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2章:伊始(中)

作者:御 仁 字数:9937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2章:伊始(中)

以最快速度重新做一个音乐文件,然后将玉佛的藏匿地点告诉对方,大功告成,轻轻呼出一口气,嘴角抹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在谢莫言合上电脑时,杜康走进寝室一脸兴奋的样子激动地对谢莫言叫道:“莫言,我刚刚看到一个美女,好……好漂亮啊!是我这辈子看过最漂亮的女孩子了!真是像仙女一样,你快来,她还在下面,等她进女生宿舍了就没机会看到了!”

“是不是坐着白色法拉利来的那个白衣女孩?”谢莫言笑眯眯地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杜康愣道。

“刚刚来报道时,我看到她下车!”谢莫言回道。杜康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头也不回地走了,估计又是去看那个美女。

第一次开班会让谢莫言感到这个学校原来也并非像自己相像中那么完美,不过让他感到一丝意外的是,那个白衣美女竟然和自己同班。台上那个中年老头洋洋洒洒地讲着,然后还说了这所学校有过什么丰功伟绩,然后勉励我们要如何如何学习什么的,几乎多是每个新生在入学后第一次要听的内容,估计这位老师介绍这些也不下几十遍了吧。

而台下的同学,只要是男生都会不由自主地将眼睛瞄向白衣美女那里,包括谢莫言在内,不过他是以有趣的眼光看着她!上次她好像甩的是一条黑色长鞭,看来功力不小啊,如果不是遇到自己,恐怕就要被他擒去了。而现在看起来就像个高贵的公主,一点也看不出那天晚上英姿飒爽的样子。

“现在大家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中年老头终于说到重点。大家有条不絮地自我介绍,男的都把自己介绍成有多厉害多厉害,什么文武双全,什么辩论高手,更甚者还说自己未婚!看来这帮大言不惭的男人正在竭力取悦那位白衣美女。谢莫言听到这里肚子已经笑得差点抽筋,眼泪不断地往外涌,他今天倒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作取悦美女的最高境界。

那位同学,该轮到你了,此时全班都已经发现谢莫言趴在地上左手猛拍地面的情景,不禁有些诧异,难道他是个精神病患者?又或者是得了某种怪病,一发作就会趴在地上左手猛拍地面?还不停地笑。

“呃……哦!呵呵哈……”谢莫言站起身,捋了捋额头前垂挂到脸颊上的两条发丝,竭尽全力止住笑意道:“大家好!我叫谢莫言,来自Z市!”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一说完谢莫言就迫不及待地坐下去。

那白衣美女转过头,视线落在谢莫言身上,全班几乎所有男生都把自己介绍得有多厉害多厉害,就只有他,寥寥几个字。白衣美女对他微微有点注意,从在学校门口就看到他,没想到竟是同班。

女孩对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但他更自信的是自己的气质,很少有男生能够抵挡得住自己的气质。可偏偏在谢莫言眼中起不了作用,他到底是什么人?刚刚在校门口似乎也见过他,为什么他两次都要笑?难道真的是一种怪病?

下课后,谢莫言知道了那个非常漂亮的白衣女孩叫‘慕容香’名字很古典,不过他还是听得蛮顺耳,名副其实,她确实很香!谢莫言还是很回味她身上那股迷人的香味。

刚来这个学校怎么能不去四处逛逛,毕竟了解一个全国名校不是像以前那么简单的,其中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就如眼前的喷泉,这种艺术含量颇高的设计一般只有在国家公园里才看得到。在来到学校后山时,一小片人工竹林吸引了谢莫言的眼睛,偶尔有一对两对的情侣相拥而过,想必这里是情侣相处的最佳场所了,名牌学校果然不同凡响。

在竹林里面还有一个小型的露天咖啡厅,竹子搭建的仿古小屋上挂着一个牌匾:竹林小苑,果然名副其实!

只见徘徊在这里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大多数都是情侣,看来这里的老板很会做生意。随意地找了个空桌坐下,谢莫言拿起桌上的报纸无聊地看着,一阵脚步声向他靠近,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请问,你要点什么?”

