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6章:学校生活(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5743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6章:学校生活(上)

回到校外住处的时候,谢莫言终于呼出一口浊气,脑海里徘徊着刚才那个漂亮女子的火暴身材。长这么大谢莫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再加上他现在正是个年轻气盛的年纪,更是经受不了这些诱惑。

想到这里,谢莫言甩了甩头,转身走进浴室内,将冷水放满整个浴缸,听说冷水能够让人清醒,这果然是不争的事实,冰凉的感觉包住全身,脑海里仅存的那丝邪念,瞬间被冲散开来。正当谢莫言享受之时,全身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痛苦袭击卷而来。

仿佛身体里有团火在燃烧,谢莫言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苦,仿佛要把五脏六腑整个翻过来一样。谢莫言双眼紧闭,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意识渐渐脱离他的身体,双手紧紧抓着浴缸的两个边缘,手指因为用力而隐隐有些发白。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吗?不!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享受过!我不能就这样死掉!谢莫言想着,但是疼痛感依旧一波强过一波地冲击他的脑神经。他已经感到自己支持不住了,意志力陷入崩溃的边缘,身体感觉就像一个充气的气球一般,整个要爆炸开来。

此时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话,一定会吓得不知所以,谢莫言全身好像一块烧红的铁块一样,红得几乎就要滴出血来了,一条条血管,一个个内脏清楚得就像透明的一样,时不时地有一丝红光闪过,随即身体的某些部位就会鼓胀起来,情形诡异不已,还好有一股柔和的白光却罩在他身外,似乎竭力压制着不让它爆发出来。

浴缸内的凉水此时早已被谢莫言可怕的体温蒸发殆尽,浴室内白茫茫一片水蒸气,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连陶瓷制作的浴缸都有融化碎裂的痕迹,除此之外,谢莫言此时的温度还在继续疯狂飙升。

当谢莫言最后一丝意识脱离他身体的时候,身体最后一丝防线也宣布崩溃。但是身体外面那层淡淡的白光却依旧包住他全身,和身体里那股红光缠斗着。

次日的阳光倾洒在谢莫言脸上,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浴室,第一直觉告诉自己:难道我还没死?随即起身看了看四周,让他匪夷所思的是自己躺着的浴缸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一堆黑糊糊的碎块,好像被猛火烤过似的,再看下去更让他吸了口凉气。只见自己躺着的地板竟然硬生生地陷下去好一大块,看看四周黑糊糊的一片,偶尔还有一丝青烟冒出来,难不成这里被火烤过?这不可能啊,难道还有什么火能把这水泥地给烧出这么大一个坑?而且自己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谢莫言此时四处看了看,别说烧伤了,就连一丝丝小伤疤都没有,这就奇怪了。

一道灵光在脑门一闪而过,谢莫言原地盘坐,意识进入额头部位一看,“嘶!”谢莫言倒吸一口凉气,此时剑灵里面包裹着的那团红光不见了,整把剑灵似乎已经成了一把近乎实体的剑一样浮在那里一动不动,剑身的纹路几乎和原来实体的剑没什么两样,而且更加惟妙惟肖。谢莫言有些担心,这东西放在这里会不会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脑袋给戳出个洞来?

这种怪异的想法谢莫言已经想过不下数十次,但是现在他第一次感受到被戳的可能性,因为那剑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把袖珍型的紫轩剑。要是被人知道他脑子里装着一把剑的话,那些科学家不把自己给解剖了才怪。不过重新得到力量的他还是感到有种欲火重生的感觉。将意识转移到胸口部位,只见胸口潭中穴上盘旋着一颗晶莹剔透的乳白色丹,心中不由得一喜。在百印门的时候灵动诀依旧没什么长进,没想到在这个机缘巧合之下竟然突破这个瓶颈,提升到结丹的境界,只可惜灵动诀后面的内容谢莫言忘了,也不知道之后更高的境界是什么样子,一切都要靠自己来摸索,不过实力大增之下,谢莫言的心情大好,将这几天沉积下来的阴郁一冲而散。

谢莫言退出冥想状态,似乎想到什么,轻轻叫了一声“宝宝!”

浴室里徘徊着自己空洞的声音。谢莫言不死心地继续叫了几声,但是依旧没有回应,一种失落感顿时席卷而来。虽然那小子调皮得很,不过他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自己早就被那个丁卫的火龙烤焦了,更不能在鹰嘴峰救出慕容香他们。

谢莫言有些颓丧地走出浴室,随意地套了几件衣服,看来英雄果然是不好当的,如果昨晚不是那女人缠住自己的话,自己根本不会和那些流氓打架,更不会因此而动了灵力,让自己在死亡边缘打了个转回来,想想当时承受的那般痛苦,谢莫言隐隐颤抖了一下。此时谢莫言似乎感觉到什么,从怀里的口袋取出一个红色请柬,心中虽然很想打开一探究竟,但是现在没时间,看来只能等到晚上了。谢莫言小心地把红色请柬藏在床下的一个暗阁内,做好一些伪装措施之后转身离开房间。

