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9章:威震四方(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5155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9章:威震四方(上)

谢莫言虽然不习惯这种被人注意的感觉,但是为了司徒龙的安危他还是决定上前帮忙。来到台上之后,司徒剑和常无悔皱眉看着自己说道:“你是何人门下?”

“小子无门无派,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罢了。但是两位都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打斗恐怕有失脸面。如果两位真的要打的话,是不是选个比较好的场合?另外,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治好你们徒弟的伤势,是不是先治好他们的伤你们再打,这样也不迟啊!”此时谢莫言上前一步说道。

“你不是武林中人,这里你没资格说话!”常无悔冷声说道。

“年轻人,你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们的事我们自有解决方法!”司徒剑比较客气地说道。

“你们要打我不管,也管不了,但是你们弟子的性命难道就不重要了吗?”谢莫言皱起眉头说道。两个老一辈的人见谢莫言如此说话不禁有些诧异。场中所有人纷纷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胆子上前和司徒剑和常无悔如此说话,听他刚才的话并不是武林中人,怎么有如此勇气上前阻拦?难道他就不怕司徒剑和常无悔?这些年来,司徒山庄风头虽然不是很响,但是能够坐上司徒山庄庄主的司徒剑可不是泛泛之辈,而能够和他对抗的常无悔修为更是不在他之下,两人合力之下相信武林之中没有谁不敢给他们几分面子。

此时慕容香和霍宗等人站在台下,紧张地看着,他们并不担心谢莫言会被打伤,而是担心他会得罪这两位前辈,这可不是件好事。

“哼!既然如此,要管的话,就看你有没有本事管了!”常无悔冷哼一声,右手朝谢莫言一挥,一道劲气凭空袭来,左手朝常无恙手上的斩龙剑凭空一抓,宝剑霎时间便被常无悔吸了过去,稳稳地抓在手中。

如若是个普通人,面对常无悔袭来的劲气早就飞了出去,虽然不至死,但是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对于谢莫言来说,这股劲气对他几乎就没有多大影响,坦然地迎面接了下来,只是衣衫和长长的头发飘动了一下而已,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常无悔一看之下,大惊失色,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是个深藏不露之人。刚才那道劲气虽然不强,但是要像谢莫言如此轻易地迎面接下来,普天之下不过十数人而已,而谢莫言如此年轻,难道他已经修炼到返璞归真的境界了?

一时间,场中所有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谢莫言身上,或惊讶或猜测不一而足,只有四人神色坦然,并没有和其余等人一样显露出惊讶神色。慕容香和霍宗、左峰三人已经见识过谢莫言的实力,现在这个根本就只是小儿科。

“看来阁下深藏不露啊!”常无悔转过身,冷冷地看着谢莫言。

“前辈过奖了!”谢莫言回敬道。

“那你是要管这闲事了!”常无悔冷声说道,逼人的气势霎时间袭向谢莫言,后者一脸坦然地说道:“前辈,人命关天,更何况是你弟子的性命!”

“我的事不用你管,既然你执意要管,打赢我再说!”常无悔右手持剑,一剑朝谢莫言刺来去势之快仿佛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身边的司徒剑想上前阻拦却已是晚了,剑尖离谢莫言的面门只有三寸之距,根本无法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刺向谢莫言。场下众人见状不禁纷纷吸了口凉气,不知谢莫言底细的人几乎能够感受到谢莫言死在这一剑之下的惨状。

就在剑尖触碰到谢莫言面门之时,谢莫言的身形突然一动,常无悔这一剑顿时落空,惊诧的神色霎时间毫无遗漏地表露在他脸上,不禁如此,就连场下所有人都是一阵骇然。

就在常无悔诧异之时,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气流摩擦,功力身厚的他本能地转身一剑挥去,但是又落空了,谢莫言一脸平静地站在他三尺处,说道:“前辈的剑法果然厉害!”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轻功身法,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是武林中或多或少有些名气的人,但是对于谢莫言这神乎其神的身法却一点也想不出这到底是出于哪一门派的功夫。

常无悔心下大骇,冷喝一声,提起十层功力举剑袭去,刚刚常无恙使出来的斩龙诀在常无悔手中威力瞬间数十倍,气势磅礴,剑势含带杀招,仿佛眼前的谢莫言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但是却丝毫伤不了谢莫言半根汗毛,每一剑几乎都落空了,这让一直骄傲不已的常无悔打击颇大,不禁更加凌厉地朝谢莫言攻去。

站在一边的司徒龙虽然很想上前帮忙,但是看到谢莫言游刃有余的样子也想见识一下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禁站在一边静观其变。

“游龙斩!”常无悔大喝一声,斩龙剑激射出一道精光风驰电掣一般朝谢莫言袭来,整个擂台几乎被这一下撕成碎片,摇摇欲坠。剑气撕裂擂台的飞屑犹如一枚枚钢针一般朝谢莫言袭去,这一招就算谢莫言身形再厉害也是躲不了的了。

