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首页>仙侠>邪盗

第13章:意外(上)

作者:御 仁 字数:18274
此书首发于【要阅读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13章:意外(上)

正当谢莫言猜想丁石刚才那股眼神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阵钟声响起,下面一个个弟子纷纷走到自己的擂台上,看来是比试开始了。云山推了一下谢莫言的胳膊,后者才“醒”了过来,应了一声之后来到一号擂台上,此时丁石已经站在擂台上了。谢莫言一步步走到擂台上,心也不由得一点点紧张起来。自己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人打架,但参加这么大的一个大会还是第一次!

“真是巧啊!没想到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你!”谢莫言打了个哈哈,一半是打招呼,一半是借此来减少自己的紧张。

“原来你叫谢莫言!不过你不要以为我欠你的人情我就会手下留情,要赢我还要看你本事!”丁石说道。

“算命的说我十六岁后开始转运,已经走运了两年,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谢莫言微笑道。

“少说废话,把你的法宝拿出来吧!”丁石说罢已经祭出自己的那柄蓝色飞剑,蓝光霎时间如同波纹般荡漾开来,阵阵气势朝谢莫言袭去。但是令他意外的是,谢莫言竟然没有拿出任何法宝,只是双手叠起数个手印,一阵白色灵光闪过,谢莫言已经在身上加持了迅驰印。

“难道你想不用法宝就打败我吗?那你真是太小看我了!”丁石一捏剑诀,浮在半空中的蓝色飞剑犹如一道蓝色闪电,冲谢莫言袭去,后者也同时展开身形冲丁石冲来,接近瞬移的速度恰好躲过正面袭来的蓝色飞剑,双手一翻结出一个定身印,一道白色灵光冲丁石袭去。

丁石冷喝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躲过谢莫言袭来的那道白色灵光,随即一捏剑诀,蓝色飞剑灵巧地一转,冲谢莫言袭来。

谢莫言右手呈一个奇怪的手势,冷喝一声:“地突印!”双手朝地面一砸。“地突印”只是个低阶术法,但是经过“神印之手”加持过后威力呈几何增加。霎时间,一道五六人合抱的巨大石柱冲天而起朝半空中的丁石袭去,后者微显惊讶,但还是指挥着将蓝色飞剑将只接近自己位置不到三米的石柱由上至下劈了下来。

“轰!”的一声,石柱应声而碎,漫天石块如同雨点般落了下来,谢莫言凭借灵巧的身形,展开自己改良过的无影术双脚一蹬,整个人犹如火箭一般直直地冲上天,灵巧地在石块上一点,往往都是在几个石块上留下一道残影,可见其速度之快。

此时巨大的响声已经吸引其它围观的弟子,一个个纷纷冲这边赶来,一时间一号擂台边已经是人满为患,就连看台上的各派高人也都将注意力转移到这里来。

丁石凭借蓝色飞剑驾驭半空中,石柱的破碎同时也将他的视线遮住大半,脚下一片浓厚的灰尘,几分钟前还好好的擂台眨眼间已经成了乱石堆,难道那个谢莫言竟然就只有这么几下子?

事实和自己的猜测显然相反,正在思忖间,丁石左脸边忽然一阵风袭来,多年的苦修让丁石的反应力也有了非常大的进步,猛然转过身,双手本能地胸口,同时一股力道夹杂着浓厚的灵力袭在手臂上,体内的灵力本能地抵挡了一下,消除了袭入体内的外来灵力,但是整只手臂已经麻痹不堪。

不过谢莫言的攻击远远不仅于此,在半空中展开他改良过的缥缈掌,对于以前的谢莫言来说根本就没想过,但是现在使出来却也并不输于在地面上的威力。

丁石没想到谢莫言竟然会和自己近身战,蓝色飞剑一时间只能驾驭在脚下根本没有机会指挥,而谢莫言经过石柱落下的石块在半空中左闪右袭倒将丁石搞得措手不及。再加上谢莫言的本身灵力并不逊于丁石,甚至还略有深厚些,此时丁石双手只有招架之力全无还手之机。

石块落尽之后,谢莫言也重新回到地上,不同的是丁石是御剑而下,谢莫言则是从十几丈高的地方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身子,才勉强落到地上而不受伤,这对于一个没有法宝的修真者来说可谓是空前绝后。除了传说中修行到白日飞升的境界外,还没听过有人不借用法宝从十几丈高的地方掉下来而不受伤的。一时间不仅是白老,就连其他门派的道友也都纷纷对其另眼相看,赞叹声断不绝耳。

同时坐在看台上的公孙洪却是一脸凝重地看着场中的谢莫言,刚刚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双眼精光一闪,心中暗暗对谢莫言重新评估起来,这个只修习几年的小子竟然有这分修为,真不知道白老是给他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还是他确实是个百年不遇的修真天才。

此时谢莫言额头也是微有汗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丁石说道:“双手是不是觉得麻痹不堪,刚才我在掌中已经加持了定身印,你现在双手就算动得了也指挥不了你的飞剑了,你还是弃权吧!”