“随便!”谢莫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纯得让任何男生都会心动的女孩子,谢莫言不禁多看了几眼,帅气的脸挂着一丝不经意的笑容,一时间那女孩不禁有点羞涩。

“好的,请稍等!”女孩微红着脸对谢莫言笑了笑回道。看样子她也是个学生,谢莫言微笑着看着女孩的离去的背影想道。

重新拾起桌上的报纸,一条非常醒目的新闻吸引了谢莫言的眼球:尊皇陵出土——传闻尊皇生前随身配剑——紫轩剑!全国巡回展览。地点设在市博物馆内,今天晚上六时开始,为期一天!

紫轩剑?真的有那玩意?谢莫言只有在小说中才听闻过紫轩剑,以为是民间小说虚幻构造出来的东西,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眼球再转向报纸上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角落,是个寻物启示,表面上只是寻找一个普通皮包,但只要是行内人就看得出这则寻物启示令有玄机。

如果把第一句话的第一个字,第二句话的第二个字,第三句话的第三个字依次类推,最后把这些字连起来读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奥妙所在:目标紫轩剑。

之后的内容将在这份报纸的第二版的同一块地方,和上面刚好相反的方式,也就是把每句话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下半部分:酬劳一千万!接下来是个电子邮箱,看来是个联系方式了!

一般来说,只要委托人要把任务目标像刚才那种隐晦的方式登在报纸上的话,那必定是大买卖,一千万对于任何一个盗贼来说都是种致命的诱惑。

谢莫言笑眯眯地喝着那女孩端来的咖啡,一边喃喃地念着:尊皇……紫轩剑!看来晚上一定会很有趣,谢莫言幻想着几十个盗贼和那些国家特工、刑警大混战的场景!这正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戏!

“请你让开!”不远处一阵人群喧哗,刚刚给谢莫言端咖啡的清纯女孩正一脸不悦地对着眼前的几个男生说道。

“我对你是真心的!请相信我,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会让你幸福的!”几个高头马大的男生挡在女生前,其中一个为首的上前非常诚恳地说道。

谢莫言好奇地走过去,他可是第一次见到当面求爱的场面,更别说在学校里了,对他来说这可是个看好戏的机会。但是当他听到那个为首的男生讲出那些肥皂剧里用烂了的台词时禁不住笑了起来,现在谢莫言是不想被人注意也不行了。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那个为首的肌肉男将视线转向大笑中的谢莫言,此时四周围观的情侣早已躲得远远的然后对着谢莫言指指点点:“那小子真是牛!连跆拳社的社长都敢惹!”

“你小心点,小心被他听到!”另外一个人马上止住道。

不过他们的话还是躲不过谢莫言灵敏的耳朵,跆拳社?嗯!听起来好像蛮厉害的!止住笑抬起头一点也不示弱地和眼前的肌肉男对视:“我只是突然想笑,所以就笑了!”谢莫言非常诚实地回答肌肉男的话。

“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们老大这么说话!”肌肉男身后一个比谢莫言矮一小截的猛男跳出来叫道,抬脚就是一个标准侧踢。就在即将触碰到谢莫言的左脑勺时,身边几个女生早已尖叫起来,叫得最响的是那个最靠近谢莫言的清纯女孩。

谢莫言左手闪电般地抬起,恰好挡住这强劲的一脚,身体甚至没有一丝倾斜和移动,仿佛那一脚的劲力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像小孩子一样。

“啊……”那个猛男刚才还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此时却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脚翻滚着哀号着!

“小子!你把他怎么样了?”那个领头的肌肉男脸色不善地冲谢莫言叫道。

“你们都看到了,是他踢我哎!我可没还手,我想这位同学一定是脚抽筋了,所以才会叫得这么疼。”谢莫言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

“放狗屁!”那肌肉男猛地冲了上来,和刚才一样抬脚便是一踢,这一脚比刚才那一脚厉害多了,脚劲十足,在普通人中算是不错了!只可惜他现在丧失理智,早已不管眼前是什么人了。

谢莫言虽然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但并不表示他喜欢虚张声势,同样是用手挡住了他的攻击,一脚接一脚的攻击对于谢莫言来说应付得格外轻松,那个肌肉男也感觉有些不对劲,眼中一寒:不使点看家本领你是不会服输的!