常无悔持剑飞身上前,剑尖直指谢莫言站立之处,面对铺天盖地袭来的飞屑,谢莫言神色依旧,就在飞屑离谢莫言三寸近的距离之时,一道白幕出现在谢莫言身前,在半空中的飞屑一触碰到这道光幕便诡异地停了下来,浮在半空中。

就在众人以为这一切要结束之时,一道剑影突破层层飞屑,直朝谢莫言面门要害袭来,常无悔持剑抵在白幕之上,每进一分仿佛耗尽他所有力气一般,脸色也逐渐变得有些惨白,额头一层细汗肉眼可见。

就在剑尖几乎抵在谢莫言脖子上之时,一股大力传来,剑尖只能触碰到谢莫言的皮肤却无法更进一分。

在场所有人不禁为这一幕看呆了,不知道是因为谢莫言的功力深厚还是因为常无悔的剑势太过阴狠。

谢莫言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剑尖,任凭常无悔如何加力都无法再前进一分。众人心下不禁对谢莫言的功力和身份感到再一次的惊诧和猜测。

“前辈,现在是否可以答应我,不要再起纷争?”谢莫言平静地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始至终谢莫言一招都没有使出来,竟然就将常无悔打败,这对于他对于整个武林来说,都足以用“惊世骇俗”四个字来形容。常无悔虽然是个好勇斗狠之人,但是却也明白谢莫言是为了不让自己出丑所以只用最后这一招来说服自己,心下不由得有些感激,又有些愤恨。

“在下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罢了,前辈是否应该答应在下刚才的要求?”谢莫言说道,随即便将夹住剑尖的两指松开,常无悔见状,只好收起剑,深深地看了一眼谢莫言。

“司徒剑!总有一天我会把我失去的全部拿回来,你等着吧!”常无悔冷冷地冲司徒剑说道,转身带着常无恙飘然离去。

常无悔离开之后,谢莫言转身朝司徒剑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较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一边的司徒龙后,转身便欲离去,却被司徒剑叫住道:“等等!”

“前辈有什么事吗?”谢莫言问道。

“多谢少侠相救,敢问少侠是何人门下?”司徒剑非常客气地说道。

“呵呵……在下无门无派,不过是一个无名小辈罢了,前辈还请赶快为司徒龙救治伤势吧,再拖下去恐怕会伤上加伤!”谢莫言说道。说完,谢莫言转身走下台。

谢莫言的这一插曲为众人带来不大不小的惊讶,当然,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谢莫言所说的话。以他刚才表现出来的功力修为,放眼整个武林能够和其相比拟的不过五指之数,而且谢莫言又如此年轻,想不出名都不行。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几乎在武林中都是些有地位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武林出现过这样一位年轻才俊,有如此能耐竟然能够将常无悔轻易打败。而且大多数人都看得出谢莫言根本就没出招,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使出全力,可见谢莫言修为之深。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岌岌无名呢?还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不知道武林中出现了这样一位年轻的高手。

谢莫言走下台之后,无尘大师便起身宣布道:“今日比武就此暂停,将擂台修补好之后,明日此时再继续!”

众人听罢,兴趣怏然,纷纷结伴离去,走的时候还特别注意地看了一眼谢莫言。此时慕容香和霍宗、左峰三人走了过来。

“哇!老大,你刚才那下真的是太帅气了!”霍宗搭着谢莫言的肩膀说道。

“嘿!何止帅气,简直就是英气逼人,威震四方啊!”左峰答腔说道。

“莫言,你刚才吓死我了!”慕容香上前嗔道。

“呵呵……让你担心了!不过我的实力你还不相信我吗?”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

“相信是一回事,担心是另外一回事,你现在得罪了常无悔,他现在可是代表他的斩龙堂参加这次比武大会的,斩龙堂虽然只是在这几年才在武林中兴起,势力只是中等,但是常无悔他本人却是个非常记仇的人,你可要小心了!”慕容香说道。

“嗯!我会的!”谢莫言回道。

“莫言啊,那个常无悔可是个很会记仇的人,你可要小心啊!”站在一边的霍宗学着慕容香的语气,故意将声音拉细说道。

“哦,我会的!”左峰立刻在一边学着谢莫言的语气答腔道。两人一唱一和就好像唱双簧似的,谢莫言不禁有些好笑。

“你们是不是皮痒了,讨打是吧!”慕容香又怒又羞地说道。

“哎呀……我可不敢!阿峰啊,咱们还是走吧,耽误别人约会可是会折寿的!”霍宗跳开来,远离慕容香,来到左峰身边说道。

“呵呵……是啊是啊,咱们还是走吧!不打搅啦,你们继续哈!”不知道是不是近墨者黑的缘故,左峰竟学着霍宗调侃式的语气说道,随后搭着霍宗的肩膀转身离去。

看着这两个活宝,谢莫言禁不住笑了出来,站在一边羞红了脸的慕容香却是嗔怒地用小拳头捶了几下谢莫言的胸口。

“咳……咳……”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干咳声,慕容香转过头一看,是个满脸胡碴的中年人,本能地跳开一边,微低着头说道:“大伯!”