“原来如此……难怪我的双手动都动不了,真是看走了眼,你竟然不用法宝都有此能耐,不过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心生怯意的话,那你还真是小看我了!”说罢丁石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全身蓝光大胜,就连浮动在半空中的蓝色飞剑仿佛应和着丁石般剑身也散发出阵阵刺眼的蓝光。

谢莫言诧异地看着这一幕,难道那个丁石还有什么绝招没使出来?不可能,他双手明明已经不能动了,指挥不了他的飞剑,可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谢莫言想冲上前借此机会将丁石彻底打败,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接近不了丁石,一道蓝色光罩呈半圆形将丁石包在里面,谢莫言根本就近不了身。

“水龙吟!”丁石此时一脸肃然,身形渐渐浮起,蓝色飞剑倒竖在他身前,一阵犹如龙吟般的啸声阵阵传入谢莫言耳内。后者一脸凝重地看着半空中的丁石,双手叠起一个落雷印,经过神印之手的加持之后成为高阶法术“九雷巨鸣”。这招虽然已经用得很娴熟,但因为自身灵力的原因所以使出来的时候还是非常消耗灵力,至于其它高阶法术虽然会,但是谢莫言担心一旦使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也牵扯进去,那威力可不是自己现在的实力可以控制住的。

霎时间,丁石眼前的那柄蓝色飞剑幻化成一道巨大水龙,由上至下冲谢莫言袭来。

“龙……竟然是龙!”谢莫言惊讶地看着半空中的水蓝色飞龙,嘴中喃喃地说道。但是手上却也不闲,霎时间结出一个手印,九道天雷犹如九条张牙舞爪的九道飞龙,直直地冲水龙劈了下来。

丁石眉头一皱,右手一掐剑诀,水龙好似得到了某种命令,盘旋而起,冲那九道天雷袭去,左突右撞,突然吐出一道水柱竟硬生生地将两道天雷打散,不过水龙虽然威力非凡,但是天雷之力岂是水龙可以比拟的,其余几道天雷瞬间劈在水龙身上,半空中传来一阵龙吟,好似受痛一般,整条水龙眨眼间小了许多,颜色也暗淡了许多。

“轰!”的一阵雷鸣响起,谢莫言早已做好准备所以没受到伤害,但是丁石却是如遭重创,脑子“轰!”地一阵空鸣,整个人差点倒下,体内五脏六腑犹如受到重创,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当空吐了出来。

至于在四周围观的众多弟子由于受到擂台边四块奇怪的金旗所围成的一个防护罩所以没有被这阵强大的雷鸣之力震伤,但看到场中激烈的打斗和那九道天雷于水龙也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而此时在看台上,白老和众位掌门也都将心提了起来,虽然其他几个擂台上也是非常激烈,但是相比之下,谢莫言这个没有依靠法宝的修真者和丁石这个手持飞剑的修真高手对峙还是非常有看点的,特别是刚才那个石柱已经造成很大的气势,现在双方好似已经开始孤注一掷将自身最厉害的一招使出,更是显得惊心动魄。

此时飘浮在半空中的丁石早已失去对蓝色飞剑的指挥能力,包围在外面的那层蓝色光罩瞬间消失,整个人直直地掉了下来,就连那柄幻化成水龙的蓝色飞剑好像也顺着丁石的坠落而失去那层蓝色灵光,恢复成原来的飞剑模样,直直地掉了下来。谢莫言此时是全身乏力,刚刚的九雷巨鸣用了他太多的灵力,但是看到丁石从空中坠落下来后,赫然竟发现他的正下方有一块尖尖突起的巨大石块,如果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砸到这石块上的话,就算是不死也成残废了,只是不知道这修真者有没有残废这一说。

起了恻隐之心,第一时间就是要去救他,谢莫言没时间估量体内还有多少灵力,竭力展开起身形,将丁石扶住,后者此时也是一脸颓废,但却没意料到谢莫言会来扶住自己,正疑惑间,视线向下一看,才明白事情缘由,感激地看了一眼谢莫言后勉强站起身子,说道:“你很强!但是我不会服输的!”语气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冲,反而有种很和气的感觉。

“我……我可不怕你!有种再来三百回合!”谢莫言微显气喘地说道,刚刚扶住丁石那一下已用尽自身所有灵力,要不是凭借仅剩的意志力坚持住的话,根本不能站稳,但是嘴上却也是倔犟地说道。

丁石见状,双眼看向谢莫言,后者也是一脸疲惫地看着他,似乎是有着某种默契,两人相视一笑,四周围观的弟子纷纷喝彩起来,很明显的,第一场是谢莫言胜出,白老捋着胡子眼睛笑成一条月牙似的,不住地点头。就连身边的各派掌门也纷纷点头,赞叹声再次响起。

而此时,谢莫言和丁石似乎借着这一笑将自身最后一丝力气也挥霍而去,身子倒了下去。“莫言!”此时云山早已迫不及待地冲上擂台,赶紧将谢莫言扶住,招呼几个门下弟子一起将谢莫言带回厢房,此时刚比试完的古月昕见谢莫言如此也是一脸紧张地跟了过去。至于丁石那边,在公孙洪的吩咐下,上来几个鹤山弟子将其带回厢房休息,刚刚的打斗他是从头到尾都看过了,公孙洪整张脸都黑了下来,看来结果令他非常不满意。

再看向另外一边,丁卫的对手却是一位身材瘦弱的修真弟子,只见他指挥着赤剑不用两三下便把对手打下擂台的情形,公孙洪脸上才略有些笑容,毕竟是给鹤山派赚了不少面子。

除了谢莫言和丁石的一号擂台外,第一百号擂台可谓是第二个最吸引人眼光的地方了,不是因为打斗非常激烈,而是因为擂台上站着的赫然竟是两位气度非凡的少女,除了其中一位少女是蒙着脸的以外,另外一位可谓是貌美如仙。那位脸上遮着一块白色面纱的少女虽然看不清脸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非凡的气势,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双眼睛的主人必定也是美丽非凡。不用说,这两位就是冰如和云仙。

两位少女身着都是白色,两个身形忽上忽下,犹如两朵白云般。冰如使的是一柄犹如长鞭的法宝,整条鞭好似一条会扭转的粉红色闪电,神出鬼没。而云仙则是使一柄青色飞剑,两个法宝在空中相互缠斗着,云仙的脸上略有些丝汗,看来是压力不少,反观冰如,由于遮住脸部,所以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那双眼睛似乎显得颇为轻松。两人这样僵持下去已经一个小时了,云仙的身上压力越来越重,但是性格倔犟的她硬是咬着牙撑到现在,而先前颇为轻松的冰如此时不免也有些累意。

