一个个对他崇拜得不得了,只是谢莫言当初匆匆离去,所以众人没有过多的机会和他说话,此时突然见到谢莫言回来了不禁一副激动的神情。

但是这一切对于谢莫言来说并不以为意,甚至还感到有些不舒服,毕竟出名不是他所想要的。

“云山师兄!你知道掌门去哪里了吗?”谢莫言冲迎面而来的云山问道。

“谢师弟,你来了就好了,掌门和几位师叔在偏厅商议要事,要我们不能进去打搅!不过他们吩咐过谢师弟你回来的话带你进去!”云山略显忧愁的脸见到谢莫言之后仿佛见到救命稻草似的,未等谢莫言说话便拉着谢莫言来到百印大殿的偏厅外。

“谢师弟,古师妹她……这次只能靠你来救她了!”云山一脸忧愁地说道。

“云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古月昕怎么突然要和丁石成亲了?”谢莫言问道。

“一言难尽,当日你下山之后,鹤山便派人过来指责你当日恶意打伤丁卫,致使他现在全身经脉尽断,已成废人一个。想必是要来讨个公道,公孙洪向来对自己的弟子极为护短,再加上他的女儿公孙燕已经准备许配给丁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已经把丁卫看做是自己的半个儿子了,但是丁卫已成废人一个,公孙洪一气之下带人来到百印门差点和师叔他们打起来,后来在掌门的阻拦下方才没有酿成大祸,之后两方人商讨了一下决定以联姻的方式将云仙许配给公孙洪的第二个弟子丁石,这事才草草结束。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古月昕知道这事之后,坚决不嫁,可已经和鹤山订下的婚约哪里就她说不嫁就不嫁的。这事除了秋师叔以外,就数卓师叔最为反对了,但是百印门已经不是当年的百印门了,根本无法和鹤山相抗衡,掌门无奈只能接受,对其他师叔的反对置若罔闻。但最奇怪的是,古师妹把自己关在厢房里整整三天,出来后她竟然说答应了!她亲口说答应的。”云山说道。

“什么?她自己同意了?”谢莫言诧异道。

“是啊……大家都不清楚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有一个人应该知道,古月樱师妹,她们两人是双胞胎姐妹,应该清楚她姐姐到底在想些什么!”云山说道。

正当谢莫言皱着眉头的时候,偏厅一个弟子走了出来,说道:“谢师兄,掌门叫你进去!”

谢莫言依言走进偏厅内,里面已经坐了五个人,除了白老和其他三位师叔以外,还有一个赫然竟是公孙洪,此时他见谢莫言走了进来,双眼精光一闪,如果不是顾忌在场都是百印门中高手的话,估计公孙洪此时已经持剑要和谢莫言对决了。

“弟子拜见师父,各位师叔!”虽然知道公孙洪此时对自己是恨之入骨,但是出于礼貌,谢莫言还是非常客气地和师父几人打了个招呼,不想和公孙洪再起分歧。

“莫言,你来得正好,明日云仙便要与丁石师侄成亲,你入门不久作为师弟应该来庆贺一下!今日公孙前辈大驾光临,来商讨成亲事宜,你还不去拜见一下!”白老微笑道,但是只要有心人看起来依稀可以分辨得出这微笑中含带的一丝苦味。

“见过公孙前辈!”谢莫言虽然极不想和公孙洪说话,但是白老既然说了,就不好推辞,只好硬着头皮冲公孙洪作了一揖,礼貌地说道。

“老夫不敢当啊,我哪里敢让堂堂谢大侠行如此大礼!”公孙洪不冷不淡地嘲讽道。

谢莫言早就知道公孙洪会有如此回复,心中虽然受气,但是依旧强忍住,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百印门着想,毕竟现在自己可是百印门的弟子,还是白老最器重的弟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自己就是代表百印门。

“我忍了很久了,有种出来比画比画!”性格最冲动的卓师叔坐不住了,“霍”地站起身,脚下的椅子霎时间散架开来。

“我早就想领教百印门绝技,现在更好,老夫就来领教领教卓道友的高招!”公孙洪双眼露出一丝精光,冷冷地说道。

待卓师叔刚要上前出手时,坐在中央首座的白老一阵大喝:“住手!”众人心神一震,卓师叔转过头看着白老,欲言又止,一甩袖忿忿离开偏厅。

刚才白老那声大喝灌注了强大的灵力,就算是公孙洪这等高手,此时也不觉得心神震荡,体内的灵力一阵絮乱。看来这个百印门门主并非等闲之辈,不觉另眼相看。至于谢莫言,此时不禁脸色惨白,还好身子比较靠近墙壁,有墙壁依靠,否则刚才他已经坐在地上了,双脚不受控制得有些发软。看来白老生气的时候确实有够恐怖的。