谢莫言看着身后这个满脸胡碴的中年人也有样学样地说道:“大伯!”

“呵呵……我可不是你大伯!”胡碴男笑呵呵地说道,语气颇有些调侃之意。谢莫言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脸色有些发烧,随即改口说道:“前……前辈!”

“你就是谢莫言?”胡碴男问道。

“是的,正是在下!”谢莫言回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呵呵!刚才你那一下可是狠狠地挫了常无悔的锐气。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就有如此修为,真可谓是武林奇才!”胡碴男笑呵呵地说道。

“前辈过奖了,晚辈年轻气盛,做事太冲动,刚才不过是义气之举罢了!”谢莫言说道。

“嗯!年轻人有正义感,又不骄不躁,小香果然没有看错人啊!”胡碴男笑眯眯地说道。

“大伯!”慕容香娇羞地扯着胡碴男的衣角,后者见状不禁大笑说道:“好了!小子,以后好好待我们家小香,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胡碴男说道。语气虽然轻淡,但是谢莫言并不因此而感到这是句玩笑话,非常严肃地回道:“我会尽我的所有来爱护她,请前辈放心!”

胡碴男见谢莫言如此认真的样子,含笑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开了。剩下一脸高兴的谢莫言和满面桃花的慕容香。

霍宗和左峰分手后,来到自己的厢房时便被一个中年人叫住道:“霍宗!”

“爹!”霍宗转过身,冲中年人叫道:“找我有事?”

“我问你,今天在比武场上那个年轻人就是你同寝室的好朋友?”霍兴说道。

“是啊!爹你问这个干什么?”霍宗问道。

“没什么,你知道他是什么门派的人吗?”霍兴问道。

“这个……爹,我答应过人家,不能说的!”霍宗有些扭捏地说道。

“哦?难道就连爹都不能说?”霍兴说道。

“爹,你不是教过我,做人要有信用嘛!答应过人家不能说就一定要保守秘密!”霍宗说道。

“你……哎!罢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你就要比试了,可别给我霍家丢脸!”霍兴没想到霍宗竟然会拿自己的话来压自己,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

“知道了,爹!我会出全力的!”霍宗笑呵呵地说道,随即便进了房间。同样的情形也在左峰身上同一时间发生,但是两人的回答几乎都一样,作为左峰的师父石鹰和霍宗的父亲两个人在谢莫言表现出出人意外的举动和一鸣惊人的修为后,已经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现在看来似乎更加期待知道谢莫言的真实身份。

至于这一切的中心谢莫言,在和慕容香缠绵了一会儿之后,便不舍地各自回到自己的厢房。谢莫言刚进屋宝宝的声音便响起说道:“你刚才真是出尽了风头啊!”

“我也不想出风头,被人注意的感觉真像好几只蚂蚁在身上爬似的,很不自在!”谢莫言说道。

“谁叫你这么爱管闲事,那两个老头打架干你屁事了,硬是要掺进去一脚!”宝宝说道。

“他们打架我管不着,但是那个司徒龙再怎么样也是我的朋友,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两个老头自己的弟子受了重伤不管,反而只顾自己争吵,根本就没把的弟子性命当做一回事,这算什么来着的,我不管能行吗!”谢莫言说道。

“那这样说你是做了英雄咯!”宝宝说道。

“英雄向来命短,我可没嫌自己的命长!”谢莫言说道,“不说这个了,三日后的试炼你有没有把握?”

宝宝走到一边,倒了一杯水,慢慢喝着说道:“就算没把握也要把剑鞘拿回来!”

“我说那个剑鞘就算是你的东西,也不用这么着急拿回来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谢莫言走过去,把宝宝手中的水拿过来喝了一口,说道。

“拿到剑鞘后再和你说!”宝宝看了一眼谢莫言,说道:“把水还给我,要喝自己倒!”

“喂!喝口水而已,不用这么小气吧!”谢莫言说道。

“我就是这么小气!”宝宝一把抢过谢莫言手中的杯子说道。谢莫言一阵语塞,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坐在床上仰面躺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另外一面,在司徒龙的厢房内,司徒剑双手抵在司徒龙的双肩大穴上,精纯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进入司徒龙体内,修复着他的伤口,肩膀处的那个口子已经不流血了,但是长长的伤口却是触目惊心。还好没伤了经脉,否则司徒龙的伤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细心调理包扎好伤口之后,司徒剑扶着司徒龙慢慢躺下,说道:“龙儿,真是对不起!是爹不好,不顾你的伤势和那个疯子争吵!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爹!我好多了,这不关你的事,是我学艺未精,让您丢脸了!”司徒龙嘴唇有些惨白地说道。“爹,那个常无悔到底是什么人?您似乎和他有过节!”