台上白老和玉山派的竹梅大师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比试,心中略有紧张,毕竟都是自己的弟子,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云仙已经渐渐支持不住了。毕竟竹梅大师的关门弟子并非浪得虚名。

不到一会儿,或许是灵力竭尽缘故,云仙来不及躲避挥来的长鞭,眼看着粉红色的长鞭犹如一道闪电般冲其袭来,云仙只能闭上眼睛,但却迟迟未等到巨痛,原来冰如已经将长鞭收回。

这一场是冰如胜出,玉山派的其余女弟子一阵欢呼,惹来无数男性修真者的眼光。云仙双眼望向冰如,却见对方也将视线投向这边,微微冲云仙善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飘身而下,身形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如飘絮般无声地落在地上。

云仙面无表情地回到百印门众弟子这边,大家并没有因为她的失败而说什么,反而一个个拍起马屁来,但云仙脸上还是那副冰冷的样子。显然还是因为刚才的失败感到闷闷不乐,云仙的脾气在百印门中几乎人人皆知,所以门中弟子也没有谁敢上前继续说什么,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

早上第一场的比试下来,便已淘汰六十多人,百印门有云山,谢莫言和古月樱三人胜出,云仙和古月昕落败下来。不过白老对这个结果已经非常满意,特别是谢莫言那场,给百印门赚了不少面子回来,白老和卓不凡等人也都是满脸的笑意。倒是公孙洪却是板着一张臭脸,虽然公孙燕和丁卫顺利进入第二轮比试,但是刚才丁石那场比试已经让他在众多门派掌门面前丢尽了面子。

“好了!今天的比试就此结束,由于擂台破损严重,所以第二场将在三天后举行!”白老起身说道,随即场中众弟子纷纷离去。

好像是在梦境之中,四周一片白茫茫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分不清自己身处何处。

“喂!这里是哪里?我是在哪里?有没有人啊!”阵阵回声在空气中不断徘徊着,仿佛是在宇宙中,但是宇宙是白色的吗?

“到底有没有人啊!”谢莫言开始有些惊慌了,自己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难道是在做梦?但是一个做梦的人怎么会想到自己在做梦呢?

“嘿!小子,在我身体里乱逛,找死啊!”仿佛是应和谢莫言一般,一阵细嫩的声音传来,随即一个五六岁小孩般的身影从白茫茫的空气中走了出来。赫然竟是一个脑袋上扎着小鞭子的孩童。

“你是谁?我怎么会在你身体里逛?”谢莫言诧异地问道。

“念在我吸了你不少灵力的分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我是紫轩剑灵!你的意识正在我的身体里。”小孩说道。

“你……你是紫轩剑灵?开……开什么玩笑!我的意识怎么会跑到你身体里来!”谢莫言睁大眼睛,不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小孩说道。

“你刚才似乎用了非常强大的法术,所以灵力枯竭,已经接近死亡的边缘,要不是我把你的意识拉到这里来,你不仅要承受寻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还很有可能会死掉!另外,我正在用我的灵力帮你修补你体内受损经脉。”小孩老神在在地说道,这一番话倒把谢莫言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么久没有反应的紫轩剑灵,整天只知道吸收自己灵力的剑灵此时竟然主动出来和自己说话,是的!是说话,谢莫言发誓自己不是在做梦,因为做梦不会痛!但是一把剑和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子,谢莫言怎么都不能将两者联系起来,眼前的事实让他一时间有点难以受得了。

“OK!我相信你是紫轩剑灵,可是你怎么会变成这副德行?”谢莫言问道。

“哦什么K?”小孩明显听不懂谢莫言说的英文,不过后者不想和一个小孩子做出解释,继续说道:“先别管这个,先回答我的问题!”

“这只不过是我幻化出来的而已!大笨蛋,真不知道当初选择你作为寄生体是不是对的!”小孩脚下一蹬,立刻出现一张椅子出来,一屁股坐在上面。

“哎呀,你个小屁孩,你的灵力还不是从我这里吸走的,要不然我的灵力早就能够承受九雷巨鸣所需灵力了,更不会变成这样。”谢莫言此时也跳脚骂道,想起以前自己灵力无缘无故地被剑灵吸走而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谢莫言不禁有些气愤。

“切!只是吸你那么点灵力而已,看你那副德行,不过是个三流的修真者罢了,根本就没资格用剑灵!”小孩说道。见谢莫言额头青筋暴出,一副想发飙的模样,赶紧抢先说道:“喏!我可是个小孩子哦,你可不能对我动粗!”

“嘿嘿……”谢莫言笑了起来,但在小孩眼中却是那么可怕,脸上不由得一阵抽搐,屁股下面的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脚底开溜一副随时就要闪人的模样。但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谢莫言呢!

像拎小鸡似的将小孩拎在半空中后,谢莫言狰狞的面孔展现在小孩面前不到三公分处,后者一副害怕的模样双脚在半空中猛蹬好像要蹬出什么来似的。

“刚才你好像很拽的样子啊!嗯?”谢莫言好像狼外婆似的看着手中的小孩,后者脸上微微有些汗水,也不知道是被吓出来的还是什么,一脸的惊慌,突然间一幕让谢莫言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哇……”那小孩子也就是紫轩剑灵,竟……竟然哭了……谢莫言愣在那里,手中依旧保持着姿势拎着他的衣领。紫轩剑灵也会哭?这可是天下奇闻啊!先别说就算是白老这些前辈未曾听说过,恐怕在整个修真界里也只有那几个拥有剑灵的人才知道。