不紧不慢地来到学校,却发现校门口聚集了一大堆人,三三两两地不知道在讨论什么。谢莫言没兴趣凑热闹,但是眼光还是时不时地瞟过去。

“喂!你说刚才那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是谁啊?”一个学生说道。

“不知道啊,不过看她应该来头不小啊,校长都亲自来接她,不过她的样子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了!”另外一个学生说道。

“听别人说她是我们学校新聘请来的老师!”此时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凑过来说道。

“哇!不知道她会是哪个班级的老师,如果我是她的学生,让我减寿三年都行啊!”第一个学生说道。

“如果我能和她一起吃顿饭的话,让我减寿五年都行!”第二个学生说道。

谢莫言听到这里,暗自摇了摇头,这帮学生什么不比,比谁的命短,这世道真是变了。正当谢莫言准备去上课时,身后一阵声音叫起:“莫言!”

谢莫言转过身,闻声寻去,人群中杜康肥胖的身体脱颖而出,谢莫言一眼就看到他的庞大身躯。

“呼……”杜康肥胖的身体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谢莫言身边时,已经有些气喘,看来肥胖的人确实经受不起体力劳动,走两步路都会气喘,或许应该找个时间让他好好锻炼锻炼。

“你知不知道今天学校刚来了一个老师?”杜康说道。

“嗯……听他们说过!怎么?有什么问题?”谢莫言问道。

“刚才我看到那女老师了,开宝马车,还是校长亲自来接她,牛得不得了,刚开始还以为是市里的领导呢!没想到竟然是老师,不过她长得真是太漂亮了,和你们班的那个慕容香不相上下!”杜康有些激动地说道。

“没见过美女啊!还是回去上课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谢莫言笑骂一声,说道。

“喂!话不是这么说的,美丽的女人吸引男人,男人讨论漂亮女人,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怎么能说是浪费时间呢!”杜康反驳道,随即一副花痴模样地说道:“如果那个美女老师分配到我的班级的话,那我就算……”

“减寿十年都没问题是吧!”谢莫言没好气地接下杜康的下半句话。

“呃……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啊!嘿嘿,我就说嘛!是男人都会这么想,特别是你见过她的样子之后更是有这种想法!”杜康说道,正当他要继续说时,却发现谢莫言已经抬步离去。

“诶,等等我啊!”杜康快步追过去。

慢步踱进教室内,见慕容香正坐在位置上,在谢莫言跨步走进教室的时候便已经往他看去。迎向慕容香那双水灵的大眼睛,让人百看不厌的美丽脸庞,长长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在后脑勺。

老实说,能够拥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谢莫言根本就没想过,自从自己继承老头子的衣钵之后,就以盗贼为职,哪里想过今时今日会有这样一位身份特殊样貌绝美的女孩子在自己身边。

走到座位上,谢莫言左手轻轻抓住慕容香的右手,她似乎挣扎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非常归顺地任由谢莫言握着,同时脸上渐渐浮起一抹粉红。

由于两人动作很不明显,而且视觉角度又没人见到,所以谢莫言也是肆无忌惮地一手抓着慕容香的手,一手拿出几本书来。从开学到现在,这些课本书籍他几乎都没翻过,除了有几本有些发霉之外,和新的没什么两样,但是每次依靠他小时候背的那写书籍足以应付那些所谓的大学考试。

慕容香自从知道谢莫言不是普通人之后,对于他以前的一些奇怪行为也感到释然,毕竟修真者的能力自己还只是一知半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古武术者放在修真者面前几乎就相当于一个小学生和一个成年人,根本不能比。

别看慕容香平时一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但是心中却也时常暗暗制定着自己心上人的标准。当她遇到谢莫言的时候,也就是在第一次谢莫言请她吃东西的那个晚上。两个人在孤单的夜灯下慢慢走回学校的路上,谢莫言的幽默抓住她手的那一刹那,慕容香第一次感受到心脏不寻常的跳动。慕容香相信谢莫言当时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因为现在握着他的手,感觉就像当初那样!

此时上课铃声响起,慕容香被吓了一跳,本能地从谢莫言掌中抽出手,脸色有些紧张,有些害羞。这些脸部表情谢莫言都看在眼里,心下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此时班主任老头带着一个一身白衣打扮的美丽女人走进教室,谢莫言仔细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她……她竟然就是昨天晚上在海滨公园那个被非礼的女人!这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么巧的事,谢莫言此时不想相信命运都不行了!

