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7章:学校生活(中)

作者:御 仁 字数:17148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7章:学校生活(中)

但是尽管谢莫言求神拜佛,宝宝愣是连个屁都没放一个。此时银发男子见红发女子和黑发男子久攻不下,冷哼一声,长长的银白头发无风自起,遮住右眼的头发无风自起,露出一只全是白色的眼睛,一道白光从白眼中射出,冲半空中的谢莫言袭去,后者正忙乎着躲闪红发女子和黑发男子的攻击,这突如其来的白光根本就无法躲闪,只能勉强避开要害部位。

“嘶!”白光从右腰透体而过,谢莫言吃痛,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地面为之轻颤,掀起一层薄薄的尘土。倒在地上的谢莫言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哇”的一声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双眼无力地看着银发男子等人。

眼看着三人慢慢接近自己,但是谢莫言却连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接近自己,忽然眼前一黑,耳边只隐约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时正在家里的慕容香,手机上的那个金色铃铛突然跳动起来,阵阵清脆的铃声把正在清修中的慕容香唤回现实,见那个金色铃铛突然响起不禁脸色大变,想起谢莫言当初把这个铃铛给自己的时候所说的:只要其中一个人遇到危险的话,另外一个铃铛就会有所感应。慕容香不是不相信谢莫言的话,但是总觉得有些玄乎了点,所以一直都不是很在意,现在这铃铛竟然突然响起来,不禁大惊。

慕容香拿起手机,拨向一个号码,过了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声音:“您好,你拨的号码无应答……”再拨,还是那“无应答”系统传话。慕容香几乎没有考虑,穿上衣服便外跑去,先去学校找了一遍。以慕容香的功力躲过楼下的管理员易如反掌。但是到了谢莫言的寝室之后,却发现只有一个陌生的男生。

“请问……你……你找谁?”杜康目瞪口呆地看着慕容香说道。本来还以为是隔壁男生来串门呢,没想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个大美女,还是个冷艳冰霜的美女。简直就是男生中的梦中女神,杜康哪里有这样面对面地和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说话,声音不禁有些颤抖。

“请问谢莫言在不在寝室?”慕容香问道,语气有些焦急。

“哦!他不在寝室,你找他有事?”杜康说道。

“他什么时候出去的?”慕容香没有回答他的话,继续问道。

“嗯……好像放学后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杜康想了想说道。

“如果有他消息的话,打电话给我!别问为什么!”慕容香将一张记着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递过去后,随即便离开了。杜康木讷地接过纸条,不知道慕容香在说些什么,特不清楚她为什么这么慌慌张张,或许是因为偷跑上来的原因吧!这年头,还真有女孩子闯入男生宿舍的事,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只可惜不是找自己的!

也不知道莫言这小子死哪里去了,泡上这么一个美女竟然还这么保密,杜康关上门,手上抓着刚才慕容香递给他的电话号码,喃喃地说道。

此时昏迷不醒的谢莫言正处于一个四面墙壁的石室内,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亮着,昏黄的火光照在谢莫言脸上,将他从昏迷不醒的状态中拉回现实中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谢莫言本能地打量四周,待他要起身之时却发现双手双脚都被四条成人手臂一般粗的铁链锁着。不顾腰上的伤痛,谢莫言提起灵力便想震断手上的镣铐,但是一运气之下,全身突然一阵痉挛,谢莫言痛苦地倒在地上,想呻吟却只能张开嘴巴,但是声音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阵阵嘶哑低沉的响声。

此时石室的两扇大门被推开,一阵强烈的光冲外界射进石室内,谢莫言双眼瞳孔一阵伸缩,但是身体依旧痉挛着,躺在地上像个任由人宰割的羔羊。

“巫长老,他怎么会这样?”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赫然就是水姬。身边站着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人影,应该就是水姬口中的巫长老了。面对水姬的话,巫长老只是冷哼一声,并没说什么。

“你给他吃了断肠散?”水姬有些诧异地说道。看着谢莫言痛苦的样子,圣洁的脸上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能够这么顺利抓到他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样子他似乎还并不能使用剑灵,不过我们并没有办法从他体内把剑灵取出来,所以只能将他暂时关押在这里,等到释放魔尊大人的时候再和其他四件宝物一起送上去,效果也同样可以。至于断肠散只是限制他的灵力而已,刚才他一定是想用灵力将铁链震开,只可惜他忘了自己已经是阶下囚!”巫长老不冷不淡地说道,虽然看不清黑袍内的样子,但是水姬知道他正看着地上痛苦挣扎着的谢莫言。

“但是他已经被银枫打伤了,灵力全无,用断肠散来控制他,会不会有点多此一举了?”水姬说道。

黑袍人转过身,看着水姬,后者一脸惊愕,虽然看不清黑袍内的那张脸,但是却能感受到那股逼人的气势,和审视的目光在身上来回游动。随即一阵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似乎特别关心这小子?”