一股暖流自腹部流到双脚,灌注了内力的每一脚都比先前迅捷无比,在空气中隐隐传来阵阵摩擦声。

“咦?”谢莫言微微有些惊讶,看不出这个四肢发达的家伙竟也身怀内家功夫。不过虽然如此,但对于拥有比内力高深百倍的灵力来说,眼前的攻击只是微微让谢莫言感到诧异而已,百汇穴内的灵力分出一条条极细的丝状能量在谢莫言体内循环流转着。有了灵力的支持谢莫言对于肌肉男的穷追猛打一点也没有感到疼痛,相反还觉得轻了许多,更别说伤及身上一分一毫了。

肌肉男越打越心惊,自己已经使出大半部分的内力,对方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还应付自如。最痛苦的是自己的手脚打在他手脚上总是传来一股强大的反震力,如果再这样耗下去的话,别说自己吃亏,就连跆拳道社都会蒙羞。想到这里,肌肉男大吼一声,拳脚比先前更加快捷。

在外界看来,此时的谢莫言全身都被拳脚包围着,但他脸上还是露着一丝笑容从容不迫地应付着。围观的那些人早已呆愣地看着场中两人神话般的打斗,好像做梦似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功吗?

谢莫言感觉到对方应该已经使出全力了,嘴角淡淡地说道:“不玩了,你还是再回家练几年吧!”说完虚指一弹,向袭来的一脚弹去,‘澎!’的一声两股不铁的劲气撞击在一起,肌肉男被这一指弹得整只脚都没了知觉,好像断了似的。整个人失去重心倒在地上,那几个跟在他身后的男生赶忙跑过去把他扶起!狠狠地瞪了谢莫言一眼后狼狈离去。

“好……好厉害!”人群中爆发出阵阵掌声。

“嘿嘿……小弟初到贵地,在此献丑了!大家有钱的赏个钱赏,没钱的赏个人场!说完还有样学样地掀起衣服准备接钱。但是那些人马上便躲得远远的好像在表示我和他不认识,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谢……谢谢你!”身后一阵银莺般的声音传来,有些羞涩的味道。谢莫言转过身非常郑重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没看到电视里演的英雄救美都是像我刚才那样吗?”说完还像模像样地甩了甩头。那女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谢莫言笑眯眯地说道:“美女,快点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以及班级姓名等!最好连你家的状况都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女孩说道。

“因为英雄救美之后一般都会有这种对白,但也有个例外,就是那个女主角主动向男主角示爱!也就是所谓的以身相许,你选择哪种?”谢莫言还是笑眯眯地说道,老实说他从来都没有对一个女生这样讲话过,只是在他第一眼看到女孩时就发觉真的和以前遇到的女孩不一样,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很清纯,属于非常害羞的那种类型,于是纯心想逗逗她。

“我什么都不选!”女孩把眼睛转到别处不敢和谢莫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对视。

“呵呵……也罢,不过我个人认为你很适合去做喊口号的!”

“为什么?”

“因为你刚才是叫得最大声的一个,还好我没把耳朵对着你,否则耳膜一定破掉。拥有那种程度的高分贝嗓子,我想不去做喊口号的太浪费了!”说完笑嘻嘻地看着眼前已经羞红了脸的女孩。“不打搅做生意啦!有空会来坐坐的,我叫谢莫言!记住我哦!我相信你晚上在梦中会想起我的!”很潇洒地捋了一下垂到下巴的一缕发丝,带着那副坏坏的笑容在女孩的注目礼中离去。

“祝云舒,还不快来帮忙收拾!”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将沉浸在莫明悸动中的女孩惊醒,是老板娘的声音,她从来都对来这里打工的学生管理得很严,而且非常贪财,如果不是自己不得已来这里打工赚取学费的话,肯定不会待在这里。不过如果不在这里的话,今天或许就不会遇到谢莫言了,那个有趣的男生。

留恋地看了看谢莫言离去的方向,转身回去干活了。但是脑海还是回想着刚刚救自己的情形,想着刚才打斗时神乎奇神的功夫,想着刚才说话风趣的样子……

夕阳西下,夜色渐渐笼罩着这个城市,市区的夜灯纷纷早已展开绚丽五彩的光芒,将整座城市点缀得篷荜生辉一副繁荣的景象。

而在市博物馆门前数十辆高级轿车停在门口,下车的个个非富即贵!在经过门口时将手上的红色请柬递过给站在两边的门卫,这是这次博物馆展览的邀请帖。只要是在高层社会上的都能收到一份。