此时,下面的同学纷纷交头接耳,但大多数都是女生,那些男生都呆愣愣地看着那位白衣美女,那张绝世面容几乎让所有的男生一时间迷得不知所以。

“咳……咳……”班主任老头干咳了两声,将那群学生唤回现实中来,心中暗暗想道:我的运气怎么这么好,上次来了个国外来的紫灵美女,现在又来个几乎要夺人心魄的尤物,真不知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福气,这辈子让自己能够享受这种待遇。

“这位就是你们的新老师!付湘湘老师。她将负责你们以后的数学课程。”班主任老头说道。随即冲付湘湘点头示意了一下,再次冲班级里的学生告诫了一些平时早已听过无数遍的话后,才安心地离开教室。

“大家好!我叫付湘湘,以后教你们高等数学,相信我们能够合作愉快!”付湘湘的声音犹如一阵蜜糖一样几乎让所有男生心中为之一颤,随即纷纷点头附和。除了谢莫言之外,但是他的眼睛依旧盯着付湘湘,心中依旧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什么事都碰到自己头上来了,就连桃花运也是接连不断,一而再再而三地和美女打交道。以前根本不觉得这世界上会有怎么漂亮的女孩子,到了这个学校之后,接二连三的桃花事件让自己不得不相信,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美女这种动物。

坐在一边的慕容香也发觉到班级里的大部分男生几乎都被眼前那个新来的美女老师吸引过去了,就连坐在自己身边的谢莫言都不能幸免,心中不禁浮起一丝忌妒之心。冷冷地看着付湘湘,其他女生几乎和慕容香如出一辙,女人对比自己漂亮的女孩子会有忌妒心,这句话讲得实在是太对了!

慕容香不动声色地踩了一下谢莫言的脚,后者吃痛,本能地缩了一下,偏过头一看,慕容香正板着一副吃醋的脸冷冷地看着讲台上的付湘湘。谢莫言似乎想说什么,此时讲台上的付湘湘说道:“现在各位同学作一下自我介绍吧,就从这位同学开始!”付湘湘的手指向谢莫言这边。

谢莫言有些不相信地左右相看,除了四周一双双忌妒的眼睛看着自己之外,便无其他,谢莫言镇定心神,整理了一下语言起身说道:“我叫谢莫言!”简单的几个字说完之后便坐了下来。

谢莫言坐好后,敏感的直觉似乎感应到什么,抬头看去,见付湘湘正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谢莫言,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好像会说话似的,这让谢莫言想起昨天晚上在海滨公园发生的那一幕,诱人的身材,这一切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生都会想入非非,谢莫言心中不禁掀起一阵涟漪。但是转而想到慕容香在旁边,不免收紧了一下心绪。

接下来的一节课,谢莫言几乎都没听到付湘湘在说些什么,心里只想着慕容香那副冷冰冰的面容,看来吃醋果然是女生最擅长也是最敏感的事情。

下课后,其他学生都收好书籍准备去吃午饭,教室里只留下谢莫言和慕容香两人。谢莫言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但是要说到应对方法却无从入手,不禁呆呆地站在慕容香身边,看着她板着一副脸收拾着桌上的书本。

待慕容香准备离开教室时,谢莫言终于开口说道:“呃……其实刚才不是你相像中那样的!对不起,其实我……”

“你什么?干吗和我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慕容香不冷不淡地说道。但是脚步却停了下来,只是侧面对着谢莫言。后者见这一招有用,便上前拉住慕容香的手轻声说道:“那我们去吃饭吧!”

“今天我有事!你自己去吧!”慕容香一甩手,准备离开,但是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了谢莫言的手掌,不禁有些嗔怒。转身正想说什么却看到谢莫言那双诚恳的双眼,正毫无避讳地看着自己,心脏不争气地开始跳动起来。

谢莫言见慕容香不说话了,不禁有些欣喜,二话不说拉着慕容香就往校外跑去。两人一路走到上次一起吃过饭的地方,虽然是第二次来,但是对于谢莫言两人来说却是非常熟悉!菜上之后,谢莫言首次表达出关心之意,时不时地夹菜给慕容香,后者也接受地低头吃饭,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咀嚼。漂亮的女孩子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这么不失一身不同寻常的气质。

其他桌子上正在吃饭的男性同胞只要有注意到的纷纷将视线转移到慕容香身上,一副惊叹不已的模样,然后再将视线转移到谢莫言身上,不禁一阵忌妒,到最后,伴随着女朋友嗔怒的话语乖顺地将视线转移回去。

饭后,已是下午时分,温煦的阳光淡淡地洒在大地上,微风轻徐,谢莫言拉着慕容香的手来到附近的公园散步,踩在松软的草地上,耳边伴随着一阵阵“沙沙”的声音,还有阵阵清脆的铃声。谢莫言看向慕容香,见她手机上别着一个小巧的金色铃铛,正是“灵犀铃”。

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出来散步,谢莫言感到特别新鲜,同时也觉得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平时是有很多话题,但是到现在却一点也想不出来了,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

“莫言!”此时慕容香轻声说道。

“嗯?”谢莫言偏过头,一副等待下文的样子。

“这学期,我准备休学,我爸爸叫我回去,准备武林三年一度的比武大会。”慕容香淡淡地说道,语气透露这一丝忧愁。

“比武大会?我听霍宗他们说过这事!”看来慕容世家也是受到邀请之一,谢莫言没想到的是慕容香竟然会代表慕容世家去参加。

“爸爸叫我回去准备闭关,我们可能要几个月不能见面了!”慕容香淡淡地说道。

“没关系!到时候我去看你比武怎么样?”谢莫言说道,老实说他还是对这个比武大会蛮感兴趣的。

“好哇!只可惜你不是武林中人,否则你就能收到请柬去参加比武了!”慕容香说道。

“哦?这个一定要拿到请帖才能参加的吗?”谢莫言想起昨天拿到的那个红色请柬。

“嗯!如果没有收到请柬的门派是不允许参加的!每次比武大会都是以天禅空心两个门派胜出,接下来便是我们慕容家,只是这次爸爸似乎想让我打赢天禅和空心,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老实说,我没有一点胜出的信心!”慕容香淡淡地说道。

“有我在身边,你一定行的!”谢莫言说道。慕容香淡笑了一下,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身子靠在谢莫言的肩膀上,后者也识趣地没说话,坐在一边,静静地享受着宁静的一刻!