“水姬不敢!”水姬赶忙低下头来,心有些紧张地跳动着。

“嗯!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黑袍人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头慢慢地抬了起来,水姬借着外界的灯光,看清黑袍下的那张英俊的脸,只是此时却是满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水姬心虚地低下头。黑袍人转过身离开石室,水姬也随之跟在身后,两扇石门慢慢合上,水姬能够看到谢莫言那张英俊的脸因为痉挛的疼痛显得有些扭曲,那双眼睛却是看着自己,里面含着一丝哀怨和一丝渴望还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的东西。他真的就是当时亲手打败自己的那个谢莫言吗?门中处心积虑要寻找的无影盗贼吗?直到两扇石门合上之后,水姬才收回眼神,但是走了两步,禁不住转过身,看了一眼那个石室,随即转身离去。

仿佛整个天都灰暗下来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谢莫言才从痉挛的状态中慢慢恢复过来,腹部的伤痛火辣辣地传遍全身,身上拖着重重的镣铐,谢莫言抬起一只手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行动了。

其实谢莫言刚才听到那两个人的说话之时已经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一个阴谋之中,虽然当时只是痉挛状态,大脑思绪混乱,但是谢莫言看到那个黑糊糊的身影,还是能够分辨得出他就是当初救走紫灵的人,而且还是血影门的人!那个新来的付老师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为了接近自己,自己当初怎么就这么傻!唉……不过千怨万怨也于事无补了,自己的本事不高是最大的原因。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抓到这里来,而且还是这么狼狈地抓回来,真是太没用了,想从这里出去是不可能了。血影门也不知道会把自己怎么样,不过身上有剑灵在,他们应该不会杀了自己。

不过痉挛后全身酥软无力的感觉和腰部的疼痛感也并不好受,如果不是谢莫言的坚强意志和从小被老头子训练出来的身子骨,早就在哀号了。刚才合上门的那一刹那,谢莫言看清那张圣洁的脸时,心中不禁一阵轻轻颤。正在这时石门缓缓打开,一阵低沉的“轰轰”声传来!谢莫言勉强坐起身子,靠在墙上,来者竟然是付湘湘,不!她不是付湘湘,她是血影门的人!

谢莫言冷冷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真是聪明啊……没想到竟然会被你抓住!”话中带着浓厚的讽刺味道。金姬皱了皱眉头,但是却并没有发怒,脸色非常亲昵地蹲下身来,冲谢莫言说道:“其实我并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你要相信我,我是被逼的!”说罢一手轻轻抚摩着谢莫言那张帅气的脸。

金姬穿着一件金色边纹的低胸紧身服,性感如常。谢莫言心脏开始不规则地跳动起来,闭上眼睛,口中喃喃自语,但是当他睁开眼睛对上金姬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之时,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眼前的人儿似乎变成慕容香的样子,谢莫言不相信地甩了几下头,眼前的情形依旧如常,有些梦幻般的空间里,耳边徘徊着一阵阵令人酥骨的声音。

随即只觉得全身一阵火热,好像在身体里有一把燃烧着的火,几乎要把自己蒸发掉。谢莫言的上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了下来,露出那身结实的身板来,一块块肌肉整齐地布在他的身上,加上他那张英俊的脸真的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只可惜腰部一块紫青的淤痕让这种美感少了一分潇洒。

金姬轻吻着谢莫言的耳垂,顺着往下,谢莫言只觉得全身仿佛被数万只蚂蚁爬在上面,一阵瘙痒感传来,但是这阵瘙痒感又立刻让他全身的欲火更加高涨起来。

此时金姬取出三根三寸长短的金针,冲谢莫言冷笑一声,随即便往谢莫言头部三大穴位刺去,几乎在金针刚刺破谢莫言的头皮之时,石室忽然被一阵大力‘轰’的一声推开,进来一位白衣美女,圣洁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怒气,冷冷地看着金姬说道:“住手!”来者正是水姬。

水姬突然出现让金姬的手不由得一顿,三根金针嗖的一下收回袖内,起身狐媚地看着水姬说道:“咦?水妹妹!你怎么来了?”金木水火土五位圣使一般都以姐妹相称,以金为首,其次为木,依次顺序而下。但是以姐妹称呼只是给外人看而已,只有这五个人才清楚,她们之间的钩心斗角虽然并不比血影门和正道的仇恨,但是其中阴险狡诈的事情还是经常发生的,只是都是在暗中发生罢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金姬擅长狐媚之术,所以她的实力一直都在五姐妹中排第一,而水姬聪明伶俐,血影门中的五形术法也是非常精通,特别是水属性灵力的修为,有了那张寒冰床的帮助下,实力更是与日俱增,只是实力和金姬比起来还是有些距离。

水姬一直都看不惯金姬的做法,所以在五个姐妹之中,以金姬和水姬两人之间的钩心斗角最为明显。

巫长老平时对水姬就非常关心,而且是关心得有些过了头,这一点让金姬异常忌妒,因为这直接影响到和水姬明争暗斗的优胜权。所以虽然实力比她厉害,但是说到后台,金姬还是稍逊一筹。

血影门自血魔被封印在鹤山脚下之时,便四分无裂,这几百年来巫长老连同其他几位长老重建血影门才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但是门中一直都没有设立门主,只有长老会是最高统治,而巫长老又是长老会的会长,所以门中一些事情大多都由他一人来决定。水姬有这样一个靠山,金姬可是又忌妒又无奈。

“巫长老吩咐过,谁都不能伤害他!”水姬冷冷地说道。

“呦!水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我哪里有伤害他,我不过是想借他的真气来修炼一下而已,又不会要了他的命!”那双狐媚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水姬,倒在地上的谢莫言依旧还是神智不清,看来是中了金姬的迷魂术。也难怪金姬那双大眼睛,是男人都免不了被她引诱,再加上她那身火暴的身材,更是无人能挡。不过对于水姬来说,这小小的狐媚之术对她起不了什么作用。

“你刚才拿出吸魂金针,难道就只想借他一点真气吗?”眼尖的水姬在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金姬的小动作了。金姬一时间有些难以对应,只是微笑地看着水姬说道:“水妹妹还真是看得清楚啊,连我的吸魂金针都看到了,不过……你可要好好看住这少年郎,他年轻气盛,有时候也会把持不住的!哦呵呵……”说到最后金姬娇笑起来,水姬脸色微红,但立刻恢复原样冷冷地说道:“多谢金姐姐关心了!”