“刚才本座师弟有所冒犯,公孙道友还请见谅!”沉吟了一阵子,四周气氛有些压抑,白老开口说道,语气已经恢复到原先和气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那般令人胆战心惊的气势。

“无妨!我这次来是来商讨劣徒和云仙婚事,卓道友一时情急,我能谅解!”公孙洪大言不惭地说道。谢莫言一听之下,心中对公孙洪更是愤恨不已,但是却又不能怎么样,坐在一边的秋师叔和江师叔脸色也略有些难看,看来对公孙洪的脾气和话语感到非常不爽。

“师父,既然你们有要事相讨,弟子就先退下了!”谢莫言担心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控制得了自己胸中愤怒,公孙洪实在是欺人太甚。

“那好吧,你就先退下吧!”白老似乎理解谢莫言此时的情绪,说道。

离开偏厅之后,站在外面等候的云山一脸惊魂未定地说道:“怎么样了?刚才我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大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后来见卓师叔非常生气地走出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现在古月昕在哪里?”谢莫言问道。

“她在云仙厢房里,这几天她一直都和云仙同屋,足不出户,也不见人,只有她妹妹和云仙两个人可以进那房间。就连师父也不让进!”云山说道。

“我去看看,你去追卓师叔,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在百印门之中谢莫言最为了解的就是卓不凡了,他那种火暴的脾气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刚才不是白老大喝之下制止他进一步举动的话,恐怕现在卓不凡已经和公孙洪打得天花乱坠了。谢莫言知道白老这样做的缘由,鹤山毕竟是修真界的泰山北斗,一个小小的百印门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白老为了保全百印门的基业,这样做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刚才卓师叔和公孙洪打起来的话,原本已经快要建立起来的和睦,瞬间就要瓦解,接下来的局面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这可不是白老所要看到的。

云山迟疑了一下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冲卓不凡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虽然知道卓不凡脾气火暴,现在去的话一定会把气发泄在自己身上。但不管怎样云山还是准备去,毕竟这是关系到整个百印门的生存。

谢莫言来到云仙师姐的厢房门口,这里位置很安静,外院的环境也非常安静,东面是一个小竹林,时不时有鸟鸣声传来。想必云仙师姐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谢莫言刚想上前敲门,身后一阵声音响起:“你终于来了!”谢莫言转过身一看,见是古月樱,她们两姐妹虽然长得一样,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截然不同,谢莫言一听就分辨出眼前这个是古月樱。

“我听说你姐姐要嫁给丁石,所以想来看看!”谢莫言想了半天,最后冒出一句话来。

“我姐姐不想让人打搅!你走吧!”古月樱不冷不淡地说道。

“你姐姐真的喜欢丁石吗?”谢莫言问道。

“这不管你的事,你再不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古月樱冷冷地说道。虽然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谢莫言的对手,但是古月樱却依然决定如此。谢莫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再看着厢房,默默离去。

见谢莫言走远之后,古月樱走进厢房,古月昕正呆呆地站在窗口,幽幽地说道:“他走了吗?”

“走了,姐姐,你为什么不和他说清楚?”古月樱说道。

“有些事,不说要比说来得好!百印门对我们有恩,当初要不是他带我们来这里,我们现在或许还在被‘掠夺者’追杀,四处躲避,现在百印门有难,我只是做我能做的,又算得了什么!”古月昕说道。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你为的是他对吗?难道就因为他不喜欢你,你就要这样糟蹋自己一生吗!”古月樱越说越大声。古月昕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沉吟了一阵子缓缓说道:“妹妹,有些事,并不是你相像中那么简单的!”

谢莫言走在回廊上,心中想着古月樱刚才说的话,古月昕为什么突然答应要嫁给丁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谢莫言以前一直认为古月昕是个非常理智的女孩子,做事一丝不苟,但是在这件事上,谢莫言确实不清楚古月昕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女孩子的心思,自己是永远猜不透的吧。不知不觉间,谢莫言来到碧波池边,微风轻轻吹动着,谢莫言坐在池边的草地上,呆呆地看着古井不波的池面,不知怎么地,每次想起古月昕那双幽怨的眼神时,谢莫言便隐隐觉得有些心痛,随即又甩了甩头。暗暗想道:“她怎么会看上自己!”但心中又突然冒出另外一个声音说:“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呢?”