送慕容香回寝室之后,谢莫言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天色已经渐近黄昏,想着今天慕容香所说的,心中不禁对几个月后的比武大会更加期待。想想刚开始来到云霞大学时,自己还只是个普通的盗贼而已,偶尔捣蛋一下作为娱乐,转眼半年后的现在,竟然已经发生这么多的变化,真是世事难料。

谢莫言思忖着,身后一阵声音响起:“谢莫言!”谢莫言本能地转过身,一看之下心不由得提了起来,竟是那位新来的老师,付湘湘!

月光倾洒大地,在她窈窕的身上映出一丝诱人的姿色,丝毫不比慕容香差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似笑非笑地看着谢莫言。

“付老师好!”谢莫言陡然回过神,礼貌地说道。

“你好,没想到这世界这么小,让我们在这里相遇,可以叫你莫言吗?”付湘湘轻启樱唇,清脆悦耳的声音不由得让谢莫言为之一颤。

“呃……当然可以!”谢莫言说道。付湘湘今天还是一身白衣打扮,紧身的白色牛仔裤和白衬衫将她惹火的身材毫无遗漏地暴露出来。谢莫言赶紧闭上眼睛,心中暗骂自己视力怎么就这么好,好死不死地就往那里看!真是罪过,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因为视力太好而责怪自己。

“上次在海滨公园,真是多谢你了!”此时付湘湘说道。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谢莫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谢莫言竭力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平淡地说道:“没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虽然谢莫言装得很无所谓的样子,但是观察细微的付湘湘还是发现谢莫言有些异样,轻笑一声说道:“今天我太迟下班,不能请你吃饭道谢了,不如明天如何?”

“啊?呃……这怎么好意思,上次的事情没什么的,不用请我吃饭了!老师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说完谢莫言转身三步并作两步逃离现场,老实说他一见到付湘湘就有些莫名的紧张,心绪不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上次在公园里不小心看到她那火暴身材的缘故吧!谢莫言虽然平时嘻嘻哈哈喜欢开玩笑捣蛋,但是对于伦理道德这方面还是非常保守的。

付湘湘见谢莫言像躲避瘟神似的跑开后,不免轻笑一声,但是脸上的表情却隐隐显露着一丝阴冷。

匆忙回到寝室,合上门之后,谢莫言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回想刚才的情形还真是险,真不知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尤物,就像古代的妲己似的,几乎勾人魂魄啊!

此时躺在床上一手抓着小说一手抓着零食的杜康疑惑地看着谢莫言说道:“有人追杀你啊?”

“去你的!我像被人追杀吗?”谢莫言白了一眼杜康说道。

“那你干吗出这么多汗?”杜康继续问道。

“外面太热,走两步就出汗!”谢莫言含糊搪塞了一句。

“哦?”杜康还是有些疑惑,拉开窗户,外面清爽的风吹了进来,舒服不已。谢莫言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继续下去,说道:“你怎么还不睡?明天还要上课呢!”

“没什么,一个人在寝室里等你们喽!也不知道霍宗和左峰这两个小子死哪里去了,白天没去上课不说,到现在还没回来,一定干了些见不得人的事了!”杜康一副一定是这样的表情说道。

“他们家里有事,休学一段时间!”谢莫言说道。

“休学?”杜康放下小说坐了起来,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特别是肚子上的赘肉,真不知道这小子放假这两个月吃了什么东西!

“嗯!学校已经批准了,看来有段时间寝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谢莫言说道。

“真不知道这两个小子搞什么鬼,好好的突然休学!”杜康有些不满地喃喃说道。

谢莫言没去管他,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拿出笔记本电脑,无聊地在网上溜达。突然,放在旁边的手机响起,谢莫言拿起一看,屏幕上显示是司徒龙,不禁想起先前曾打过电话给他,现在应该是他打过来的,心下不免接起电话,人也随之离开寝室。

“喂!”谢莫言接起电话。

“谷兄!真是抱歉,因为一些原因,上次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不能接!”电话那头,司徒龙微显歉意地说道。

“哦!没关系,暑假两个月我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没带手机来,后来才看到你打了几个电话给我!”谢莫言说道。

“哦!是这样的,上次见谷兄武功出神入化,想必已经深得贵师门真传,不知这次三年一度的比武大会是否会参加?”司徒龙说道。

比武大会,又是比武大会,看来司徒家也受到邀请了,并且对这事很关心!