“喏!你别和我装蒜啊,我来这里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不能当我的法宝的话,我怎么会这么狼狈被对手打得筋疲力尽。还有我每次想和你交流的时候你都躲得远远的,我怎么追都追不上,你这不耍我嘛!”谢莫言说道。

“当时我刚刚苏醒,自身灵力还不够,要靠吸收你身上的灵力来恢复,而且就算当时你驾驭我去比试的话,能发挥的力量也不过是极少的部分而已,而且还会令你今后的修为停滞在原来的地方,很难前进。我可是为你好!”紫轩剑灵委屈地说道。

“可是你总要和我说一声吧,想吸我的灵力就吸我的灵力,像寄生虫似的!”谢莫言不满地说道,但语气已经没有先前那么重了。毕竟在他眼里,眼前的紫轩剑灵是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小孩子,对一个小孩子发火谢莫言自问做不出来。

“我呼唤过你了,只是你没听到而已,你的精神力太低了!”紫轩剑灵说道。

“那现在呢?”谢莫言松开手,将紫轩剑灵回到地上。

“现在刚好可以,不过以后我会随着你的修为提升而提升,如果你需要我的话,也可以在心中默念宝宝,我就会作为你的法宝出现了!但是现在我的灵力还不是很充沛,所以每次出来的时间只有一炷香的时间!”紫轩剑灵说道。

“嗯!那就暂且这样吧!总不能没有法宝和那些牛人打架,第一个已经这么厉害了,第二个还不要了我的命。不过为什么要默念宝宝?我总觉得这两个字很拗口啊!”谢莫言说道。

“这是我自己取的名字!紫轩剑灵这名字太难听了!”宝宝一脸高兴地说道。

“呃……算了!”谢莫言想想,宝宝就宝宝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只是默念而已!

“另外,我本身就是个灵体,但是现在已经寄生在你体内,也就是说是你的一条手臂或者一个器官,你死掉的话,我也会死!同样你受伤的话我也会受伤,反之也一样!”宝宝说道。

“啊?这么严重?”谢莫言诧异道。

“废话!所以我前段时间才要精心调养自己,好让自己吸收更多点的灵力,哪知道你身上灵力却没我相像中那么多……”宝宝说到这里见谢莫言斜眼看过来那道并非善意的目光,硬生生地将后半句话吞回肚子里。

“好了,你身体受损的经脉也修复得差不多了,可以出去了,在这里待太久对你我都不好!”宝宝说道。“对了!千万不能对其他人说起刚才你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

谢莫言刚想问为什么时,脑子一阵眩晕,随即只觉得身体一阵疼痛传来,不禁轻轻地呻吟了一下。睁开眼睛时,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绑了一层白色纱布。谢莫言捂着疼痛的部位想起身,但是钻心的疼痛让他迫使他打消了这种想法。

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谢莫言不禁有些疑惑,到底是做梦还是什么?正想着,右手手腕上的一个剑形纹身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什么时候自己的手臂上有这样一个剑型纹身了?难道刚才发生的……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谢莫言不禁有些兴奋,刚想起身,牵动了内伤,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那个该死的浑蛋,还说已经帮我疗好伤痛了,现在怎么还这么痛,这小子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正当谢莫言暗自骂着那个剑灵的时候,门被推了进来,是云山师兄。

“谢师弟,你醒啦!昨天吓死我们了,当我们把你抬回来的时候,你身体里的经脉竟然有大部分都断了,但是你身体里竟然有一股奇怪的灵力在慢慢修补你的经脉,所以才保住了这条命!”云山走过来说道。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谢莫言微微歉意地说道。刚刚云山说的应该就是体内的剑灵在修补自己的经脉了。

“唉!哪的话,你是我的师弟嘛。你知不知道,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你和那个丁石的比试,现在百印门可是在修真界露了一次脸了!”云山说到这里,脸上掩藏不住地微笑起来。

“对了!你们比试的结果怎么样?”谢莫言问道。

“除了古月昕和云仙之外,其余的人都进入第二轮了!”云山说道,“对了,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好点没有?”

“嗯!除了有些疼以外,好了很多!”谢莫言说道。

“第二轮的比试在两天后,你要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云山说道。

“嗯!我会的!”谢莫言回道。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咿呀!”一声,门被推开进来,谢莫言正好要起身去倒水,见进来的竟是古月昕,倒水的手不禁停在半空中,古月昕脸上略有些尴尬地说道:“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我是想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

“哦!好了很多……谢谢!”谢莫言说道。眼睛不敢和古月昕对视,后者也略有发觉,心中又是莫名一痛,说道:“那天……真是对不起,让你误会了!其实我……我不是你相像中那样的!你大可不必这么躲着我!”

“呃……哦!”谢莫言胡乱回道。

“我们还是朋友关系!是吗?”古月昕强忍住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淡笑道。

“嗯!我们当然还是朋友!”谢莫言没发现古月昕脸上的细微变化,没什么心计地就相信了古月昕的话,心中不免释然开来,看来前些天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嗯!既然你没事,那就好了,后天的比试你要加油哦!”古月昕说道。

“嗯!我会的!”谢莫言自信满满地说道,现在有了剑灵的帮助,谢莫言开始对今后的比试有了一定的信心。

“那就好,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古月昕说完便离开房间,谢莫言送其离开之后,吐了口气,不知道怎么的心中一下子轻松了不少,看来自己前段时间确实是神经过敏,别人明明对自己没意思,怎么自己这么自作多情。想到这里谢莫言不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轻笑一声后回到床上开始冥想起来。

在经过一天休息调养之后,谢莫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仅如此,还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比以前更加精纯了,感觉自己也已突破原来的“人灵”境界,晋级到地灵境界,现在谢莫言体内的灵力已经能够不经过谢莫言指引而自动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了,也就是说现在谢莫言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是在修行,这不仅是对谢莫言有好处,对体内的宝宝也就是紫轩剑灵来说更是一个大好的消息。现在他可以时时刻刻吸收灵力了,自己也不必担心会有灵力枯竭的现象,除非是遇到一些特别难缠的对手以外。