“哎……他就是你的大伯!二十五年前他为了争夺家主的事情和我闹翻了,就离家出走,后来还创建了斩龙堂!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他不仅把名字改了,竟然还一直记着这件事!”司徒剑叹了口气,慢慢将事情的经过细细说了出来。

司徒龙从小就在司徒剑严格的管理之下成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个大伯!现在突然冒出个大伯来,心中那种感觉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爹!那这件事应该不是你的错,爷爷当年的做法是对的!”司徒龙说道。

“只可惜你大伯一直都相信自己是最好的,他一直都认为当年是我和你爷爷一起联合起来耍的阴谋才让他不能登上家主的位置,其实家主之位我又何曾想过要当,如果他不是这么好战斗狠的话,不用我说,你爷爷早就把家主之位传给他了!”司徒剑说道。“孩子……你早点休息,我先出去了!”

“爹!”司徒龙叫道,司徒剑双手停滞在门把上,转过头看着司徒龙。

“我相信总有一天,大伯他会迷途知返的!”司徒龙说道。司徒剑含笑地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

次日早晨,或许是因为昨天谢莫言上场表现的缘故,这一次比武,参加的双方几乎都是点到为止,都不曾伤到对方。这让无尘等人感到一阵欣慰,毕竟这才算是真正的比武,而非性命相搏。

谢莫言无聊地站在台下看着上面的人呼喝来去,打得不亦乐乎,但是招式在谢莫言眼中却显得不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谢莫言已经睡着了,这样的比试如果不是今天自己的好朋友要上场的话,谢莫言根本就不会来!

好在终于轮到左峰和霍宗两人的比试了,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霍宗的对手竟然是左峰。两人站在台上,脸色非常平静,似乎早就意料到有这么一天。

“看来我们还是注定要打一场!”左峰说道。

“老天爷不帮我们,没办法!不过我倒是很期待和你这一战!”霍宗说道。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左峰说道。

“我也是,来吧!”霍宗说道。嘴角微微上扬,这是他的招牌式笑容,左峰见状,平和的脸上也随之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即提起身形便冲了过来。冰冷的真气运转全身,右手成爪,朝霍宗肩膀抓去。

霍宗也同时运起真气,霍家“逍遥步”并非浪得虚名,虽然不能和谢莫言的“无影术”相比,但是却也是非常精妙的轻身功法。霍家逍遥步再配上逍遥拳,可谓是如虎添翼,招招使出来都凌厉不已。谢莫言看得出,两人在这几个月里实力确实提升了不少,看来确实是下了不少功夫在里面,只是两个好友此时比试却全力相拼,难免会受伤,谢莫言又不好上前帮忙,只能站在台下紧张地看着。

“莫言,他们……”慕容香依偎在谢莫言身边,紧张地说道。

“放心吧!他们会把握好分寸的!”谢莫言心中没底地说道。

此时台上打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霍宗的逍遥拳加上独门身法逍遥步,两者配合起来威力惊人,左峰的鹰爪攻也毫不逊色,再加上他独有的冰冷真气配合起来,也和霍宗打个不分上下。霍家真气乃是走内阳外阴之路,招式看似大开大合,其中却是千变万化,难以琢磨,所以才有逍遥这一说法。而鹰爪功却是走外阳内阴之路,招式虽然有所变化,但是却招招狠毒,冰冷真气常人难以抵挡。

但是只要是高手都能看出左峰落败是迟早的事,毕竟内力和霍宗比起来相差太多。内功修为在靠个人平时积累,另外也要靠各自的领悟能力,并不是靠谁勤奋谁就是内功深厚。

霎时间,霍宗右拳聚气,猛地朝左袭去,后者也随之提气,一爪迎了过来。“嘭!”一爪一拳撞在一起,两股真气在两条手臂的交接处拉扯拼斗起来。隐然看出左峰的脸上已经布起一层细汗,而霍宗也是眉头紧皱,看来两人已经达到分胜负的时候了。

左峰抬起头,深深看了霍宗一眼,随即一阵闷响,左峰身形向后飞退,直到擂台边缘才停下来,脸色惨白地说道:“我输了!”

“这一场,霍宗胜!”

霍宗此时也是气喘吁吁地看着左峰说道:“你……如果再坚持几分钟,恐怕就是我认输了!”