“一个人不怕无聊吗?”此时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谢莫言陡然回过神来,刚刚想事情想得太投入了,一时间有人接近自己竟然毫无发觉。正当谢莫言诧异时,一个身影已经来到谢莫言旁边,一袭白衣打扮,一身脱俗的气质和那张美丽而又冰冷的面容,隐隐让人无法接近。

“云师姐!”谢莫言没意料到云仙竟然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实当初师父是选择我和丁石成亲的,只是后来被古师妹代替了!”云仙说道。冰冷的面容此时隐隐露出一丝愁容。云仙缓缓坐在谢莫言旁边,谢莫言是第一次这么接近和云仙在一起,老实说她确实很漂亮,只是一脸冰冷的样子让人无法接近。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相信她会喜欢丁石!”谢莫言说道。

“她心里似乎还喜欢着一个人,只可惜那个人并不喜欢她!”云仙淡淡地说道。谢莫言心中忽然咯噔一下,立刻将自己和云仙所说的“那个人”联想在一起。随即又甩了甩头,苦涩地说道:“但是就算如此,她也不必这样做,虽然和她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多少了解她的性格,她并不像这种不理性的人!”

“有时候,爱情不仅可以改变一个女孩子的性格,甚至可以改变她的一生!”云仙说到这里,眼中隐隐流露出一丝伤感,看来她心中也有过一段不好的回忆。

爱情?谢莫言心中开始衡量“爱情”这两个字眼,老实说从小到大,他认识的女孩子不少,但是第一次感受到原来爱情竟然有这样一层定义,改变一个人的一生……要是以前的谢莫言根本就不会理会,以前的他只是喜欢做些自己爱做的事,不喜欢被任何事物所羁绊住。但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谢莫言身上多了一种责任感。

和慕容香是经历了数次的波折才有今日的局面,而古月昕……或许是自己以前一直都没注意到,一直都在逃避吧!

“这些年……修真界根本不像平常看上去这么平静,其实,百印门一直都在掌门的努力下勉强撑着局面,若非如此,百印门恐怕早就被其他门派吞并,或者解散了吧!掌门一直都希望有一个资质高的弟子来继承百印门,出外十年,最后终于找到你。所以……你是掌门的希望,也是百印门的希望!”云仙淡淡地说道。

谢莫言愣了一下,随后木讷地说道:“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罢了,白老对我的器重我感觉得到,但是我本是一个浪子,习惯了无拘束的生活,要我一下子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我有些接受不了。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百印门不应该只依靠白老或者我,如果每个人都努力的话,不会有任何门派敢看不起我们百印门!”谢莫言说道。

对于谢莫言的话,云仙微微愣了一下,随即自嘲地说道:“或许吧……只是,有时候我真的看不透你,你似乎一直都有什么事情瞒着很多人!”云仙看着谢莫言说道。后者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女人的第六感还真的不是普通的灵,这样都能看出来!表面上却装作很诧异的样子笑说道:“是吗?但是女孩子的心思,我也是猜不透啊!”

“或许吧……”

云仙和谢莫言并坐在碧波池边,夕阳西下,将两人的身影拉扯得老长老长,斜斜地铺在身后。

次日,谢莫言跟着白老等人,御剑来到鹤山,几百年来百印门内修为达到御剑程度的不过二十人而已,简直就是少得可怜,不过每人附带一人也有四十个人,加上一些贺礼也差不多了。二十道飞剑划破天际迎风飞驰的场面谢莫言还是第一次见到,心情激动之余却也为这次去的目的感到忧伤。到底是为何,谢莫言并不清楚,只是隐隐感到有些愧疚,愧疚古月昕。

鹤山很大,比天景山还要大上许多,远远看去犹如一把庞大的剑一般直冲云霄,旁边几座偏峰也是傲然耸立,在高空中看去,显得壮观不已。

鹤山山顶就是鹤山派置身之处,不同的是众人竟看到这鹤山山顶被一团奇怪的白色雾气包住,看不见里面,就在这时,白雾渐渐散开两边,两个身影御剑飞来,停在众人面前双手作揖冲众人说道:“在下李侍,李剑,拜见白掌门,掌门早已在正殿恭候各位前来,特命我二人前来恭迎众位前辈!”

“哪里,有劳两位道友带路!”白老微微笑道。

“请!”李侍,李剑二人率先朝那层白舞飞去,众人随之跟了上去。

穿过那层白雾,一座犹如皇宫一般的建筑物出现在众人面前,谢莫言一直认为百印门的百印大殿已经很大了,没想到眼前这座建筑物竟然比百印大殿大了不下三倍多,如果不知情的人见到的话,还以为是传说中的天宫呢!