也不知道丁石的伤势怎么样了,和他认识不久,但是谢莫言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老实说谢莫言对他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特别是在经过一场比试之后,谢莫言突然发现丁石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凡事都喜欢一板一眼,不喜欢搞小动作什么的,和他的师兄丁卫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向门中的弟子打听一番后,谢莫言七拐八弯地来到丁石的厢房前停下,刚想敲门进去时,对面竟走出一人,赫然是丁卫和那个公孙燕。两人亲密的样子见前面有人好像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两人各自闪开一边。公孙燕面色微红得不敢看谢莫言,而丁卫却是含着一丝愤怒的语气冲谢莫言喝道:“原来是你,你来干什么?还嫌伤我师弟不够么!”

看来他昨天也是非常注意谢莫言的一举一动。不过他那股愤怒别人看不出来,谢莫言倒是分得很清楚,这家伙会关心丁石?就连谢莫言这个局外人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他这么说分明是对自己刚才看到他们两个亲密的样子而感到愤怒。

“我来这里看看丁石的伤势!你别阻止我,要记住这里可是百印门!”谢莫言说道。

“哼!不过是名不副实的小门派而已,要不是我们鹤山当年向各门派替你们百印门说了几句好话,你们根本就不配成为三大修真派之一!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我丁卫不吃这一套!”丁卫非常傲气地说道。

“你说我不要进,别牵扯到百印门身上,否则你会后悔的!”谢莫言此时也有些愤怒起来。

“看来倒要试试看了!”丁卫冷哼一声说道。四周气氛一下子便得僵持起来,场面一触即发。站在一边的公孙燕拉了拉丁卫的胳膊,轻声说道:“师兄,这里毕竟是百印门,再说我们是来参加论道大会的,如果在这里打起来,师父会责怪我们的!”

思忖再三,丁卫只能愤愤地哼了一声,甩袖而去,谢莫言看着丁卫消失在自己视线中后暗暗吐了口浊气,刚才自己怎么会这么冲动。现在自己虽然有剑灵了,要是真打起来虽然自己未必会输,但是师父他们一定会责怪下来,自己可不想再见到白老那张愤怒的脸了。

推开门,丁石此时正半躺在床上,见有人进来还以为是师父或者是师妹,视线转过去之时发现来者竟是谢莫言!

“你怎么来了?”丁石疑惑道。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谢莫言拿了张凳子坐在一边面带微笑地说道。

“你是来笑我的?”丁石看着谢莫言那张笑脸略有不悦地说道。

“凡事不能看表面,我确实是来看你的伤势的,不像你的师兄,只顾着和你的师妹……”说到这里谢莫言似乎想到什么,硬生生将后半句话吞回肚内。

丁石听到谢莫言说到师妹之时,脸色略有暗淡,谢莫言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避开这个话题说道:“你知不知道,昨天你真的很厉害,我差点就弃权了!你是我从开始修行到现在遇到的第一个厉害的对手!”

“呵……但最后还不是被你打败了!”丁石不愠不火地说道。

“别这么说,我也是投机取巧而已,如果你早有防范的话,场面就不一样了!”谢莫言说道。

“呵……败了就是败了,没什么好说的!”丁石一脸颓然地说道。谢莫言知道自己挑错话题了,不免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嗯……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空的话可以去东面的天字号厢房找我!”说罢,谢莫言见丁石还是面色不改地斜看着地面,也没有回答谢莫言的话便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就要出去时,身后一阵声音传来:“谢谢你!”谢莫言转过身,一脸高兴地说道:“不用客气!你这个朋友,我谢莫言交定了!”躺在床上的丁石笑笑不语,谢莫言随即离开房间。

次日一早,谢莫言来到校场后,昨天的一百二十八个擂台此时已经剩下六十四个,乍看之下显得宽敞许多,但是人还是那么多,所以场面看上去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修为的提升,让谢莫言的信心大增,接连几场都是以完胜结束,对于百印门来说可谓是大大地在各派面前露了脸,白老这几天的笑容好像比往年加起来的次数还要多,就连卓不凡也是兴奋地坐在观看席上冲白老说道:“你看师兄,这就是我教出来的,怎么样?两个月就有这种实力,不错吧!”

“呵呵……卓师弟,看来很有天分,改天是不是该带几个资质较高的弟子给你教教?”白老笑呵呵地说道。

“免kru,我教徒弟不过是业余爱好而已!我还是自由点比较好!”一谈到收徒弟,卓不凡就显得有些扭捏推脱起来,似乎只有谢莫言才符合做他的徒弟。

不是冤家不聚头,今天这一场是和丁石的师兄丁卫比试,谢莫言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丁卫了,以前是苦于打不过他,现在拥有了剑灵再加上自己实力的提升早已不怕他的赤剑,白老曾说过当自己能够驾驭这剑灵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能够打败自己,宝宝只有那么点大,但谢莫言还是相信剑灵的威力。

“哼!我那个师弟学艺不精,所以才败在你手下,如果你肯现在弃权的话,我还可以答应不伤害你,否则,你可要受皮肉之苦了!”丁卫站在擂台上冷声说道,眼中丝毫就未曾正眼瞧过谢莫言一眼,拽得不得了。简直就是和他的那个浑蛋师父一个德行,谢莫言平生最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人了,虽然他自己也是这类型的,不过还没有达到这么恬不知耻的境界。