金姬含笑深深地看了一眼水姬,再以一种深有意味的眼光看了一眼谢莫言后,擦过水姬的衣袖,冲门口走去,随着石门一阵低沉的轰隆声响过,石室又恢复了原先的冷清静寂。

水姬慢慢走到谢莫言身前,谢莫言依旧还是双目无光地半躺在墙角边,对水姬视而不见,看着这张英俊的脸庞,水姬不禁一阵惆怅,记得当初他打伤自己的时候,自己确实是很恨他,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他很可怜。

水姬举起右手,在谢莫言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后者整个身体微微后扬,随即便清醒过来,见水姬站在自己身前,而自己上半身却是光溜溜的,不禁疑惑地说道:“刚才……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去哪里了?”

水姬清楚谢莫言嘴中所说的她到底是指谁,不过对于谢莫言的话,她只是转过身,背对着他,淡淡地说道:“刚才你中了金姬的迷魂术,要吸你的真气。我刚好经过,你捡回一条命!”

“金姬……迷魂术?”谢莫言喃喃地说着,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自己只觉得四周的空间突然变了开来,付湘湘的眼睛,好迷人的眼睛……对了!是她的眼睛,谢莫言差点跳了起来,但是似乎牵扯到腰部的伤口,轻声呻吟了一下,颓然坐回地上。右手紧捂着伤口,冷汗一丝丝地在额头布起。水姬转过身,看着谢莫言疼痛难忍的样子,轻叹了口气,取出一小瓶药丸,取出两粒,递给他,但是谢莫言全身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似的,伸到半空中的手硬是缩了回来,双手紧捂着腰部,紧咬着的嘴唇流出一丝鲜血。

水姬没办法只能将他扶起,靠在自己身上,一手拿出两粒红色药丸,让谢莫言服下。看着谢莫言将药服下后,水姬突然感觉到自己竟然和他如此亲近,一时间不禁有些措手不及,拨开谢莫言枕在自己身上的头,只听见一阵“咚!”的闷响,是谢莫言和地面的撞击声,不知道这一下会不会被弄出个脑震荡来。但是吃了那两颗红色药丸之后,谢莫言脸上的神色缓和了许多,人也渐渐进入深深的睡眠状态,根本感觉不出脑袋的疼痛。嘴巴微张,一丝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来。

水姬看着谢莫言睡样憨憨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笑意,但是随即便想到:他是门中抓回来的人,充其量不过是门中的工具而已,而且以前他还对付过自己,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水姬整了一下神色,又恢复到原来冰清淡漠的样子,看了一眼谢莫言后,便离开石室。

此时的谢莫言正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刻,只是他没有意识到罢了,水姬离开之后,谢莫言眉心一阵乳白色的光芒隐隐闪起,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再看谢莫言体内的变化。

因为谢莫言的头部无意间撞在地上,表面上没什么事情,但是蛰居于眉心部位的剑灵突然发出一阵乳白色的光芒,顺着眉心分成数道路线一直往下,修复着谢莫言体内的受伤机构,将一些经脉更加扩大开来,同时也将断肠散的毒慢慢清除体外。而这一切,陷入沉睡当中的谢莫言浑然不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灰暗的只有一丝油灯点燃着,似乎在这个空间里,任何时候都只存在着黑夜。谢莫言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脑子晕乎乎的,拽着那几条粗大的铁链,起身坐靠在墙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回原先的衣服了。不过这不是重要的,谢莫言突然觉得身上似乎比前几天少了许多痛楚,一经检查,赫然发现腰部的那块紫青伤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退了。谢莫言想起自己当时伤口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时,水姬好像把两颗药丸喂自己吃下去,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是那两颗药丸的效果?

她为什么要救自己?谢莫言想道,但是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遂也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仰望上空,油灯发出来微弱的光芒只能照清油灯附近一小块的地方,显得有些凄凉。

也不知道自己被抓到这里来的消息其他人知不知道,不过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了,谁还能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晚上跟踪老师回家,然后被抓到这样一个鬼地方来呢。想到这里,谢莫言苦笑了一下。

谢莫言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但也不是个乐天派,对于身处这样一个处境的他来说还是头一遭,想到慕容香的时候心中总有点酸酸的,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谈恋爱,老天爷竟然让自己坐在这里和四面墙壁和几根铁链相伴,真是看得起我啊!谢莫言苦笑了一下说道。

无聊地甩着手上的铁链,也不知道那个巫长老从哪里弄来这么粗大的铁链,还真是……咦?这铁链好像……好像变轻了,怎么会这样?