众人一路飞到大殿上方,停在建筑物前那块巨大的空地上,粗略估计一下,这个巨大的空地几乎可以容纳十万人以上,面前这个大殿犹如一座高山一般屹立在众人面前,最小的一根柱子都至少有七八米高,五人合抱粗细,大殿上高高挂着一块五人宽大的牌匾,上书“云霄殿”三字,龙飞凤舞,如果谢莫言没看错的话,这三个字应该是由剑气在牌匾上一气呵成刻画出来的,入木三分,几乎每一个笔画都凸显出写这三个字的人修为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在修真界里单单能够将剑气控制得应用自如这般程度的人屈指可数,可见鹤山派有多大气魄,不乏高手。

大红地毯几乎有五六米宽,直直地从大殿内铺出来,一直延续到殿外百米出,大门上贴着两个大红喜字。

众人收起飞剑时,大殿内走出十几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老头,这样说似乎有些矛盾,但是在谢莫言看来确实如此,眼前一头白发的老头,一袭白衣宽袍,走起路来几乎像是在飘似的,根本感觉不到一丁点声音,双肩也没有丝毫颤动。特别是一双眼睛,精光闪过,隐隐有一丝不可言喻的威严和一丝……神秘,对!是神秘,谢莫言几乎看不透这个老头,虽然岁月将他的头发染成白色,就连双眉都是花白一片,可那张面容却拥有年轻人才有的光彩,显得很是精神,站在他面前竟然隐隐有一股莫名的压力。想必此人就是鹤山派的掌门无崖子了。另外站在老头后面的便是那个公孙洪,还有其他三个中年人,不过其中一个最为显眼,“呵呵……白道友,多年不见,越显健朗啊!”无崖子笑呵呵地说道。

“无道友也别来无恙啊,大概有……五十年没见了吧!想必‘剑道’已大成啊,真是可喜可贺!”白老也上前作了一揖说道。

“哪里哪里,今日之后你我便是一家人,听闻这次论道大会贵门弟子一举夺魁,给贵门添了不少光彩啊,真是可喜可贺!”无崖子笑道。

“呵呵……无道友过奖了,劣徒学艺不精,承蒙各大门派高抬贵手,劣徒运气所至罢了!”白老说道。“莫言!还不快来拜见一下无前辈!”

“晚辈谢莫言,拜见无崖子前辈!”谢莫言上前微微倾首,双手作了一揖说道。今天谢莫言穿着一件黑白劲袍,长长的头发披洒在脑后,乍看之下还真有些翩翩公子的味道,如果再加上一把折扇,和电视剧里的楚留香形象倒有几分相似,英俊潇洒,略带一丝玩世不恭。

“呵呵……果然是年轻有为!”无崖子笑呵呵地看着谢莫言,忽然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双眼精光一闪,谢莫言只觉得全身一麻,几乎所有毛孔都倒竖了起来,略显紧张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莫言师侄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真是江山倍有人才出啊!”无崖子笑呵呵地说道。

“前辈过奖了!”谢莫言非常识相地谦虚了一番,随后退了下来。

“丁石已经去贵门亲自迎接月昕了,相信很快就到,白道友和众位师侄一同进来休息吧!”无崖子说道,随即带头将白老等人领了进去。

此时,谢莫言突然注意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正看着自己,抬头一看,公孙洪正微眯着眼睛,一道精光一闪而过,看来对他和谢莫言之间是势如水火两不相容了。谢莫言此时也丝毫不客气地和他对视,虽然知道公孙洪的修为一定比自己高深得多,不过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就算和他对着干,他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来到殿内,里面非常宽敞,至少已经摆了几百张圆桌,看来这次是准备邀请整个修真界里有头有脸的人一起来庆贺了,不过鹤山和百印门联姻这件事早已在修真界中传开来,想必到时候人一定很多。鹤山弟子犹如蚂蚁一般里里外外忙乎着,一个个穿着红色喜袍,一派喜庆之相。难道这次古月昕真的就这样要嫁给丁石了吗?谢莫言一想,心中不紧又是一阵忧愁。

白老在偏殿内和无崖子谈笑风生,两人五十年没见面了,想必也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这样一来谢莫言等人却只好无聊地待在一边,而另外一边鹤山派的十几个人,他们似乎也和自己一般无聊,以至于两边人马大眼瞪小眼的。

大概两小时后,其他各大门派的人云集鹤山,一个个衣冠楚楚,满面红光,白老和无崖子纷纷上前互相道贺一番,随后引坐入席,渐渐地人越来越多,谢莫言终于见到几个样貌熟悉的人了,断情谷的蓝玉飞带着几个随从从门口进来,冲无崖子和白老道贺一番后,随即无崖子吩咐弟子将贺礼收到一边。

蓝玉飞一进大殿就看到谢莫言了,后者也是一般,两人一番寒暄之后,蓝玉飞引入话题道:“谢兄,今日百印门与鹤山派联姻之后,正道必定更加旺盛,真是可喜可贺啊!”

“呵呵……”谢莫言轻笑了一下,心中却是苦涩不已,不过脸上还是很平常地说道:“在下刚入门不久,对其他道友都不甚熟悉,人缘始终没有蓝兄来得好,日后还请蓝兄多多引导!”