“喂!我说打架就打架,别在那里唧唧歪歪的行不行啊,吵死人了!”谢莫言不耐烦地说道。

“你……找死!”丁卫冷喝一声,双手一掐剑指,瞬间祭出自己的赤剑出来,灼热的气息瞬间冲谢莫言席卷而来,后者坦然一笑,运起体内灵力,丝毫不费力气地将这股灼热的气息隔离在外。

赤剑在丁卫的指引之下,瞬间喷射出数条火柱冲谢莫言袭来,后者身形一闪,心中默念“宝宝”,但却迟迟未见反应,难道那小浑蛋又耍自己,正当谢莫言面对袭来的火柱焦急之时,右手纹着剑纹的部位一阵灼热感,随即右手一阵刺眼的光芒亮起,仿佛一个小太阳一般,将四周围观的弟子纷纷吸引了过去。

一道无形的长条形物体从那阵刺眼的光芒中分离出来,随即谢莫言的右手仿佛拿到了一柄无形的光剑一般,灵光刺眼不已,庞大的灵气瞬间将袭来的火柱吹散开来,余力未尽地冲丁卫袭去。丁卫见状,赶紧催动赤剑,在身前舞出一道火墙,将这股灵气勉强抵挡在外,心中暗忖,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单单灵气都这么强。

在外人看来,谢莫言此时右手持着一柄看不清样子的剑,剑身的灵光由于过于刺眼,乍看之下显得有些琢磨不透,神秘不已。看台上不仅仅是白老,就连其他门派的掌门堂主都是一脸的诧异和不相信,这股强大得不可思议的灵气就算远在百米外的他们也能够感受到它的强大。公孙洪坐在看台上,脸色顺便变得很难看,他能感受到谢莫言手上那柄不知名的法宝不是自己的徒弟可以对抗得了的!原本想让他这次大会中替青云堂出出风头,没想到现在竟然半路杀出个谢莫言出来。

“师兄!难道莫言手上拿着的是……”此时卓不凡眉头微皱,不确定地冲白老问道。

“剑……剑灵!”白老心中激动地说道。“他终于成功驾御剑灵了!”白老仿佛看到了百印门今后的繁荣,神色激动地喃喃说道。卓不凡见师兄这么激动,心中也是疑惑不已,但是他却也隐隐听到“剑灵”二字,这两个字对他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莫言这小子竟然有剑灵?千百年来,修真界里不过只有四五个人有剑灵,但这几个人要么是隐世不出的不世高人,要么是一派之主,谢莫言年纪轻轻就拥有灵气这么重的剑灵,如果没有经历过一番奇遇的话打死卓不凡也不相信。

“我想套用你刚刚说的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弃权的话,我可以不让你受皮肉之苦!”谢莫言此时全身仿佛充满了力量,说话也开始狂傲起来!

“哼!”丁卫对谢莫言的话不予理会,但是额头上的汗水却出卖了他,现在他可是有苦说不出,对方不知道拿出了什么法宝,自己现在竟然一直被他压着,差点就喘不过气来了。

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丁卫猛地催动灵力,和丁石一样在身上加了一层防护罩,不同的是那层光罩竟是火红色的,仿佛一层火焰。难道这赤剑和丁石那柄蓝色飞剑是一对的?谢莫言此时想道。

“火龙吟”丁卫冷喝一声,赤剑顿时幻化出一条长十米有三四个人宽的巨龙,比丁石幻化出来的水龙足有一倍大小,灼热的火焰在空气中发出哧哧的响声,四周的空气也顿时变得一阵黏稠,仿佛是借了火龙的力量,丁卫的气势也瞬间变得庞大起来,浮在半空中的火龙猛地吐出一团一人大小的巨大火球,朝谢莫言袭来。

不仅仅是台下围观的弟子,就连台上的众位掌门也都纷纷将目光转到这边过来,特别是公孙洪,双目凝重地看着场中的丁卫。当年将这对赤水飞剑的赤剑传给丁卫果然没有传错,年纪轻轻便已将赤剑的威力发挥得七七八八,和自己当年颇为相像。但是谢莫言手上拿着的法宝很像一件东西,一件掌门师兄也拥有的法宝。但这是不可能的,师兄苦修七百余年才修成剑灵,这个小小的百印门弟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等修为?难道有什么奇遇不成?

火球未到,灼热的气息便已席卷而来,如果是在三天前的话谢莫言对赤剑或许还有些忌讳,但现在他手持剑灵这等稀世法宝根本就不畏惧这赤剑。但是再一次地看到龙的样子,谢莫言心中还是微微有些感叹。

似乎不用自己来想,剑灵幻化出一道白色灵光,将谢莫言罩在其中,霎时间刚才的灼热感便被隔离开来,右手持剑朝空中一挥,一道夹杂着庞大灵力的剑气朝火球袭去。“轰!”一阵剧烈的响声在半空中响起,巨大的火球竟被剑气硬生生从中劈成两半,余力未减地朝半空中的巨大火龙袭去。

丁卫见状,双手连掐数个剑指,半空中的火龙犹如得到了什么暗示,“吼!”一阵震耳欲聋的龙啸响起,龙首微摆,龙身在半空中摆动起来,但是身躯过于庞大,再加上剑气速度之快,龙尾还是被剑气刺穿,又是一阵龙啸声响起,仿佛感受到龙尾被刺穿的痛苦,丁卫右肩突然爆出一个一指大小的血洞,鲜血直流。丁卫额头冷汗直冒,整个人趄趔一下差点摔倒,咬了咬牙,狠狠地看了一眼谢莫言后,双手掐起一道剑指,一道赤色灵光冲火龙射去。

眨眼间,火龙的身上火焰仿佛活了一般向龙尾移去,将受创的部位修复成原状,但是全身的火焰也霎时间暗淡了许多。

“真厉害!”不仅仅是台下众人,就连谢莫言都暗暗惊讶这剑灵竟然会有如此威力,一时间不禁信心大增。此时体内似乎有一个声音说道:“切!这只是我的百分之一的实力而已,如果再等些时日,等我灵力更加充沛的时候,一道剑气就可以把那条小虫子劈成两半!”不用说,这个声音就是宝宝了!