“呵呵……”左峰惨白着脸,淡笑一声,但是眼中却显得非常坦然。毕竟是光明正大地输了,这并不怪谁。

“师父……我败了,让您老人家丢脸了!”缓缓走下台,左峰来到石鹰面前,低着头说道。

“败了又如何?只要败得光彩,那也是一种胜利!”石鹰冷着脸说道,但是双眼却显露着一丝欣慰,他果然没有收错徒弟。

“谢谢师父……”左峰声音开始有些哽咽。从小到大,师父一直都非常严格要求左峰,不论是衣食住行言行举止还是在武功方面几乎都达到了苛刻的程度。对于这次比武大会,更是对左峰要求颇高,只是此时却落败了,原本会认为师父会重重责罚,没想到师父却会有如此开通,不禁感动地差点跪在地上,但是却被石鹰扶住道:“以后好好修炼,鹰爪门虽然不是什么大门派,但是也需要有人来支撑!你知道为师的意思吗?”

“弟子一定会努力,不辜负师父的厚望!”左峰说道。

“呵呵……好好!”石鹰终年不化的冰冷面容终于浮出一丝笑意。

“左峰!”谢莫言和慕容香两人走了过来,一脸紧张地看着左峰说道:“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谢谢你们!”左峰转过头,微笑道,随即冲石鹰说道:“师父,这两位就是我的好朋友。这位是慕容香想必你是认识了,这位就是我的同室好友谢莫言!莫言,他是我师父!”

“见过前辈!”谢莫言和慕容香纷纷做了一揖礼貌地说道。

“呵呵……你就是谢莫言!”石鹰年迈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的笑容,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笑起来后只剩下两条细缝。谢莫言见石鹰这样笑着看自己,全身不禁有些不大自然,现在谢莫言可是个名人,昨天打败常无悔的情形不出三日恐怕就要传遍整个武林了。石鹰昨天也是看到谢莫言高深的修为,此时不禁仔细地打量这个年纪和自己弟子差不多的年轻人。

“正是晚辈!”谢莫言双眼不敢看石鹰,微低着头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看来我真的是老了!峰儿,以后你可要多多向莫言学习学习!”石鹰说道。

“弟子知道!”左峰微微颔首说道。

“前辈过奖了,前辈乃是一门之首,修为深厚,莫言不是武林人士,区区雕虫小技不足为齿,又怎敢和前辈前提并论!”谢莫言说道。

“呵呵……你太过自谦了!左峰有你这样的好朋友,真是他的福气!”石鹰笑呵呵地说道。谢莫言浅笑了一下没说话。

“你就是慕容白的女儿?”石鹰将视线转移到慕容香身上。

“是的,前辈你认识我父亲?”慕容香诧异道。

“呵呵……何止认识,我和你父亲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当年你出生的时候,我也在场,没想到这十多年过去,你竟然长这么大了!”石鹰说道。

“前辈过奖了!”慕容香有些羞涩地说道。

“呵呵……现在真的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这些老头子都该退休了!峰儿,为师先带你回去疗伤吧!”石鹰说道。

“是师父!”左峰微微颔首,冲谢莫言和慕容香打了个招呼后,便随着石鹰离开了。左峰走后不久,一个小和尚走了过来冲谢莫言说道:“谢施主,住持有请,请随我到住持厢房一叙。”

“哦?”谢莫言有些诧异,但是在慕容香面前不好表露出来,毕竟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公开的。

“方丈找你有什么事啊?”慕容香扯着谢莫言的衣角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想请我去做他的弟子吧!”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慕容香粉拳朝谢莫言胸口一捶,威胁道:“你敢去做和尚!”

“不敢不敢,我可是尘世未了,六根未尽的俗人,哪里受得了做和尚那般清苦!”谢莫言笑眯眯地抓住慕容香的手说道。随即冲站在一边的小和尚客气地说道:“我这就随你去,还请小师父带路!”说罢便准备离开,却被慕容香一手抓住,谢莫言转过身,给了个放心的微笑后,转身随着小和尚离去。

来到住持所在的厢房内,领路的小和尚小心地关上门之后,盘坐在蒲团上的无尘大师开口道:“坐!”

谢莫言依言坐在蒲团上,面对面地说道:“不知大师找在下可有什么事?”

“老衲刚收到一封来自天景山百印门的喜帖,谢施主不妨看看!”无尘大师取出一个红色请帖,上面一个大大的镀金“喜”字格外显眼,谢莫言接过手,打开一看,不禁吸了口气,合上帖说道:“古月昕要嫁人?怎么师父都没通知我!”

“这件事老衲也是刚刚收到请帖时才知道,发帖的百印门弟子对老衲说如若见到你,就将这事和你说一下,顺便叫你一起前往百印门贺喜!”无尘大师说道。

古月昕入门不久,对修真界根本就不怎么了解,认识的人又是少之又少,丁石她连认识都不认识,最多见过几面,话可能都还没说过呢,怎么会这么快要嫁人了!而且对象竟然是鹤山执法堂堂主的弟子丁石,时间则定在明日,想必这段时间里,百印门和鹤山一定很热闹了。