“呵呵!谢兄说笑了,你当日在论道大会上一展神威,今日谁不认识你,说起人缘恐怕日后谢兄可是威震四方啊!”蓝玉飞笑说道。

“蓝兄缪赞了!”谢莫言浅笑了一下。正待他发话时,又有三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正是当日和谢莫言一同下山的那几个同伴。

“谢兄,几日不见,更加风光啊!”常乐依旧还是那身书生打扮,不过却显得非常精神。身边的何安和梁三也是一样,一个个都显得非常精神。只是梁三依旧还是那般冰冷的样子,不言不语,只是微微冲谢莫言点了点头。谢莫言也微笑示意。

几人互相寒暄了一阵子后,谢莫言终于知道这几个同伴虽然是不同门派的弟子,但是自小却已认识,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难怪如此亲昵。

书生常乐师承逍遥门,逍遥门门主乃是两百年前威震修真界的逍遥真君风无痕,常乐是他最小的弟子,但是却也是修为进步最快的弟子,再加上他平时待人温和谦逊,从来不摆架子,所以逍遥门中人缘最好的就是他了。而且也很得风无痕的器重,下一任的门主应该也非他莫属了。

至于高大魁梧却一脸憨厚的肌肉男何安师承赤脚老人,一百年前,赤脚老人独自一人浪迹天涯,但是威名却已不下于一个小门派的程度,其修为高深可见一斑。而赤脚老人也只有何安这么一个徒弟,看来对何安他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绝技传授与他。

再说梁三,一脸冰冷,不言苟笑的他从小就非常孤僻,或许是因为他师父冷无情教导下的原因。冷无情和赤脚老人一样,百年前就已名动修真界,但却是个亦正亦邪的人,但是自上次封印血魔一战中,冷无情出了不少的力,单枪匹马地就冲进魔穴内诛杀血魔,虽然受伤而归,但是双龙剑的威力也让血魔吃了不小的亏,至于诛杀其余魔道之人已不在话下。梁三向来是剑不离身,他手上那把剑想必就是他师父的双龙剑。想必他或多或少也得到冷无情的真传。只是冷无情向来就异常冷漠,而且不喜欢和人在一起,所以显得很孤僻,在修真界中并无什么朋友。他弟子梁三似乎也沾染了他师父的一些习性,不过在常乐和何安两人常年陪伴之下多少也沾染了一丝“人气”。否则像他整天死气沉沉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别人欠他几百万来着的。

聊了一会儿之后,谢莫言忽然发现门口一阵骚动,只见由竹梅大师带领下数名蒙面少女轻盈地走进大殿,无崖子和白老等人上前寒暄一阵子之后,带领竹梅大师一干人来到一张圆桌前坐下,想必那张桌子是特意为她们安排的。

众多蒙面少女来到这里,立刻将众多男弟子的眼光吸引过去,相传玉山派的女弟子之中个个出类拔萃,不仅是修为方面,就连样子都非常美丽,只是一直都蒙着脸,让人见不得庐山真面目。凡是玉山派的弟子均要带上这个面纱,至于为何,那就无从得知了。

“谢兄!你可知玉山派的女弟子为何都要带上面纱?”蓝玉飞突然问道。

“不知道,难道蓝兄知道?”谢莫言摇了摇头,老实说他确实很想知道。

“传闻,以前有过一个弟子曾私自强行将玉山派的一个女弟子面纱摘掉,后来那女弟子就一直跟着那个男的执意要他娶自己,但是那男的却一直不肯,后来那女弟子就直接在那个男弟子面前自尽了。所以传闻只要把玉山派的女弟子面纱摘除,那女子便是这男子的妻子,若那男子不肯,那女子只有自尽。不过要摘她们的面纱可不容易,有时候她们宁愿死也不会让外人碰她们脸上的面纱,对她们来说,那层面纱比性命还要重要!”蓝玉飞说道。“另外,如果有人偷看过她们容貌的话,那可就惨了,那个男的一定会被那个女弟子追杀,就算那个男的逃到天涯海角,玉山派依旧会找到他然后杀了他!因为偷看她们样子的是一种亵渎。”

“啊?还有这样一个规矩!名正言顺地摘掉她们的面纱就要嫁人,偷偷摸摸地看就是亵渎要被杀!”谢莫言吓了一跳,不禁如此,就连旁边的常乐和何安也是一脸惊诧,可见也是第一次听闻此传言。

“怎么和小说里写的一样,搞得这么神神秘秘,难不成还真的是天仙不成!”一想到“天仙”二字,谢莫言脑海突然浮现出当日在碧波池看到的那一幕,谢莫言至今难以忘怀,那张几乎完美的脸,找不出一丝瑕疵,美得如此圣洁,相信只要有人看过一次的话,就连呼吸都会停止,然后一辈子都会被她所俘虏。