此时两位非常英俊的年轻男子分别穿着黑色和白色的名牌西装走进馆内,里面人群耸动,各种出土的古董安静地摆放在一个个特制的玻璃罩内,每个展览品外围三米都有红外线监视器监视,不得由任何人靠近展览品三米以内的距离。

两个英俊的年轻男子不约而同地向聚集最多人的地方走去。

“今晚就是保护这东西?上面怎么会派我们来保护这玩意!人这么多,怎么保护?”穿着黑色西装的不动声色地说道。

“先观察一下这些人吧,我有种直觉,今晚肯定会出事!”白西装的说道。

“哇靠!那上面还不要求我们拿家伙,咱们现在还是学生身份啊!有没有搞错,就算会武功又怎样,难道拿自己的拳头和对方的子弹打?”黑西装的说道。

“我也不想,但现在已经接了这任务就必须去做,谁叫我们是国家GT特工编外人员。当初要不是咱们老头子硬逼的话,现在咱们可能就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干啥要把我们这些人弄进监察局里。”白西装的说道。

“不说了,还是做正事吧!”黑西装的打住道。凝聚内力于双眼,仔细观察着这里每一个人!

“哇!看来做个有钱人确实蛮爽的!”这阵感叹来自于一位相貌平白无奇的中年人,戴着一副无边眼镜,一副商人模样,几乎看不出他就是谢莫言!一个盗贼界响当当的‘无影盗贼’;一个时常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的家伙。

谢莫言对自己的易容术很自信,因为这三年里,他不仅仅是提高了自己的功力,更学会了很多盗贼圈内的技巧。就比如易容!

“啧啧……一把生锈的铁块而已,怎么这么多人想抢?”谢莫言站在人群中看着五米外钢化玻璃中的六尺长剑,甚觉平淡无奇,不过他这次来不是看这把剑的,而是看好戏。凭借谢莫言的灵力支持加上三年来的经验,他能断定,在这个馆里参观的人中有三拨人。

离他十米外的两个人很明显易过容,虽然外人很难看得出,但谢莫言还是发现那两个分别穿着黑白西装的正是左峰和霍宗!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来保护这把剑的,看来他们的身份也不简单,这次护送这把剑的人都是国家特种部队里挑选出来的,而他们两个看样子应该不是特种兵,那就是特工了!

另外一拨是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和身边为他推椅的妩媚女人。这种组合在上流社会并不算什么,但谢莫言发现他们并不单单是来看剑这么简单,先不说那个老头明显是个假扮的,双手皮肤光滑而手指纤细,明显是个年轻人,而且很有可能是个女人!两人的眼光透露着贪婪的神色,这逃不过谢莫言的双眼。

另外她们两个很有技巧地将几颗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电磁干扰器粘在馆内几处监视器上。谢莫言断定那‘老头’坐着的轮椅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最后是个年轻人,很斯文的一个年轻人,戴着一副金边眼镜,谈吐文雅,看剑的神色也掩饰得非常好,谢莫言差点就要忽略他了。只是谢莫言发现他左手的食指指间和大拇指缝隙有很明显的茧子,掌微曲小拇指和无名指向内曲,应该是个用枪好手!盗贼圈内很少有用枪的,看来他还是个新新人类啊!

谢莫言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只是来探察地形而已,整个馆内至少有二十部监视器,有十部是针孔,三部经过特殊处理的监视器二十四小时对着那把剑。剑外围是块子弹打不破的锥形玻璃罩,这种玻璃罩虽然算不上很耐打,但要在不动声响中把它弄个窟窿,拿出里面的剑还是很有难度的!

就单单这两点已经很难让那些普通盗贼下手了,不过谢莫言认为既然那些盗贼来了,应该不会只有那么两下子。

让谢莫言感到意外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出现在这里,那个叫‘慕容香’的白衣美女,只是现在他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外套,松散的白色休闲裤,显得更有另一番美。她怎么会在这里?谢莫言疑惑道。

猛然想起那天晚上她拦截自己的时候。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也是和左峰霍宗他们一样是个特工!呵呵,现在挑选特工怎么都把眼光转到那些年轻人身上了!不过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展览会在四个小时后结束了,随着人潮的拥动,博物馆渐渐空旷了许多,但这个时候有趣的事才真正开始。

“你们两个现在要盯紧了,无论如何都要把紫轩剑看好!晚上来参观的人中一定有些心怀不轨的人!你们要给我注意一下!”慕容香不动声色地说道。

“唉……”不轻不重地回应了一声,霍宗和左峰很怀疑上级为什么要把自己两人交给这个黄毛丫头管,左峰和霍宗在自己家族中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什么时候服过人,更别说被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虽然她长得确实很漂亮!