“喂!刚才我叫你好几次了,你怎么后来才出来!你知不知道这差点害死我啊!”谢莫言埋怨道。

“我刚才正在刷牙洗脸啊!”宝宝的话差点让谢莫言倒在地上,刷牙洗脸?难不成他还真的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是自己家了,还刷牙洗脸?那……那些脏东西不都流在自己身体里了?

“嘿!放心啦,那些残留物质我都用灵力蒸发了,不存在了!”宝宝笑呵呵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谢莫言大惊。

“等一下再回答你,如果你再不去对付那条虫子的话,你会变成靠猪哦!”宝宝提醒道。正在疑惑间,一股灼热的气息传来,谢莫言猛然惊醒,抬头看去,那火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横冲下来。要不是反应得快,再加上拥有剑灵那层白色光罩保护着,谢莫言就算不被火龙瞬间蒸发也会被那股灼热的火焰烫伤。

虽然如此,但是谢莫言还是被火龙搞得狼狈不堪,巨大的龙首好似三层楼大的建筑物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一条龙,谢莫言不禁暗暗吞了口口水。

丁卫冷哼一声,双手一掐剑指,火龙朝天一啸,由火焰组成的身体渐渐缩回那个巨大的龙首内,龙头一阵耀眼的红光闪起,好似比天上的太阳一般,将整个龙首包围在其中,让人不敢直视。

谢莫言一手遮住眼睛,剑灵幻化出来的白色灵光似乎并不能阻挡这股刺眼的光芒,比先前更加灼热的气息渐渐包围住谢莫言全身,好像透过那层白色灵光钻入谢莫言体内,毛发已经承受不了这股灼热的气息,开始蜷缩起来。

“快!快用你师父教你的御灵剑诀!”宝宝提醒道。

谢莫言来不及思考宝宝的话,脑海突然闪现出一句剑诀:“以剑为媒,御灵为气,气转乾坤,以灵御剑!”

霎时间,灵气仿佛一道龙卷风以谢莫言为中心将谢莫言卷起,稳稳地停留在半空中和龙首对峙。手持剑灵的右手也发出阵阵白光,逐渐地将谢莫言包在其中,本来已经看不清的剑灵,现在就连谢莫言都看不清了。众人只看到场中一红一白两个巨大光团飘浮在半空中,神情充满着惊讶,不解和崇拜。两股能量似乎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而擂台边的四面金旗围成的一道光幕似乎也正在承受着这两股强大能量的冲击,隐隐有一丝细微裂痕。

看台上,包括白老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那两团强大的灵力,公孙洪更是铁着一张脸,微皱的眉头透露着一丝紧张。

“师兄!要不要终止这场比试?”此时秋师叔和江师叔都围了过来说道。

“等等再说!”片刻之后,白老凝重地说道。两人相视一眼,也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紧张地看着场中情况。

火龙龙首犹如一道巨大的流星冲谢莫言袭来,后面一道火红色的轨迹特别显眼,十米下的地面上随即划过一道黑色焦痕,可见其灼热程度。谢莫言所在的光团霎时间也划过一道白光,犹如一道白色闪电,冲龙首袭去。

“轰!”一声巨响,尘土碎石四扬开来,擂台边的四面金旗所组成的光幕也随之彻底碎裂开来,白老以及众位掌门同时往场中飞去,擂台上巨响后的庞大灵气呈辐射状散开,一些躲闪不及的弟子均被这股灵气所伤,顿时场面混乱起来。

白老和众位掌门合力布起一道紫色光幕才将这股庞大的灵气镇压住,擂台上,谢莫言仿佛天神一般傲然站立在场中,原本右手持着的剑灵已经回到体内。而丁卫却早已颓然倒在不远处,整个擂台已经彻底报废。

“莫言!你怎么样?”云山和古家两姐妹纷纷跑上早已破损不堪的擂台上。

“我……我没事!只是有些累……”谢莫言说到最后整个人直直地倒了下来,此时白老也赶紧上前查探谢莫言的伤势,除了衣服有些破损之外谢莫言只是灵力耗尽昏迷过去而已,身上竟没有一处伤痕。白老暗暗放下心石说道:“莫言没有大碍,你们扶他回去休息吧!”

“是!”云山等人齐声说道,扶着昏迷的谢莫言往厢房走去。

此时一道人影一闪而过,将倒在地上的丁卫抱起,竟是公孙洪,此时他竭力忍住想发火的冲动,冷冷地看了一眼谢莫言离去的方向,冲白老和几位门派掌门淡淡地说道:“我徒弟受了伤,我想先带他回去,日后如有机会再来拜访!”说罢,祭起一把土色巨剑,朝天边呼啸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众人视线范围内。

这个时候,站在不远处已经比试好后的无崖谷蓝玉飞和竹梅大师的弟子冰如也将视线转移到这边过来,刚刚那一幕激烈的打斗已经将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包括他们两个。蓝玉飞的脸色略有变化,一点凝重,一点微笑,还有一点疑惑,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至于冰如,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那双眼睛还是能够分辨出她此时的惊讶和疑惑。

“冰儿,看清刚才的比武了吗?”此时竹梅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近冰如身边说道。

“师父,刚刚那个人手上拿着的到底是什么法宝?我在这么远都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灵气波动!”冰如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剑灵!百印门的一个弟子竟然拥有剑灵,这是何等修为!真是匪夷所思!”竹梅大师微微叹道。

“剑灵!那个就是传说中的剑灵!”冰如惊讶地说道。

“嗯!当年我在鹤山见识过鹤山掌门玉虚真人的剑灵,当时也是这般光芒四射而出,看不清真正形态,但是玉虚真人的剑灵比谢莫言的强大很多,想必是那个谢莫言的弟子并没有发挥出剑灵的真正威力。”竹梅说道。“如果你和他对上的话,记住千万要小心,剑灵是有自己意识的,切不可力敌,你要好自为之!”