遭了!自己当初是偷看她,难怪当初她这么激动要把自己杀了,如果当初她的决心和剑再果断点的话,自己的小命恐怕就没了,再想想之后她接二连三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想起来都有些后怕。谢莫言不禁偷偷向玉山派那张桌子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全身毛孔霎时间倒竖起来。那双熟悉的眼睛正盯着自己,四目相对,谢莫言几乎可以肯定那一刻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了。那女子不是冰如又会是谁,从进入大殿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已经注意到谢莫言了,只是后者没注意到罢了。

“谢兄……谢兄!”蓝玉飞轻轻推了一下谢莫言的肩膀,后者感到有人推自己的时候方才回过神来,随即转身,神色不自然地问道:“蓝兄?”

“呵呵……谢兄也是爱美之人,我明白,世人皆有爱美之心,谢兄也不例外啊!”蓝玉飞深有其意地看着谢莫言笑说道。后者被他那般笑容看得又是一阵心虚,打了个哈哈,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这里。现在谢莫言可是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做“眼神可以杀死人”,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冰如的那双眼睛看得千疮百孔死无全尸,那就死得冤枉了!

匆匆离开的时候,谢莫言偶然发现慕容爷爷和天禅寺的无尘方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此时正笑意盈然地看着自己,谢莫言干笑了几下,随即便往身后的一条走廊口走去。

逃也似的离开大殿后,谢莫言没头没脑地四处溜达,这里是鹤山的地方,不是很熟悉,所以谢莫言一般都不去后山之类的地方,因为一般这些地方都是禁地所在,所以为了避免起冲突还是少去为妙。

走着走着,就来到一片竹林,不知道是不是修真界的外面那层结界的原因,百印门的树林里几乎都是四季如春,而这里也一样,竹叶竟也如此翠绿,谢莫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竹子,但是竹林却是第一次进,多少也觉得有些新鲜。再看旁边也没有标出是禁地之类的标语,遂也就大咧咧地走了进去。

来到竹林深出,谢莫言发现眼前出现一个身影,孤单地站在哪里,似乎在想着什么,由于只看到背面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隐约觉得有些眼熟,谢莫言不是很确定地叫了一声:“丁兄?”

那身影霍地转过身,竟真的是丁石,只是此时他却是一脸愁容,见到谢莫言后,不禁诧异道:“谢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哦……我四处闲逛,偶然看到这里有片竹林,所以就进来散散步!你怎么在这里?”谢莫言诧异道,随即看到他穿着一身红色新郎袍子,不禁想起什么。

“哎……一言难尽!”丁石叹了口气说道。

“丁兄……你是不是因为这次的婚事所以才来这里?”谢莫言问道,虽然知道丁石心中喜欢的是他的宝贝师妹,但是谢莫言还是想确定一下。

“谢兄,你知道?”丁石诧异道。

“我看得出来,你喜欢的是你的师妹,只可惜……”谢莫言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他想起古月昕,想起她那幽怨的眼神,想起她当初和自己说过的话,心中不禁一阵伤感。

“师兄为了要我对师妹彻底死心,所以就设计,让我和百印门联姻,随便找了一个女子和我成亲,我想反对,但是掌门和师父都答应下来,我反对又有什么用!”丁石叹了口气,说道。言语之间有着说不尽的伤感和愤恨。

“你要娶的人或许也和你一样的想法吧!”谢莫言说道,随即似乎想到什么继续说道:“不如这样,趁现在大家都在大殿,你和她一起离开鹤山如何?”谢莫言说完立刻便后悔了,这样根本就行不通,先别说出去之后要到哪里,就单单离开鹤山就没自己相像中这么简单。既然那丁卫知道丁石喜欢的是公孙燕,同时也就对他们“私奔”有所防备,而且大厅中高手这么多,想从他们眼皮底下偷偷溜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我或许还有些把握,但是在鹤山,我一点把握都没有,而且这样也会牵连百印门和鹤山的纠葛,我师父他心地狭窄,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丁石说道。“但是……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我师妹,我不想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

这一切在谢莫言看来就像是在电视剧里演的政治婚姻一般,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的翻版,以前一直都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但是现在谢莫言突然感到有些愤恨,有些无奈还有些懊悔。

两边都是自己的朋友,谢莫言该如何是好,他感到好乱,事情看似很简单,但是真正要面对的话,却显得非常复杂。对于谢莫言来说古月昕或许只能算是朋友,但是对她来说,或许谢莫言就不仅仅是朋友这么简单。谢莫言一直都在回避古月昕,老实说,这一切有一半是因为自己,如果古月昕不答应的话,这婚事根本就成不了,但是就算古月昕不答应,在两大门派的压力下她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谢兄!”丁石转过身,非常严肃地冲谢莫言说道。“能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是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话,我一定帮忙!”谢莫言非常认真地说道,丁石是他第一个认识的修真朋友,可以说也是谢莫言最为相信的一个。