“嗯!听说过,不过去不去还要看我师父能否让我去参加!”谢莫言说道。

“这样,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很希望能够在比武大会的时候再次和谷兄切磋!不过如果谷兄不能参加的话,记得到时候去看看!”司徒龙说道。

“嗯!好的,我会去的!”谢莫言说道。两人再闲侃一番之后便挂断电话。司徒龙其实很想知道谢莫言到底出师哪个门派,但是从谢莫言的话中依稀能够听得出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师父是谁,甚至是哪个门派,遂也没再多问。

挂段电话之后,谢莫言回到寝室,看了一眼杜康之后,回到床上,平躺在上面,仰望天花板。那份请柬还在外面的住处,明天应该去拿来看看,谢莫言的直觉告诉他,那份请柬或许和这次的比武大会有关!

转而又想到那个神秘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是正是邪?谢莫言有些分不清楚,想着想着,脑子不禁开始乱了起来。甩了甩头,闭上眼,进入冥想状态。

次日,上完早上的课之后,谢莫言准备回校外的住处,那个红色请柬一直在脑海徘徊着,谢莫言一直都没看请柬的内容,心下不免有些焦急和紧张。

“莫言同学!”此时身后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谢莫言转过身一看,不免倒吸一口气,竟然是付湘湘,心中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付老师!”谢莫言礼貌地打了个招呼,继续问道:“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我可能早点下班,不如一起吃顿饭吧!”能够得到这么漂亮的女老师邀请,几乎是所有男性同胞的愿望,但是对于谢莫言来说根本没感到任何兴奋之感,相反还很想避开她,对着那双迷人的大眼睛,谢莫言真的有些受不了。

“呃……但是我晚上可能……”谢莫言想推辞掉,但是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付湘湘打开肩上的小包包,拿出手机冲谢莫言说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晚上六点在这里等我,不见不散!”说罢便走开了。

谢莫言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好慕容香今天已经离开学校,和左峰他们一样休学一段时间,否则刚才的那番话要是被慕容香听到的话又要费力解释一番了。但是就算如此,身边来往的那些男生也都是一副忌妒的眼神看着自己,谢莫言赶紧低头离开这里,要是犯了众怒那可就不好了!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生犯桃花运,接二连三地遇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造孽啊!

直接坐了辆出租车回到校外住处的时候,谢莫言刚想掏出钥匙开门,便发觉门并没锁上,不禁有些疑惑。转而一想:或许是祝云舒那小妮子来了!不免收起钥匙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屋。

来到自己的卧室时,一个身影正拿着块干布,努力地擦拭着一扇落地窗,谢莫言悄悄走到她身后,“哇!”的一阵叫声响起,祝云舒本能地惊叫一声,手上的干布也随之落在地上,一脚碰翻了放在旁边的水桶,里面的水倾泻出来,瞬间地板湿了一大片,还溅湿了谢莫言的裤脚。

“对……对不起!我没想倒是你!”祝云舒还过神来,见背后竟然是谢莫言不免舒出一口气。双眼看了看谢莫言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微垂下头,不知道是因为刚才劳动的原因还是害羞,标致的脸蛋上隐隐泛出一丝红晕。

“不是你的错,嗯……是我做得太过火了!真是不好意思。”谢莫言说道。

“地板都被我弄湿了,我去拿拖把!”祝云舒说道,便准备出去拿拖把!却被谢莫言一手抓住她的手说道:“不用了,你以后也不用这么认真地打理这里了,如果你累坏了我可赔不起!”

“这没什么的,其实在家里,我经常这样做的,习惯了!”祝云舒低着头,声音小得和蚊子差不多。

“这里我平时也没怎么住,只是做个栖身之地而已!你弄得这么干净我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谢莫言笑说道。并没注意到祝云舒的异样。

“嗯……你……你能不能松开手!”祝云舒羞涩地说道。此时谢莫言才意料到自己的手一直都抓着她的手,有些尴尬地松开后,祝云舒低着头出去拿拖把。

真不知道她的手怎么会保养得这么好,刚才抓在手中的时候,非常光滑,一点也不像是做惯家务活的样子。老实说祝云舒还蛮有意思的,特别是在她害羞的时候,那红扑扑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上前亲吻一下。不过以谢莫言的品性,想想倒是可以,要是真做起来,那可不会!

待祝云舒擦干地板之后,便向谢莫言告别,谢莫言也不留她,打了声招呼后,便关上门。直接来到自己卧室,打开床下的那个小暗阁,红色请柬正躺在里面。

谢莫言拿在手上,有些颤抖地拆掉封在外面的那层红腊。打开请柬,一行行被黄金烫过的小篆字体出现在请柬内。

“三年一度,武林大会,九月初九,天禅寺一叙!”简短的几个字却写得龙飞凤舞,笔劲苍穹,隐隐透露着一丝狂妄之气,让人不敢轻视。谢莫言此时才发现这几个字不是烫的,而是写出来的,不禁暗自感叹。能写出这几个字的人这世间恐怕不多,当然这是指以古武术者的身份来说。

谢莫言再看下去,署名一栏只有“无念”两个字,真是个奇怪的名字,谢莫言想道。收起请帖,小心地放回暗阁内。九月初九离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谢莫言心下已经决定到时候去天禅寺看看,不过现在天禅寺这么多,是哪个天禅寺?谢莫言也不管这么多,反正到时候霍宗他们会带自己去的,到时候不就行了!