不过这样一来,两日后便是武林比武大会结束的日子,宝宝曾答应过方丈要进行那个试炼来取回那盒子里的紫轩剑鞘,这在时间上已经起了冲突。

“多谢方丈相告,在下明日就赶往百印门,只是……前日宝宝和您的约定可能要迟缓了!”老实说,谢莫言也希望宝宝能够把那个紫轩剑鞘拿回来,一听这剑鞘的名字就知道这东西不平凡,宝宝既然这么紧张这个剑鞘,这东西就一定有它的用处。

“无妨,那位小施主与老衲约定的试炼就定在百印门和鹤山大婚之后再进行如何?”无尘大师说道。

“那就多谢方丈了,晚辈先告退了!”谢莫言说道。随即便起身离去,心中依旧想着古月昕和丁石的亲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虽然古月昕看上去很漂亮,但是她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比较理性的人,就算对丁石钟情,也会在表面上隐约表露出来。另一方面,丁石喜欢的是他的那个宝贝师妹,根本就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这一切,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看来只能回到百印门才有所解释了。

就这样谢莫言满怀心事地回到厢房后,右侧一个清脆熟悉的声音响起道:“莫言!”谢莫言转过头,见是慕容香不禁迎了上去说道:“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怕你被那个老和尚抓去当和尚,所以就在这里等你出来咯!”慕容香说道。

“呵呵……小傻瓜!”谢莫言爱怜地看着慕容香笑了笑。

“对了,方丈突然找你有什么事啊?”慕容香问道。谢莫言也不隐瞒,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慕容香听罢也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现在是什么社会了,怎么还有媒妁之言的行为,我一定要去阻止他们!”

“在修真界里,没有法律的存在,一切都要按照修真界的规矩来办事,你那套说法是行不通的!”谢莫言淡淡地说道。

“难道就让两个互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吗?这根本就是毁了他们的一生!”慕容香愤恨地说道,从小到大从父亲身上感染的正义感霎时间喷发出来。谢莫言愣了一下,古月昕和慕容香不仅非亲非故,相反曾有一段时间慕容香还因为自己和古月昕姐妹走得太近而吃醋,现在却如此紧张,看样子比自己还要关心上几分!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一切刚好入了谢莫言的计策内。

“所以我准备明天去师门里查探一下,知道事情的经过,我看里面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谢莫言说道。

虽然百印门已不同往日风光,但是借助联姻来提高自身在修真界内的地位这并不像师父平日来的行为,其中一定有身内幕。

“嗯……那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慕容香一脸期盼地说道。

“就算我肯,师父他们也不会肯的,这是规矩!”谢莫言早就知道慕容香会有这个要求了,此时不禁摆出一副非常为难的样子说道。

“哦……那算了,你要小心点,早去早回,我等你消息!”慕容香遗憾地说道。

“我会的!”谢莫言给了一个放心的笑容,心中却想着,女人有时候的智商真的是太低了,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都能行得通!

之后和慕容香缠绵了一会儿之后,谢莫言回到自己的厢房,一进门,便看到宝宝悠闲地坐在床边,看着谢莫言当时带过来的一本小说,旁边一包花生已经被吃了大半,见谢莫言回来了,斜斜地瞟了一眼谢莫言后淡淡地说道:“你回来了!”

“回来了……”谢莫言也不管宝宝在看什么,只是淡淡地回道。

“怎么?好像有心事,是什么,说来听听!”宝宝问道。

“明天我要去百印门一趟!你和方丈大师约定的那个试炼可能要往后推移了!”谢莫言说道。

“什么?”宝宝抛开手中的书,诧异道。“为什么?”

谢莫言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说了出来,宝宝听完后大声说道:“他们成亲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去不去你师父又不会强迫你,先把剑鞘拿过来才是要紧的事!”

“剑鞘什么时候都能拿,天禅寺保护这东西已经几百年了,你还怕他们会把剑鞘弄丢了不成?”谢莫言对宝宝如此激动的情绪不禁有些诧异。

“先别说为什么,我只清楚我要尽快取回剑鞘!”宝宝异常坚定地说道。“谁都阻拦不了我,就算神形俱灭我都要把剑鞘拿回来!”

“那剑鞘到底有什么秘密?”谢莫言问道。宝宝看着谢莫言良久,缓缓说道:“等拿回剑鞘再说吧,但愿我还来得及救她!”谢莫言不解地看着宝宝,这一刻他忽然发现宝宝好像突然变成一个久经沧桑的人一样,双眼迷离的神色令人琢磨不透。

“你要去哪?”谢莫言见宝宝准备打开门不禁问道。

“去要回剑鞘!”宝宝坚定地说道:“既然你明日要去百印门,晚上我就去把剑鞘取回来,但愿能够赶得上和你一起去百印门!”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谢莫言赶紧起身跑了过去,一大一小两人一路来到无尘方丈门口,轻轻敲了几声门后,里面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进来!”