“你要先答应我,不论我做出什么事情,你都要原谅我!你是我第一个朋友,我现在相信的只有你一个了!”丁石说道。

“我答应你,不论你做出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得到丁石如此回复,谢莫言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非常认真地回道。但是下一刻,他只觉丁石忽然甩出一条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细线,之后只觉得得全身一麻,身体竟不受控制地动不了了,诧异地看着丁石。

“对不起……我过不了自己这关,希望你能够代替我和古月昕成亲!”丁石一脸愧疚地冲谢莫言说道。谢莫言大吃一惊,但是身体却一点也动不了,就连嘴巴都不能开口,只有双眼怔怔地看着丁石,虽然刚刚答应丁石,不论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自己都不会怪他,但是丁石这种做法令谢莫言太意外了,逃避……难道只有选择逃避吗!

“刚才那条细线是控制你身体的,你放心,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等一下我会替你易容,他们不会认出是你的!谢兄……对不起了!”丁石满怀愧疚地看了谢莫言一眼,之后谢莫言眼前一花,便失去意识了。

时辰已到,在巨大的大红“喜”字下,有四张椅子,中间两张分别坐着白老和无崖子,旁边两张坐着的则是古月昕的师父秋师叔和丁石的师父公孙洪。其他各大门派的人分为两边坐着,等待新郎和新娘拜天地。

不一会儿,一脸木讷毫无表情的丁石双手抓着一条红色布帛,另一头则是戴着一条红色头盖丝巾的古月昕,布帛中央有着一朵大红花,绣得非常精致。两人衣着红衣,显得非常般配。

“拜天地!”站在一边的一个鹤山弟子高喊一声,随即丁石和古月昕双双跪在地上。

“一拜天地!”随着一阵高喊,两人慢慢垂首,面向大殿外。今天,我就要嫁人了,后悔么?但是后悔又如何,这一切已经不是由自己来作决定了。古月昕想着。

“二拜高堂!”古月昕和丁石转过身,面对无崖子和白老,跪下,磕了个头,两老面带笑容说道:“好好好……”秋师叔勉强地笑了笑,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笑脸中隐藏着深深的愧疚和忧伤,至于公孙洪却是一脸得意地笑着,仿佛这一切都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一般。

如果这一切从头再来,我会再选择和他相遇吗?当初他救自己或许就是错误的,当初自己跟踪他来到他的学校,这也是错误的。还有多久自己的下半生就不是自己的了,真希望是一辈子。

“夫妻交拜!”往日的回忆渐渐在简单的鞠躬中匆匆略过,似乎想忘记什么,但是却又忘记不了,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却发现原来很想忘记的东西却更加牢牢地记在心中。还有一秒钟,自己就是别人的妻子了,或许以前发生过的都是过眼云烟,但是真的可以这样认为吗?

古月昕抬起头,心下却已是茫然,没想到自己一直所期盼的一生就这样定下了结局,以前自己的空想已经在这短短的几秒中烟消云散,但是记忆却永远消散不了,如果可以封印的话,就让老天爷现在就让自己把以前的记忆封印在最深处,永远不要让它再浮现上来。

“掌门喝茶!”古月昕慢慢捧上一杯茶水,双手供上,白老笑眯眯地接过手,轻轻抿了一口。

此时云山来到白老身边,低声说道:“师父,谢师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找不到!”

“哦?赶快派人去找找,这里是鹤山的地方,他可不能随意乱走动!”白老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是,弟子遵命!”云山不动声色地退出人群,带着几个百印门的弟子和几个鹤山弟子进入偏殿,四处寻找谢莫言的身影。

轮到丁石敬茶了,但是他却木讷地跪在地上,双眼四处乱转,嘴巴微张,只能发出一阵模糊的声音,仿佛声音卡在喉咙口一样。

坐在他面前的无崖子一阵诧异,刚想查问一番,眼前空气中一根几乎看不见的银丝线引起他的注意,双眼精光一闪,右手凭空朝前一抓,银丝线猛地被无崖子吸了过去,随即冷冷地冲眼前的丁石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此时丁石表情怪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失去那条银线的控制,谢莫言此时已经能够开口讲话了,身体也恢复了自由,不再受那条银丝线控制,但是面对无崖子的质问,他却始终说不上来,一股庞大的压力渐渐压了下来,额头隐隐布起一层细汗。

其他众人也纷纷一副诧异的样子看着无崖子和跪在地上的丁石,公孙洪和秋师叔对无崖子突然冒出的冷喝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难不成他连自己的弟子都不认得了!