谢莫言愣愣地看了一眼铁链,随即便运起灵力,但是身体又是传来一阵痉挛的疼痛,只是没有上一次那么痛苦,谢莫言感觉到其中的变化之后,咬着牙,慢慢挺过这阵疼痛。

此时,石门缓缓向两边敞开,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慢慢走了进来,见谢莫言一脸疼痛的样子,心下便知道事情经过,不禁上前拍打了几下谢莫言的胸腹几处大穴。刚才的疼痛顿时消失大半,谢莫言疑惑地看了一眼水姬,但还是感激地点了点头,后者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吃了断肠散!一旦驱使灵力,身体就会痉挛疼痛不已,你还是别再枉费心机想逃出这里了。”

“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会这么轻易放弃吗?”谢莫言反问道。

“有时候,无谓的挣扎,只能加深自身的痛楚。这又是何苦?”水姬说道。

“装扮紫灵的时候,我看不到你会有这样忧郁的一面。”谢莫言说道。

“人都有两面性,其中一个自己生活在一个真实而又虚无的环境里,另外一个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无而又真实的环境里。”水姬淡淡地说道。

“在我的认识中,你是我第一个看不透的女人!以你的资质,替血影门这种邪派做打手真是太可惜了!”谢莫言说道。

“这不需要你管!”水姬淡淡地回道。

“但是你为什么要三番两次救我?”谢莫言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不能死!我们要你活着,这是上面的意思。”水姬说道。

“你们是不是要我体内的紫轩剑?然后等封印最薄弱的时候收集天下五样最宝贵的灵物来破除封印,把血魔放出来!”谢莫言说道。

“既然你知道了,那也就不隐瞒了,不过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水姬说道。

谢莫言靠在冰冷的墙壁上,说道:“听说要释放出血魔,靠那五样灵物未必有用,还要五行之女的鲜血才有百分百的效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我和其余四样宝物献上去的时候,你恐怕也要死!这又是何苦?”

“我一出生就是孤儿,是长老把我带大,教我术法,给了我一切东西,好让我能活到现在。死不过是一种报答方式罢了!”水姬淡淡地说道。

“你这样做……不值得!”谢莫言看着水姬,淡淡地说道。

“今天的话似乎太多了!你最好就当什么都没听到过!”水姬不想再和谢莫言谈下去,冷冷地抛下一句话转身离去,谢莫言看着水姬离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她和自己一样,甚至活得更可怜,就像个被囚禁的木偶!

就当水姬离开石室之后,在走道拐角处,一个身影慢慢走了出来,冲水姬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这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城堡,四周五人合抱的石柱,高高立起,撑起整座大殿的宽大场地,但是石柱和地面竟然是浑然一体的,可以大胆地相像,这整个大殿都是以一块巨大的石头中间挖空打造而成,要建造这么大的工程别说那些工程师的设想近乎天方夜潭。单单铸造费都不知道要花掉多少,更何况要完成这么大的工程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根本就不能完成。两面十几个人漠然地站在那里,那个叫银枫的也在其中,左右两边就是他的那两个随从紫发女子和那个拿大刀的黑发男子。前台是一个有二十多个台阶的高台,十几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精神抖擞地坐在上面,最中间的是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身影,正是巫长老。

“我们血影门自魔尊创立以来,经历无数挫折才有今日的局面,但是我们的魔尊却还被困在那鹤山之下,经历了数百年的折磨!我们身为他的弟子,就应该将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巫长老起身说道,乌黑的面目似乎早已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神秘而又冷酷的形象。场下的数十人,纷纷跟从巫长老的话起哄起来:“解救出来!解救出来……”

巫长老高高举起双手,下面的人声音戛然而止。

“幸好天不亡我!数百年来我们查到这世界上有五样宝物可以解除魔尊的封印,直到今天,我们已经找回四样宝物,就差最后一样了!释放魔尊指日可待!我们血影门一定可以重复往日雄风!”巫长老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虽然他的脸被黑袍挡住了,但是众人可以相像得到他此时脸上那副狰狞略带兴奋的脸孔。

“不过这次金姬和银枫几人找寻紫轩剑灵有功!我和各位长老商讨过,决定赐给你们每人一颗血灵丹!”巫长老继续说道。

金姬和银枫一同站了出来,身后还有紫发女子和黑发男子,当他们听到巫长老要赏赐他们血灵丹的时候一个个脸上洋溢出掩饰不住的高兴神色。

巫长老走下台,取出四个小匣子,一一分配给金姬四人,四人小心收好那小匣子之后,恭敬地冲巫长老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巫长老!属下定当万死不辞为血影门效力!”

这血灵丹是血影门内最宝贵的丹药了,是巫长老亲自配置,吃了一颗就可以让自己的实力大长!这对于他们这些修真者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贝!现在一下子赐给金姬四人每人一颗,足以见得巫长老对金姬这次抓到谢莫言有多高兴了!

“呵呵……好!”巫长老朗笑说道。

巫长老的笑声在空旷的大殿上来回徘徊着,四周静寂无声,半晌!金姬的声音响起:“长老,属下有事禀报!”

“说!”巫长老坐回椅上。

“身怀剑灵的人我们已经抓到了,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利用一些手段把剑灵从中取出来!不知道长老建议如何?”金姬说道。

巫长老开始沉吟了,旁边的几个长老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此时一个老头子走到巫长老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后,起身说道:“金姬的提议我们并不是没想过,只是我们并没有百分百的成功率将紫轩剑灵从他体内取出,以前我们也并未从人体内取出法宝的经历,所以只能将他先暂时囚禁在这里,等封印最薄弱的时候,将他连同其余四样法宝一起将魔尊释放出来。”

“属下斗胆有一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金姬说道。

“讲吧!”巫长老说道。

“属下的吸魂金针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将谢莫言那小子体内的剑灵吸出来,不知巫长老可否让我来替门中将那剑灵吸出来!属下担心囚禁他太久的话,会有所不妥!”金姬说道。随即眼睛看向站在旁边的水姬,后者警惕地看着她,面无表情。

巫长老也发现了这个细节,看了一眼水姬之后冲金姬沉声说道:“紫轩剑灵对我血影门很重要,不是你可以怎样就能怎样的!你的提议我不会接受,长老会也不会接受!”巫长老说道。坐在身边的十几个老头子也频频点头。

金姬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巫长老冷声挡回去说道:“你先退下吧!念在你抓回紫轩剑灵的持有者谢莫言的功劳上,我不怪罪你!”