不过想归想,两人还是很配合地进行检查工作,不过在慕容香的心中却想着一个人影,一个黑色的人影。她还清楚地记得那个黑影飘忽不定的身形,深不可测的修为,他到底是谁?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被一个男孩轻薄过,可那个‘无影’竟然……想起他在自己耳边戏谑的话语,如果不是夜色关系的话,慕容香脸红的情景一定会被他看到。

今晚会来吗?自己拦得住他吗?

夜色越来越暗了,像钩子似的弯月已经升到最高点,空气也越加冰冷。霍宗和左峰有股一不祥的预感,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的紫轩剑,摇了摇头,谨慎地感应着四周。

‘砰!’的一声枪响划破夜的宁静,一颗子弹穿破窗户准确无误地打在保护紫轩剑外的钢化玻璃上,子弹的威力是众所周知的,即使是钢化玻璃还是挡不住子弹的冲击力,虽然没穿透,却也已经龟裂。

又是一阵枪响,紫轩剑三米开外的红外线防报器像掉在地上的鸡蛋被打烂。

霍宗和左峰不约而同地转向子弹射来的方向,没有多说一句话,两人风一般地冲了出去。

“在对面大厦的十五层!你上,我下!”左峰边跑边说道。霍宗冷冷地点了点头,没回话,两人合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对于他们来说有时候一句话就能表达很多东西。

然而就在他们跑到对面大厦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了,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他正是谢莫言观察到的那个用枪好手!

非常小心地走到紫轩剑前三米处停下,套上一副黑色手套。一拳将已经龟裂的钢化玻璃打碎,而手套内的手掌却一点都没有受伤,甚至连磨损的痕迹都没有,看来这副手套不简单。

正当他要过去拿剑时,紫轩剑台下一阵下陷,在他发愣的瞬间,剑已没入地下,确切地说是底下被人挖空,宝剑放着的台面整个陷下去,包括台面上的紫轩剑。

“不好意思!这柄剑我们是拿定了!让你白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啊!哦呵呵……”原本呈放着紫轩剑的台几下露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如果仔细发现可以看出其中一个正是刚刚装扮成老头的那个,而另外一个就是帮老头推椅的那个妩媚女人。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同胞姐妹。

“你!”男子气愤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此时已经没时间说话了。正当他要下去追那两个双胞胎时,一条黑色长鞭向他袭来,瞳孔猛地一缩,右手闪电般抓住长鞭。这副手套能让他的双手的速度和力气增大数十倍,左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微型手枪,抬手就是一枪。

挥鞭的正是慕容香,扎着马尾辫,穿着一件红色外套,配上白色休闲裤,右手持鞭,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慕容香想扯回长鞭,但她没意料到对方的手仿佛铁钳一样,猛地灌注全部的内力,顺着长鞭想将对方扯住鞭子的手震开,但他竟然一点都没什么感觉。

就在他做出掏枪的那一刹那,慕容香弃鞭就地一滚,险险地躲过一枪。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不过谢莫言却是看得心头仿佛压着块大石头似的,特别是在那个男的掏枪向慕容香射的时候,自己差点就要下去救她了。毕竟都是同学,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幸好她不是自己相像中那么没用,知道在危急时刻弃鞭!