“是!”冰如说道。

谢莫言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点点的星光挂在夜空中,一轮弯月挂在空中,犹如一把钩子,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谢莫言身上。醒来后,谢莫言只感到全身发软,体内竟只有可怜的一小股灵力在以一种奇怪的路线运转着。似乎想到什么,谢莫言暗暗叫唤着宝宝,但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右手上的剑型纹身一点也没有变化,看来那个“御灵剑诀”不仅把自己的灵力都消耗光了,就连宝宝的灵力也消耗得非常严重。想到这里,谢莫言不仅浮起和丁卫打斗的情景,也不知道那个公孙洪是怎么教这个徒弟的,最后那招强得不像话,自己加上剑灵才勉强把他搞定,真是失算!正想着,谢莫言忽然感觉到床边趴着一个人影,细看之下,发现竟是古月昕!

原本已经和她失去芥蒂的谢莫言此时不免又将心提了起来,这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谢莫言有时候在某些事情上显得非常聪明灵活,但是对于感情他却犹如一个门外汉,什么都不懂!

我这么一个痞子,又没什么值得别人喜欢的,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自己,唉!看来是自己多虑了,或许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嗯!一定是这样的,谢莫言给自己找了个看似非常合理的理由。

此时夜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谢莫言见古月昕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布衣,便轻轻掀开被子想替她盖上,似乎是感应到什么,趴在床边的古月昕不禁被谢莫言细微的举动惊醒过来。

“对不起,打搅你休息了!”谢莫言非常客气地说道。

“没关系,是我疏忽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师父说你是灵力枯竭晕倒了,不过我不放心,所以就来看看你,但是……我却也睡着了,真是抱歉!”古月昕似乎想到什么马上接着说道:“你别误会,我只是单纯地来看看你而已!”

“我知道,现在我好了很多,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你也不要和我客气,咱们现在是师兄妹,也是朋友!你说是吗?”谢莫言说道。

“嗯!”古月昕双眼微垂,轻轻回道。谢莫言没有察觉到她脸上那丝不易察觉的伤心,释然道:“现在很晚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先走了!”古月昕回道。走到门口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还是忍住了。

古月昕走到拐角处,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姐姐!”从暗处走出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出来,正是古月樱!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古月昕问道。

“姐姐!你……是不是喜欢谢莫言?”古月樱看着古月昕问道。

“你别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古月昕躲避妹妹那灼热的目光说道。

“姐姐!你就别骗我了,我老早就看出你的心思了,那个谢莫言简直就是个大笨蛋,他有什么好的,值得姐姐你这么为他做!”古月樱说道。

“小樱,你别乱说,难道你忘了,要不是他我们不可能来这里修真,更不可能找到这么一处地方来隐藏自己不让‘掠夺者’找到,我们怎么可以还向他索要更多的东西,他心里喜欢的是慕容香!”古月昕说到最后,脸色逐渐暗淡下来,掩饰不住的伤心被古月樱看在眼里,说道:“那有什么关系!你喜欢他就跟他说喽,姐姐这么漂亮他怎么会看不上你!”

“小樱,有些事,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我和他只能是朋友关系!夜深了,该回去休息了!”古月昕说到最后明显是在躲避什么。

“但是……”古月樱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姐姐打断道:“回去吧!不要胡思乱想了!”

气馁地叹了口气,古月樱向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走在后面的古月昕看着妹妹离去的身影,转过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谢莫言的房间,转身离去……

两场的比试,谢莫言的名气不知不觉已经在修真界中宣扬开来,现在谁都知道名不副实的百印门出现了一位了不起的弟子,身怀稀世法宝,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简直就是威风八面,同时百印门也因此让众多修真门派的掌门另眼相看,白老这几天可是乐坏了嘴,就差抽筋了!秋师叔和江师叔也是一脸高兴,毕竟是谢莫言为百印门增光,任谁都会高兴。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谢莫言的身份已经提高到近乎白老的程度,简直比闪电还要快,而传言更是离谱,简直就是把谢莫言传得像神一样。看来不仅仅是俗世中人会有‘以讹传讹’这一说,就连修真界也免不了这个不良习惯。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早醒来后,精神好了许多,体内的灵力早已恢复,甚至还略有增进,为此谢莫言不禁暗暗高兴,如果再来几次实力不就提升得很快了。如果谢莫言这种想法被其他修真者知道的话不吐血才怪。

两场比试,两次晕倒,还有一次徘徊在生死边缘,这种险就算是能够提升修为,相信也不会有几个人愿意去尝试。

此时心情大好的谢莫言离开厢房开始四处闲逛,但是路过的百印门弟子见到谢莫言都用一种非常崇拜的眼光看着他,后者一脸不解,怀着这个疑惑,谢莫言准备去白老那里问问清楚。

“谢师兄早!”一位弟子走过,满脸崇拜地冲谢莫言行了一礼。

“早!”谢莫言简单地回了礼。一路走来已经不下十位弟子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了,谢莫言只感到心里毛毛的,好像那双眼睛会把自己吃下去似的。

“莫言!”此时一阵叫声在身后响起,谢莫言身形一滞,转过身见卓不凡急匆匆地走来,脸色疑惑地问道:“老实说,你昨天使的那个法宝是什么玩意?”

“是……紫轩剑灵!”谢莫言如实说道,卓不凡听后眼睛睁得老大,看着那副表情,谢莫言还真担心他会不会把一双眼珠子给瞪出来。

“五圣