此时金姬赶忙低下头,巫长老的话就好像一道墙壁硬生生将金姬的建议抵挡在外,后者对巫长老是又怕又恨,但是面对他的时候全身就禁不住轻颤,一种可怕的气息弥漫在她心中。

金姬冲巫长老施了一礼,银枫三人也随之低下头没说半句话,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们对巫长老也是敬畏不已。良久,待他们抬起头之时,巫长老已经起身离开。金姬偏过头,看了一眼水姬,后者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但是其中包含着的东西恐怕只有金姬才清楚。

“总有一天!我会代替你的位置!”看着水姬慢慢离去的背影,金姬冷冷地念道,一双媚眼一阵凶光闪过。

“银枫!”金姬叫道。

“属下在!”一头银发的银枫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

“你们三个从现在起暗中盯着水姬,一有什么情况立刻汇报给我!记住,不要让她发现!”金姬说道。

“是!”银枫行了一礼,身后两人也随之微躬身子,退了出去。

石室内,水姬盘坐在寒冰床上,但是心却一直无法静下来,脑子里一直徘徊着谢莫言的样子。四周寒气阵阵,两扇石门一阵颤动,向两边打开,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身影走了进来。

“巫长老!”水姬起身便要冲黑影行礼,黑影上前扶住水姬的手说道:“平时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你不必对我这么尊敬的。”

水姬知道巫长老的意思,其实这些话在很早他就说过了,只是水姬一直都是充耳不闻,好像是从内心深处不想太接近巫长老。

“不知道长老来此可有什么吩咐?”水姬偏过身淡淡地问道。

“你应该清楚我来此的原因。”巫长老回道,见水姬不说话,他继续说道:“金姬和我说,你经常去看谢莫言这小子,而且还和他很亲密。”说到这里,巫长老故意停顿了一下,没有将下半句话说下去。

“金姬私想自吸取紫轩剑灵,吸魂金针的威力足可以将谢莫言的真气吸干,为了以防万一,我只是阻止她这样做而已!”水姬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就好!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太接近他!金姬和你之间的关系我一直都清楚,我不想再听到她嘴中说出你的坏话!”巫长老说道。看了看水姬,巫长老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应该清楚我对你的心意!我不想因为一时的错误而失去你。”

“巫长老严重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圣使而已,何德何能要由长老如此关爱!”水姬微显冷冰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始终不肯接受我!”巫长老有些激动地说道,黑袍笼罩头部的帽子向后掀了开来,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只是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邪气。

“巫长老的厚爱,水姬心领了,只是水姬一心只想替血影门效力,并无二心。”水姬说道。

巫长老看着水姬,后者只是微微垂首不敢看他。巫长老轻叹一声说道:“你好好休息!”遂转身离开石室,一阵低沉的轰轰声过后,石门重新合上,四周静寂无声,水姬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谢莫言囚禁着的石室内,四周依旧空荡如常,一小盏油灯勉强支撑着一点点光芒,谢莫言盘坐在地上,双目微闭,慢慢运起一丝灵力,在经脉中流动。忽然,脸上肌肉一阵轻颤,谢莫言冷汗直冒,双唇紧闭,眉心间一阵异象颤动,隐隐一丝黑气蒸发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莫言满身大汗地醒过来,表面上看似非常疲惫,但是那双炯炯有神,隐隐闪过一阵灵光的双眼显着一丝兴奋。

“终于……终于成功了!”谢莫言喘着大气喃喃说道。其实在上次他醒来的时候就发觉自己运起灵力的时候,那种痉挛之痛减少了很多,而且隐隐感觉到眉心一阵跳动,后来才知道是剑灵在帮助自己。之后一有时间,谢莫言就慢慢提起一小股灵力在经脉中慢慢流动,到现在基本上已经将体内的毒清除出去,灵力在体内运转的感觉让谢莫言一度失去的信心又重新找了回来。但是以此想弄掉身上几条粗大的铁链,谢莫言还暂时无法办到,也不知道这铁链是什么东西做的,竟然这么坚硬,谢莫言使尽全身灵力都无法动弹其分毫,如果现在有把锋利的剑就好了。

此时眉心一阵轻颤,谢莫言突然感觉到什么,轻声叫唤道:“宝宝……”声音空荡地在四周徘徊着,没有相像中的回应,谢莫言有些失望,不经意地看了看手臂上的剑形纹身,突然发现那纹身竟然变得如同实体一样精致,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话,外人看来一定会认为自己手臂上藏着一把小剑呢!

想到这里,谢莫言仰起头呆呆地看着头顶上的一片黑暗,如果剑灵在的话,那就好了,自己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一阵灵光,慢慢亮了起来,谢莫言忽然被这阵灵光惊醒过来,巡视看去,这发光源竟是自己右手臂上那个剑型纹身。

激动的感觉瞬间传遍谢莫言全身,手指微微有些颤抖,双眼充斥着希望和惊讶的目光看着那剑形纹身。

光芒越来越盛,越来越强,到最后谢莫言眼前几乎都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忽然间,全身一阵轻颤,眉心一股暖流从右臂上飞蹿出来,谢莫言只觉得全身一阵虚脱,灵力犹如流水一般随着右臂倾泻出去,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

石室又恢复了往常的黑暗,谢莫言喘着粗气,或许是因为眼睛适应不了瞬间的黑暗缘故,眼前黑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逐渐适应了石室内的光线之后,一阵稚嫩的声音传来:“喂!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你被人当成宠物养了?”