躺在床上,谢莫言无聊地把玩着手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铃声钻入耳内,好不清脆,谢莫言只觉得灵台逐渐清明起来,难不成这个灵犀铃还有让人保持清明之效?谢莫言端详着手上的铃铛,但是里里外外都看遍了也没看出些什么,不免将手机放下。

盘坐在床上,心境空明,感受着体内灵力的流动,胸口处的那颗乳白色丹丸散发着阵阵灵气,旋转着。谢莫言将注意力转移到蛰居在眉心的剑灵身上,还是那副样子,逼真的剑散发着阵阵灵力,但是谢莫言叫唤宝宝好几次都没反应,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尝试性地控制一小股灵力向剑灵探去,但是刚接近它却被外围散发出来的灵气吸了过去,转眼间便没了影子。

再尝试了几下,依旧如常,被吸了进去,一点也没剩下,谢莫言气馁地退出冥想状态。掀起右手胳膊上的那个剑形纹身,却发现剑身上多了一丝血色纹路。难道这也是宝宝吸收了那个红色珠子起的变化?谢莫言不禁想道。

但那个红色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谢莫言一直都没搞清楚,本想找宝宝问问,但是现在就连他都不见了,难道他是不是和那颗红色珠子一起被同化了?想到这里,谢莫言不禁有些担心!看来只能静观其变了,谢莫言想着。

此时一处隐蔽的石内,一个二十岁光景,一袭粉红色装扮的少女盘坐在一张散发着阵阵寒气的冰床之上。身上隐隐散发出阵阵水蓝色的灵气,圣洁的脸让人不敢有一丝亵渎的意念。

两扇石门缓缓向两边打开,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身影鬼魅般走进石室内。少女收起散布在外的灵气,一双如水一般清澈的眼睛微微睁开。

“巫长老!”少女淡淡地说道。

“嗯!静休了两个月,觉得如何?”黑袍人说道,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听声音显得很高兴。

“伤已经痊愈了,多谢巫长老关心!”少女不冷不淡地说道。

“除了麒麟之血和紫轩剑灵之外,我们已经找到其余三样宝物,相信解除魔尊封印,指日可待。”黑袍人说到这里,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兴奋与狂傲。

“但是离封印最薄弱的期限只剩下半年了,我们能找到其余两样吗?”水姬问道。

“紫轩剑灵已经被那个叫谢莫言的小子拿去了,我已经派金姬去探他的底,为了避免重蹈上次的过失,我调动了巡查使在暗中协助!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另外长老会因为上次你行动失败要对你做出勾骨之罚,但是被我压下来了。”黑袍人说道。当黑袍人说到勾骨之罚时,水姬脸色陡然一变,看来是非常忌惮这个恐怖的惩罚。

“多谢巫长老!”水姬说道。

“你不用谢我,只要明白我是最关心你的就行了!”黑袍人轻声说道,水姬脸色微微变了变,没有说话,不知道怎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谢莫言的身影。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半晌,水姬说道。黑袍人一怔,微叹了口气。

“麒麟之血我已经叫土、火两位圣使去了,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消息!”黑袍人说道。水姬一共有五位姐妹,都是以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五个字来命名,各修五种属性的灵力,实力在血影门中算得上高手行列,地位也是仅次于长老的人物,黑袍人说的土、火两位圣使,也就是她的其中两位姐妹。

“我担心那些修真者会来坏事!”水姬说道。

“哼!那些修真人士,自称正道!其实什么狗屁都不是,我会让他们知道我们圣教的厉害,你就不用担心了!”黑袍人语气有些冷漠。水姬看了一眼黑袍人,转过头,没说话,石室内一下子变得静寂无声。

“对不起,刚才我的话有些过激了!”黑袍人轻声说道。

“巫长老不必和我道歉!”水姬淡淡地回道。

“你……好好休息吧!”黑袍人说完便离开石室,随着石门再一次的合上,石室内徘徊着一阵阵低沉的声音,久久不能散去,盘坐在寒冰床上的水姬,脸上露出一丝非常复杂的表情。

次日,到学校后谢莫言本能地躲避付湘湘,幸好下午没有她的课,否则谢莫言又要忍受付湘湘那双魔眼的折磨了。

安心地坐在椅子上,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其实也只有半天而已,到了大学课程极少,早上一般只有四节课,下午或者早上(有时候是下午有课,而早上没课)到晚上则是自由时间。

悠闲地收拾书本,准备出门的谢莫言却被一个身影挡在他面前,不由得一愣,抬起头,和他意料中的没错,眼前这个人就是付湘湘!谢莫言本能地一手抓紧衣襟,警惕地看着付湘湘。

“今天刚好早点下班,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如何?”付湘湘今天穿了一键镶着金边的工作服。显得非常有朝气,只是这衣领似乎开得大了点,透露着一丝妖艳的味道。

“呃……这……我晚上有事……”谢莫言喃喃地说道。

“可是你昨天答应我了啊!”付湘湘说道,随即说道:“就当作答谢你上次救我如何?”说罢一副期待的样子看着谢莫言,后者一副为难的样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有些木讷地说道:“那……在哪里吃饭?”