“大师!”谢莫言恭敬地作了一揖。

“谢施主,小施主!你们终于来了!”无尘大师淡淡地说道。

“大师早就知道晚辈会来?”谢莫言诧异道,再看向地面,原本只有一个蒲团的,现在变成两个,心下不禁对无尘大师料事如神的术法感到惊诧不已,同时在谢莫言心中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尘大师轻轻指了一下地上的蒲团,说道:“坐!”谢莫言和宝宝依言盘坐在蒲团上。

“我想提前进行你说的那个试炼!”宝宝坐在蒲团上,面对面地说道。说话丝毫不客气,并且还有些急躁。

无尘大师取出一个盒子,宝宝眼睛为之一亮,无尘大师淡笑道:“试炼开始!”宝宝和谢莫言诧异地看着无尘大师,疑惑地问道:“大师请明言!”

“将手放在盒子上,用心去感应!”无尘将三尺长左右的盒子放在宝宝前面,说道。宝宝有些激动地抚摸盒子,整个盒子由一种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木头制成,谢莫言虽然没有触碰到盒子,但是从外表上看那盒子上那栩栩如生的浮雕多少也表示出这盒子里的东西并不寻常。

宝宝微闭双眼,右手放在盒子上面,全身一阵乳白色的灵光闪起,这一刻,宝宝稚气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神圣的味道。谢莫言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确实是这样的感觉,神圣!除了神圣二字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表达了。

白光渐渐充斥在整个房间内,到最后,白光将整个房间内所有事物都吞没了,谢莫言感觉自己仿佛沉浸在一片白色的虚空之中,心境逐渐变得清凉平和下来,眨眼间,白光又重新被宝宝收了回来,谢莫言同时也回到了现实中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宝宝手上那个长长的盒子此时却变得七彩夺目,原先的木盒子不知道去了哪里,代替它的是一层七彩琉璃光芒,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就在谢莫言对着七彩琉璃光发愣之时,那散发着阵阵七彩光芒的匣子突然射出一道彩光,谢莫言只觉得右手一阵灼痛,仔细一看却是在原先剑灵纹身上多了一个彩色的斑纹,显得更加光彩艳丽,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以为是实体物。

此时无尘大师淡淡地说道:“原来你是紫轩剑灵化身,紫轩剑鞘已开灵,灵物归主!”

“多谢方丈!”宝宝此时一脸感激地说道。

“呵呵……老衲眼拙竟看不出你是剑灵化身,先前老衲师弟有所误会,还请见谅!”无尘说道。

“哪里哪里,是在下鲁莽在先。上古时期我乃是紫轩战神手持之剑,但是我本身暴戾之气太重,所以紫轩战神利用天外神石铸造一个剑鞘将我本身戾气渐渐消磨殆尽,之后剑鞘也逐渐有了灵性,但是在和洛枷大战之后,我和鞘灵却意外失散了,一直寻找她的下落,但只可惜我灵力逐渐消散,无奈只能寄居在剑身原物之上,将自己封印,等待有缘人将我释放出来,之后遇到谢莫言方才渐渐恢复当年灵气,可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鞘灵,却一无所获,原来是被封印了,难怪我感应不到她的气息。这几百年来多亏天禅寺细心保管好她,在下应该多谢您才是!”宝宝非常客气地说到,言语之间早已没有先前的鲁莽和高傲,显得非常和气,隐隐还透露着一丝老气。宝宝外表看上去不过是五六岁模样,但是说起话来却如此老气横秋,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但是在场的谢莫言和无尘方丈却丝毫没有感到不妥,要知道紫轩剑灵不是普通的剑灵,它乃是集天地之灵,吸收千万年的灵气孕育出来的灵物,而非修真者自行苦修得来的,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谢莫言听到宝宝说自己是上古时期紫轩战神的随身佩带之物不禁有些诧异,上古时期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

“阿弥陀佛!几百年前,老衲的师父也就是空明大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剑鞘,得知剑鞘已有灵性,但是灵气却逐渐外泄,如若继续下去的话,剑鞘早晚会失去灵性,千年吸收的灵气付诸东流。空明大师慈悲为怀,用无上法力将剑鞘封印在千年树灵制成的木匣内,不让其灵气继续外泄,同时也将剑鞘永久封印在这盒子内。空明大师得知剑鞘日后必定有主,所以一直保存在天禅寺内等待有缘人取之,未料几百年过去,鞘灵终于破除封印。”无尘大师细细说道。

“原来如此……真是世事难料!”谢莫言感叹道。看来宝宝手上这个发着七彩琉璃光的东西就是那个千年树灵做成的了,难怪会如此不凡,而且还透露着一丝非常精纯的灵气在内,经历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能带有灵气,这东西果然是件宝贝。

“呵呵……现在剑鞘物归原主,也算是了了天禅寺几百年来的心愿!谢施主此时有紫轩剑灵,再得剑鞘可谓是如虎添翼,实乃福缘深厚之人,真是可喜可贺。”无尘大师说道。

“呃……大师谬赞了,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谢莫言有些羞愧地说道。没想到这个剑鞘竟然和宝宝一样,吸收了千百年的天地灵气方才开灵。自己无缘无故就这样得到一个世间少有的宝贝,心中怎一个爽字了得。或许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所以谢莫言脸上依旧有些呆滞,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早闻上次修真界论道大会上,百印门一弟子使用剑灵独占其鳌,击败各大派高手,为百印门夺得不少脸面,看来这位年轻才俊就是谢施主你了!”无尘大师说道。

“大师谬赞了!”谢莫言非常谦虚地说道。

“年纪轻轻便有无上法宝护身,日后成就实在是不可限量啊!但是老衲依旧要奉劝谢施主一句话:正亦邪,邪亦正!谢施主好自为之!”