谢莫言一怔,将视线转移到眼前一个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孩子身上,虽然以前在意识海内和他聊过天,但是宝宝可爱的样子已经深深印在他的记忆中,此时此刻再次见到那张可爱的脸蛋谢莫言的情绪简直不能用激动来形容。

“你……你怎么出来了?还……还变成这个样子?”谢莫言木讷地问道。

“哎……别说了!上次不小心吃了那个炽炎果,差点死掉!还好我命大,把它慢慢同化了,灵力增长很多,所以才能脱离你的身体化成人形喽!否则以以前的速度慢慢吸你的灵力至少也要一百年才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宝宝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前段时间我叫你你没回应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谢莫言说道。

“咦?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怎么被人锁起来了?”宝宝睁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谢莫言手脚上的镣铐。

谢莫言慢慢说起事情的经过,宝宝大笑道:“真是个笨蛋!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别人抓住!”

谢莫言本想回骂过去,但是现在自己的镣铐必须要由剑灵帮忙,无奈此时有求于人,只能忍下这口气,求饶似的说道:“宝宝,先帮我把这镣铐弄开吧!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比金刚石还要硬!”

宝宝冲谢莫言甜甜一笑,说道:“喏!要有条件的哦!”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话!”谢莫言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说道。

“等我们离开这里再说!”宝宝说话的同时右手食指轻轻一挥,数道剑气打在手脚上的镣铐上,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接声响起,束缚住谢莫言的镣铐竟然只是微微裂开一个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痕迹,不禁大惊。

“咦?”宝宝此时也有些诧异,走上前来,仔细观察着这几根粗大的铁链。半晌皱了皱他的小眉毛说道:“这不是寻常铁链,这是一根天外陨铁!”

“天外陨铁?”谢莫言睁着双眼疑惑道。

“天外陨铁非常稀少,没想到血影门竟然有这等宝贝!不过想把它弄断对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宝宝脸上一阵微笑,右手成掌,一阵灵光闪起,闪电般的连挥数下。谢莫言只觉得眼前一闪,“锵!锵!”几声金属断裂的声音响起,手脚上的镣铐齐齐断裂成数块。

正当谢莫言要起身之时,石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谢莫言自从恢复灵力之后,听觉和视觉便恢复往常一样敏锐,只是不知道现在来这里的到底是谁,一时间便坐回原来的位置,用衣袖和裤管遮掩住断裂的镣铐,装成一副颓废的样子,双眼微睁。宝宝也发现石室外面有人,一个闪身瞬间消失在谢莫言体内。

石门慢慢推开来,竟然是水姬!她还是一袭白衣,飘逸圣洁的模样让人不敢相信她竟然是血影门的人!一双冰冷而又有一丝忧郁的双眼看着谢莫言。手上拿着一点吃的水果放在谢莫言面前后,便准备离开。也不知道在这里关了多久,不过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水姬送一些食物给自己,有时候谢莫言会觉得她似乎有话和自己说,但是却不知为什么,一直都不说。

水姬走到石门处,刚想按下开门的机关时,谢莫言终于叫住道:“等等!”水姬转过身,漠然地看着他。

“我看得出你不喜欢待在这里!”谢莫言说道。

“你的话太多了!”水姬脸色微微一变,从容说道。

“血影门不是你待的地方!如果给你一个永远离开这里的机会,你肯不肯和我一起走!”谢莫言说道。谢莫言从内心深处不想让这样一个女孩子沉沦在魔道之中,从水姬第一次从金姬手中救出自己开始,谢莫言就这样想过。

“离开这里……不可能的!”水姬说道,脸色一阵暗淡。

此时谢莫言全身渐渐散发出一阵灵光,身体慢慢飘浮起来,头发无风自动,一脸肃穆地看着水姬!

“你……”水姬惊讶地看着谢莫言,再看向墙壁上的几条铁链,那镣铐处竟已断裂成数块,这可是天外陨铁打造的玄铁链,一般修真者根本就无法动其分毫,可此时镣铐断成数块已是铁一般的事实。还有,谢莫言体内的断肠散什么时候解了?种种的疑惑和惊讶充斥在水姬心中。

谢莫言慢慢落回地面上,站在水姬面前不到三尺处,轻声说道:“跟我走吧!”水姬看着谢莫言的眼睛,心中一阵迷茫,正在这个时候,石门一阵大力推了进来,两扇石门轰的一声撞在两边的墙壁上,几个身影走了进来,带头的赫然是一身黑袍的巫长老,走在身边的是一袭性感打扮的金姬,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冷冷地看着谢莫言和水姬。

“水妹妹!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背叛我们,当初长老真是看错你了!”金姬在一边冷笑道。

“我没有!”水姬淡淡地说道。

“哼!如果不是你给他解药,谢莫言的断肠散能这么快解了?你还想狡辩吗!”此时一个手拿着一个骷髅拐杖的老头上前一步说道。一张枯瘦的脸如果不是外面有一张脸皮遮住,几乎和一个骷髅头一样,让人看了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这倒是和他手上拿的骷髅拐杖很是相配。