“离这里不远,就学生经常去的那家吧!我看那里的生意很不错,菜应该也烧得很好!”付湘湘见谢莫言终于同意了,不禁高兴地说道。

“随便吧!”谢莫言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讷讷地说道。

两人来到校外的快餐店,里面的菜虽然算不上好,但是却也很合两人口味,不过对于谢莫言来说,吃东西比吃砒霜还要痛苦,不知道是她和自己作对还是自己手颤抖的缘故,每次夹东西都会碰到付湘湘的筷子,同时也沾了不少对方筷子上的口水。

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但是谢莫言或许是因为内心伦理道德的限制,对间接接吻有一定的排斥性,特别是对自己不喜欢的女孩子。

其实这间店同时也是他和慕容香来这里吃饭的地方,那个老板早就对自己很熟悉了,这次见到谢莫言带了个比上次还要正点的女孩子过来吃饭,那女孩子脸蛋不仅漂亮,身材也好得没话说。谢莫言瞟了一眼那老板,后者以一副非常谄媚的样子看着他,谢莫言暗自打了个寒战,没去看他。

付湘湘是自己的老师,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人也很随和,可以说她几乎是所有男性同胞梦想中的女人,但是谢莫言对她确实没什么感觉。老实说除了对她的身材和裸露有些感冒之外,谢莫言倒是很看好她。只是她对自己那种……热情似乎有些太过了,而且她经过上次海滨公园后对自身的穿着多少也应该有些改善,怎么还是这般样子,真不知道女人的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付湘湘的容貌几乎能够和慕容香媲美,不同的是前者多了一分成熟的气息,更能吸引男人,而后者却是多了一分成熟的女人所没有的清纯感。所以当他们一进入饭店之后,几乎里面所有的男性多将视线转移到付湘湘身上,更有甚者,连端在手上的酒杯掉在地上都没感觉!看来美丽女性的杀伤力果然很大!不过谢莫言同时也遭受到很大的压力,四周几双非常不友善的眼睛在自己身上徘徊不定,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再搞出几个流氓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吃饭间,付湘湘经常问些奇怪的问题,每一个问题几乎都隐隐涉及自己的身份背景等,谢莫言以为她是想了解自己的身份不禁随口捏造了一份在入学时就已经编好的“口供”!对于自己真实身份的保护,谢莫言早已在入学的时候就编好了,就连人员都已经编排好了,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刚好用上,付湘湘见谢莫言和平常学生没什么两样地说出自己的身世:出生农村,父亲原来是当兵的,后来退役回家,自幼被父亲熏陶,所以谢莫言会点皮毛功夫,但是生活贫瘠。后来父亲机缘巧合包到一个工程,小发一笔,所以送自己来云霞大学就读,母亲早逝。现父亲谢文华就住奉田县X村X号。就连电话号码都有了,谢莫言非常平静地说道,但是脸上表情也会在付湘湘面前装装样子,谢莫言很早就认为自己是个天才了,就连演戏装饰都是如此精彩,差点连自己都认为自己有这么一个“爹”了。

看着付湘湘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谢莫言继续低着头喝水,他自从修习了灵动诀之后,饮食就极剧减少,到最后只要一天吃一两个水果就行了,对于吃饭谢莫言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了。但是为了要在付湘湘面前装装样子,还是要吃点。

谢莫言并不担心付湘湘会打电话回去找那个“爹”,因为整件事谢莫言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根本找不出一丝破绽,除非那个“爹”死了!

不过对于付湘湘的问话,谢莫言还是感到非常忌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职业病!谢莫言突然萌发了一种怪异的想法,探探这个付老师的底,看看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饭后,谢莫言找了个借口回寝室去了,付湘湘也不强留,和谢莫言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往回去的路走去。谢莫言在转过一个拐弯处时便停了下来,看付湘湘远去的身影,心中想着是不是该去跟踪她,但是这有些不大好。唉……管他呢,反正自己又不是色狼,只是想知道一下她的身份而已。

盗贼的职业病无外乎疑心和警惕心特强,谢莫言也不知道这个病到底是好是坏,但是总的来说,也只是保护自己的本能而已!这是谢莫言给自己作的解释。

或许谢莫言的想法是错误的,一路跟踪下来,谢莫言并无觉得有奇怪之处,看着付湘湘走进一间小别墅之后,谢莫言便准备继续跟过去看看,但转而一想,这不是在偷窥吗?想到这里谢莫言赶紧离开,生怕再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话,晚上又是一个不眠夜了。看来自己确实是有些神经过敏了。