“哼!”无崖子右手一抓,谢莫言整个脑袋霍地被吸了过去,随即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后面的人群有些躲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而此时无崖子手上赫然抓着一张人皮面具,众人大吃一惊,再看向倒在地上的“丁石”。一看之下不禁纷纷骇然,这哪里是什么丁石啊,赫然竟是谢莫言!刚刚无崖子那看似轻轻一推,其中含带强大的灵气,如果不是后面有人当自己的肉垫的话,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受了重伤,看来这个老头不简单。

“啊?”白老等人待看清那个“丁石”时,不禁当场愣在那里,那不就是谢莫言吗!怎……怎么会这样,那丁石呢?

“怎……怎么会是你!”公孙洪大吃一惊,怎么丁石突然就变成谢莫言了,他易了容!该死,那丁石哪里去了?

“你……”此时古月昕不敢相信地站起身,猛地掀开头上的红色丝巾,脸上洋溢着奇怪的表情,有诧异,欣喜,忧愁,还有一丝疑惑。

“谢师侄,你为何要冒充丁石?”无崖子竭力控制着自己胸中怒火,说道。

“我……我不能让古月昕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丁石他也有心上人,但是你们却强迫把两个互相不喜欢的人拉到一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正派所为吗?”谢莫言捂着胸口,缓缓站起来。刚才无崖子那一下,体内灵力仿佛翻江倒海一般肆虐起来,还好宝宝的灵力和一股奇怪的灵力维护着身体要害处,否则刚才那一下在自己没有任何还手能力和防备的情况下足以丢掉半条性命。

“大逆不道!”白老身形一闪,一掌打在谢莫言胸口上,谢莫言整个身体向后飞了出去,白老还要上前却被身后其他弟子拉住,不论白老如何责骂就是不肯松手。在场众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有些不能接受,这一切简直来得太快了。

“掌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跪在无崖子面前,磕头道:“掌门,这一切和莫言无关,都是弟子的错,是弟子强行把莫言易容然后控制他和古月昕成亲的!”说话的赫然竟是刚才那个站在一边喊拜天地的那位鹤山弟子,然而就在众人觉得诧异之时,那名弟子右手猛地朝脸上撕下一块皮一样的东西来,露出他的真正面目,竟……竟然是丁石!

“你……你这劣徒,为师今日就要替鹤山清理门户,打死你这个小畜生!”公孙洪霍地站起身,右手成掌便要上前打向丁石,无崖子冷喝一声道:“住手!”

公孙洪的手掌硬生生停在半空中,离丁石的脑袋只有几寸近的距离,公孙洪转过头,诧异地看着无崖子说道:“师兄……他……”

“不用你说,我自己会看,你给我回来。”无崖子冷冷地说道。公孙洪讷讷地收起手,坐回座位。

“你为何要这样做?”无崖子沉声问道,双眼直直地看着丁石,后者虽然有些畏惧,但是却毫不掩饰地大声说道:“一切都是弟子的错,弟子给鹤山丢脸,请掌门责罚!”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无崖子问道,语气比先前更加沉重,丁石差点被这股压力弄得喘不过气来,缓声说道:“弟子……弟子贪恋红尘,但是弟子喜欢的的确不是古月昕师妹!弟子……弟子只喜欢燕师妹一个人而已!弟子实在无法接受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过一辈子!”

“你……你既然不喜欢她,又为何要答应这门亲事?”无崖子说道。

“弟子……”丁石抬起头看了一眼公孙洪,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继续说道:“弟子不孝,还请掌门取消这门亲事,一切后果,弟子甘愿一人承担。”丁石说道。

“放肆!”公孙洪猛地拍了一下桃木做成的木椅,庞大的灵力下,整张椅子瞬间化为一堆碎块,足见公孙洪修为深厚。

“你闭嘴!”无崖子冷冷地说道。公孙洪有气无处使,看了一眼无崖子之后,忿忿地退回一边。

此时谢莫言正捂着胸口,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丁石,自己虽然是由丁石强制“绑”过来的,但是如果真正要说起整件事的原由,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

“不!是我指示丁石这样做的,一切都是我的安排,是我装成丁石的样子,和丁石无关!”谢莫言大声说道。刚才白老那一掌力道浑厚,但是却也没受什么伤,想必也和上次一样不过是装装样子,但是刚才无崖子那一下却是真实的,谢莫言缓缓调理了一下体内絮乱的灵力,胸口的疼痛逐渐缓解下来。

莫言这一发话,场中所有人不禁又开始纷纷议论起来。白老等人站在谢莫言面前,怔怔看着,他们不清楚谢莫言为何要这样做,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