“抓住谢莫言!其余的以后再说!”巫长老冷声说道。除了金姬和水姬之外,两个老头子祭起自己的法宝冲谢莫言袭去。

枯瘦老者举起手上的骷髅拐杖,嘴中一阵喃喃念叨着咒文,一阵血红色的光芒从拐杖上那颗骷髅双眼中冒了出来,诡异不已,红光渐盛。谢莫言右手臂上的剑形纹身一阵暖流传来,瞬间整只右手便被一股剑形白光笼罩其中,这是众人第一次见到紫轩剑灵,没想到竟是这般模样,不过紫轩剑灵的威力众人都清楚,心中多少也有些忌惮。

只见那枯瘦老者手上那把拐杖上的骷髅忽悠地飘了起来,幻化出九个红色骷髅凌空冲向谢莫言,阵阵鬼哭神嚎断不绝耳。谢莫言哪里见过这等仗势,身形速退,右手持剑灵向前连挥数下,顿时九个骷髅被打碎五个,那个枯瘦老丈脸色惨白,双手连连挥舞数下,其余四个骷髅围住谢莫言,谢莫言手持剑灵,警惕地看着枯瘦老者的动作。

枯瘦老者嘴中喃喃念叨着什么,随即手上的骷髅拐杖凌空抛起,拐杖在谢莫言眼中瞬间变大,特别是拐杖上那个散发着阵阵血气的骷髅,向谢莫言头顶压来,后者大惊,右手持剑灵便要挡,但是早就在四周徘徊的那四个骷髅此时一拥而上,谢莫言大惊,躲无可躲之下,紫轩剑灵陡然发出一阵瑞气,将谢莫言包裹其中,血骷髅一触碰那瑞气,便好似触电一般倒飞出去。上面的红光瞬间暗淡许多。枯瘦老者此时脸色苍白,嘴角一丝鲜血溢出,冷冷地看着谢莫言,不说话。

此时另外一个双手犹如鬼爪的老者上前,扶住那个枯瘦老者,上前冲谢莫言便是一爪。五道凌厉的血色异光冲谢莫言袭来,这简直就不是属于人的手,好像一只鹰的爪子放大五倍左右的模样,谢莫言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一面,不禁呆愣在那里。直到那五道血色异光打在外面那层瑞气上时,谢莫言才反应过来,看看那层瑞气上五道血红色的痕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如果这五道血气打在自己身上恐怕不死也要变残废吧!

“笨蛋!快用你的御灵剑诀!”此时,宝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莫言此时才想起来,每次都是宝宝提醒自己,真是太失败了,谢莫言暗暗提气:“以剑为媒,御灵为气,气转乾坤,以灵御剑!”

这几句是白老亲自传授给他的御灵剑诀,只可惜只有这么一句,不过单单这样一句就足够谢莫言受用的了。

一道龙卷风以谢莫言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谁都阻挡不了这股龙卷风的力量,就连巫长老都被扫退数步才勉强停下来。谢莫言驾凌剑灵身体化作一道白色灵光,闪电般飞了出去。巫长老眼疾手快,祭起血色飞梭身形化作一道红芒立刻追了上去。待其余几人反应过来之时,谢莫言和巫长老已经不见,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提起灵力身形一闪跟了出去。

此时谢莫言驾驭着剑灵飞着,但是这鬼地方简直就像是个地下宫殿一般,来回甬道迂回曲折,简直就是个迷宫,身后巫长老驾驭着血色飞梭紧紧跟着,谢莫言的驾驭技巧还不是很熟练,以至于后面紧紧跟随着的巫长老渐渐追了上来,谢莫言赶紧催动灵力,剑灵一个剑啸声响起,仿佛要划破空气一般,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起。忽然眼前出现一个石壁。谢莫言心中想道:“完了!怎么飞到死胡同里了!”

眼见就要撞上了,谢莫言本能地闭上眼睛,等待着一阵剧烈的疼痛,正在这时剑灵一道灵光射出,眼前的石壁轰的一声碎成数块,尘土四扬。谢莫言睁开眼,却发现墙壁竟然破出一个大洞来,露出一个大殿模样的地方来。

谢莫言驾御剑灵来到大殿寻找出口,但是却发现巫长老已经追了上来,血色飞梭蹿出一道血色异芒朝谢莫言袭来。同时大殿另外几处空旷的地方金姬和血影门的弟子都冲了出来,将谢莫言团团围住。

谢莫言身子一偏,躲过这道血色异芒,正想甩出一道剑气作为回礼之时,身后一阵惊叫声传来,只见那道血色异芒竟冲水姬面门袭去,谢莫言大惊,飞身上前。水姬只觉得眼前那道血色异芒就要接近自己之时眼前呼地闪出一个身影,抵挡住这股血气。

“嘶!”血色异芒透体而过,“噗!”谢莫言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就要倒下去。被血色异芒贯穿的地方一个两指大小的黑洞触目惊心。

见谢莫言受伤,巫长老驾驭血色飞梭,右手一张,幻化出一把血剑冲谢莫言刺来,背对着巫长老的谢莫言此时重伤在身,哪里躲得了这一击。就在血剑就要刺穿谢莫言的手臂之时,一个身影忽地挡在谢莫言面前,正是水姬。

巫长老大惊,眼看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剑尖一偏。水姬只觉得右肩一阵巨痛传来,血剑竟已透体而过。谢莫言没想到水姬竟然会帮自己挡这一击,不禁愣了一下。正当巫长老诧异之时,水姬抓住谢莫言手臂在耳边轻声说道:“右边甬道处尽头是出口!”随即一掌打在他身上,将谢莫言送到甬道口。