谢莫言离开别墅附近之后,亮着灯光的房间,窗帘被掀开一角,一张美得有些妖艳的女人露出脸,看着谢莫言离去的身影,一副神秘的笑容浮现在那张妖艳的脸上。

无聊地走在回去的路上,谢莫言琢磨着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有些无聊,又有些沉闷,突然之间,他想起那个掠夺者的组织,也就是师父所说的血影门。按正常的道理来说,自己现在应该是他们最想对付的人了,而且那个紫轩剑灵在身上,他们就算拿到那四样宝物也不能把封印破除,放血魔出来。

所以他们现在应该是处心积虑地想对付自己,上次那个紫灵已经这么难对付了,相信再来一次的话,对手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正当思忖间,身后一阵惊叫声响起,谢莫言陡然回过头,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付湘湘的住处,难道她又遇到什么不测?谢莫言没有多想,提起身形,眨眼间便来到别墅门口。二楼灯亮着的房间,一阵瓷器摔到地上的破碎声,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喊声,谢莫言没有多想,轻提一口气,左脚一点旁边的墙壁,身子轻如鸿雁一般飘上二楼。原先亮着灯光的房间此时已经一片漆黑,但是对于谢莫言来说和白天没什么两样,灵力聚集到双眼,一双眼睛在黑夜之中仿佛两盏明灯,将四周看得清清楚楚。

四周的摆设很古典,墙上挂着数面古画和文人墨客的丹青,不过谢莫言没有时间来注意这些,只是略带过瞄了一眼,随即将视线停留在地上一堆碎裂的瓷瓶上。铺在地上的粉红色地毯有些凌乱,还有一双高跟鞋,而付湘湘却已不见。

“付老师……”谢莫言轻轻叫了一声,但是四周静寂无声,谢莫言提起灵力,双手叠出一个手印,随即阵阵灵力散发出体外,幻化成一根根触须慢慢钻入四周任何一个可疑的缝隙内查探。每一跟触须就像是谢莫言的一双眼睛耳朵一样,瞬间,谢莫言的感知达到空前的强大。

触须慢慢进入一个隐蔽的储藏室内,突然!一股红光闪起,将伸进仓库内的触须打成两段,触须不过是谢莫言的一点灵力聚集而成而已,被那道红光瞬间截成两段后,触须也瞬间消失在空气中。谢莫言全身轻颤,收起四周的触须,冲储藏室冷冷地说道:“这位神秘的朋友,抓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恐怕有失你的作风吧!”

黑暗的储藏室内,一个人影突然从窗口飞了出去,谢莫言本能地追去,两人在一处离别墅不远的一处空地上停下。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其中的黑影站在谢莫言身前,虽然谢莫言在黑夜中的可见度如同白天一样,但是这个黑影却无法看透,只能勉强看清他的身形,他全身似乎都被一件黑袍笼罩其中,看不见他的真实面貌。

“你这么晚了跟踪一个女人,是不是也有失你身为修真者的身份呢?”黑袍人说道,听声音依稀能够分辨得出他是个男人,而且应该很年轻。

“阁下到底是谁?”谢莫言警惕地说道,灵力隐隐布满全身。黑袍人缓缓拨开罩住自己头部的宽大帽子,露出一张冷俊的脸,引人注意的是,他那头银白的头发特别惹人注目。谢莫言不禁多看了两眼,眼前的银发男子全身冒着一股神秘的气息,淡淡地说道:“你就是谢莫言?”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谢莫言疑惑道。

“想知道原因的话,去地狱再问阎王吧!”银发男子话一说完,谢莫言便感觉到两股杀气左右袭来。谢莫言双手立刻结出一个手印,左手一拍地面,以谢莫言为中心,四周地面上一根根两米多高的石柱冲天而起,柱顶尖锐无比,两边袭来的人身形顿了顿,随即非常灵巧地在石柱间穿越而来,眨眼间便到了谢莫言的三尺处。

左边的紫发女子手持一把黄色飞剑,右手一挥,一道黄色灵力冲谢莫言袭来。谢莫言身形一提,随即准备召唤出剑灵,但一想到宝宝现在根本就不能回应自己,不禁皱了皱眉头。谢莫言躲开那道血色剑气之后,右边一道呼呼的风声便袭来,谢莫言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身形硬生生在半空中后退两米,随即一把大刀劈空斩下谢莫言额前几缕发丝,谢莫言几乎能够感受到那把刀身的那股足以冻僵全身的寒气。后背不禁冒出一层冷汗。

落地之后,谢莫言立刻结出迅驰印,身形一下子灵活许多,刚才是对方出其不意,自己险些吃了大亏,现在谢莫言没有剑灵在手,虽然没有信心打败他们,但是却也能自保。展开被谢莫言改良后的无影术,谢莫言整个身形就像是在半空中飞舞似的,紫发女子和那个黑发男子根本就碰不了他一根汗毛,倒是把那数不清的石刺切断大半。而谢莫言却也没有机会使出更厉害的手印,毕竟就算再厉害的手印,也需要时间,现在可是一点时间都没有。只怪自己得了个这么变态的法宝,谢莫言在心中祈祷着:宝宝!快点出来啊,你主人我就要被人大卸八块了,要是再不出来的话,你我都要去见阎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