谢莫言慢慢咀嚼着无尘给予的这六个字,虽然不是很明白他所说的,但是其中必定有一定的道理,不禁恭敬地说道:“多谢方丈指点,时候不早了,晚辈先行告退!”

无尘大师微微颔首,右手轻轻一挥,谢莫言根本没感应到灵力波动,身后的门却自动地打开来,这一下再一次地显露出无尘高深的修为。谢莫言单掌竖起,恭敬地朝无尘鞠了一躬后,带着宝宝离开厢房。

离开厢房后,谢莫言和宝宝一同回到自己的厢房,一关上门谢莫言便开口问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不多,也不少!”宝宝调侃式地说道。

“你……那你说说这鞘灵是什么东西,该不会和你一样寄居在我身体里吧!”谢莫言说道。

“欸?这次你的脑子转得蛮快嘛!”宝宝笑呵呵地一屁股坐在床边说道。

“那就是说和你一样把我的身体当做是灵力制造厂,然后每天从我身体里吸收灵力?”谢莫言依旧不相信地问道。

“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不就是吸你那么点灵气而已嘛!你又不会少块肉。”宝宝见谢莫言一副心痛的模样,略有不满地说道。

“说得这么轻巧,你知不知道灵力得之不易啊,你怎么不把那个什么鞘灵弄到你身上去,你不是说它是你的衣服嘛,还把它弄到我身体里!”谢莫言说道。

“我本身就是个灵体,现在的形态不过是幻化过来而已,你就不同了,你本来就是个修真者,寄居在你身体里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她不是普通的鞘灵,是和我一样吸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的灵物,你可别把她当成是东西,等她有足够能力幻化出来的时候吓你一大跳!”宝宝摇晃着他的两条小腿,笑眯眯地说道。

“等它出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被吸成什么样子了!恐怕是一副骸骨吧!”谢莫言不冷不淡地说道。宝宝斜眼看着谢莫言神秘地笑了笑,不说话,拿起旁边的书便有头没脑地看了起来。

谢莫言开始有些后悔了,怎么自己的身体对宝宝来说就好像一个免费宾馆似的,如果以后他遇到一些灵物不通通都往自己身体里装了,免费吸收自己的灵力,真是打的如意算盘啊!

谢莫言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人类了,怎么弄得自己好像不是地球生物似的,或许这对于宝宝来说就是如此吧!

次日早上,谢莫言带着宝宝来到罗汉堂外,一眼便见到慕容香和霍宗、古峰三人,便上前打了个招呼。

“没想到今天这么早起来啊,真是意外!”霍宗调侃地说道。

“呵呵……我这次来是想向你们告别的!”谢莫言淡笑一下说道。

“告别?告什么别?”左峰和霍宗纷纷问道。

“师门突然有些事情,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不好意思,不能陪你们看下去了!”谢莫言说道。

“既然如此,那也就不勉强了,一路小心啊!可别再弄个几个月毫无音讯,我们家慕容香可是等不了这么久的!”霍宗暧昧地说道。惹得站在旁边的慕容香一脚踹了过去,霍宗一闪身躲了开来。

“呵呵……”谢莫言转过身,冲慕容香说道:“我上山这段期间,手机会没信号,所以就不能和你联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早去早回,我等你!”慕容香有些不舍地说道。谢莫言心中不由得轻轻一颤,给了个放心的笑容后,带着宝宝转身离去。

谢莫言带着宝宝两人一路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宝宝化身为一柄通体发着白光的飞剑悬浮在半空中,剑身上古朴美丽的黑色纹路几乎是谢莫言心目中的最爱。

谢莫言纵身飞跃稳稳地站在宽大的剑身上,剑灵不用谢莫言控制,嗖地冲天飞起,白色灵光在身后带起一道长长的乳白色轨道,消失在天际。

慕容香静静地看着白光消失处,似乎期盼着什么,左峰和霍宗却是一脸崇拜地看着白光消失处愣愣出神。

一路几乎是风驰电掣一般飞回天景山,虽然很享受这种飞一般的快感,但是谢莫言此时却没有多少心思想这些,只是一股脑地想着丁石和古月昕的婚事,还记得古月昕那奇怪的眼神,谢莫言心中不自然地轻轻一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