身子飘在半空中,时间仿佛静止了,水姬那双看不透的眼睛流露出一丝自己看不懂的情愫。“嘭!”谢莫言的身子重重地倒在地上,但是这一下没受什么伤。此时压长老和四周的人已经觉得有些不对,纷纷冲谢莫言冲来,后者驾御剑灵,冲甬道尽头飞去。接近右胸的地方一个血洞正淌着鲜血,剑灵飞过之处,在地上也出现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眼前逐渐出现一扇巨大的石门,谢莫言提起所有灵力,剑灵一阵白光闪起,无数剑气朝后袭去,犹如暴雨一般,霎时间后面追来的人死伤大片,就连道行高深来应付这铺天盖雨般的剑气也都有些狼狈,而在同时巫长老也露出了他那张英俊的脸,只是此时却是满脸阴冷,杀气腾腾。

待剑气过后,巫长老等人出现在门口之时,已经失去谢莫言的踪影。

“追!”双手犹如鹰爪一般的老者说道。身后数十个血影门人便要祭起自己的法宝追去,但是却被巫长老喝住道:“不用了!”

“可是……”老者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巫长老那张无比阴沉的脸色硬是将下面的话吞回肚子里。

出了血影门的老巢之后,不知道飞了多久,谢莫言脸色惨白,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点一点地模糊起来,剑灵在一处山峰边停了下来。同时谢莫言也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伤口处依旧淌着鲜血。此时剑灵一阵白光闪起,幻化出宝宝的身影,慢慢走上前右手轻轻捂住谢莫言的伤口处,一阵柔和的白光慢慢亮起,鲜血竟逐渐止住了。

宝宝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将谢莫言拖到一处山洞内。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山风呼啸着,伴随着野草沙沙的声音,谢莫言微睁开眼,发现宝宝正坐在一个火堆前,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呃……”谢莫言想起身,似乎牵动胸口上的伤口,咧了咧嘴。此时宝宝也发觉谢莫言醒了,说道:“你醒了!”

“嗯……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谢莫言问道。

“恩!”宝宝回道。一双小手轻易地折断一根和他胳膊差不多大小的树枝,加在火堆上,逐渐熄灭的火一下子旺了起来。

“谢谢!”谢莫言说道。

“谢什么,你是我的寄生体,救你是应该的!”宝宝说道。

“但是你毕竟救了我!”谢莫言说道。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的道行实在是太浅了!下次有这么危险的事情可别叫上我,我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就死掉!”宝宝说道。

“呸!你想死我还不想呢!我看你比我不知道要老多少倍,还年轻呢!”谢莫言说道。

“喂!我可是救了你,说话客气点!”宝宝起身插腰说道,两腮鼓鼓的,好像一个西红柿。本来样子已经够可爱了,没想到生气的时候还是这般有趣,谢莫言笑呵呵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只是举手之劳嘛!”

“你……哼!下次再这样看我还救不救你!”宝宝一屁股坐在地上,嘟囔地说道。拿起一根干柴,拨弄着火堆。

此时谢莫言见有些无趣也躺在地上,伤口虽然疼痛,但是经过宝宝处理过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不知道水姬现在怎么样,救她的那一幕此时历历在目。老实说谢莫言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冲上去挡在水姬面前,就好像是本能驱使自己一般。当水姬为自己受伤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有些难受,就好像那一剑是刺在自己身上似的。

谢莫言想着,自己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想到这里他立刻甩了甩头,随即用右手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对自己说道:“我怎么会这么想!”

“喂!你是不是刚才受伤把脑子给打傻了吧!自己打自己,有病啊!”宝宝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才有病呢!什么喂来喂去的,我可是有名字的!不过我不介意你叫我帅哥!”谢莫言甩了一句话。

“就你?还帅哥?”宝宝说道。

“那像别人一样叫我莫言算了,咱们平起平坐怎么样。喏!这可是给你很大面子喏!”谢莫言说道。

“你哪里还有什么面子!还记得在血影门时你答应过我一个条件没?”宝宝说道。

“你可别提太过分的条件,否则我不会答应的!”谢莫言警惕地看着宝宝说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过分的条件,只是以后我将以现在的模样出来。回不回你的身体由我来作决定如何?”宝宝说道。

“什么!”谢莫言惊讶地差点跳了起来,但是牵动到伤口又一屁股坐回地上,咧着嘴巴说道:“这怎么行!你以后在我身边我怎么和其他人解释你的身份?”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我可不管!”宝宝说道,随即找了块比较舒服的地方,有模有样地半躺在地上,眼睛斜看上方。

“你……可不可以改变一下,比如没人的时候你再出来如何?”谢莫言无奈地说道,毕竟是自己先答应他的。这小东西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脑子里装的尽是些让人琢磨不透的玩意。

“我睡觉了,别打搅我!”宝宝好像没听到谢莫言的话一般,懒懒地转了个身子,正眼都不看谢莫言一下,说道。后者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只能暗叹自己怎么会找上这么一个怪异的法宝。

直到第二天早上,谢莫言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来他的身体还是和蟑螂有得一比的,这么重的伤竟然在一天之内就好得差不多了,不过这也要多亏宝宝的功劳。

驾驭着宝宝幻化出来的飞剑,谢莫言回到校外住的地方,学校应该是不能去了,血影门既然已经盯上自己,那就很有可能在那里守着自己。

来到床边,将那份红色请柬取出,小心地保管好后,忽然瞟到自己的手机上几个未接电话,打开一看,竟大部分是慕容香打来的,还有几条短信是左峰和霍宗还有司徒龙发来的,看来是想说比武大会的地点,想带自己一起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