看着右手蜷曲的食指,将布置在上面的灵力撤回体内,继续看着下面的打斗。

再说霍宗和左峰在他们迅速跑到对面大厦那个狙击枪射击点,除了看到一个设计非常巧妙的自动发射装置外,连个人影都没有。两人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判断,遂快速往回跑去,现在博物馆内除了几名保安之外就只剩下慕容香一人,危险的感觉袭向两人心海。

那个陌生男子向慕容香开枪后,五个保安已经持枪冲了下来,从枪响的那一刹那开始他们就知道出事了,端着枪就冲了下来。不知道是那个男的太厉害还是这些保安太烂,还没开枪就倒了两个。

“枪给我!”慕容香此时的话对那些保安来说有绝对的威慑力。其中一个扔了把过去,慕容香接过来冲着身后便是一枪。不过那个陌生男子已经从被那两个双胞胎弄出的大窟窿跳了下去,下面应该是整个博物馆的下水道。

“叫救护车!”话刚说完便紧追着那男子从那洞口跳了下去。就在这时霍宗和左峰也都赶回博物馆,地上躺着两具保安的尸体,另外三个人一边照顾着被打伤的两个保安,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

“人呢?”霍宗叫道。

“不知道,宝剑突然陷入地下,一个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一个保安语无伦次地说道。

“OK!你们赶快送他们去医院,这里有我们!”霍宗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打断了那个保安的话道。回头和左峰点了点头,霍峰从那个洞口跳下追赶。左峰则冲出门口打了个电话,看样子应该是要人来支援。

谢莫言一直隐藏着身影在一边看着这一切,坏坏地一笑后失去踪影。

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内,下水道盖突然被顶开,两条纤细的身影从下面跳上来,紧身的衣裤将她们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地体现出来。

“姐姐!剑放你那里!”那两个女的其中一个说道,奇怪的是两个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听她们的称呼想必是对双胞胎姐妹。

姐姐接过紫轩剑之后顺手套上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剑套一甩手背在背上。

“对了姐姐!‘枪鬼’他会不会追来?咱们还是分头走吧!”妹妹说道。

“嗯!”正当两人要离去时,一个身影挡在她们面前:“我建议你们最好把东西给我!”

“你是谁?”妹妹走向前挡在姐姐面前道。“凭什么给你!”

“我认为你们没有多少能力保护这玩意,你们应该知道这东西很扎手的!一不小心就会关系到你们脑袋的问题!”能说出这种狂妄自大的话,恐怕也只有谢莫言一人了。

“哼!我们双蝶可不是吃素的!”那个妹妹冷然说道,身后抽出一把精钢软剑,神情严肃地看着谢莫言。但后者却不顾形象地蹲在那里笑:“哈哈……双……双蝶?拍戏啊!还搞个什么名号出来!而且这么难听……真是……太有趣了哈哈……”

谢莫言大笑着,但却忘了自己在圈子里不也是有个‘无影盗贼’的称号,只是这个称号是别人给予的,他知道的并不是很多。他所关注的只是钱!和那些单子的趣味性。

那个妹妹样子的女孩见谢莫言竟然嘲笑自己,怒得挥剑向他袭去,软剑在Z国古代很少有武人会用,古武术传到现在,软剑更是极少人会用。谢莫言开始有了一丝兴趣。

软剑和长鞭不同,杀伤力和变化至少提高数倍,谢莫言不敢掉以轻心,一指将袭来的软剑弹开,内息一吐,左手‘飘鸿掌’凭借强大的灵力袭向对方。

强大的掌风顿时打乱了持剑女子的剑法,身后传来一阵叫声:“妹妹小心!”话音刚落,那个女子左手一麻软剑掉在地上,紧接身体被一股非常精纯的能量封住丹田的内力,像被点穴似的身形固定在原地。

“放了我妹妹!”那个姐姐模样的女孩叫道。

“唉……没想到你们姐妹俩感情还蛮好的!而且……好像长得蛮不错!”谢莫言左手轻轻抬起那女子的下巴。

“最好别把我放了,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妹妹羞愤的眼神瞪着谢莫言,仿佛要把谢莫言吃了似的。谢莫言似乎也觉得做得有点过火了,干咳了一声说道:“把剑给我!

现在妹妹在对方手上,那个做姐姐的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利!只能乖乖地把剑扔过去。谢莫言接过剑后,突然感觉到从剑身上传来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剑柄传到手上,这股能量不同于内力或者灵力,是种另类的存在,一时间谢莫言竟愣在那里。

“喂!该把我妹妹放了吧!”对方的叫声把陷入呆滞中的谢莫言拉回现实。抬手将手上的女孩体内的灵力收回,那女孩得到自由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地上的剑刺向谢莫言。后者早就防到她有这一招了,一指弹开她的软剑,这次多加了一分灵力,女孩的手一阵发麻失手将剑掉在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